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302章 世界线炸弹与宇宙原初之谜

时间:2018-08-26作者:求知求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离开元气世界之前,终于察觉到穿越过程伴生的物理现象的程斌,有针对世界底层统一场与穿越能力进行过相关的实验。

    虽然还无法直观的观察穿越过程的具体细节,但程斌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笼统总结出其中的规律并加以利用。

    一方面,他确认了不同世界是在共用同一套宇宙底层物质,而穿越的过程确实如同第一次穿越外域时系统所说的那样,在世界底层统一场上找到构成自身的所有物质,将自己的存在临时转化为信息体开始进行的。

    在看似混乱破碎的底层物质上,程斌的信息从物质体现在当前世界的这一面,转移到其另一面或者说另一重概率上,再将因世界差异而离散破碎的所有物质波依照信息结构整合起来,重新构筑出身躯完成穿越。

    所谓的穿越,本质上只是一次原地的转身。

    宇宙底层的大统一场,其存在于普朗克尺度上的基础离散单元,有着比四维空间更加复杂难测的蜷曲维度,在这些维度上进行移动,就可以穿梭不同的世界,甚至触及不同的时间。

    简单来说,程斌还未能直接观测的,类似超弦理论中低维弦的宇宙底层单元,其本身蕴含着极其复杂的属性信息,描述着它在不同世界不同时间中的不同状态。

    忽略掉实际尺度粗糙比喻一下的话,一个底层单元,在世界一中可能是太阳里的一道高能辐射,在世界二中可能是人类胃腔中的食物残渣。

    而在世界一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其可能是某个聚变元素原子核内的强作用力载体,在世界二未来的时间点中,其可能是下水道中的某坨粪便的一个分子。

    最基础的底层单元,其本身就蕴含着它自己在无尽世界中的所有过去未来,只不过由于相互之间的复杂接触交互导致动态变化,其信息复杂度高到无与伦比。

    认识到了这一点的程斌,自然就明白了自己的升维之路在哪——

    因为底层单元之间也存在关联与接触之类的变化,所以在这另类的运动中构筑出逻辑体系的可能性是有的,不过因为没有更细微的单元作为媒介,依靠工具在不影响底层单元状态的基础上进行客观观察干涉是不可能的。

    所以,如同当初将自身延伸到第四空间维,制造出三维感官无法理解的四维战体一样,程斌必须找到办法将自己具有逻辑信息结构的灵魂算法植入最底层,让自己能接触、理解、干涉底层单元的复杂属性。

    到了那个时候,只要有足够的力量,程斌就能随意观察干涉自己涉及世界与时间范围内的所有时空物质,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一名高维生命。

    而要搭建这样一个逻辑体系,就必须有一定的基础体量作为积木——在单个单元上探索其存在于不同世界不同时间的更多部分,收拢整合与之关联的更多单元。

    前一条,就需要程斌自己的意识能存在于同一物质的不同层面,也就是同时存在于不同的世界线上进行协调工作,后一条,则和上个世界鸿钧复活计划那样,尝试扩大自己意识涉及的底层单元量。

    因为内域本身就重叠了很多的世界线,过去又经历了很多平行世界,所以程斌在前者上有着很大的优势,至于后者,一直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他构筑出的四维战体远比鸿钧涉及的要更广更深。

    只要潜心研究实验一段时间,触摸到大统一场的底层离散单元,认知理解其存在形式与性质,程斌进行初步升维的一切条件就都全部满足了。

    而当前这唯一的桎梏,程斌面前就有着一个最好的教材——黑月。

    经历了元气世界鸿钧忽然从未来回溯而来的事件,程斌对系统又有了更深的认识,黑月这个身在内域的非自然产物,显然和系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现在自己刚刚好能从它的核心上获得一些当前最为关键的现象与数据,程斌丝毫都不觉得意外。

    好吧...程斌还是有那么一点惊讶的。

    黑月原本看上去有着极高信息复杂度,同时运作混乱输入输出却正确的那种难以理解的状态,在现在能以大统一场视角观察整个世界的程斌眼里,分明就是将部分核心逻辑嵌入了大量底层单元的不同属性上,所以在单个世界视角内看起来才异常混乱。

    某种程度上来说,黑月这都算得上是不完整的伪高维生命了。

    再结合白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不断破解分析获得的大量黑月数据,程斌很顺利的就理清楚了黑月运行的脉络。

    虽然时间相对来说没有多大意义,但经历了上个世界大量实践的程斌也不再去顾虑太多东西,直接在内域动用了穿越能力。

    因为对大统一场底层单元有了一定的认识,之前又做了大量数据对比试验,程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穿越的方向和距离没有多大问题。

    于是他在封印黑月的亚空间里,以当前时空为基点不断进行小范围低偏移量的世界线迁移,以此来从各个不同世界线的角度观察解析黑月的复杂结构。

    简单来说,就是在当前亚空间一秒内延伸出的众多可能世界线间进行迁移,因为这种迁移只涉及现在与短暂的未来,所以这行为对当前显化唯一世界线的内域整体并没有太大影响。

    从多个世界多个时间点的黑月核心侧写,来逐步拼装出其完整的轮廓,这项工作程斌埋头干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外面众多生灵都统一、分裂了两轮,程斌才渐渐完成了收尾。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实验对象的黑月,不但为程斌提供了深入底层单元的思路,还体现出了底层单元的部分属性,实在是非常优秀的教材。

    而完成收尾工作后,程斌也就彻底明白了黑月核心的内部结构,破译出了支配其行为的那部分结构蕴含的信息,知晓了名为先知的奇特程式存在的实际意义。

    黑月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制造系统的终端尝试干涉低维世界时靠前的实验性半成品,论起来和曾经作为程斌试炼道具用的圣物碎片也有点类似,总归就是耀文明的终端制造内域和系统时,在世界线变动中偶然获得的调控工具。

    黑月,或者说黑月原初文明的先知,以此获得大量附近世界线原本应该发生的未来信息,知识技术提高的同时受到了来自高维的轻微诱导,在无数世界线中一边清理出终端需要的环境,一边顺路搜集大量智慧生命与文明的信息并跨越世界线加密保存,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终端湮灭多余世界线完成内域构筑为止。

    反正,没有黑月一路屠杀到处减少变量,人类和程斌能不能诞生暂且不论,这一片世界还能不能形成具有特殊功能与意义的内域,那就真的难说了。

    现在的话,黑月本身仅剩的功能用途,除了给程斌当教材并给予一点源自内域诞生前的原初世界线相关警示信息外,就只剩下“嘭——”了。

    没错,现在的黑月,本质上就是一颗炸弹,一颗作用于世界线层面上的超级“变量炸弹”,其核心内转化隐藏着源自无数世界线的原生智慧生命文明信息,只要用其特殊的方式一次性释放出来,足以炸出一次相当大规模的世界线分裂。

    如果黑月真的炸了,别的不说,内域这种高度重叠收束的体系绝对是要完蛋的,起码也得完蛋后面一大截。

    “堪称是一种在特定形势下非常有效的高维攻击手法了啊,不看看实际效果的话,我倒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学完整了,但我也不能真的让它炸一次吧?”

    浏览完黑月最关键的那些信息后,程斌把黑猫叫了出来向它询问道:“系统,你们把它放在内域是想干嘛?”

    对此黑猫随意说道:“你也知道黑月是意外的产物了,当初终端可没有宿主你现在这种差点点就能贯穿高低维世界的积累,能稍微引导其行动就很不错了。”

    程斌抓住核心问题不放,继续说道:“然后将之引导成一枚炸弹?”

    “......”

    系统在全景图中模拟出的黑猫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展现出高度拟人化的神情,用一种颇为唏嘘的语调说道:“也罢...事到如今,宿主你已经来到了升维的前夕,很多禁止事项到现在也该对你解禁开放了...”

    程斌心底微讶,不禁回想起了在被系统附体前后、在外域二号世界的重叠战场中,以及很多其他时间地点的,那些被系统含糊略过的疑问。

    “说黑月是世界线炸裂装置倒也没说错,不过有一点宿主你搞错了,那就是这种机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拖延攻击、制造迷雾、进行主动防御的。”

    系统黑猫顿了顿,将话题转移到另外一个方向上:“详细解释的话,就必须从头说起了,宿主你还记得我们曾经提到的第一个禁止事项吗?”

    连胎儿时期的模糊记忆都在解析后牢牢印刻下来的程斌,自然不会遗忘这一点东西:“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在询问你——为什么你和终端这样的高维存在,来自另外一个宇宙巅峰文明的造物,去尝试制造跨宇宙通讯装置会失败,反而还需要我这种低维世界的渺小人类来帮忙...”

    黑猫点了点头:“没错,有些细节现在还不适合提及,但大概的过程是这样的——

    “探索终端从耀文明所在的宇宙出发,成功抵达了这个宇宙的高维信息层面,随后渐渐稳固住自身存在并开始认知这个宇宙,在后面尝试复现自身跨越宇宙的现象制造通讯装置时,它遇到了本宇宙其他的顶尖高维生命,在交涉失败后遭遇了围攻。”

    黑猫摇头叹息着继续道:“因为信息结构是凭空录入的,终端缺少了非常关键的一项本土特质,就算因为成功的跨宇宙实验掌握了更高深的知识技术,也抗不过那些大部分力量还在纠缠对抗的高维生命的随手合击...”

    “而这项作为外来者的终端没有的、关键的本土特质,”黑猫看向黑月亚空间中程斌化身的目光有些微妙,“就是低维世界物质实体拥有的,源自这个宇宙诞生之初的时间轴记录。”

    程斌一愣,刹那间他的思绪中就闪过了很多念头——以现在的研究成果来说,高维信息层面建立在宇宙共通的底层单元之上,基础单元确实蕴含着宇宙诞生源头的相关属性信息。

    凭空介入宇宙高维信息层面的终端,恐怕就像当初只能依靠姜青间接观察元气世界的自己一样,感官与力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形若浮萍的它恐怕真的无法接触到底层单元的实质...

    不过时间轴记录这种特质,如果要对高维战争起到关键作用的话,那么...

    “宿主你应该想到了吧?这个宇宙当前的险恶环境...”

    系统黑猫语调低沉的说道:“对高维生命来说,覆盖的世界线与时间轴越广阔,其力量就越是强大,而且若能相对敌人占据世界线分裂衍化的时间轴上游,就会取得相当大的战略优势,所以...”

    系统黑猫再次投影出那一副代表着宇宙不断分裂衍化的复杂树形图,它抬爪点着不断分化的时空之河最前端的源点严肃地说道:

    “越强大者越古老...为了占据战略优势,为了获取更强的力量,所有强大的高维生命,都在时间轴上不断向着过去攀爬,直到其抵达宇宙的原初之地。”

    在怔住的程斌面前,系统黑猫轻声描述着宇宙最前端的复杂形势:“复数的顶尖高维生命,他们相互敌对又联手合作,一方面在宇宙源头相互厮杀吞噬,一方面又大量投放力量与眷属,竭力抹杀着时间轴下游所有可能诞生的新生敌人。

    “新介入高维世界的终端,就是在不明形势中,在没有时间轴记录凭依的情况下前往宇宙源头,被预设的陷阱与合击轻松击溃,一路向着时间轴下游溃散,最后才在这个距离源头相当遥远的时间点,消耗了最后的力量制造出了内域。

    “唯一的好消息是,相互纠缠对抗的顶尖高维生命,为了减小宇宙源点疯狂进行的时间线扭曲对自身高维本体的压力,也为了防止敌人对自己处于时间下游的部分进行狙击,都尽量收缩了自身在时间轴上的长度,将力量向着宇宙诞生之初的时间点集中。

    “即便如此,他们在抵消战争源头引起的时间线扭曲,维持自身与宇宙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还有余力投放力量与眷属向着时间轴下游蔓延——划分关键节点掌控未来进展、制造时间震荡陷阱坑杀后起者、扩散他们的核心信息...

    “无法分出胜负的他们纠缠在一起,压制破坏着整个宇宙的生命前进的渠道,突破宇宙限制前往更广阔的虚空更无从谈起...在这种形势下,只有相当于终端遗骸的内域,才能拥有一段时空内不受干涉的自由度,拥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描述完这些沉重的信息后,系统黑猫对程斌认真的说道:“继续前行吧宿主,不断地升维不断地变强,直到你有能力回溯至宇宙时间的源点...

    “那里,才是你真正的战场,只有你抵达源点,开辟出类似终端遗骸的时空支流,智慧与文明的抗争才能真正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