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285章 关于世界背景,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时间:2018-08-09作者:求知求真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白帝红宝石般的眼瞳打量了一下手中的图卷,心底泛起一丝复杂的情绪。

    这由正道修行者合作打造的镇国法器,是为了庇护住与世无争的妖魔,也是为了对抗魔渊之主深入妖魔之道的权能。

    妖魔图是将白帝推上了这个世界修行者最高境界的力量之源,但同时这也是强制的束缚,令它无法摆脱白帝城和妖魔帝国的羁绊。

    暗叹了一声后,人立的白帝迈着两条大长腿走到姜青面前,卷轴凭空浮起展开,将一片空白置于姜青眼前。

    “这幅妖魔图记录了这个世界所有已知的妖魔种类,从生命形态到精神结构,甚至最细微的元气性质都刻录在其中,通过这个可以保护所有留下印记的妖魔种类里的生命不被...那位直接影响。

    “记录过种类的妖魔一般只需要去城中广场的延伸阵图那留下印记就行,但你是被那位盯上的新种类妖魔,用图卷本体最好...”

    白帝看了看有些迟疑的姜青,温言提示道:“把手放在上面,将精神和一丝法力集中到这幅图卷上,不要抵抗它的力量。”

    姜青偏头看了看孙大全,见到他对自己点头示意,于是深呼吸了一下后就依言将手按在了悬浮的空白图卷上。

    远在五行门的程斌暂停了对手头实验的观察,有些诧异的转过注意力看了眼姜青那边,随后瞬间解除了对姜青精神的干涉,回到本体视角打量了一下全部精神都被妖魔图渗透的姜青的变化。

    对于姜青来说,这刹那间在他心头涌动而过的信息洪流如同万花筒般难以看清,但程斌扫过一遍就读出了所有能解析的信息。

    别的不说,妖魔图从作用对象身上复刻下的那些信息和处理过程,好歹就可以看出这个世界炼虚合道者的一些能力作用机制。

    搞清楚妖魔图和魔渊之主是用什么在识别并进行干涉后,就算妖魔图失效了,姜青也不至于失去对抗这方面机制的能力。

    带着这种念头仔细观察分析着自己提取出来的信息,程斌忽然得出了一个很有趣的结论...

    “从炼精化气到炼虚合道,感觉就是在一步步将原生智慧生命嵌入这个世界的元气体系里,那么所谓的‘飞升’到底是指什么?如果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话,岂不是和一直以来的修行背道而驰?难道说...”

    思考了一会儿的程斌,眼见姜青的精神恢复了平常状态,于是立刻重新介入进去,透过玉符找到另一处独立空间里的李子昊,向他询问飞升者实际上都去了哪里,是否和这个世界有过联系。

    “飞升之后的修行者?”

    听到程被提出的这个问题,李子昊回忆了一下被他印刻到自己元神里的五行门传承,随后答道:“除了那些道家宗门传说里的上界传法,目前没有任何飞升者重新联系这个世界的确凿证据。

    “嗯...其实我们连他们是怎么飞升的都不知道,最近一次比较详细的飞升记录,是剑宗上上代宗主成功渡过了心魔劫,预感自己即将飞升于是举办了飞升大会,据说那时候众多修行者围观只见到他凭空消失,没有其他任何异状,也没留下任何和飞升有关的信息。”

    顿了顿后,李子昊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不过飞升者所合的那条元气之道,所有后来者都无法掌控,更别说以其晋升炼虚合道境界了,强行硬来的话,就会变成被魔渊之主吞噬掉的那些妖魔一样...所以修行界普遍认为那些飞升者和这个世界还保持着潜在的联系。”

    “咦?”飘着的玉符传出程斌有些奇怪的声音,“你这么说,岂不是这个世界提供给人炼虚合道直至飞升的路是有限的?”

    “正是如此,只是道路之争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毕竟这个世界的元气类型太多了...”李子昊叹了口气后摇了摇头——

    他们五行门修行理念当前最深入的就是阴阳之道,走到炼虚合道时,若不去选择阐述变化之道,或者转修五行门阵图之类的,迟早都会和掌握着阴阳元气上游的魔渊与昊天碰上。

    虽然那两位还没有能力深入掌控阴阳衍生出来的所有元气变化,不影响其他修行者选择某种细化的元气晋升,但若李子昊坚持一直以来的修行想追根溯源的话,始终是绕不开他们的。

    这也是五行门最终决定要冒险和程斌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哦,”程斌整理了一下获得的信息,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于是继续问道,“那你知道魔渊和昊天在追求什么吗?他们想飞升么?”

    对此李子昊皱了皱眉:“肯定是想干掉对方获得世界另一极的元气掌控权吧...飞升的话,看历史记录昊天和魔渊一直是追求飞升的,但在上次波及世界的大战之后...

    “掌握了阴阳之力的他们回头就开始极力扩张自己炼虚合道的涉及领域,增加驳杂宽度而不怎么加强深度,这种行为其实会对飞升造成很大的阻碍的,远不如专注于一条道路的修行者,不知道他们在那场战争中发现了什么。”

    “我想我有点明白了...”程斌控制着玉符告别疑惑的李子昊,通过玉符权限调动五行门阵图将自己移动到之前做实验的个人空间,随后注意力转回本体急速思考分析了一会儿。

    在这个未知域的世界,除了研究时空物质关联外,探究世界深度背景是程斌的另一个主要目标。

    ——系统挑选的世界,无论看上去多么简单普通,背后九成九都和某些高维度的事情有关,而且按照它的尿性,自己经历的世界背景难度只会随着他的实力提升变得越来越高。

    上次都遇到萨麦尔这种高维生命,甚至是一言不合直接灭世的存在,那这次呢?

    现在搜集到一些关键信息的程斌,大概已经猜到这个世界背后的一点情况了。

    最关键的信息在于域外天魔——五行门众多高深修行者,都认为程斌在姜青灵魂上表现出的力量性质与记录里的域外天魔极其相似,甚至完全一致只是强度更高。

    而程斌的力量是什么?念气——无数平行自我重叠聚合出的高维干涉力。

    如果域外天魔干涉炼虚合道者精神的方式和念气相似,那这些域外天魔的真实身份,和所谓的渡过心魔离地飞升...就很有意思了。

    想想获得的资料中,对于域外天魔侵蚀修行者过程的描述吧——无知无觉间的意识扭曲,记忆性情逐步产生变化,最终修行者死于元神崩溃,或者变成另一个似是而非的人,又或者在不大的变化中稳定下来渡过劫难。

    仔细看过五行门搜集到的所有心魔劫经历者的各种表现后,程斌觉得这种情况...更像是被众多平行世界同位体的信息干涉了。

    如果是来自平行自我的干涉的话,表现形式确实会和念气很像。

    那么,域外天魔本质上是平行世界同位体的话,如果心魔劫是平行自我争夺万界唯一主导权的灵魂之战,那之后的飞升,不就是升维吗?

    在这个基础上回头去看,修行者一路修炼与某种元气合一成为世界体系里不可替代的一部分,直到飞升之后都占着这条道不放,而原本想飞升的昊天和魔渊想方设法压制住自己前进飞升的脚步,这些信息中体现出来的秘密...

    “有意思,难怪他们对拥有时空法力的姜青这么感兴趣,毕竟时空与物质各占了世界构成的一半啊...”

    整理出一个匪夷所思猜想的程斌感叹道:“如果这猜想是真的,那可真是大手笔,看来得加快介入世界的速度了...”

    ......

    在姜青将手印在妖魔图上的那一瞬,极夜深渊里的魔渊之主骤然失去了对那个新生妖魔的感应。

    不过看最后感应的地点,魔渊之主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

    “正一派和那只月兔插手了么...”

    魔渊之主平静的分析着——

    昊天的反馈模棱两可,迟迟没有实际反应,不和他合作就算了,为什么不去把那小家伙干掉?哪怕是掌控在手里也好,就这么坐视对方接触妖魔图...

    已经牵扯进这种核心利益的话,白帝和正一派可不会轻易退缩,昊天想再动手压服他们抓走姜青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们两者是正邪双方最强者没错,但还没强到能横压世界的地步。

    那么,涉及到那件事的新生妖魔姜青,昊天那边都无暇关注的话,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

    昊天宫并非是正经修道宗门,而是那位昊天将自身涉及道路分化出来,授予同道修行者将他们推上伪炼虚合道境界的神位加以利用的势力,论人手可比手下无人的魔渊之主强多了。

    这种人手众多的情况下,居然抽不出空来关照一下拥有虚空力量的新生妖魔,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紧张?

    整个魔渊高度聚集压缩的元气震颤了一瞬,导致魔渊这个巨大的大地伤口瞬间扩散了一大圈,将大片的岩石土壤崩坏侵蚀同化,而这只是其中主宰者提起警惕引起的自然反应而已。

    ——除了那件事情,昊天感兴趣的只会是自己了吧,毕竟对于那件事而言,集齐阴阳两极力量是最简单也最重要的步骤,不管他现在在计划什么,对自己而言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事...

    ——要打破阴阳两极不可轻动的默契前去探查,再次掀起世界大战吗?

    至于姜青...不过是炼精化气的小家伙而已,想成长到影响那件事的地步,起码也得有炼虚合道的境界,时间还很漫长,有机会顺手去抓了就好。

    山岳般的魔躯颤动着从深渊中升起,贴着地平面将赤红的独眼望向头顶的阴月。

    哪怕计划着风险无法估量的大战,魔渊之主的心底依旧一片漠然——

    不同于炼神返虚者主动控制自己的情绪反应,魔渊之主当前的躯体压根就没有情绪这种设定。

    倒不是他放弃自己作为智慧生灵的思维模式,而是他自己动手将部分记忆连同核心思维割裂外置,弄成了一个可以随时反过来覆盖自己思维的附加组件。

    修行之路永远充满了危机,魔渊之主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持自我的稳定存在。

    一方面,炼虚合道境界者,会最大程度的被融合的天地元气性质影响到自身神智。

    这种事情修行界倒也普遍有所认知,就像修行火属性功法的人性格暴躁一样,不过合道者受到的无形影响更加可怕,这种事情不可不防。

    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压制合道境界的继续提升,避免遭遇的域外天魔。

    来去无踪,无视一切防御直达心湖底层的域外天魔,确实是比会同化思维的元气更可怕的敌人。

    但魔渊之主倒不认为自己无法打败域外天魔,相反,在上次大战中和昊天一起意外得知飞升真相的他,担心的是域外天魔被自己打败后有可能到来的强制飞升进程...

    魔渊之主漠然注视着日月背后的那片极昼之地,再次发出了横穿世界的超距传讯:“昊天...是你先违背了协议,再这样下去,可就别怪我过来拆了你的昊天宫...”

    ......

    在极昼之地的一根巨大圆柱顶端,浸泡在纯阳元气的残破宫殿群中,坐在中央宫殿内主座上的少年打量着手上异常精致的太极八卦阵盘,不由得摇头叹了口气。

    外表看上去是个黑发脸嫩少年的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双极之一,掌握着纯阳元气与大量相关领域的昊天宫主。

    外貌显现什么样子其实对他这种存在来说毫无意义,炼虚合道者可以逐步将元神嵌入某一层的元气体系中,本体根本就是无影无形的...

    而昊天宫主和魔渊之主具现化出实质核心形体来,这其实是压制自己境界提升的一种方式。

    黑发少年听到了从世界另一端传来的威胁低语,他低头看了看手中还在隐隐颤动的物品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拼着昊天宫成员大量阵亡底蕴大损,总算是把他手头这灵宝给暂时压制下来了。

    但昊天宫损失太过惨重,这力量远超法器、拥有自我意识的灵宝偏偏还需要他耗费巨大精力压制而无法利用...要是在魔渊之主面前露怯被他察觉到了,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先干掉自己。

    这要怎么办呢?少年有些苦恼的想着...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