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才高手在都市 第5165章 夫人救我

时间:2018-05-01作者:冷云邪神

    白骨凝结成滔天巨浪席卷而来,也让秋羽倒吸一口凉气,脸色愈发凝重,暗地里骂道:“老东西还想拼死一击吗,那好啊,小爷奉陪到底,无论胜负很快见分晓了!”他左手挥动间荡出劲风,右手所持澜麟剑挥掠,青色水流骤然显现,仿佛开闸泄洪般涌出去,俨然有着万马奔腾之势。

    “轰隆隆隆……”

    惊涛骇浪在空中激荡着,白骨纷飞,水花四溅,俨然平分秋色,不过更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寒光闪耀间,一轮白森森的巨型弯月自白骨巨浪中涌现,快速向前横扫而去,所到之处,青色波浪皆飞灰湮灭,仿佛具备毁灭一切的力道。

    秋羽只觉得手臂发麻,体内气息翻腾,经络中传来隐隐震痛,身形更是难以控制的向后退去,让他愈发吃惊,脸色变得凝重,手中宝剑再次递出,狂吼一声,“休得放肆!”

    前方的青色水流宛若大海似的,更是巨浪涌动,隐蔽其中的一头庞然巨兽霍然出现,露出的背部足以令人震撼,喷出一股水柱,紧接着,金色的座头鲸完全显露出来,张开了黑洞般的巨口,竟然向着银色弯月吞噬而来,满口的利齿犹如数不清的刀刃,无比锋利。

    处在观望中的金萍儿弯而细的秀眉向上挑了下,眸中涌现兴奋之色,这小子可以啊,不光功力深厚,而且各种武技运用的出神入化,恐怕在年纪相仿的同辈人当中无人可及,确实非同一般啊!恐怕老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要倒霉了!

    最为担心的当属雪莎这妮子,因为太过紧张,娇媚脸庞苍白,生怕在乎的人遭受伤害,如今看到这一幕,未免惊喜无限,内心也是钦佩不已,觉得自己所中意的人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绝无仅有的青年才俊。

    “嘭嘭嘭……”

    一连串的爆响声传出,那巨型弯月被座头鲸咬的四分五裂,却余势未消,也把金色鲸鱼切割开来,使得周围硝烟弥漫,破碎的锋芒扩散开来。

    强大的力道迫使一老一少分别向后退去,秋羽嘴角渗出鲜血受了轻微内伤,刘贤雄却抗受不住吐血了,染红了衣襟,究其原因乃是孤掷一注的结果,拼劲全力却并未挫败对方,反倒使得本身伤势更加严重,脸色变得蜡黄,体内灵气亦枯竭,处在极为虚弱的状态。

    相形之下,秋羽依旧具备很厉害的杀伤力,再次咆哮出声,“老畜生,看小爷的浮屠塔!”金色巨塔横空出世,无比凶悍的奔向了老家伙,势不可挡。

    到了如此境地,刘贤雄眼里涌现恐惧之色,目视着高达九丈左右的巨塔呼啸而来,心里明白自己肯定扛不住了,未免惊慌不已,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接招,没有别的法子啊。体内可以驱动的灵气少之又少,老家伙无奈的挥动银剑抵御,光芒犹如云朵般涌过去,想要挡住了浮屠塔,却根本不可能,只是螳臂挡车罢了。

    果不其然,金色巨塔势如破竹的飞过来,随着嗤嗤声响传出,那些银色云朵皆破灭,甚至于刘贤雄所持银剑也脱手而飞,只见宝塔袭来,下一刻自己非死即伤,轻则四分五裂,重则粉身碎骨,情急之下不免惊恐大叫,“夫人救我……”

    冷眼旁观的金萍儿心里暗自寻思着,这老家伙实力了得,只是因为伤势太过严重才落败,还是很有能耐的,况且已经服用了老娘的云海腐灵丹,如今堪比一条听话的走狗,还有利用价值,若被秋羽给废了实在可惜,还是留其一命吧。

    毕竟金萍儿本就擅于笼络各方高手为己所用,所以派出千娇百媚的女弟子出去勾搭了一帮强者回来,成为千媚门的贵宾,平常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关键时刻为她卖命,然而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融魄晚期境界,而刘贤雄为资深超级强者,足可以以一当十,所以杀了有些浪费,这是一条很凶猛的老狗,留着也许有用处。

    心念一闪间,这妇人纤细如玉的手掌挥了下,荡起金色飓风挡住了浮屠塔的去路,令具备巨大杀伤力的凶器停滞不前,及时的解救刘贤雄于水深火热当中,令老家伙紧绷的神经略微放松,伸手抹去额头渗出的冷汗,忙不迭的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眼见金萍儿出手了,秋羽心里一声长叹,晓得重创老家伙无望,不由得眉头紧皱,沉声道:“师父,您不是说了,不管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让我们自行解决,又为何如此呢?”

    看着小鲜肉发火了,更加具有爷们样,让金萍儿春心荡漾,暗地里寻思着,老娘此生阅人无数,还从未觉得哪个男人有这样的魅力,越看越遭人稀罕,定要将其收入床帏中,让此子死心塌地的陪我一辈子。

    这妇人嫣然一笑,柔声道:“先别急着生气啊,你听为师慢慢道来,归根结底老东西不过是咱们师徒的一条狗罢了,让他活着还能看家护院,或者撕咬敌人,若是变成死狗就没用了。你好歹也是主子,犯不上与其一般见识,就放过他吧。”

    一番话听在刘贤雄耳中觉得特别扎心,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觉得遭受了莫大侮辱,恨不得与之翻脸,怎奈受制于人,唯有忍气吞声,毕竟保住老命最为重要,否则人死了,自己苦心竭虑的修炼几十年才抵达如此境界,全部化为乌有了。

    尽管金萍儿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你是主子,何必跟奴隶不依不饶呢,岂不是辱没了身份,然而秋羽并不买账,冷哼道:“可是这老狗胆敢咬主人,忘记了尊卑之分,不应该恨恨的收拾一顿吗。”

    金萍儿含笑道:“你说的没错,不过看在为师面子上,惩治就免了,让老东西给你磕头认错,以后再胆敢以下犯上,定斩不饶。”

    话说到这份上,秋羽唯有默许了,金萍儿扭头阴森森的目光看向了刘贤雄,冷冷的道:“你还等什么,还不敢紧跪下,难道想死吗?”

    万般无奈之下,刘贤雄只能在空中跪下了,冲着秋羽所在方向接连叩首,赔罪道:“老奴罪该万死,以后再也不敢冒犯少主,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老奴一条生路,饶了我吧。”

    秋羽眼里凶光瞄过去,觉得老家伙阴险狡诈,留下终究是祸害,怎奈金萍儿执意不准将其杀害了,他也只能恶狠狠的道:“老东西,你给我听好了,若你再敢对那妮子图谋不轨,小爷非得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尽管刘贤雄心里很是不服气,也只能答应道:“老奴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