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272章 只要给我一点常识,我就能...

时间:2018-08-04作者:求知求真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柔软的血肉与冷冽的金属碰撞,姜青的掌心只是微微凹陷,锋利的剑刃却在那瞬间崩出了缺口,纤细的裂隙如同蛛网向着剑身扩散。

    当那刺耳的金属扭曲碎裂声音传到黑袍年轻人耳边,当他身体内部因水行剑崩出裂隙的法力共鸣而受到伤害时,他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是,他的宗门谈不上名门大派,依照五行气理制造的水行剑也不过是给低辈弟子用的教学向法器,但那毕竟是修道之人炼制的武器,怎么可能被这不带一丝元气法力的肉掌给击碎?

    这绝对不是低等妖魔那孱弱的血肉之躯能够做到的。

    但他也来不及想下去了,拨开水行剑的姜青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后。

    解剖过大量尸骸的双手在落地前就完成了精确的推按扭措,年轻人大量关节筋肉错位,两腿一软跪倒在地,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姜青右手三指轻轻捏住对方的颈椎,食指的指甲抵在椎骨的空隙之间。

    “别动...”

    密布裂痕,却还未完全碎裂的小小飞剑跌落在黑袍者面前,听着妖魔冷漠的话语,看着自己濒临破碎的武器,他心下不禁发苦。

    对妖魔克制严重的法决那么多,随便借点大白天的正阳之气也能稳稳地压住对方啊,这次真的是太大意...

    大意个屁啊!自家熟练顺手的武器不用难道用不熟的法决来战斗?谁知道这妖魔居然能徒手拆飞剑啊,他自家师父都做不到这种事情吧?

    不过没死就还有机会,对方没有禁锢他体内法力运行,水行剑看起来也还能用一次,不能急不能急不能急...

    可惜修业不精,要是自己再强一个层次的话,就能真正超凡脱俗,岂会因颈椎被拿捏就受制于人...

    观察着自己武器的变化,心下打鼓的年轻人,却不知道他背后第一次用积累的人体知识制服活人的姜青比他还要紧张。

    不过情绪虽然很紧张,但姜青的思维运转却平静无波,他瞥了眼自己左手,此刻他的左手已经软软的垂下,丝毫用不起力。

    之前接触那把奇怪的小剑,虽然锋锐斩削之力被无形的心念力量挡下,甚至逆转回去令其自相冲击将其崩裂,但除了他能理解的切割冲击的力量外,那把剑上还有着他无法认知理解的奇异力量在崩裂中释放了出来。

    这种和他体内气类似的力量,无影无形的在接触中渗透进了他的手臂,在筋肉之下的层面产生了莫名的影响,令他完全失去了对左手的感应与控制。

    好在体内的气自发在肩头汇聚向着左手重新侵蚀,看情况恢复正常只是时间问题。

    “并非是动的物理传力,那应该是化学类型的性质变化?呃,物理?化学?”

    检查左手情况后,脑袋里又开始飘信息的姜青将目光落在面前这人的脖颈上。

    嗯...看上去比以前吃过的所有东西都要香甜的样子,好饿...

    姜青身体一抖,连忙分神压制住自己噬人的妖魔本能**,这种莫名其妙令人脑残的**冲动实在放纵不得。

    压制住吃人想法的姜青看着自己的俘虏有些犯难起来。

    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奇异的手段,所以若是察觉到对方有丝毫的异动,他就会毫不犹豫地破坏对方脊椎抽身狂退。

    但在这之前,只要对方肯配合,姜青宁愿冒着出现意外的风险也不打算杀死这个人——

    那把奇怪的剑,那把剑中奇怪的力量...他需要更多关于这种力量的知识。

    并非是要传说中能修炼出这些东西的功法要诀,姜青觉得对方就算敢说自己也不敢照着练,他更需要一些重要而基础的东西...

    拥有这类知识的、平日高来高去的家伙难得见到踪影,他身为妖魔又不能轻易前往生灵聚集的地方打听,现在抓到一个真的是难得的获取情报的机会。

    但要怎么才能获他想要的东西呢?和对方好好商量?威胁逼迫?

    人和妖魔之间,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妖魔,是要吃人的,甚至吃的人越多就会变得越强。

    这种情况下哪个人会和妖魔讲道理?哪个人会相信妖魔的话语承诺?会来分辨你是好的妖魔还是坏的妖魔?

    难得遇到能交流的生命,姜青却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妖魔身份的不便之处,要是他是个人类的话,行事方案的选择空间就会宽畅很多吧...

    “名字?”不管怎么样,先试试询问再说。

    “孙浪,五行门弟子孙浪。”感受着脖颈处增加了一丝的压力,黑袍年轻人表现的异常老实。

    知道对方提出背景想表达什么意思,但姜青确实没听说过对方的宗门,他原来就是一个乡下人,哪里知道这五行门是不是传说中的名门大派?

    反正顶多就是脑海里那句“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吧,正因为如此机会才要更加珍惜啊...

    姜青理了理自己随着信息浪潮变化了几次了计划,找出莫名感觉对他而言非常关键的一些问题向着孙浪进行询问。

    听到姜青问题的孙浪神色一滞,心底不由得嘀咕道——这妖魔怕是脑子有毛病吧?

    在刀口架在脖子上的要命时刻,凶徒语气郑重地逼问“每日有几个时辰?”“一个月有几日?”“早上吃饭了没?”这类无厘头的问题,是个人都觉得对方脑子有病吧?

    虽然这妖魔问的并不是那些,但性质上也差不了多少,基本是都是和当前情况无关的、修行界甚至凡人之间一些广为流传的常识。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询问他宗门的隐秘或是具体的修行法门,孙浪也就乐得拖延时间,当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却不知道这些信息在姜青脑海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多么深远的影响。

    太初者,始见气也。

    这个世界的一切,据孙浪说都是由太初之时一点先天元炁衍化而来,气并非是某种独立的神秘力量,而就是万事万物本身。

    有生命者,尤其是有灵智者,会与构成万物的气产生复杂的关联与反应。

    寻找生命、精神和气之间的关联规律,顺应着这种规律获取强大力量与漫长寿命,不断在这条道路上攀登追索者,就是所谓超凡脱俗的修行求道之人。

    天地自然的宏观概况、人类国度与修行界的现状、修行者各个阶段的特征...

    随着孙浪的述说,一个神奇的世界在姜青面前缓缓展开,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世界居然如此广阔...

    一段时间后,仿佛控制不住自己嘴巴的急促询问戛然而止,姜青默默整理着刚刚获知的信息,同时右手骤然发力。

    措手不及的孙浪后颈一麻就完全失去了意识,他好不容易遥控整理出一击之力的水行剑残体顿时完全碎裂,一缕透明丝线顺着剑刃所指在洞窟中穿透出一个细小却深不可测的孔洞。

    有些后怕的看了眼那水行剑隔空捅出来的小孔,姜青重新确认了一下孙浪的状态,确认他没有醒转迹象后才将全部注意力转向洞窟入口。

    之所以忽然中断问询下手,是因为姜青察觉到有其他人在靠近。

    虽然没有脚步声,但在之前徒手崩裂那把叫水行的剑后,他就隐隐能感觉到附近万物大致的运动。

    比起脚下大地那隐晦到难以察觉的运动,那两个靠近洞窟的矮小人影简直醒目无比。

    外面还是大白天,姜青就算在阳光下不会死亡,也会大量流失体力,出去奔命实在不是一个好选择,所以只能继续硬来了。

    狡兔尚且三窟,藏身处就一个半封闭的石窟,这倒是有些失策了...

    心底带着一丝叹息,姜青扛起昏迷的孙浪,想了想后又从地上提起那一串建功不小的食尸鬼肠肚,随后轻轻溜到洞窟通道最曲折的拐角处,默默感应着对方的到来。

    这次来的是两个孙浪带出宗门进行初次历练的萌新,他们是被孙浪放在师妹那的水行旗的模糊共鸣感应引过来的。

    原本孙浪觉得水行旗靠近到一定范围后,就能配合调理好的水行剑反杀姜青——

    和水行剑共鸣的他是察觉到了姜青受伤情况的,除了那莫名其妙的徒手碎剑外,这货体质和普通妖魔差不多,只要制造机会让他腾出手来,就算不用法器,接好手腕捏一个初级正阳法术都能将之灰灰掉...

    显然孙浪又低估姜青的感知能力,反而把自家师弟师妹给坑进来了。

    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姜青之前都无法察觉到走到大门口的他,谁知道这次隔着远远的就知道来人了?

    姜青在新来者走入拐角后果断暴起突袭,人肉盾牌加下水障眼法加动能逆转,在短暂一滞后突破了由飘飞小旗释放出来的柔韧防护圈,将惊愕中反应不及的少年少女给打趴下了。

    那面产生防御层的旗帜很神奇,但姜青不需要知道对方阻碍自己运动的力量是怎么产生的,只要这种力量的效果依旧是能理解能反制的动能就行。

    “同门吗?这倒是个好消息...”

    看着躺成一堆的的三个黑袍人,打量了一下他们着装的姜青点了点头,随后走到通道最外面,顶着阳光带来的无力感看了眼天色。

    “离阴阳转化还有很久啊,先确认一下会不会再有后续吧...”

    将三人拖回洞窟的姜青继续自己的问询工作。

    虽然听孙浪说过修行者的年纪和外貌不一定搭调,但这少年少女明显不属于这一类,姜青多了几种威胁选项后,将两人分别单独弄醒询问,没花多久就从这两个同龄人身上知道了所有想要的东西。

    孙浪所说的信息得到了部分验证,可以确定大部分都没有骗他。

    这些家伙后面也没有其他师兄师弟之类的人在等着,这里暂时算是安全了。

    让两个小家伙继续昏过去后,姜青没敢重新唤醒能力强出几个层次的孙浪去询问更多问题,只能一边关注他们三者的身体细微变化以防万一,一边把玩手头从少年那得到的小拇指大小的玉简等待天黑。

    这玉简据说是修行者惯用的信息记录工具之一,里面储藏的是修行界广为流传的一些低级术法,用于方便生活与熟悉术法操纵,论法术效果还不如之前姜青捡到的那个能操纵光影和气流的圆盘。

    用法姜青是问出来了,因为是给新入门弟子使用的大路货,所以普通人也能使用,从少年的身体自然反应上看对方也没有说谎。

    但他也不敢现在就尝试去用。

    毕竟是未知的东西,他是个妖魔又不是正常的普通人,这种涉及到感知记忆的东西万一出了问题他倒在这三人面前岂不是就悲剧了?

    老实说等会儿出去后要不要尝试,尝试后要不要丢掉这玩意儿姜青都有点犹豫——这种东西会不会和那水行剑一样留有什么后手?会不会有追踪定位什么的功能?

    就在姜青满脑子信息乱飘的过程中,天色一点点阴暗了下去。

    阴阳交替,皎月当空。

    离开山洞沐浴在舒适光芒中的姜青忍不住呻吟了一下,他略感疲惫的身体再次充满了力量,似乎这种力量还在一点点的变强。

    “奇怪,为什么妖魔无法忍受阳气,正常的生命却不畏惧阴气?”

    凝视着天空正中那被各种散碎光点环绕、既是太阳又是月亮的奇异星辰,姜青脑海中刚刚浮现出疑问,某些源自孙浪的零碎信息立刻跳出来拼装好了答案——正常生命阴阳有序,而尸魔是孤阴生物。

    “那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孤阳生物吗?”

    记忆里没有相关信息的姜青琢磨了一下这些问题,随后将自己的好奇心压了下去,回首看了看洞窟入口。

    那三个人在他一记重手后估计会继续昏迷一段时间,乘此机会他就要抓紧开溜了,争取在下一次天亮前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到时候看看玉简,再根据已知情报整理出计划,获取力量并完成复仇...再往后...

    至于杀掉那三个人什么的...姜青觉得风险太大,天知道孙浪那些师长会不会察觉到问题寻踪找上门来,志怪故事里各种命灯命牌可不少见。

    反正水行剑已经破碎了,据少女所说能携带三人御空飞行的水行旗也被姜青折断远远丢弃藏了起来,就算对方想继续搞事,这应该也能拖延出很多时间来。

    姜青回过头来,向着远方奔去。

    沐浴月光不知疲倦的妖魔身躯,在姜青精密入微的控制下飞速奔行,他的身影在山野间拉出一道幻影...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