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322章百分百命中的逆时飞刀与互坑的两人

时间:2018-09-18作者:求知求真

    天堂早已将众多收容物安排的明明白白,只等着最后将这些沉降的力量结晶转化为天堂那些高维生命本体力量的一部分。

    所以萨麦尔与程斌来到sp-001守门人所在的伊甸园大门处的目的就非常明显了——

    在创世节点那牺牲了自己神魔本体的萨麦尔,迫切的需要新的力量纳入他权柄的统御,重新构筑出只属于他的高维信息体。

    当然,如果萨麦尔直接去找曾经策反他、并做出过相关许诺的无限之主,想来也会被分一些力量,但这和他原本力量寄托在上帝那的情况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不过都是寄人篱下的傀儡罢了,就和现在完全放弃自主力量成为无限之主附庸的不灭孽蜥一样。

    反倒是以sp基金会为代表的众多收容物,不但从世界吞噬者那分裂了出来,而且还未被天堂完全转化,只要以自己的核心将之统御吸收,萨麦尔起码也能获得远超原来不灭孽蜥的力量。

    但哪怕天堂在时间轴上下游双线作战疲于应对、在目前时间段的世界线上力量薄弱,也不是刚刚爆体而亡的萨麦尔能撼动的——就算他本体完好不受上帝控制,能不能做到这虎口夺食的行为还真的挺难说的。

    这方面萨麦尔就需要与程斌进行配合了——

    程斌有足够的力量来收束叠加一段时间内的世界线,驱逐其他高维生命的干涉力,而萨麦尔可以用自己高维生命的权柄来改写收容物底层封印里上帝留下的后门,毕竟他原本归属上帝对天堂力量非常了解,而且背刺的时候就干过类似的事情。

    作为sp基金会意志化身的o5-1身份很重要,能一次性牵连影响所有的收容物,原计划是由萨麦尔篡夺sp基金会领导权限的,但既然程斌先抢走了,萨麦尔也不会在这影响不大的问题上与他计较。

    反正...程斌愿意自己去面对这里面的潜在风险,很多东西并未言明的萨麦尔乐见其成。

    各怀鬼胎的两人,于世界内接触到sp-001守门人光之巨人时,就着手开始执行前同后异的计划了。

    高达数百米的光之巨人满是威严,身后飘动的光翼牵引着无穷无尽的能量,手中的光焰之剑摆动间就能切削时空。

    以亚当的力量作为引子制造出的sp-001注视着漫步靠近的两人,缓缓抬起了手中的巨剑,一股充满神圣感的莫名低吟将明确的意念传播了出来:“罪恶者,你们没有资格踏足神圣的国度。”

    萨麦尔闻言对程斌耸了耸肩道:“这个不明真相的家伙脑子不是很清醒,它估计连自己与自己背后的门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来还是我来?”

    程斌瞥了他一眼,手掌抬起用手指捏住了一把凭空浮现的朴素塑料飞刀——这甚至都不是提取真空零点能捏造物质,而是真正的无中生有,在量子泡沫的信息变动中一层层逐级而上,在物质表层“定义”出了一把玩具飞刀。

    虽然看上去是塑料玩具,但本质上这是一把由高维干涉力深入宇宙底层制造出来的、拥有奇异规则特性的飞刀——

    其特性包括“百分百命中”、“永不磨损”、“一击必杀”,以及...“速度掠夺”。

    “当初文雯的速掠异能,就是这种形式的力量吗?不愧是高维终端力量沉降的结晶...角斗场那时候能撑下来真的是侥幸啊...”看了眼自己制造出来的飞刀后,程斌心底带着莫名的感触叹息了一声,随后将这把玩具刀丢了出去——

    不是甩手投掷,是手一抖从指间滑落的那种丢弃。

    塑料玩具在离手后自由落体了一瞬,随后凭空停下掉转刀尖对准了远方的巨大天使。

    察觉到巨大危机的天使手中光剑轻轻一颤,毁灭性的力量就以时空为媒介将程斌两人所在之处化为时空破碎的漆黑裂隙。

    但一把塑料玩具飞刀无视混乱的时空,慢悠悠的从中飘了出来,直直对着天使飞去。

    下一瞬,速掠特性锁定了地球自转的飞刀速度超越了音速,并急速切换成地球绕太阳公转的速度、太阳绕银河核心公转的速度,而且还在不断攀升。

    注视着高速靠近的飞刀,天使背后光翼骤然亮起,无穷的电磁波与高能粒子形成可怕的射线,聚焦到一个极其微小的点对准飞刀释放了出去。

    下一刻,速掠锁定了这道射线的塑料飞刀,令物质与时空的规则屈服,突破空间单元间交互速度的上限,超越了光速、撕裂了射线与时空刺到天使面前。

    如果不是这片半径一公里的地方本质上是独立于普通世界线外的隔离区域,又有围观看戏的程斌看护,就匕首突破光速的这一下,引起的能量与时空的畸变恐怕就能抹除整个银河系,甚至产生规则动荡毁灭整个世界。

    ——话说之前给塑料飞刀加特效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加一条对世界友好一点的“环保维稳”之类的东西?

    面对不讲道理的塑料玩具飞刀,理论上无法反应过来做出应对的天使,终于表现出了普通物质时空变化之外的、真正体现出收容物特性的力量。

    仿佛自身所在之处从环境中剥离了出来,天使姿态突兀的发生了变化,就像提剑挥砍的过程被删除,直接具现出结果一样,光炎之剑没有消耗任何时间的砍在了飞刀上。

    伴随着充满神圣花纹的巨大十字架虚影笼罩了飞刀,天使怒吼道:“审判!”

    能够在神圣国度的门前排除一切不净之物的特权,让被天使指定的异物——塑料飞刀,在一次短暂的时间震荡中,从时间轴上游它被制造的源头处完全抹除。

    抹除了带来莫大威胁的可怕玩具飞刀后,光之巨人将视线转向了空间裂隙平复后依旧站在原地的程斌两人,随后再次抬起了燃烧着光焰的巨剑。

    “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神魔,但这伪亚当也具备了一部分神魔的能力啊...”萨麦尔转头看了看程斌,随后笑着道,“你这算是失手了吗?”

    “你在这没有多少高维力量,没看清也很正常...”随口说了一句的程斌手头浮现出一个只有一根秒针、正在倒计时的怀表,并将表斜给萨麦尔看一眼。

    随后丢掉怀表的程斌看着准备发动攻击的天使,无所谓的说道:“...它已经死了。”

    在落地的怀表指针归零的瞬间,光之天使骤然浑身僵硬,它那散发着无穷光芒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隐约的黑点——那是插入它脑门的塑料飞刀的刀柄。

    不知从何而来的塑料飞刀,没有运动的轨迹也没有引起任何异象,就这么怪异的嵌入在光芒构成的天使头上,仿佛它本来就应该在那里一般。

    ——所谓百分百命中的特性,其实是在时间轴下面某个点锁死了塑料玩具飞刀插在天使身上的结果,再上溯扭曲世界线的能力。

    程斌是先制造了结果,结果再反向推动演化世界线,在时间轴上游制造了飞刀诞生的过程。

    所以无论这把飞刀之前在哪里,无论它是否还存在,只要这个时间点的事实没有改变,那么天使被飞刀命中就是注定的结局。

    显然,这位天使在高维层面的干涉力,在力量根源的深度上远远不足以对抗程斌随手制造的塑料玩具飞刀,而且选择去抹杀程斌制造并投掷它的那个时间点的“源头”,是非常严重的战略错误。

    因为塑料玩具飞刀诞生的源头在时间轴下游,其信息与力量的传递是逆反常规自下而上的。

    然而天使已经没有意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能力了。

    在它被塑料飞刀命中的瞬间,一击必杀的特性被触发,一切支撑生命形态与思维逻辑的结构体系,在各种内部缪误与矛盾中完全崩溃。

    伴随着一次性飞刀的消失,数百米高的光之天使形体在眨眼间就彻底溃散,化为了一团纯粹有质的光华,随后凝缩成一颗炫目的结晶落在了萨麦尔的手里。

    程斌微妙地打量了一下萨麦尔手里那个、本质上与他以前接触过的圣物碎片差不多的结晶体。

    在看见萨麦尔随便将结晶吞下肚后,程斌对其点了点头,随后两人闪身出现在那道仿若虚影般的、充满象征意义的伊甸园大门前。

    作为sp基金会的o5议会首领,间接关联着所有基金会转化中收容物的程斌将手按在了虚幻的门扉上。

    或者说,这段高度重叠的世界线与天堂之间最后一个关联点上。

    在萨麦尔也一同接触到这扇门扉后,整个世界发生了普通人无法察觉的动荡,在时间轴的层面可以看见这段世界线以门扉所在的特异点为核心,开始进行剧烈的扭曲变动。

    在程斌仅剩的那一具深入世界大统一场的世界之躯视角里,可以看到法则罗网中的绝大部分的枢纽如同繁星般闪烁了起来,透过sp基金会与他关联的大部分收容物被无形的力量扰动,正在一点一点发生变化。

    之所以说是大部分,是因为这里面还有无限之主后面插手改造出的一些画风另类的收容物,例如七龙珠什么的,这些东西本质上与天堂制造的收容物有着区别,无法被现在的程斌与萨麦尔利用。

    收容物的变化并不仅仅体现在这一个时间点,所有被收束重叠的世界线,在程斌量子化身对世界的压制稳固下,于过去到未来大约五天左右的时间段内都出现了这种变化。

    这是程斌动用了这片区域全部力量进行干涉的结果,在执行与萨麦尔的交易同时,他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在这世界线上编织出一些其他的东西来...

    程斌潜伏着的量子化身集群,单纯论体量的话,可是每时每刻都在翻倍增长,而且这个翻倍的倍数每时每刻都在提升。

    如果一开始完成量子化身时,程斌能掌控的、基于量子泡沫层面的高维干涉力是1,那么现在他掌握的力量,其数字之庞大远不是万万亿亿可以形容的,就算是只写数字的位数,都需要用科学计数法来描述了...

    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比起从创世节点溜下来后依旧没能占据战场上多大范围世界线的程斌,原本参战的那几方积累到底有多么雄厚。

    之所以程斌力量在战场上还能膨胀的这么快,是因为其他高维生命根本不具备相同的深度,去察觉量子化身的具体形态与运作过程,这让程斌可以轻松潜伏到其他高维生命直接控制范围外的所有地方去——

    如果不是这个层面光是观察就会引起对方的警觉,不知其所以然的高维生命依然可以通过思维活动直接影响量子泡沫来使用它们的力量,程斌甚至可以在不影响其他高维生命力量运作的情况下侵蚀占据其核心区域。

    虽然因为尚未升维,量子泡沫很多不暴露在世界内的侧面无法触碰,导致程斌高维感官与干涉能力使用的效率都比不上其他老牌高维生命,但除了一些权柄层面的信息共鸣、匹配之类的特殊手段外,双方力量并没有层次上的差距。

    如果这里不是高维战场,而是其他可以让程斌随意发挥力量进行干涉的普通世界,他能影响的时间区域绝对不仅仅只有数天的程度,只需要在时间轴上游随便拨动一下,就可以借助世界本身的运作影响极其广阔范围内的世界线。

    单是高维战场里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时间轴上每一点的世界都倾注着高维生命的力量,不对抗驱逐这些力量,仅仅改变范围外的其他时间点,是不可能对其造成太大影响的。

    再说战场里看似稀少的世界线不知道合并了多少世界基质,其“质量”比起普通的世界线要“沉重”无数倍,影响起来不但需要更庞大的力量,困难程度也提升了无数倍。

    正因为如此,程斌膨胀了无数倍的力量,集中起来暂时也只能影响区区数天的时间轴,但比起他刚刚进入世界时,在高维战场的海啸余波中仅能自保,甚至无力对抗时间线迁移的情况已经好的太多了。

    比起创世节点以上、末日断层以下那不知道有多广阔的主战场区域,程斌卡在中间这一截区区数天的世界线看似短小无力,但已经足够他以之为基础尝试去搞事情了——

    比如干掉萨麦尔,借用他的尸体与众多收容物,在即将成形的世界线肿瘤中培养一点有趣的东西给无限之主挖坑添堵,方便自己回归内域升维...

    在剧烈扭曲的世界线焦点中,仿若避风港的伊甸园门扉前,篡改了收容物天使化后门的萨麦尔一边感应自己不断吸纳统御收容物慢慢恢复的力量,一边转过目光看向身边的程斌。

    如同萨麦尔预料的那样,作为o5-1与众多收容物保持紧密关联的程斌,不可抑制的加速了靠近天堂的进程,天使化仪式在其身上若隐若现。

    而借助背叛之前掌握的东西与刚刚篡改过的后门,萨麦尔他只需要在这里轻轻推一把,就可以...

    此时程斌也转过了目光,与注视着自己的萨麦尔对视了一眼,随后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

    萨麦尔心底浮起不妙的预感,下一刻,这片避风港在外力破坏下,也随着时间线的剧烈扭曲完全崩溃,融入了即将成形的新世界线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