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才高手在都市 第5123章 谁喜欢

时间:2018-04-09作者:冷云邪神

    极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两位大美女光洁如玉的躯体爬满了色彩斑斓的大号水蛭,让人为之心悸,好多千媚门女弟子不敢再看,慌忙转过头去,芳心怦怦乱跳,差点要蹦出来似的,觉得太过可怕了,自己身也是不得劲。

    作为当事者的玉婷和阮琳珠更是觉得痒无,眼里涌现泪光扭动身躯哭泣尖叫着求饶,然而练晓玉不为所动,并且变本加厉的用手指弹了三下小皮鼓,“咚咚咚”随着声音传出,聚集在两位女子身的许多花蛭口探出尖锥似的东西,刺入女人肉皮里。

    瘆人的尖叫声回荡在周围,那种难以忍受的剧痛令二女为之崩溃,即有来自躯体的,也有来自精神的,作为千媚门的重要人物,她们堪称岛主的左膀右臂,尽的媚功真传,特别注重保养,爱惜一身好皮肉,如今却被不计其数的水蛭刺得千疮百孔,甚至有的逮着洞往里钻啊,她们的心简直在滴血,再也扛不住了。

    毫无疑问,若继续硬挺下去,不是皮肤受创的下场,因为众多水蛭刺入她们皮肉内的好吸管,竭尽全力的吸取新鲜血液,那么花蛭的肚子开始变鼓了,如果二女还是拒不交代,结果很可能是全身血液被吸光了,整个人变成一具干尸

    如此恶毒手段之下,玉婷和阮琳珠唯有无奈的招了,说出师父金萍儿去往古墓找寻拥有游龙石的人,要想方设法的得到,乃至开启神王宫,估计应该得手了,因为多了个实力高超的奴隶,并且如同狗似的听话,完全被驯服的节奏。

    那么很好猜测了,金萍儿带着秋羽离去,定是去往死亡沙漠了,进入下一步流程,那是破解神王宫的秘密,乃至获取大宝藏。

    两位女子争前恐后的交代,你一句我一句的,也顾不得太多了,只想尽早脱离水蛭的折磨,否则真的生不如死啊。

    宝座之的官瑾儿若有所思,耳听得二女哭喊着求饶,未免觉得心烦,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她开口道:“练姑姑,暂时放过她们吧。”

    “好的,谨遵大小姐吩咐。”练晓玉毕恭毕敬的答应,然后吹了声口哨,千条水蛭收回吸管似的口,自二女身脱落下来,飞快的往回爬着,排着长队钻到兽宠袋内。

    练晓玉系好了兽宠袋,又拴在了腰间,再看两位光溜女子,很是恐惧的颤抖着,身变得苍白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却多了密密麻麻的小孔,还渗出鲜血,看着是数不清的红点,让人觉得颇为恐怖。

    官瑾儿已经打定主意,吩咐道:“即刻出发,前往死亡沙漠!”她率领众多手下过来,本是去往沙漠碰运气,看能否找到神王宫,如今总算知晓了相关线索,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此为还关系到秋羽的下落,她也要一心弄明白,看此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随着大小姐一声令下,金色大船拔地而起升到空,奔着死亡沙漠而去,后面尾随着另一件飞行法宝血魄鹰,为血宗独有之物。

    至于众多千媚门弟子,都成了阶下囚,好在官瑾儿并未折磨她们,也是供给吃喝等物品,能够得到最低保障。

    真正让官瑾儿觉得好的是雪族少女,对方总是一言不发,让她愈发觉得纳闷,让人把雪莎带到船舱之内,她要亲自予以审问。

    片刻之后,官瑾儿出现在奢华的船舱里,坐在了太师椅,而雪莎在面前不远处,因为遭受捆绑只能靠坐在舱壁,明眸隐现敌意。

    官瑾儿脸露出笑意,悠然自得的道:“用不着紧张,我没有恶意的,毕竟你不是千媚门的人,我是想问问,你跟秋羽是什么关系?”

    船舱里没有别人的存在,只剩下两位如花似玉的妮子,雪莎也冷哼道:“管你什么事。”

    官瑾儿也不生气,表现出极大的耐心,叹了口气道:“傻啊,我是见你太过单纯,怕你当受骗,被臭小子给迷惑了,他可不是省油的灯,到处勾搭女人,我深受其害。”

    话里的弦外之音引起雪莎的注意,明眸的涌现纳闷之色,莫非此女跟秋羽有一腿吗,否则何来此言。她疑惑的道:“你”

    “怎么,你不相信吗,实际连我也不相信,怎奈某些事确实发生了。”官瑾儿冰雪聪明,为了在雪族少女身打开突破口,她伤感的道:“实际当初我是找他报仇来着”

    这一刻,官瑾儿娓娓道来,几乎没有丝毫隐瞒的予以倾述,提及了两个人不打不相识,乃至臭小子奋不顾身的解救她,按理说应该非常感激,然而对方伸出魔爪下其手,让她极为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啊”雪莎一声惊呼,觉得很有共鸣,之前秋羽也是如此对付过她,自己的清白之身也被其沾染了。她俏脸涌现一抹红晕,也算是弄明白了,怪不得此女耿耿于怀,原来其有着缘由,到跟她如出一辙似的。

    官瑾儿目光斜睨过来,故意问道:“怎么啦,莫非你也有如此经历吗?”

    雪莎未免脸红,很是无奈的道:“差不多,他这人认准的事会不管不顾,我也被他占过便宜,也觉得他人品很差劲。”

    “可不是嘛,以前我还总为他推托,觉得他年纪不大应该只是一时冲动,还没坏到骨子里,今日一见却明白了,这厮混迹在千媚门,要与百个女弟子亲近,肯定不是好东西啊。”

    听闻此女的评价,雪莎低声道:“不过平心而论,他这个人也很不错的,最起码讲义气,特别的仗义,也是难得的人才。”

    官瑾儿心一动,饶有兴致的道:“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雪莎俏脸红的像个大苹果似的,仿佛受到了惊吓似的连忙摇头,“没有,怎么会啊,他是个喜怒无常的小子,跟我只是萍水相逢,何来的喜欢呢。”

    官瑾儿哼道:“还不承认呢,脸都红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估计是郎有情妾有意吧,我都看出来了,他也非常稀罕你。”

    雪莎没有回答,却反问了一句,“那你呢,是不是很在意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