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升维之旅 第325章 自掘坟墓与质变开始

时间:2018-09-20作者:求知求真

    对于萨麦尔那堪称异常的谨慎,程斌倒也不是很意外,毕竟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真的遇到了,是个人都会好奇的抬头探查一下原因。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但程斌并不担心萨麦尔不上钩。

    不久前萨麦尔背刺天堂自毁了被上帝掌控着的高维信息体,其力量在这个过程里已经衰弱到了极限,只能靠着灵魂核心权柄的共鸣另起炉灶。

    然而高维战场内遍布着其他势力的力量几乎没有一丝空隙,萨麦尔仅剩的一些力量又被程斌坑进了时空循环的牢笼。

    只凭他的灵魂核心权柄,游走自保没有多大问题,但想随便找个载体就卷土重来影响战场,其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所以萨麦尔只剩下三个选择——

    要么放弃一切收益只求苟命看看能不能活到战场终结之后,要么像不灭孽蜥那样彻底投入无限之主的怀抱,要么就吞噬掉程斌塞给他的这部分天使化与收容物的力量。

    刚刚才脱团单干的萨麦尔,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自然不会给自己头上找个新阴影,所以他继续深入掌控融合时间囚笼内的所有力量就是注定的。

    只有抢到大部分收容物,再融合程斌留下的那一部分力量,萨麦尔这边的新高维信息体才能挣脱程斌那依旧在不断壮大的量子化身集群的镇压,从时间循环的牢笼中逃脱。

    不过如果察觉到形势不对,萨麦尔想必也会果断割裂放弃时间囚笼中的新身体,重新找个地方慢慢去尝试。

    然而程斌知道萨麦尔不会放弃的,因为...他塞给萨麦尔的馅饼里真的没有所谓的后门与陷阱。

    天上掉馅饼这件事是真的——这份没有连着鱼钩与钓竿的香甜鱼饵,就是程斌受到天堂侵蚀后分离出来的、蕴含着他完整灵魂算法与世界之躯奥秘的一部分力量。

    但最恶毒的谎言往往由百分百的真话构成,最险恶的陷阱往往无影无形,令被坑杀者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萨麦尔于时间轴上游自毁本体接触世界吞噬者遗骸的时候,程斌就间接观察到了其失去高维信息体保护的灵魂核心算法,或者说其权柄的形态与运作机制。

    所以程斌自己也心知肚明——因为还未升维的缘故,他对于量子泡沫不体现在世界内的那些侧面维度无法直观的干涉,导致他无法直接对高维神魔这种权柄共鸣的机制进行影响。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拿萨麦尔没有办法。

    在灵魂核心层面彻底摧毁一个高维生命极其困难,就像天堂干掉世界吞噬者后,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精力都没能将它的灵魂完全磨灭,萨麦尔轻松就将之重新唤醒。

    但仅仅是“杀死”的话,却并非是没有希望的。

    在高维战场中观望了很久的程斌,从身为黄雀的无限之主那里学到了一种很有趣的高维战争手法...

    结合对萨麦尔与世界吞噬者灵魂核心的认知,程斌就设计出了手头这个时间循环的牢笼,只要萨麦尔没有克制住对自己力量的觊觎自己露出了破绽,那么他就逃不掉死于此处的命运。

    “那么...牢笼中失去高维感官的你,需要多久才能察觉到自己正在步入死亡的现状呢?”

    见到萨麦尔开始与自己封印在牢笼里的那部分力量深入接触后,饶有兴趣的程斌调动所有量子化身发力,扭曲修改着时间牢笼的运作机制。

    时间轴上那一段循环往复的信息流,其寄宿的那一截高度重叠的世界线慢慢解除了收束状态,在保留循环机制的情况下形成了数量极其庞大的平行世界线。

    从这一刻起,被量子化身集群隔离了神魔本体感官与部分力量的萨麦尔,毫无知觉的被分割成无数份散落在无数的平行世界线上。

    ......

    萨麦尔还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遇到程斌,见到其动手将灵魂扭曲修改最终制造出四维战体时,他心底那隐隐的惊叹。

    惊是惊讶其突破天际的胆子——将灵魂玩弄至面目全非,相当于无数次的主动自杀,这样居然还能活下来并维持住完整的意识,也真是难能可贵了。

    叹是叹息其未来前途的黯淡——好好的一块神性原石,只要按部就班与手头那点名为念气的权柄慢慢融合,迟早都能成为真正的上界神魔,但他却非要另起炉灶走上绝路。

    当时在eva的世界里,萨麦尔没有兴趣为了区区一条世界线与程斌背后若隐若现的神魔本体为敌,随便从天堂地狱体系里拉了点力量毁灭掉妨碍亚当成型的可能性后,就将之完全抛在脑后。

    但在世界吞噬者神国残骸中再见后,萨麦尔骤然发现程斌这个家伙居然强到他都有点看不懂了。

    借助充斥着整个战场,渗透进每一个角落的天堂之力,后面萨麦尔还套着scp-343的伪装外壳,专门跑到程斌第一次介入战场的时间点去试探过一次。

    在那条时间线里,萨麦尔没有丝毫留手的与程斌一场大战,将整个世界都打成一团浆糊。

    之后萨麦尔不得不承认,哪怕他占据天时地利,拥有时间轴世界线多种层面的绝对优势,都拿程斌的世界之躯毫无办法。

    深入底层肆意操纵世界的法则,是强大神魔随心所欲的特权,但程斌这个身在凡间的家伙,居然能与这种层面的力量直接对抗?居然能将自己沉入比神魔伟力更深的地方?

    从那个时候开始,萨麦尔就动了觊觎之心。

    这种觊觎之心,在目睹程斌飞速在战场中成长、从一个仅能自保的小卒变成可以掀风作浪的巨龙后变得更加的深沉。

    事到如今,萨麦尔依旧认为程斌抱着他那贪婪无比无所不包的权柄,迟早是要一头撞进死路的。

    但他的心底其实已经隐隐有了一丝动摇——

    力量是做不得假的,程斌在世界内拥有比他更加强大的力量,甚至无需神魔之力就能与他正面对抗,说明其对世界与宇宙的认识比起他更为深刻。

    正是这觊觎中夹杂的一丝动摇,让时间囚笼世界内的萨麦尔在深入挖掘程斌力量根源的时候,亲手挖出了自己的坟墓。

    ......

    “奇怪的感觉...”

    时间循环的起点,再一次从孕妇腹内爬出的萨麦尔,挥手将众多信徒转化成低级天使后,心中隐隐有些烦躁。

    身为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上界神魔,哪怕受到了当前人类载体的影响,萨麦尔也不会轻易出现不耐烦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其说是烦躁,还不如说是一种潜在的警觉。

    通过无法被程斌遮拦的权柄感应,萨麦尔能察觉到时间囚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他在这的神魔本体被程斌镇压的相当牢固,没有居高临下的视野,他也无法确定这种变化的细节。

    但他凭经验也能确认,这种变化多半是世界线层面的衍生分化,本质上是顺应宇宙规律的自然现象。

    理论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思考了一下后,有些不明所以的萨麦尔,干脆就坐在公路上继续研究神术去了——反正上次循环已经弄出几个高阶信徒,搜索搜集收容物的任务交给他们去办就行。

    神术的起源就是程斌被天堂体系侵蚀的那部分力量,世界内的萨麦尔将之统合控制后,就在一边净化收容物增强其体量,一边继续往下深挖根源。

    借助天堂侵蚀提供的捷径后门,萨麦尔一开始统合控制这份力量时相当的顺利,但他想深入挖掘探查程斌的力量本质时,就遇到了一些麻烦的障碍。

    神术体系扎根于程斌潜藏在大统一场中的世界之躯,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可以看做是这个时间囚笼世界独有的一种特殊科学体系,是可以被研究分析的。

    自从萨麦尔开始深入挖掘后,他就发现哪怕是被天堂之力异化后的这部分力量,也建立在异常缜密的知识技术体系上。

    很显然这个神术体系,是程斌的世界之躯深入大统一场后,在天堂侵蚀下扭曲世界法则专门衍生出来的独特攀升道路,本质上和莫比乌斯国度那边不断攀升的科技树没什么两样。

    世界的法则决定了凡人攀登的路途,基于心灵的神术体系,和基于物质的科技体系,本质上并没有高下之分,只要不断探索下去,最终都能接触到世界法则水面之下的那个庞然大物。

    严格来说,有这么一条明确的破解线索是好事才对。

    但萨麦尔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味,这条天堂之力侵蚀出来的、基于心灵的神术体系,似乎受到了程斌灵魂核心算法的影响。

    浅层的功能性神术还看不出什么大问题,但深入到萨麦尔当前这种地步后,他就发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

    像是如何纯化心灵去除杂念之类的,很多神术都有这方面的心灵状态需求,萨麦尔一开始还在这上面看到了一些,与以往自己交给程斌的天使化仪式资料相似的步骤。

    但深入挖下去后,萨麦尔就从神术体系中研究出了一些诡异的东西——思维清晰术之类的玩意儿。

    从这些知识里,萨麦尔发现神术之道*裸的将心灵这种东西,看做是可以被理性剖析、量化控制的对象。

    随着神术体系的深入,神与天使的各种位格、信徒灵魂与神力的共鸣...一切神术运作的原理被一点一点描绘出轮廓,原本唯心唯玄的信仰力量,在这里似乎变成了数学公式般的存在。

    “唯物论的死性不改吗?”不断深入的萨麦尔不由得摇了摇头。

    宇宙底层的事物根本不具备稳定的形态,世界这种东西如同泡沫一般脆弱易碎,上界神魔只是思维运转就会影响到众多世界的变化,将视线转过去就会令宇宙底层发生有利于神魔的变化。

    这才是神魔之力真正唯心的地方——

    站在依靠平行世界权柄共鸣升维的神魔角度来说,他们的意志拥有真实的力量,心想事成也不过是常态。

    他们所看到的世界乃至宇宙底层的景象,往往是他们所想看到的。

    ......

    “但是,程斌能直接与神魔之力对抗的世界之躯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后面那更高深的量子化身...”

    时间循环的囚笼里,另一条世界线上的萨麦尔在研究攀登之余有些疑惑的想到。

    “宇宙底层单元,按照人类的说法叫超弦或者量子泡沫?这个东西如果真的具备内在的规律,拥有客观真实的本质...不对,就算是这样,程斌又是怎么观察到的?

    “难道,真正的神魔反而无法看到宇宙的真实面目?”

    沉吟思索中的萨麦尔,忽然发现时间的循环又靠近了终点,他从研究中拔出注意力,一边整理当前深入研究程斌力量体系的收获,一边随意观察了一下地球上的其他情况。

    每次轮回都在不断壮大的十字教,依靠着不会在轮回中削弱重置的神术体系,已经将这个世界的莫比乌斯国度完全压制,正将其慢慢蚕食。

    但莫比乌斯国度最为重要的东西——所有公民的记忆体仓库,与能携带物质返回时间起点的t博士,都被其保护的很好。

    十字教就算有人间圣子萨麦尔不断发掘神术体系的帮助,想完全战胜科技不断爆炸式进步的莫比乌斯也是相当困难的。

    “我是不是应该挑一些虔诚的信徒参与进神术体系的开发?”

    萨麦尔琢磨着这个念头——他失去了神魔本体的力量与感官,各方面被人类载体所限制,虽然有过往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整体研究攀登的能力其实是比不上莫比乌斯国度的。

    普通人类的话,如果使用了他最新开发出来的思维清晰神术,应该也能拥有足够的智力,可以在神术体系攀登过程中起到一些作用。

    “下次轮回找一些信徒来试试吧...”

    ......

    被拆分成无数平行世界线的时间循环牢笼内,无法明确感知到其他自我的萨麦尔,其行走的路径在轻微经历差异的积累中,逐渐向着各种不同的方向偏离。

    高维生命的权柄或者说灵魂核心算法,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努力维持着萨麦尔神格的统一,但随着他与程斌的灵魂算法接触越来越深,各个世界线上他的变化就越来越明显。

    直到在漫长的时间循环中,出现了第一个想要依赖文明力量重复程斌所走道路的萨麦尔。

    质变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