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311章 萨麦尔的交易与高维战争的经过

时间:2018-09-07作者:求知求真

    虽然说是老熟人,但准确点说的话,程斌和萨麦尔是老敌人才对,还是你死我活的那种。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程斌人类化身看上去神情轻松,但本体已经全功率运转起来去探查scp-738的底层结构,尝试追溯萨麦尔降临的源头。

    不过显然对方的力量是从高维世界投放下来的,程斌对于这方面只能依靠念气获得一些似是而非的模糊信息,除了解析其世界内力量运作特征外收获寥寥无几。

    程斌不知道曾经只能通过限定精神活动识别干涉低维世界的萨麦尔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水平,想当初在eva世界它只是投入了一缕微弱的干涉力量,如果这涉及规则的scp-738是它制造出来的,那就说明萨麦尔在这边的力量总额远超以往,并且...它对这边的场地更为熟悉。

    仿若星河般的巨蛇听闻程斌的话语后化为虚影,转化成一个穿着白衬衣的银发红眼少年落在王座上,那赫然是eva里程斌曾经见过的渚薰的模样。

    “哼,程斌...”冷哼了一声的萨麦尔后仰靠在华丽的王座靠背上,眯着眼睛打量着桌前坐在高背椅上的黑衣青年,“没想到你这个搅屎棍也来到了这里。”

    “老熟人见面,话别说的这么难听,”程斌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在这充当scp-738这种魔鬼许愿机,我可是更没想到啊。”

    仔细观察了一下程斌后,萨麦尔忽然笑了起来,随后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两人中间的桌子抽屉忽然打开,一张羊皮纸、一只羽毛笔、一瓶墨水凭空在抽屉中出现,并慢慢飞出来摆在了桌面上。

    “我可不会待在这个玩具里,这不过是一种连接媒介罢了。”萨麦尔撑在王座扶手上的手臂轻轻摆动,羽毛笔自动飞起在墨水瓶中沾了沾,然后在羊皮纸顶部写下了一串看不出任何规律的混乱符号。

    程斌看向羊皮纸,虽然他不认识这些符号,但源自scp-738的规则特性正在尝试将其含义直接写入这具人类化身的感知记忆中。

    就算不用能直接干涉世界线演化迁移的念气作弊玩“宇宙你看着办”,程斌也具备自下而上的规则干涉能力,一般高维干涉制造出来的、体现在规则扭曲上的世界线局域节点收束机制,对他来说都不是绝对性的,干涉破坏或篡夺操控本质上还是在拼力量与技巧罢了。

    程斌本体将scp-738对应的底层规则翻了一遍,对其运作过程了然于心后就放开限制让人类化身与其互动,实际上scp-738当前运作的规则能力只是无视文字内容载体,去完整传达书写者本意而已。

    简单来说,萨麦尔写下的只是一个通用的交易契约标题而已。

    “什么意思?你要和我做交易?”程斌摊了摊手,有点好奇的问道。

    “我在不同世界对应的化身能力并不相同,现在这个我的力量是通过这个媒介传递过来的,”萨麦尔俯身敲了敲scp-738的桌面,“想要产生最大的作用效果,那么自然要遵守其规则,你难道不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一些东西吗?可以啊,来做交易吧。”

    一个念头就能将scp-738肢解报废的程斌嘿了一声:“这个不是你制造出来的?你居然会被这种东西限制力量发挥?”

    面对程斌若有若无的嘲讽,萨麦尔靠在王座上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这当然不是我制造的,想知道更多?来交易吧。”

    “我不明白,你能从我这得到什么?而且scp-738有什么能力保证我们之间的交易能完好守约地进行?”程斌手指轻轻一动,高背椅的扶手就被他捏碎了一截。

    从程斌本体的实验结果来看,这个scp-738的规则特性并不强,起码换算成纯粹世界线干涉力量的话给scp-173钢筋混凝土人偶提鞋都不配...呃,虽然那大头怪也没有鞋子...

    “对我们这样的生命来说,只有双赢的交易才有被执行的基础,再说真相远远比谎言更具有效力。”

    随口回答的萨麦尔抬手将羽毛笔吸到指间捏着,无聊的在半空中绘制着瑰丽的法阵,往往只是手一抖就有一个繁复变化的彩色立体法阵凭空绘成再慢慢消失,其中有圈禁星空的衔尾蛇,有倒立的十二翼天使...简直就像是烟花一样。

    程斌奇怪地打量了一下这些意义不明的法阵,随后对萨麦尔点头道:“交易就交易吧,先说说我要付出什么?不会是scp-738过往记录里的那种,心中非常重视、失去时会痛苦万分的东西吧?”

    “当然不是,虽然我很想看看你痛苦万分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萨麦尔闻言将羽毛笔随手投掷出去,轻飘飘的羽毛笔绕过一道圆弧落在桌面上的羊皮纸边,在墨水瓶中重新沾了沾。

    随后萨麦尔落在扶手上的右手撑着脑袋,歪着头对程斌冷笑道:“...但那些标准,对于你这个连自己灵魂都敢随便篡改的家伙来说有意义吗?”

    这倒也是,如果程斌配合scp-738按照其规矩死板地进行交易,他完全可以预先扭曲自身灵魂,将一只蟑螂取名小强并设定为自己最重视的东西,那么scp-738将之作为代价夺走后他自然会痛苦万分...一小会儿,之后执行预定回档机制将灵魂设定改回来就行。

    扯完闲话后,萨麦尔毫无波澜地说出了他的交易条件:“彻底杀掉scp-682不灭孽蜥,并在这之后去处理掉那批新生的收容物,只要你答应下来,我就可以提前支付给你一些你想知道的情报。”

    萨麦尔一边说,桌上的羽毛笔就一边在羊皮纸上飞速写出了大片的混乱符号,程斌瞥了眼羊皮纸,scp-738的机制就将萨麦尔话语中的真实本意完全展现给了他——

    不灭孽蜥可没那么好杀,萨麦尔所谓的彻底杀掉,是指让程斌借助收容物跨越世界与时间,去不断毁灭所有scp基金会相关世界里所有时间点的不灭孽蜥,以此来不断削弱其根本力量,直到萨麦尔那边可以将其完全干掉为止。

    之后处理那一批新收容物情况就更复杂了,如果不杀掉不灭孽蜥,处理那些收容物只会产生违背初衷的反效果,最低也会令相关平行世界全部毁灭,成功杀掉不灭孽蜥后,处理这些收容物会产生什么问题萨麦尔自己都不知道,那些只有附近高维世界某些更高的存在才知道了。

    例如萨麦尔的顶头上司,曾经篡改eva世界物理常数将之推入毁灭轮回的那位“主”。

    “这么麻烦且风险未知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干?你的情报有这么高的价值?”程斌皱了皱眉,他知道萨麦尔既然提出了这个交易,就说明它是有一定的底气让自己同意的。

    “所以,我会先预付一部分情报给你,以此作为你同意交易的基础。”

    萨麦尔耸了耸肩,随后漫不经心的说出了scp基金会相关世界集群背后最大的秘密:“上帝、无限之主、不灭孽蜥,这三位以附近的世界作为战场相互厮杀,目前祂们绝大部分力量都处在纠缠僵持之中,我这样的下属眷族自然也没得跑。”

    之前的观察研究已经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所以程斌也没有多么惊讶,他挑眉问道:“你的顶头上司就是上帝吧?他难道就是scp基金会收容物里的那个自称是世界创造者的scp-343?”

    听闻程斌的话,萨麦尔嗤笑了一声:“那不过是个等待入驻的伪物躯壳,连scp-001守门人都比他更靠近天堂一些。”

    顿了顿后,萨麦尔给程斌详细解释了一下高维世界当前的战况。

    原来这场高维战争,本来是充斥着无限圣光的天堂在不断传播信息收束世界线来拓展壮大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危害度极高的新生世界吞噬者,于是开启了高维战争对其进行围剿。

    这个不可名状的高维怪物的核心权柄是混乱与毁灭,或者说它认为适合自己生存的土壤就是乱成一团的样子,所以它将自己触及的所有世界全部摧毁,从生命到时空没有一个幸存,随后在废墟上编织独属于其自身的混乱毁灭规则。

    相比起来,天堂和与之一体的地狱在拓展壮大时,仅仅只是传播相关教派信息进行局域收束的手法看上去反而温和得多,毕竟对于外围世界线他们并不绝对禁止其他高维生命的信息传播,在荒芜的世界还会培养作为载体的智慧生命。

    程斌自家都从系统那获得过关于十字教与上帝的信息,知道人家远不止有一个独立的高维核心节点,其后台、资本、手段肯定都比随着性子来的怪物强得多,所以听到这里的他就知道那怪物多半要跪。

    事实也是如此,无论是对敌方核心世界的搜索匹配还是隐藏自身的能力,天堂在各个方面都占据了优势。

    侵吞毁灭一切的怪物没多久就被上帝按在地上摩擦,其收束的那些核心世界线被天堂完全锁定并逐步侵蚀,混乱的规则被一点点向着适应天堂的方向扭曲重置,最后甚至完全改天换地变成了适应生命诞生的样子,还出现了作为天堂方优良载体的人类。

    以信息偏移衡量距离的高维机制,让这些世界逐渐贴近了天堂的核心区域,极大的增强了天堂方在这些世界的干涉力量。

    核心内域被侵蚀到这种程度,不可名状的怪物基本也就完蛋了,其高维信息体已经接近崩溃,其大部分力量在天堂的干预下沉降并被扭曲,化为各种各样的力量结晶散落在众多世界里,怪物的核心意识也破碎降格,最后寄宿在被称为不灭孽蜥的残余部分中。

    scp基金会的收容物本质上就是天堂抢夺并扭曲怪物力量结晶的产物,什么守门人、上帝、该隐、亚伯这些圣经系收容物,都是在天堂信息干涉与规则扭曲下形成的,是他们介入世界的良好媒介,就像此刻作为地狱代表的萨麦尔使用scp-738“与魔谋易”一样。

    所以萨麦尔才嘲笑说scp-343那个自称是世界创造者的长者是个等待入驻的空壳。

    这些收容物都具备怪物原本的一部分高维干涉力量,其实在本质上颇有点类似程斌内域世界里终端遗留的高维力量结晶,也就是圣物碎片。

    战争胜利后,天堂方考虑的自然是防止敌人逃走并收割战利品。

    所以他们一边借助收容物伴随的规则扭曲,来尽量锁定世界线衍化分裂的可能性并增加侵蚀世界的深度,以此阻止不灭孽蜥彻底解体向着时间轴下游分裂的世界线逃脱。

    借助这个宇宙世界线无限分裂衍化的机制,这样做的高维生命很难被彻底杀死,除非体量差距大到高维信息体涉及的世界与时间被完全覆盖,不然它们总能找到一种可能性将自身的信息延续下去。

    天堂的打算就是这样的,用自身的力量将不灭孽蜥所在的世界线全部覆盖,再一点点来扭曲其意志抹杀其根基,不过就算他们最终成功的将不灭孽蜥完全覆盖,高维生命的意志也不是那么好磨灭的。

    彻底杀死高维生命,注定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

    就像程斌当初遇到的高维亡者骸,更是直接明说了高维生命只要自己不放弃就绝对不会死。

    不管怎么说,天堂在这战场的形势看上去总归是一片大好的。

    但顺顺利利车翻怪物、正在埋头舔包的天堂,却突然发现他们被截胡了——

    大批新生的收容物强行嵌入了大量平行世界,不但将天堂的收尾工作搅成一团糟,还让不灭孽蜥抓住机会重新获得了原本怪物的部分力量,硬生生撕扯出了一点周转腾挪的空间。

    被黄雀在后的天堂自然和新来者“无限之主”直接爆发了正面冲突,最后一场完胜的战役硬生生被打成了三国演义,三方在这片世界僵持了起来。

    总的来说,天堂方还是占据优势的,但目的就是捞走不灭孽蜥的无限之主,在不灭孽蜥与天堂脱离接触前自然是它的天然盟友,它们在这边的力量虽然浅一点,但放弃投入的力量直接掀桌子跑路还是没问题的。

    但天堂和无限之主都舍不得自己依旧在源源不断投入的成本,而自家尸体还没死透的不灭孽蜥自然更不想主动放弃,于是互相忌惮的三方就在这僵持了起来——

    毕竟放弃跑路的话,万一对面收割这一波肥起来后一路超神也是很麻烦的。

    听完萨麦尔述说的,这以无数世界为战场的浩荡战争后,依旧压着没升维的程斌心底不禁泛起一丝蛋疼的感觉——话说系统把他丢在这,究竟是想干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