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四十章:这是我们的失误

时间:2018-04-04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四十章:这是我们的失误

    让人看了脸红心跳。

    只是身旁围着的生人勿进的保镖手下,又让人只能望而却步。

    “不介意我坐下来吧?”

    帝昊天的冷眸扫过去,看着已经在位置上坐下来的顾临深。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没听说过一句话么?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帝昊天当他说的话是空气,嘴里咬着烟,看向别处。

    顾临深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到一位穿着深v的女人正坐在高脚凳上,微微俯身的姿势就能看到全景,分量不小。

    顾临深朝身后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领命便过去,将那位美女叫过来。

    说真的,从美女看到帝昊天的那刻开始,她始终保持着最性感最暴露的姿势,企图撩到帝昊天。

    没想到有人过来邀请她了。

    心里乐不可支。

    只是,当叫她的那位手下站到了顾临深的身后时,美女愣了下。

    但还是在顾临深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帝昊天面无表情地看着,随即喝自己的酒。

    美女虽然坐在顾临深的身旁,但眼神就是有意无意地朝帝昊天看过去。

    帝昊天这种男人更显得狂野不羁的性感,男人味十足。

    那扫过的锐利视线,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粗粝感,让人身体都发热。

    要是真的跟这个人发生点什么……

    顾临深似乎将戏看够了,才对美女说:“我是帮他叫的,坐过去。”

    美女按捺着雀跃,娇嗔了声:“讨厌。”

    然后就挪屁股坐到了帝昊天旁边。

    “你过来是准备做我的人肉烟灰缸的?”帝昊天锋利的视线没有一丝的温度。

    美女脸上含羞带怯的笑僵住。

    所谓的人肉烟灰缸就是比较残忍的行为。

    烟灰弹在身上是小事,关键的是燃着星火的烟蒂摁在赤,裸裸的肌肤上,直到摁灭。

    在酒吧里就有这样的行为。

    虽然小费很高,但是没有人能承受得住那种痛。

    所以接受的人不多,除非真的很需要钱的那种。

    “抱歉。”美女还以为这个人对他有兴趣。

    原来不是。

    只好站起身离开了。

    顾临深瞧着,趣意十足。

    “你盯着别人的胸口看了老半天,就是这个目的?来了赶走?”

    帝昊天脸色冷漠以对。

    他才不会说看那个女人的胸是因为想到了唐宝。

    那种揉捏在掌中玩弄的滋味,让他身体发紧。

    但是想到晚上她说的话……帝昊天就觉得额头青筋抽动。

    说帝均白又没有躺在她床上。

    只是想象一下莫须有的画面,帝昊天都接受不了,要发疯。

    她还说的理直气壮。

    帝昊天直接就失去了忍耐力。

    帝昊天将杯子里的酒喝尽后,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一会儿就回来了。

    同样的一言不发。

    “你这么晚不回去,家里的娇妻没有意见么?”顾临深不知情的样子,问。

    “敢么?”帝昊天冷问。

    顾临深的嘴角幽幽地扬起弧度:“看来是两个人吵架了,是因为白天我说过的话?你什么时候这么将一句话放在心里了?而且不过是喝茶,又没有做别的,至于么?”

    帝昊天递了根烟过去。

    顾临深微愣了下,接过,点燃,抿在嘴里。

    “为什么绑架她?她差点受伤。”帝昊天凌厉的视线穿透烟雾。

    “有你在,她怎么会受伤。”顾临深说。

    “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几率,我也会消除。”帝昊天偏执地深不可测。

    让顾临深的眸色微微动了下,但嘴角的幽冷的弧度始终不变。

    他什么话都没说,端起酒一仰而尽。

    “留着这样的她在你身边没什么好处。”这是顾临深的话。

    帝昊天的黑眸冷凝着顾临深,在暗处闪过不明的光泽。

    随即站起身:“走了。”

    顾临深没走。

    等他想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

    一股强烈的燥热从腹部蔓延开来。

    怎么回事?

    顾临深的眉头紧锁,脸色阴森。

    这是醉酒?

    先别说喝了两杯酒根本就不会醉到他,就算是喝醉了,身体也不会是这个反应!

    那就是被下药了。

    谁有这个胆子敢对他下药。

    而且是保镖重重之下。

    顾临深的脑海一闪而过刚才帝昊天给他递烟的手势,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帝昊天,算你狠!”

    手下见他脸色不对,再看顾临深腹部那块,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只是这药……帝少下的?

    手下给主意:“要不去找个女人?”

    “你特么知道那些女人有没有病!”顾临深吼。

    手下不说话了。

    只要亲近顾临深的人都知道,他有身体上的洁癖。

    就是不碰女人。

    帝昊天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才会用这种手段。

    顾临深此刻弄死帝昊天的心都有。

    而帝昊天正是要顾临深有这样的‘心’。

    之前去洗手间的样子,其实就是去拿药的。

    看顾临深这个样子,肯定是下得很猛。

    如果没有女人,这一夜可想而知。

    所以,顾临深才会说帝昊天狠。

    这可比在马路上真刀真枪来的难以忍受了。

    唐宝早晨醒来的时候,走出卧室。

    沙发上没人。

    下了楼之后,也没有看到帝昊天的人。

    似乎是一夜没回来。

    唐宝坐在餐桌上,一个人用餐。

    张莉见她神色淡淡的,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而且昨晚上帝少一脸怒容地出去,肯定也是因为那事。

    “少夫人……”

    唐宝抬起头,见张莉欲言又止,问:“怎么了?”

    “其实那天的肖蕊是老夫人带进来的。”张莉一向恪守本分,主子的事也从来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是不会说出来的。

    她现在说也是偷偷地说的,李恩不在她才敢说。

    “老夫人?帝昊天的妈?”唐宝愣了下。

    “是的。之前帝少就下过命令,不允许肖蕊进城堡,可是肖蕊是跟着老夫人进来的,就没有人阻止了。所以,她进来帝少是不知情的。我们也没有注意到肖蕊什么时候钻进了帝少的房间。这是我们的失误。”

    “那帝昊天的妈是什么意思?故意带肖蕊来的?”唐宝疑惑地问。

    “老夫人应该是不知情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