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两百九十三章:两匹狼

时间:2018-04-04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帝昊天连她的心跳变化都能看出,这和在他面前如透明的有什么区别?这是有多可怕?

    “是要你自己说,还是要我去查?”帝昊天浑身的气息变得阴冷。

    唐宝哪里敢让帝昊天去查。

    如果说自己坦白还有活路,那么,让帝昊天去查她肯定是死路一条。

    “……顾临深弄得。”唐宝老实说。在发现帝昊天骤冷的眼神,顿时说清楚,“是用手掐的。”

    “他为什么掐你?”帝昊天黑眸一厉。

    “这个……我也不清楚。”唐宝一说完,身上的压迫感消失。

    帝昊天翻身下床,来回走了两步,脸色难看的可怕。

    唐宝从床上坐起身,将被子拉着盖住自己,看着帝昊天阴鸷的表情,心里有些害怕。

    “帝昊天,你生气了么?”唐宝问。

    “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是不是准备永远不说?”帝昊天冷厉的看着她。

    “我觉得没什么,所以就……”

    “你觉得没什么?”帝昊天阴冷地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唐宝都变得木讷了,对自己说的话很是头大。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让帝昊天去找顾临深算账么?

    下颚一紧,帝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手上带力地提起她的脸,黑眸冷鸷:“现在,你的任何事都能让我变得

    敏感。”

    “……”唐宝静静地看着帝昊天的水眸震动,心里微涩,酸沉酸沉的。

    直到帝昊天穿好衣服从衣帽间走出来她心里那种酸涩都未消散。

    看着帝昊天拿出手机打电话:“在哪?找你喝酒。”

    “你要出去么?”

    “一个小时后回来。”说完,帝昊天瞥她一眼,走了。

    “……”唐宝愣愣地坐在床上。

    一个小时后回来,那还怎么喝酒?

    这是在糊弄她么?

    唐宝无力地倒在床上。

    她就知道,顾临深对她做的事会惹到帝昊天。

    但她想不到会来得那么强烈。

    帝昊天浑身散发着怒气的冷厉实在是让她胆颤。

    “帝少,您这么晚还出去?”张莉问。

    帝昊天进大厅,嘴里刚咬上烟,就听到张莉这么问,厉眸冷冷地看过去。

    张莉吓得立刻低下头。

    等那阵冷风消散才敢抬起头。

    “你不该忘记自己的身份。”李恩出现在她身后。

    张莉愣了下,脸上也是懊悔,说:“我知道。可是如果帝少出去了,那少夫人怎么办?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吵架了帝少跑出去

    ,那少夫人不是会难过么?”

    “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该去问帝少的去处。”李恩说。

    张莉虽然知道如此,但心里还是不舒服李恩这样说,说:“管家真是无情。”

    说完,低着头急忙走了。

    李恩看着身影,眉头皱了下。

    包厢里顾临深正慵懒地坐在沙发里抽烟,在场的还有其他有头脸的男人,还有陪着的女模。

    正各自玩乐着。

    这时包厢门推开。

    帝昊天颀长的身型走进去,厉眸淡淡地一扫,声音低沉,不怒而威:“闲杂人等,出去。”

    顾临深眼眸微漾,看来是来找事的。

    其他坐着的男女,特别是男的,都是有头脸的人,自然是认识帝城之王,帝昊天。

    在看到进来时,有的都想上前刷个脸的。

    没想到,那浑身散发的气势实在是半步不能近身。

    特别骇人。

    所以,都噤若寒蝉,麻溜儿地走人了。

    包厢里顿时剩下顾临深一个人。

    “我说你……”顾临深话戛然而止,黑眸猛然一震,快速闪身。

    ‘砰’地一声枪响,顾临深坐着的那个位置上出现一个窟窿,沙发里面的海绵都给打得炸了出来。

    帝昊天手上执着一把沙漠之鹰,黑洞洞的枪口似乎还散发子弹打出的着热气,和帝昊天浑身的触杀之寒冲击着可怕的威势。

    “帝昊天,你疯了?”顾临深阴森地低吼。

    “躲得倒是挺快。”帝昊天面色阴鸷在投射的光线下,特别骇人。

    “你居然为了个女人就对我开枪!”顾临深脸色难看至极。

    “知道就好。”帝昊天再次将枪口对准顾临深,问。“要不要再试试,是我的子弹快,还是你跑得快?”

    “别当真!”顾临深手一伸,阻止,他要是不阻止,帝昊天这个人发起疯来谁都拦不住。“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那你觉得我刚才开枪的玩笑指数是多少?”帝昊天冷如冰霜地问。

    “没有玩笑,只有杀心。”顾临深冷笑一声。“不过拿枪有什么意思?”说着,顾临深将身上的枪拿了出来,扔在老远的地方,“用

    拳头来比输赢吧!看是你这只关在笼子里的狼凶狠,还是森林里的狼凶猛。”

    帝昊天将手里的枪往后扔去,高凌接住:“帝少?”

    “都出去。”

    所有的保镖手下都退出了门外。

    包厢里就只有帝昊天和顾临深。

    包厢里静地仿佛一根针掉在地毯上都能听得见。

    骤然。

    帝昊天和顾临深就像是两头奋起的狼,猛地起身,朝对方跃去,挥出的拳如铁,朝对方击去——

    全击在对方身上,一点都不含糊地承受下来。

    两个人出拳,扫腿,每一招都是用尽力气。

    看起来不像是朋友,倒像是结识多年的仇人。

    帝昊天一手掀起茶几朝顾临深砸去——

    顾临深没有闪躲,眼神狠戾,一拳朝茶几的玻璃面上击去。

    砰的一声,只听见玻璃炸碎的声音。

    拳头穿过玻璃朝帝昊天的脸击去。

    帝昊天迅速偏过脸,一手扣住顾临深的手腕。

    剧痛感胜过碎玻璃,顾临深直接朝帝昊天撞去,将他钉在茶几和沙发之间。

    顾临深居高临下压着帝昊天,冷笑:“服输么?”

    “猜猜看。”帝昊天眸光划过凶狠,长腿猛地踹向茶几。

    连带着顾临深都给踹出多远。

    帝昊天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从地上站起身的顾临深。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给划破了,还有脸。

    看那样子,都没有讨到多少好处。

    顾临深在站起身后,看到帝昊天朝他走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