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两百三十三章:你不敢让我死

时间:2018-04-04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两百三十三章:你不敢让我死

    帝昊天没说话。

    他在想这整件事有没有关联。

    帝均白,下药,炸药。查过帝均白,没有疑点,下药也是尤莲莲下给周之森的,只不过被唐宝误食了。炸药又是谁埋的?

    敲门声打断他的思路,帝昊天的墨眸冷冽如寒。

    外面的保镖手下的声音:“帝少,帝龄岳来了,想见您。”

    何绝脸上冷冰冰的:“都快凌晨四点了,怕是一夜未睡。帝少,要见么?”

    帝昊天没说话,只是一个表情,何绝便已明白。

    转身离开休息室。

    一会儿,帝龄岳进来了。

    年纪大了确实不耐熬,就这么熬一夜就好像憔悴了许多。

    “二叔,坐。”帝昊天坐在沙发上慵懒而锋利地看着他。

    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来。

    帝龄岳在对面沙发上坐下。

    坐是坐了,人却未放松。

    “我过来只是看看,没想到你也没睡,年轻人身体虽然强健,但也不能熬着。我年纪大了,怎么都吃不消了。”帝龄岳说。

    “二叔这是跑过来感慨了?”帝昊天冷冷淡淡的语气。

    “我是一直联系不到均白,想问问你有没有看见。我知道他和他的朋友去参加什么聚会,好像唐宝也在。我本来想问唐宝有没有看见均白的,觉得不妥,便过来问你了。”

    “既然二叔知道的那么清楚,想必也知道别墅被炸毁的事吧?”帝昊天锐利的黑眸看着他。

    “知道。我已经打听过了,是被炸毁的,无人死亡受伤,可均白的人无缘无故地就消失了。这算是什么事?”帝龄岳脸色很是凝重。

    “无缘无故?怎么听这意思是,跟我有关?二叔不会觉得均白失踪是我造成的吧?”帝昊天面无表情地问。

    “我当然不会这么认为,均白是你唯一的弟弟,你不会那么对他,再说又有什么缘由呢?所以昊天,你也不要想多,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帝龄岳过来不过就是想看看帝昊天的的态度。

    他是真的毫无头绪。

    别墅里活下来的人他去一一查问了,都说不知道帝均白去哪里。

    听那意思是帝均白被活埋了一样。

    然而,凭什么都活着,就帝均白被活埋了?

    说帝龄岳对帝昊天是百分百相信的么?

    当然不可能,要是这样想,他还有什么资格和帝昊天斗?

    只不过这件事让他没有头绪,找不到点。

    想必如果帝昊天将别墅那天的事尽数掩埋,也不会有人敢透露半点风声。

    除非是不想要自己的人生了。

    这一点,帝龄岳是不会怀疑的。

    可要真是如此,为何呢?

    “二叔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当心身体。”帝昊天没有感情地说。

    “唉,我倒是还好,就是你二婶,担心地不得了。我说不会有事,也许是均白有事去办了,过两天就回来了,可她说均白不是那种做事不顾及的人,说得我也是不安心。昊天,你要是知道些什么,可一定要告诉二叔啊!”帝龄岳说。

    “那是当然。”帝昊天黑眸幽深地回。

    帝龄岳没有多逗留,无奈地走了。

    帝昊天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黑眸毫无人性的冷。

    唯一的弟弟?亲侄子的命都无所谓,还要他在乎叔叔的儿子?

    笑话,他帝昊天生下来就没有这份心胸。

    帝龄岳出去,何绝进来。

    “人死了没?”帝昊天冷漠地问,空气都是凝滞阴森的。

    “没有。帝少要去看看么?”

    帝昊天眸光阴沉:“你以为帝龄岳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走了?他就等着我走出这里,然后好跟踪。”

    “那就不去了?”

    “当然要去。”

    何绝看不懂。

    “让他知道帝均白就在我这里,又见不到人。有的时候看不到比看得到更让人心慌难捱。”帝昊天冷鸷地说。

    何绝心想,这才是狠的。

    帝昊天站起身离开了休息室,甚至离开了帝氏。

    在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后,就发现了跟着他们的一辆车。

    不是帝龄岳的车,但里面的人一定是帝龄岳。

    帝龄岳就是有这样的小聪明。

    帝昊天冷漠地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哪怕是在看到被用刑到气息奄奄的帝均白时,他也没有表情。

    帝均白看到帝昊天,哪怕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死被掌控,他还是没有表现出慌张,激动求饶。

    只是像往常那样看到帝昊天的时候,叫一声:“哥……”

    “你碰了她,你就该死!”帝昊天阴鸷冷血地说。

    “我知道我不应该,只是,她那么痛苦,一直抱着我,让我帮她……哥,你不是不知道我喜欢唐宝,所以我没有忍住。哥,你成全我们吧?我和唐宝是两情相悦的,她嫁给你不是真心的……啊!”帝均白猛地痛苦出声。

    他腿上的伤口被帝昊天狠狠地踩住,碾压,就像碾扔在地上的烟蒂那么狠——

    “啊啊啊!”帝均白的脸色苍白,包括嘴唇,豆大的汗沿着脸部线条滑落。

    “两情相悦?成全你们?”帝昊天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可他的笑还不如不笑,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让人寒冷而颤抖。“你居然敢对我说这样的话,找死!”

    脚下再次施力。

    伤口已经踩得稀烂,似乎能听到骨骼错位的声音——

    “啊啊啊啊!!”帝均白痛得脖子里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我随随便便一只脚就能让你死!”帝昊天凶残地可怕,黑眸里都染上狰狞的血丝。

    “不……你不敢让我死,如果……如果你敢杀了我,不会到现在还不动手……”

    帝昊天黑眸微滞。

    “你是怕杀了我,唐宝……会恨你……”帝均白喘着气,每一个字都是费力地说出。

    帝昊天脸上顿现暴戾,一脚将帝均白踢出去。

    “唔!”帝均白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呕出一口鲜血。

    帝昊天没有表情地看着他:“那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说完,转身离开。

    脸上的表情却未有一丝的好转。

    在豪门之家,像这种旁系亲情是帝昊天最不需要的。

    里面存在的只有算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