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路尽阑珊处 第92章 嗯……是挺晚的了

时间:2018-04-05作者:相思尽

    “这个建议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阑珊桃花眼里笑意泛泛。

    没等她有什么动作。

    陆随然已经开门,率先走了出去。

    阑珊愣了片刻。

    随即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吃别的还不行吗?”

    她穿上外套,随即跟了上去。

    “不过,我吃什么你就得跟着我吃什么啊。”

    ……

    夜里已经有些冷。

    阑珊身上穿的不多,也就真的事就近找了点吃的,随便走了走。

    主要是因为……

    她什么都不能吃。

    而陆先生,要跟着她吃。

    气氛还是挺微妙的,晚上在湖边散步的都是些小情侣什么的,成双成对的,牵着的手就没放开过。

    湖面上倒映着一片灯火盈盈。

    美好的有些不太真切。

    如同阑珊身边的这个男人。

    她已经有些分不清,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只能珍惜现在拥有的。

    一点点的靠近,那也很好,不是么?

    白天睡多了。

    晚上反而有些睡不着。

    回到房间,陆先生平时办公用的电脑和她们要换洗的衣物都已经到齐了。

    阑珊洗完澡出来。

    看见男人正坐在桌边,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跃着。

    很好看。

    有时候语言真的是很难表达的东西,你学了那么多美好优美的词语,等到你真正见到美好的事物的时候。

    往往都是一句“我操,好美”“美炸了”冒的最快。

    别的那些乱七八槽的,都被远远的抛到了脑后。

    房间里没开暖风。

    复古的雕花木窗半开着,有凉风徐徐而入。

    阑珊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把窗户全部打开了,趴在上面看湖景。

    夜深之后。

    才更加衬得那一片灯红柳绿美不胜收,游人渐渐归去,街道上变得静谧。

    落叶被风飞卷着,在空中飞旋着。

    手机里有几条汪格发来的消息。

    阑珊的官微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就是在家休养也要保持热度什么的,巴拉巴拉的一段。

    她没看完。

    直接扫了一眼最后一句。

    发两张自拍过来,我给你更新微博。

    阑珊拿着手机,抬高了自拍,侧着脸,刚好可以避开包着白纱布的另外半张脸。

    换角度,咔咔咔拍了几张。

    拍完了,直接发给汪格。

    没过多久。

    言白的私信就进来了。

    连续轰炸似得那种。

    阑珊正闲散的靠在窗户上,手机随意的把玩着,一个没拿稳,差点直接掉下去。

    ——阑珊阑珊,你这是要公开的意思吗?

    ——要死了,你这是深夜强行发狗粮啊~

    ——太突然了吧?

    ——不过陆先生真的很上镜啊~

    “……”

    阑珊懵了一下。

    汪格这效率也是够可以的。

    但是,她就拍几张自拍,和陆先生有什么关系?

    上微博看了一眼,评论的速度已经创了历史新高,并且还砸持续增长中。

    阑珊点开那两张自拍看了一眼,顿时……

    想吐血是什么感觉。

    她好像忽然有点体会了。

    除了她的半张脸之后,镜头里刚好可以看见陆先生认真忙碌的样子,虽然距离不太近,男人的俊脸基本上也被当做背景一起虚化了很多。

    但气质那种玩意,真不是盖的。

    阑珊抱着某种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翻到了第二张。

    她侧着脸,闭上双眸,闲散静好的模样。

    身后那个男人刚好抬头,看向她这边……

    画质十分感人。

    角度蜜汁亲昵。

    简直强行秀恩爱。

    陆先生的脸并不清楚,底下还是一片猜测声,几乎把阑珊有一毛线关系的男人都拉出上溜了一圈。

    只是奇迹般的,没有陆随然……

    阑珊抬头看了一眼,几步开外的男人。

    刚好这个时候,陆随然伸手合上了电脑,起身,往窗边走来。

    心虚的陆太太立马让出了大半个位置,一不小心额头就要撞在了窗户上,陆随然伸手挡了一下。

    她结结实实的撞在他掌心里。

    没怎么疼。

    没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陆随然有些好笑看着她,“大晚上的,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阑珊被他看得心头突突,握住手机的手都忍不住出了细汗。

    背过身,要在被他发现之前。

    发信息给汪格,马上把微博上那两张照片删了。

    只是字都还没打完。

    陆随然忽然伸手,把她身体转了回去,四目相对。

    “手机给我。”

    阑珊挑了一下眼角。

    握紧了,摇摇头。

    男人伸手过来,阑珊也挣扎了两秒就松手了。

    陆随然把玩着手机,按亮了屏幕。

    00:35

    片刻后,阑珊的手机,被他随手放在了桌上。

    陆随然说:“睡吧。”

    “啊?”

    阑珊挺懵的。

    “很晚了。”

    陆随然声音微沉。

    “嗯……是挺晚的了。”

    阑珊回头看了一眼大圆床,那么凉的夜风吹在她脸上。

    降温力度还是不太够,怎么破?

    一起躺在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

    陆随然忽然倾身,朝她伸出手来。

    阑珊桃花眼微扬,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吃惊的样子:“要不要聊聊天?”

    “就关个灯,还需要前戏?”

    男人的声音微哑。

    若有似无的还带着那么一点笑意。

    阑珊囧。

    直接拿被子盖住了头。

    闷死算了。

    ……

    事实证明。

    陆先生说的睡吧,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单纯的睡吧。

    大圆床和粉紫色的窗幔,旖旎的气氛,也没办法把陆太太丢掉的智商补回来。

    第二天上午。

    阑珊起来的时候,陆先生刚好在扣白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

    她趴在窗户上,看见李想在楼下等着。

    还朝她打个了招呼。

    看来是真有事。

    “我以为你还能睡一整天。”

    陆随然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真是相当之平静。

    阑珊走过去,把西装外套递给他。

    随口问了一句,“在哪谈事?”

    陆随然俊眉微挑,没说话。

    “我出去买点茶叶糕点什么的,带给奶奶,顺路的话刚好搭我一段?”

    阑珊还刚睡醒,带了点鼻音。

    声音又柔,听起来就跟撒娇似得。

    陆随然穿好外套,看了一眼腕表,“十分钟。”

    “好的,陆先生。”

    阑珊立马进了洗手间,迅速的洗漱换衣服。

    虽然没有保持在十分钟以内,不过也没有超出多少。

    一起出门。

    李想报了地址:云水居。

    阑珊接了句:“嗯,那边的茶不错,我去那边随便看看好了。”

    离得倒是不太近,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云水居是个挺有品调的茶庄。

    自带山清水秀的画风。

    车子停在停车场里,沿着竹林小径走上一小段,阳光从竹影中沥沥淅淅的洒落进来。

    连温度都好到恰到适宜。

    上这来的人还不少,一进门看见几盆品种挺难得的兰花,穿着中国风衣衫的姑娘迎上来,“几位看茶吗?”

    阑珊点头,“今年新采的龙井。”

    陆随然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倒是没说什么。

    李想说了个预约好的座位。

    有人过来领路。

    “这地方挺大的,我随便走走看看,你去忙吧。”

    阑珊在外面的时候,还是挺有贤淑太太的样子的。

    “嗯。”

    陆随然走入竹帘之后。

    层层叠叠的隔开了视线。

    “小姐这边请。”

    温软的音调唤回了她的思绪。

    跟着迈入门槛,淡淡的茶香扑面而来,温柔的语调在她身边介绍着。

    都是茶庄自己种自己采的茶叶,要比一般的地方讲究的多。

    阑珊闻了闻茶香。

    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以前顾茗很喜欢鼓捣这些东西,偶尔有上门的朋友,就泡一壶茶,坐在院子里聊聊花草。

    自阑珊回到安城之后。

    感觉离这些已经很远了。

    阑珊有些走神。

    完全没听清旁边那个温温柔柔的声音究竟说了些什么。

    “今天我们的易老先生刚好在这边做茶道表演,小姐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品品茶……”

    阑珊点头。

    谢绝了店员的领路,往茶厅那边走去。

    来的人不少,边走便讨论着各种茶要怎么泡最好,各多还是在说这位易老先生多难得才出来做一次茶道表演云云。

    阑珊走过长廊,云水居似乎是今年刚翻新过,格局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她有些记不清方向了。

    闭上眼睛,轻嗅茶香,脚步轻转了方向。

    阳光轻轻洒落着。

    在阑珊转身的瞬间。

    有人恰恰与她擦肩而过。

    阑珊睁开桃花眼,阳光有些刺眼,走下台阶,弯下腰看了看水缸里的碗莲。

    长廊尽头。

    俊美的年轻男人停步,转身看来。

    身侧人来来去去,三三两两的,在竹影花间看的不太真切。

    男人身边同行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

    不由得提醒道:“言总?”

    “是不是碰见什么熟人了?”

    男人收回目光,微微颔首:“听说今天易老过来了,我去打个招呼。”

    “那行,我们就先走,那事儿就拜托言总了。”

    男人点头,转身,大步走进了雅座。

    阑珊伸手划了划水缸里的水。

    起身,看了一眼长廊尽处。

    继续往茶厅走去。

    茶道表演还没开始。

    茶座上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人,各自闲谈着。

    阑珊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额头上的纱布已经快贴不住了,她索性直接掀了下来,那手机照了照,伤口倒是已经不太明显。

    也不用担心感染什么的。

    正照着。

    忽然有个穿着茶师服的小姑娘走近,轻声问她:“是阑珊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