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262章 无穷的光芒与世界级攻击

时间:2018-08-04作者:求知求真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在萨麦尔离开这个世界没多久的时候——

    程斌送走了灵魂信息被翻来覆去解析了n遍的亚当或者说渚薰,在把这些信息整理分析之前,他稍微分了点心思把之前记录下来的萨麦尔十二翼恶魔身躯的数据调出来仔细看了看。

    复现出萨麦尔那具没有太多可独立使用的科技含量的神魔之体,对于此刻的程斌来说并不困难,毕竟中子星和夸克星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两者只是在数值的量上有一定的差别,还未到质变的程度。

    中子星战体和萨麦尔神魔之体最关键的区别就是,程斌当初设计中子星战体的时候,为了实现其脱离念气的自我维护功能,在内部设计搭建了很多物质与时空层面的复杂功能模块,而萨麦尔那具实心的身体,就是纯粹靠权柄转化出来的干涉力硬性捏合维持的。

    对于现在依靠念气维持四维状态的程斌而言,中子星战体脱离念气的自我维护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他把萨麦尔那具身体很多构建与使用的细节解析学会后,就分化出了一些纯由四维念气支撑的新版夸克战体作为自己在三维空间行走的端口。

    几具徘徊在黑洞边沿的人形天体在正负空间四处行动,一边处理世界规模的种族战争余波,一边把人类转化的小型eva天使汇聚起来改造回人类形态,顺路协调他们和使徒的关系。

    使徒文明内部,在战败的天使或者说人类的处理问题上有了一些争论。

    血仇什么的谈不上,理性化比较重的使徒们认为对方只是被萨麦尔操纵的傀儡工具,不打算因为过去的事情搞迁怒,但这不代表它们愿意就这么放过人类。

    一部分使徒认为,在汇总整理出来的萨麦尔相关情报中可以看出,人类这种生物的存在,会增加与人类有关的高维生命注意到这个世界的概率,更别说这些人类都是萨麦尔特制出来的,指不定都可以当道标用,也不知道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威胁。

    所以它们建议将这些活到战争结束的天使化人类全部抹杀,或者改造成使徒文明当前无视种族的生命形态,以此来规避潜在风险和萨麦尔可能的后手。

    而也有一部分使徒认为这是毫无意义的,萨麦尔和人类关联很深,但其根本就不需要人类就能随时侵入任何存在智慧生命的世界,搞这种种族灭绝说不得还会触动萨麦尔的罪孽权柄或者哪个高维人类的敏感神经。

    听到使徒内部这些不太激烈的争论,刚刚手搓出来一个高仿太阳系,将人类在第二次冲击前的地球安置好的程斌有些愕然。

    如果因为有可能引来高维度恶意就将文明与种族覆灭,这种行为和零号世界里,突然降临地球抹灭蓝星人的黑月有什么区别?

    地球这边的人类倒也不是封闭视听懵懂无知,虽然失去了真空能协议,但天使化的体质遗留让他们比原生态时强大了很多,维生形式完全换成了宇宙种族的模样,且他们一个二个在恢复人类形态时都被自己灵魂里积累的轮回记忆给烧了脑子,大部分人都瞬间脱离了低级趣味。

    以碇唯为首的一部分人类想放弃躯壳加入使徒文明,以渚薰为代表的一部分人想让人类自由发展,因为程斌的来历和不存在资源争夺的问题,使徒和人类之间的交涉倒是勉强还算和谐,没有直接上拳头。

    协调了一下双方将这个问题暂时搁置的程斌,把注意力转到四维本体这边,根据之前从亚当灵魂里得到的痕迹信息,逆推出了萨麦尔降临的具体过程。

    当初亚当从负空间出来的时候,使徒文明对正空间环境只有理论猜测没有实际认识,所以亚当当初是转化成了信息态寄生于特制培养舱过来的。

    不过刚刚抵达正空间,还在培养舱即混沌物质之卵中,靠概率等待适合正空间环境的逻辑物质结构在随机碰撞中出现的亚当就被萨麦尔截胡了。

    当时萨麦尔干涉亚当灵魂信息,制造第二人格并分裂混沌之卵,慢腾腾孵化出莉莉丝,引导双方先后降临地球,在根据精神体构筑出具体的物质形态后后再慢慢编织自己的干涉力转化器。

    从这整个过程里,就可以看出一点问题——萨麦尔初次进入世界的时候,除了其自身权柄涉及的范围外,并不具备低维物质世界的具体观察与干涉能力。

    不然它随便找点物质转化权柄,凭空捏个低维降临体不就行了?何必从亚当的孵化器里分裂一份再慢腾腾塑形改造物质?

    萨麦尔的世界侵入过程,让程斌联想到了最初系统寄宿时的那些问题。

    当时系统是怎么说的来着?

    系统和其背后的终端,明明是高维度的存在,却对作为基石的低维物质世界法则一无所知,还需要宿主自己去慢慢学习研究探索。

    再结合萨麦尔权柄与念气的运作过程,就可以笼统的描绘出那些站在高维度世界的“正常普通”的神魔,从世界之外去看低维物质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图景——

    那多半是一种混沌黑暗不可知的模样,就像程斌刚刚构筑出四维战体时那样,只有念气才能带来一点光芒。

    所以对于当时的萨麦尔来说,哪怕它经历了很多在物理层面上相似的世界,多少掌握了一些知识技术,但整个低维世界除了权柄点亮的那点东西外,其他的完全是一抹黑的混沌。

    在它将那点权柄带来的光亮拓展开来,形成自己控制的低维感知与干涉体系之前,它什么都干不了。

    想来低维物质世界与高维生命之间的明显断层,就是走捷径升维的代价了吧。

    话说回来,念气的权柄内容是什么?

    程斌将关联的记忆整理了一下。

    系统对念气最初的解释,是内域将无数世界线的程斌灵魂叠加形成高维信息体,随后唯一显性的零号世界里,程斌将自己灵魂活动上传到自身的高维信息体,再由高维信息体自动根据程斌认知进行高维干涉的一种力量。

    这个高维信息体听上去像是已经升维的自己,但程斌琢磨了一下后就确定,那东西应该是被扩充了很多世界基质的零号世界线里,高度重叠的、目前他感知不到的自己的额外部分。

    简单的说就是这些额外世界基质里的程斌完全同步第一份世界基质里的程斌,所以能汇聚一点力量干点事情,这和主意识超脱世界基质,反向干涉所有低维自我的真正高维生命还有很大的区别。

    从这个念气的产生与运作过程来看,念气的权柄内容就很复杂了,根基是程斌这个主要低维个体的思维核心,但凡是低维世界被程斌认知点亮的部分,念气都可以随意干涉。

    如果念气真的是和权柄同质的东西,萨麦尔说其庞杂倒还真的没有说错,起码程斌找不到像萨麦尔那样简单概括的词汇。

    就是不知道保持这种趋势走到高维世界后,念气能不能完整的点亮整个低维世界了。

    好好整理了一下一路走来获得的大量情报,仔细研究了一番当前四维形态的灵魂与念气后,程斌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前路,以及构筑中子星战体时觉醒的念气新能力的形态都心中有底了。

    不过那种能力如果真的和他心底预料的一致,使用的风险也就有点难以预估,看来得继续将其长期搁置了。

    “接下来的研究计划,还是得继续尝试深入物质底层,突破夸克胶子之类的层面,直到我真正探明物质与时空之间的关联,统一四大基本力,不这样的话只靠念气也没办法深入研究四维空间...”

    不过往更深的层面去探索,可以用来借鉴的剧本就有点难挑选了,不是信息太少就是矛盾太多风险难以估量,而且他对剧本背后深藏的东西与自己研究的入手点没有多少头绪,只靠人类幻想剧本去匹配看来已经有些不足用了...

    或许,他应该去找一些世界观比较偏离常规的世界去探索了...

    就在程斌琢磨着回归之后计划的时候,那一句无视感官与语言的低沉呢喃在整个世界除他以外的所有智慧生命心灵中回荡——

    “...神说:‘要有光’...”

    程斌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的四维本体没有听到这句话,在外面行走的的夸克战体又都是没有思维结构的工具。

    但人类、使徒,连同白一起同时出现的异常反应引起了他的警觉。

    程斌立刻接入使徒文明连通整个世界的信息网络,得到了它们的即时反馈,获得了包括人类在内听到的所有语言版本的呢喃数据。

    “不妙啊...”

    短短五个字,却是十字教经典里最知名的句子,程斌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萨麦尔背后的那位“主”注意到了这个世界,就是不知道是萨麦尔上报的还是主自己看过来的...

    在程斌的警示下,使徒文明即刻放下手头所有事情,迅速重新恢复了刚刚结束没多久的战争运作体系。

    程斌自己也全神戒备了起来,四维念气在他的控制下充塞整个世界,虽然念气功率不足以撬动整个星空,但保持监控还是没问题的。

    确认回归跑路的退路没问题后,程斌暗自揣测着敌人可能的面貌——他可不认为以这种方式出场的家伙会是来交朋友的。

    根据呢喃产的过程来看,这个新来的家伙权柄多半也点亮在智慧生命精神这一层,和萨麦尔的类型差不多,且从语气、内容、人称上看,来的不一定是那个主本身...

    不过事情的发展远比程斌的预测更为险恶。

    那句呢喃不过是一个招呼、一个定位、一个引子。

    呢喃过后,在整个世界生命的紧张戒备中,世界之外极其遥远的地方,无法用低维常理描述的国度中,一缕“光”之权柄延伸而出,依照着定位找到了这个世界,并从与萨麦尔的权柄完全不同的角度渗入了进去。

    莫名的变化在整个世界同时产生。

    重点观察着所有智慧生命的精神变化的程斌,骤然失去了所有自己的三维空间端口——

    那些夸克战体,毫无征兆的瞬间崩盘,要么崩塌成了黑洞,要么炸成了刺目的光球。

    与此同时,程斌的念气监控中开始浮现大片大片的黑幕,很快整个世界就变得陌生起来,程斌再次回到了难以识别外界情况的四维初始状态。

    程斌一怔,飞速检查了一下没有丝毫异状的四维战体,确定自己没有受到影响,那么被干扰的就是用以识别三维空间的念气,或者...就是三维空间本身出了问题。

    在黑幕遮蔽了整个视野的情况下,程斌注意到了三维空间里仅剩的,可以被念气识别出来的东西。

    那是折叠时空构造身躯,思维运转于时空之上的引力怪们,程斌之前监控所有智慧生命精神变化的念气和这些虚之力的后代依旧保持着联系。

    程斌透过念气干涉引力怪的感知模块,向继承了虚之力名字的引力怪首领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第三代的虚之力沉默了一会儿后,程斌才在其引力波语言输出模块上听到了低沉的回音:“光...只剩下光...”

    程斌心底一凉,同时各种各样的探测数据被引力怪发了过来。

    通过虚之力提供的数据,程斌重新校准了四维念气识别三维空间的相关公式——这种关联时时刻刻都在剧烈地动态变化。

    适应了变化之后,程斌在正三维空间构造出引力怪外壳,随后终于通过引力探测模块亲眼看到了世界的变化。

    无穷无尽的光芒源源不断的从虚空中产生又湮灭,形成了充塞空间的电磁能量海洋。

    微妙的扭曲在物质深层的微观尺度出现,所有常态物质都无法维持形体,只有出现了异常变化的电子、光子这类正反物质还能在湮灭前维持短暂的存在。

    引力探测无法直观的看到微观物质的具体反应过程,但通过宏观计算,程斌也能察觉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空零点能在宇宙每一个点上没有止境的爆发,基于物质的电磁强弱力性质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

    难怪变化出现的第一时间自己的夸克终端就全部覆灭了,这种重量级物质在根基出现动摇的情况下崩塌的最快...

    “真是难以想象,”程斌无奈的叹息中带着点发现未知的兴奋,“居然扭曲了物理常数...这家伙的权柄是固化在物质相关的三大基本力上了?和萨麦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啊...”

    在波及整个世界的光之打击下,短短时间内,这个世界除了无尽的光芒外,就只剩下了本体存在于四维空间中的程斌,和少数无需依赖物质、幸运的在剧变中勉强维持时空形体没崩溃的引力怪。

    无论是使徒文明、人类还是星辰,都在这无尽的光芒中完全消失了。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觉得已经达到了目的,程斌没有再看到第二次这种世界级别的超级打击。

    但正空间已经开始以可怕的速度不断加速膨胀,负空间也浓缩到了接近黑洞的可怕密度。

    在真空零点能被疯狂抽取的情况下,就算对方不继续出手,这个世界的终末也即将到来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