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路尽阑珊处 第437章 委屈

时间:2018-07-18作者:相思尽

    元泽跟她这种脑回路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硬生生压着火气不和江宁婉不说话,看着她低头开始自言自语,更是被气的半死。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好在教导主任很快就来了,没让他们两个在这么尴尬的气氛里待太久。“手机到底是谁的?”教导主任一脸严肃的问,不等他们回答,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这不止是一个手机的问题,你们两个这样的情况,我在政教处待了这么多年,还能看不出来?”江宁婉懵了。这不就是一个手机的事情吗?怎么还能扯出来别的。她看着元泽越来越微妙的表情很是不解,刚要开口解释,但是人家教导主任说话根本就不给人插嘴的机会。“努力这么多年才考到我们来来,尤其是元泽,你一直都是好学生,在高三这个当口,绝对不能出这样的问题。”教导主任说:“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心里都已经有数。还有你,你哥哥是多优秀的人,你学习不行就算了,怎么能在这种拖别人后腿。江宁婉连忙解释道:“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没有……”她当初考到这个学校,是因为莫思远,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在他以前的那些老师面前丢他的脸。“没让你说话。”教导一下就冷了脸,“在我面前否认这种事情的人多了去了,你想撒谎,还欠点火候。”“就是一个手机的事情。”元泽打断他,“怎么就有别的问题了?”“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自己最清楚。”教导主任语气十分严厉,要不是因为这两个都不是什么普通学生,他早就叫家长了,“回去写检讨,至少一千字,下周一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的人检讨。”“……啊。”江宁婉小小声的,走出政教处的时候整个人都恹恹的,连后面教导主任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当着全校师生的表情做检讨,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手机还被没收了。元泽走在她旁边,说了句什么她也没听清,保持这个恍恍惚惚的状态一直到回家。李嫂已经做好饭了,招呼她进餐厅吃饭,“少爷说今天晚上有事,就不回来吃饭了,让你不用等她。”江宁婉“哦”了一声,心情失落的厉害。一个星期了吧,她扒了几口饭就上楼,忽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时候。写了两个多小时的作业也没写完,她开始纠结那份检讨,以前写过这种东西,还要求一千字以上,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夜渐渐的深了,外面的灯光都暗了下去,只有江宁婉书桌上的那台台灯格外的亮。她写了“检讨书”三个字之后,就怎么也下不了笔。楼下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江宁婉以为是莫思远打过来的,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压不住了,她飞快的跑下楼,刚一接通电话就说:“哥哥,你什么回来啊?”她特别特别想哭,一直都忍着呢。现在忽然有点忍不住了,声音里带了几分哭腔。那边的人顿了顿,问她:“检讨写完了吗?”江宁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电话不是莫思远打回来的,这声音有点陌生,但是知道她要写检讨的人,也就只有元泽。“你怎么知道我家电话号码?”知道她手机号码的同学都没几个,更别说这个基本已经没人会打的座机号码。元泽在电话那头沉默。江宁婉紧接这说:“你不会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亏了吧?别想了,我是不会和你道歉的,这件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本来最多被没收一个手机然后训一顿,现在……”她是真的挺委屈的,也不是没有同学被没收手机,最多就是教导主任训完班主任再训一顿,心疼心疼手机。轮到她怎么就这么倒霉?还不是因为元泽是年纪第一,那些人对他的期待特别高,要求也就格外的高。一千字的检讨,那是一般人能写的出来的吗?“江宁婉!”元泽压低了嗓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不然……算了,你的运气也不怎么好。”江宁婉想了想,这个人也是真的点背,手机又不是他的,脑子一抽非要承认,搞得现在谁都不好过。“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我写我的检讨你写你的,也没别的什么好说。”她实在是苦恼的不行,“咱们两还是少见面少说话,希望这霉运早点过去吧。”“你觉得……是遇到了我才这么倒霉的?”隔着听筒,都感觉到了元泽有那么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江宁婉才没有心思管他在想什么呢,直接就说:“对啊。”“你是智障吗?”元泽实在是忍不住了,脱口而出道。江宁婉愣了一下,她是不聪明,也有很多人直接或者隐晦的这么说过,反正她也知道自己以后都是这样的了,但是别人这么直接骂她,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她抓着听筒,“你以为你说手机是你的,我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本来就不是你的事,你有什么好承认的?难道你觉得自己帮了我,我就就得感恩戴德。元泽,你凭什么?”她很少有凌厉逼人的时候。可说起戳心窝的话来,一点也不比别人差。电话那头久久没有说话。江宁婉的眼睛很红,依旧很久没有这么想哭的冲动了,“我就是笨,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了?不吃你家的米,不用你家的钱,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元泽在手机那头深吸了一口气。他居然被这么一个笨丫头说的不能反驳。“我挂了。”江宁婉说:“不要打我家电话,要是被我妈或者别人接到了,还以为你是我什么人,误会了不好。”元泽:“……等等。”他好像这时候才想起来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之前完全是被她连珠炮似得话轰懵了。江宁婉还真的等了一下,她一直都不是什么脾气差的人,只是骨子里可能还带着一点江晴的脾性,真的被人逼急了气急了,还是会跳起来咬人的。元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你要是不会写检讨,我……我帮你写。”“什么?”江宁婉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了什么?”元泽顿了顿,“我说你要是不会写,我教你。”“你会吗?”江宁婉第一反应就是问这个,元泽这个人脾气不怎么样,喜欢和他待在一块的人倒是挺多的,老师们也很喜欢他,“你写过检讨吗?还教我……先把自己的写好再说吧。”“会。”元泽这个时间还没有挂电话也是忍的厉害了。“我不用你教。”江宁婉却用最快的速度拒绝了他,“不然我还得欠你人情,到时候我又要讨厌你又要感激你,太复杂了,不适合我。”元泽:“……”这人可能是真的智障。江宁婉:“没别的事了吧?我挂了。”元泽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江宁婉立马就挂了电话,她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儿,没什么动静。想给莫思远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又怕他这时候还忙着,这种小委屈的事情还去烦他,不太好。李管家站在不远处,轻轻的敲了敲门,“小姐怎么还不睡?”已经十点多了。平时这个时间,她做作业做着做着,趴在桌子上都睡着了,今天却还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灯光太过明亮,把她有些发红的眼睛也照的十分清楚,实在不是什么会收敛情绪的姑娘,委屈全都写在了脸上。“就睡了。”江宁婉说:“我就下楼透透气,李叔回去睡吧,对了,帮我把灯关了。”话是这么说的,人却没有要从沙发起来的意思。李管家看到她这样,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这小姑娘出生字啊这种富贵人家里,吃穿不愁,想要什么也是在父母面前撒撒娇就能得到的。可有时候,看着也是真的有些可怜。从小就没人陪着,也没什么朋友,周末的时候基本都是一个人呆着,连爱好什么的也是自己一个人的事,除了不缺钱花之外,实在是很孤单。以前莫思远还没那么忙的时候,还好一点,现在看着是真的……孤独。“没事,我一会儿就好了。”江宁婉很小声的说,李管家也不好在问什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本来就心思又多又脆弱。她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慢慢的睡着了,有些点冷,不自觉就缩成了一团。莫思远忙完回来,刚一走进就看见沙发上那个女孩儿,夜色淡淡的从玻璃窗洒落下来,值夜的女佣伸手要去开灯,被他拦住了。“你先去睡吧。”莫思远轻声说,放轻了脚步走到沙发边上,低头,看着连在睡梦中都紧蹙着眉头的少女。看起来是真的很委屈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