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黑科技商贾 第86章

时间:2018-04-26作者:灵魂之独奏曲

    ,精彩小说免费!

    “我艹,这特么什么玩意啊?这些中药的药效怎么这么差劲啊?有没有点谱啊?一群混蛋,这帮孙子,都该下地狱,这些糊弄人的中药也卖的这么贵,真当我冤大头啊,特么的,统统差评”,方院长一扭头就看到了刘三新正在那里骂街,脸皮也是不停的抽筋,最后一生气刘三新竟然直接拿起了那刚刚熬好的滚烫药汤子直接一扬手,这一锅中药就被撒了出去,直接泼在了地上。

    “小伙子,你这是?”方院长犹豫了一下转身走回来问了一句,很是不解的看着刘三新,此时刘三新的脸色是越来越差,手里的那根别人看不懂的类似于大型温度计的仪器还在不停的检测着什么,

    “这些缺德的商家,这些中药的药效太差劲了,恐怕连真正中药的十分之一药效都达不到啊,这样搞下去根本救不了人啊,这也太坑爹了,我这些中药可是花了几十万”,刘三新此时是真的生气了,手里这根检测的超级医药探测仪可以把中药的性质,浓度以及很多具体的数据都显示出来,上面起码有着超过六十种不同的数据检测显示,

    “药效差劲?唔,我看看”,方院长想了想也绕了过来,来到了刘三新身边,从几大包中药里拿出来一些闻了闻,又放进嘴里尝了尝后点头道,“这些中药都是种植的,年头短一些罢了,药效也是有一些的”,方院长很中肯的评价了一句,

    “药效有一些?你这个棒槌一边去,你懂个。。。。”,此时刘三新是真的恼火了,脾气也发作了,正在气头上呢,直接就头也不回的来了这么一句,最后那个屁字却只是吐出了半个字,但是见对方年纪也挺大了,起码也有五十多了就头脑冷静了一下,屁字没有完全出口,

    “你这个毛头小子,你说什么?我懂个屁?”方院长被刘三新这句话顿时气得也是冒火了,自己刚才还好心好意的劝他别沾惹这种天大的麻烦呢,这小子可好,不但不领情还骂自己?自己虽然中医水平达不到国手的级别但是也学过十二年的中医,他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竟然说自己懂个屁?这种话佛听了都受不了啊,

    “对,你就是懂个屁,不,你连屁都不懂,甚至你连什么是中医都不懂”,刘三新翻了个白眼,反正已经骂了,索性刘三新就懒得虚情假意的客套了,刘三新也根本不知道这个老头儿是谁,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好好好,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你”,方院长被刘三新这一番无礼的举动彻底惹毛了,用右手颤抖的指着刘三新怒斥道。

    “别,老不以筋骨为能,你还想和我打架啊?我怕你碰瓷”,刘三新翻了个白眼,手里却没有停歇,继续用那个测试仪探测着熬好的中药,那上面的数据更刘三新一阵阵的冒火,这些中药的疗效和他需要的差的距离有些大,根本不能直接使用啊,心里就更冒火了,本来刘三新以为这件事比较好解决呢,却没有想到中途这些中药出现了这么多问题,看来麻烦不小啊,陆曼曼的外公看来这回不是那么好治疗的了,还需要多花一番手段了,

    “碰瓷?呵呵”,方院长这回是真的被气坏了,甚至都被气笑了,“毛头小子,你口口声声说我不懂中医,那你来说说你对中医的理解,你要是说得好我今天直接给你磕头,拜你为师”,方院长的声音有些冷冽,显然气的不轻,以他的身份和学识不要说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了,就是真正的中医国手来了也要和他平起平坐的寒暄一番,他方明舟学医四十余载,看过的医书不知凡几,今天竟然被一个小伙子给羞辱了,这让他实在是气怒不已,

    “你?拜我为师?不要,年龄太大了,跟着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了”,刘三新继续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方明舟真的很想抄起那个熬药的药锅直接砸在刘三新的脑袋上,正想再次开口却见刘三新又说道,“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中医是什么,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好了,中医是一把锁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开的”,刘三新的话透着一股淡淡的自信,

    “中医是一把锁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明舟此时听糊涂了,手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感觉刘三新的话很荒谬,中医和锁头有个球的关系啊?你以为这是联想大会啊?简直是一派胡言,

    “这都听不懂?好吧,今天我就替你的老师好好教一教你吧,连最基本的中医是什么都不懂,年纪一大把了,真是为你将来的前途着急,不对,你这个岁数了也没什么前途了”,刘三新的心里很不爽,对这些买来的中药非常的不爽,所以嘴上半点也没有留情面,说话很刻薄,

    “好,好好,那你就好好教教我吧,让我也明白明白什么叫做中医是一把锁头”,方明舟还在笑,不过这种笑容怎么看都是在嘲笑刘三新的意思,他学了四十多年的医,这个时间可以说是刘三新岁数的两倍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叫中医是一把锁头的说法,今天方明舟打算彻底羞辱一下这个年轻人,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什么叫做羞愧,什么叫做哑口无言,

    “传统中医认为我们华夏的中医知识来源于上古圣人,伏羲,皇帝,神农这些都是神话中的人物,在我国古代更有神农尝百草的说法,神农尝百草恐怕就连小朋友都知道”,刘三新叹了口气,他彻底失望了,这些中药不能直接使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提炼,几乎没有一种可以直接使用的,也彻底的放开了手中的那个大型温度计,然后和这个被气坏的老头儿交谈了起来,

    “不错,中医的确被很多人说是古时候圣人的遗留,在古籍典籍中更有圣人出,医方兴的说法”,方院长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刘三新,毕竟他说的话是对的,

    “那你更应该知道我们华夏古时候有炼丹师这种职业吧?”刘三新微微一笑反问道,

    “古时候有,还不少呢,几乎每一个朝代的皇帝都想求那长生不死,所以就信奉那些炼丹师,更有一些糊涂蛋天天吃胡乱炼制的丹药,最后铅汞中毒而亡,不过这些和中医有什么关系?这是宗教方面的范畴吧?”方院长眉头一挑有些不解了,不知道刘三新为什么把中医和炼丹混为一谈,虽然也有些关系但是却关系不大,毕竟一个是真的治病救人,而另一个则是做白日梦,企图吃一些炼制的丹药求那长生不老,

    “这你就不懂了,中医和炼丹其实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刘三新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不是胡说八道么,熬制中药和炼丹怎么可以混在一起?熬制中药是治病救人,与人为善,而胡乱炼丹却是害人害己,与己为恶,那些长生不老的神话只是人们对美好的一种向往罢了”,方院长此时比刚才更加的生气了,觉得刘三新在胡搅蛮缠,

    “我并没有胡说,只不过是你不太懂罢了,一开始我就说了,你不懂中医,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我说的是大实话”,刘三新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华夏的中药种类都加起来有一万两千多种,不同的中药有不同的作用,有些中药结合在一起可以变成良药,治病救人,而有些中药结合在一起就有毒了,吃了可以让人中毒身亡,而有些中药明明有毒性,可是用法用量适当,再和其他的中药配合在一起使用就可以发挥出治病的疗效,我没说错吧?”

    “没错,这一点我同意”,方院长点了点头,眉头也蹙了起来,心里暗道这小伙子也不是狗屁不懂,还是知道一些基本知识的,

    “一万两千多种中药,哪怕是两两结合,可以结合出多少种组合来?三种结合呢?又可以结合出多少种组合来?四种五种甚至十几种呢?可以说这一万两千多种中药可以组合出无穷种配方来,再加上配方中的药量不同,这就更加数不胜数了”,刘三新此时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多少种?根本就是天文数字,你用计算机都算过来的,又言道,“所以我说中药就是一把锁头,一把被加了密的锁头,就像是一个数字密码的保险柜,如果只是一位数字的话完全破解需要十个数,从零到九,如果是两位数的话完全破解就需要一百个数了,从零零到九九,而中药这个保险柜基数是一万两千多个数,还要乘以药量的不同,这个药量的不同根据草药的性质也不相同,也是一个离谱的分母基数,然后可以生出多少种密码出来?比宇宙浩瀚的繁星还要多呢,而现今我们华夏中医发现的那些药方只不过是无数药方中的沧海一粟,极小极小的一部分配方罢了”,

    “这。。。。”,方院长听了刘三新的比喻脑袋一震,深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按照刘三新这么说也无不可,这中医还真是一把锁,而中医就是一个个的开锁专家,从无数的密码中找出其中正确的密码,这正确的密码不是一种,而是几十种,几百种甚至几千几万种,当然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找出密码的,而很多中医写的所谓的药方也只不过是前人留下的一些正确密码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