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第370章 . 山炮轰碉堡

时间:2018-05-14作者:平淡的平

    鬼子一边用木板盖住枪眼,一边用手雷炸开了后门,要溜之大吉了。之前的万丈豪情、誓与堡垒共生死的壮语,都不见了,在保命面前,啥都是浮云。

    就在鬼子准备溜走时候,前面枪眼外面的炸药包,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随着一声巨响,鬼子堡垒的枪眼给炸开了一个大洞。

    堡垒里走得慢的鬼子,也被震得吐血,像沙包一样,给摔了出后门,而之前那些溜出后门的鬼子,也没有逃脱命运的束缚。

    因为在最南端堡垒里的秦国纲他们,已经早早把机枪给架好了,见到鬼子一溜出,马上就开枪,几乎把五六个堡垒机枪兵弹药兵全部给干死了,鬼子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旦爆破得手,后续部队马上跟进,而爆破组也累积了很多经验,剩下的环形堡垒群,就像虎口上的利牙一样,一个个被拔掉了。

    大伙杀得兴起,连天都亮了,都不是很清楚,因为到处都死硝烟阵阵、遮天盖日的,还以为天没有亮呢。

    鬼子主阵地现在只剩下中间的一座碉堡了,这碉堡比刚才那些堡垒地堡高很多,最少有三四层楼高。

    碉堡底下还有几个地堡,支撑着碉堡底部外围的重火力,还有里外三层的战壕,在和碉堡互相保护着。

    这种坚固的立体工事,对于步兵来说,简直是噩梦,秦国纲三排的爆破手们,几乎不能靠近碉堡的外围。

    上有碉堡各个角度居高临下的射击,下面还有机枪的扫射,对于进攻的部队来说,几乎是无处可藏了。

    在昨天晚上,还有点黑夜的掩护,现在大白天了,冬日的还出了点太阳,视野非常的好。

    鬼子碉堡上的枪眼,可以一目了然地观察到中国军队的调兵遣将,更不用说底下的进攻火力、人力的侧重了。

    二营长老冉现在算是碰上了一个大刺猬,无处下手,还被扎得哇哇叫。

    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求助于杜团长,杜团长也是一筹莫展,团里的机炮连,昨晚就拉来了,和鬼子打了一个晚上的迫击炮。

    机炮连和鬼子迫击炮虽然互有伤亡,但总体来说,机炮连算是压制住了鬼子的迫击炮对进攻步兵的杀伤。

    但是这个地堡和碉堡,都属于钢骨水泥构筑成的坚固工事,迫击炮打打裸露在外的轻重机枪阵地,那是一打一个准。

    但是让迫击炮打地堡碉堡,最多是啃掉一点皮而已,伤不及骨头的,打再多炮弹,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只是浪费珍贵的迫击炮弹。

    杜团长没有办法,面对这种工事,就是发起人海战术扑过去,也就是帮人家去去弹药库存量,扑再多人过去,都会死掉的。

    现在是连昨晚威风八面的爆破部队,都没有招了,近不了前,打到鬼子主阵地内部进去时候,外围的火力,已经是不能压制里面更为强大的日军火力了。

    日军的大队部设在这里,大队长中野自然也在里面,鬼子们肯定是奋力抵抗的,基本上是以死相拼的。

    鬼子从没有想过要投降,中国军也从没有想过要鬼子的降兵,这种战争,已经不是战争了那些偶尔跟随中国军队观战的西洋记者们大惑不解。

    只不过是个战争啊,何必这样呢,士兵之间只是各为其主,他们私人间并无恩怨仇恨,为什么如此不放过对方。

    西方人认为,只要把战争打赢了,敌人没死也能接受,都是人道,没必要搞死,战争的目的只是打赢而已,不是杀人。

    而他们确实不了解东方的忠孝献身等精神,再说,假如禽兽一样的日军,在他们西洋人的国土上,残忍地屠杀平民和降兵,我想,只要是人,都会有仇恨的。

    所以,不管是中日双方,只要一方被围,另一方肯定是负隅顽抗到底的,没有投降这一说,直到人死光为止。

    当然,这些现象大部分存在于正规军之间较量的时候,特别是在争夺战略要点上,两军更是殊死争夺,拼至最后一兵一卒。

    地方上的一些不入流的部队,或是本来就想做伪军,或是摇摆不定的,日军往往会网开一面,一边逼迫一边诱使这些人投降的。

    现在,鬼子不但负隅顽抗,还在等援军到来,因为时间的不断流逝,对于攻方的中国军队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利的因素。

    以攻为守,只能打突袭,打一把就走的,如果有持续打下去的实力,就不会以攻代守了,更不会死守了,而是直接拉开了仗势,对打下去就可以了。

    特别是面对日军最精锐的部队,第五师团,那称钢军可不是吓唬人,而是打出来的名字。

    昨晚59军以人海加突袭,打得第五师团前头部队片野联队节节败退,不代表人家就是这么差劲。

    一旦让鬼子缓过这口气后,后面的旅团主力一上来,59军再不运动起来,估计是够呛,至少得要喝上一壶。

    所以,这个时间拖得越久,就对59军越不利,日军坂垣师团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机械化部队之一,至少在东方,可以说是实力最为强劲的机械化部队。

    华北多平地,很适合机械化部队的运动了,要等坂垣把他的主力坦克群调过来,那就是二个59军,估计都不够打的。

    现在223团的杜团长忧心忡忡地向旅长要攻坚圣器——大炮,旅里的直属炮营有两门山炮,虽然已经老得掉牙了,如果能拉过来,估计还能用得上。

    旅长一听之下,马上调动炮营的那两门山炮过来,秦国纲一看,我去,前清的古董啊,沪造的山炮,还没有瞄准器,连刻度表都被磨得快看不见了。

    没有瞄准,就来个抵近直射吧,秦国纲把其中一个堡垒给让开,炮营的兵把那山炮的架子给拆掉,直接把炮管拉进了堡垒里,再把架子递进去,在后门位置,把炮面前给架了起来。

    另外一门炮拉进了一个离碉堡只有几百米的民房里,在墙上挖出了一个炮眼炮口正对着鬼子的碉堡,也算是抵近射击,不过是在另外一个角度的。

    当一颗信弹升空后,两门炮先后开始轰击,三四百米的直射,对于炮兵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小事情了。

    几发炮弹全部命中了鬼子的碉堡,这下子,鬼子的碉堡再牛,也牛不过钢铁炮弹了,几声炮弹爆炸响后,鬼子的碉堡就被炸得像面条一样,软了下去。

    最后紧跟这一声巨响,高高的碉堡坍塌了,倒塌下的石头和碎片,也把底下的地堡也盖住了,地面上一阵浓浓的土灰,腾空而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