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路尽阑珊处 第96章 不高兴了?

时间:2018-04-05作者:相思尽

    阑珊涨红的小脸,一瞬间失了颜色。

    她推开男人的手松了力道。

    “阿随。”

    阑珊轻声唤了他一声。

    陆随然推开她,面色渐渐归于淡漠。

    好像刚才一瞬间失控的人,根本不是他。

    “这次你真的说错了。”

    阑珊把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扔在地上,笑了笑,“我就算勾引全世界的男人,也不会勾引言景。”

    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开始假了。

    “是吗?”

    陆随然的语气几乎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却连空气都变得暗潮汹涌。

    “他对你来说,竟这样不同。”

    言景么?

    本来是很不同的。

    在阿颜离开以前,阑珊也以为他们会一直是很好的朋友,贴心至极的哥哥。

    那个人,会陪她们淋着雨在河边散步,纵容着她们的年少无知,成为青春里温暖亲和的存在。

    很长的时间里。

    阑珊都觉得言景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然而,流年不予温情如故。

    终究,还是把一切都变成了她们不喜欢的样子。

    阑珊拉住陆随然的手,仰头,“还是你因为有这么个人,不高兴了?”

    “你知不知道恬不知耻四个字怎么写?”

    陆随然唇角勾起一抹冷弧,语气徒然加重。

    阑珊桃花眼里笑意零星,“不知道的话,你要教我吗?”

    “顾阑珊。”

    陆随然声音很淡。

    也只是这样。

    他不再说什么,甩开她的手,大步走到窗边,没再多看她一眼。

    阑珊男人力道甩得趴在床沿上,脸朝下蒙在被子上,连呼吸都变得短促。

    笑容终于散尽。

    窗外的喧嚣把房间衬得更加静谧。

    阑珊知道。

    关于陆先生温声喊她“醒醒”的些许亲昵,就这么散了。

    他们之间,似乎总是这样。

    阑珊那么努力,才和他走近了一点。

    可是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永远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

    好半天。

    阑珊才坐起来,弯腰,脱了鞋。

    脚扭的其实不是很严重,但是她眼睛忽然红了。

    有点想哭。

    真的挺矫情的。

    在陆先生面前的她,一点委屈就想哭。

    阑珊卷着被子,想要努力给自己一点温暖,沾了雾气的桃花眼有些模糊。

    眼角余光看见陆随然靠在窗边点了一支烟,火星点点,没一会儿就烟雾缭绕的。

    窗外夜色朦胧,衬得男人脸色也有点阴晴不定的。

    窗外下了雨。

    夜风要比昨晚凉的多。

    他倚在窗边,有些烦躁的把烟灭了。

    火气莫名的有点大。

    ——我们家阿阑很乖。

    陆随然听见那句话的时候,心里不舒服。

    那种全身不舒服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的别扭。

    总是矫情爱闹,浑身带刺的陆太太……

    在那个男人面前很乖么?

    陆随然嘲讽那人不识顾阑珊的本性,同时,又因此而心生忿恨。

    他圈养着的女人,还有着他不曾见过的乖巧温顺。

    竟给了别的男人。

    ……

    回到安城之后,阑珊的扭伤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陆先生的别扭,却没像她的扭伤一样,好的那么轻易。

    一连个把星期,基本就没有出现在静水园过。

    阑珊原本带着易老给的两盒茶叶,去陆宅看看陆老太太,把没有怀孕的事情尽早说明一下。

    也因此搁浅了下来。

    一忙,倒是忘了微博上的照片。

    等阑珊回过神来,看见齐慕白乐颠颠的评论了一句,“挺有眼光。”

    成功把吃瓜群众的八卦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微博上翻了个底朝天,新的一轮的心搜上各路明星正热闹着。

    陆随然没说什么。

    阑珊也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留着,不删了。

    默默的把微博名改成了“醒醒”。

    然后,下线。

    研究晚上吃什么。

    陆随然估计还是不回来,她一个人在家摆弄些小玩意,早睡早起,作息标准到快可以当示例了。

    直到……

    网上一张女神秦媛和陆氏总裁共进晚餐的照片放出来。

    浪漫温馨的烛光,秦媛目光盈盈的看着陆先生,身上简直自带恋爱的酸腐味。

    陆随然很少出现在镜头下,即便有狗仔不知死活的拍了,也会被毫无痕迹的迅速清理掉。

    只有,他和秦媛在一起的时候。

    是例外。

    好像格外的名正言顺。

    网评一片的发来贺电。

    阑珊想了想,那天晚上,她怎么会对他说:言景和秦媛一样呢?

    她对言景避之不及。

    他却把心头宠宠的如珠如玉。

    没心情做饭。

    阑珊出门打算随便去走走。

    她得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酸死了。

    没多久接到言白的电话。

    “你怎么样?没把自己醋死吧?”

    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阑珊忍不住被逗笑了,“好像快了。”

    “那你坚持一下。”

    言白很严肃的说,“我和汪哥马上就来抢救你了。”

    阑珊噗呲一声笑了。

    “你不赶场了?”

    “赶啊,不过抢救你更要紧。”

    言白紧接着问了一句,“你在哪呢?”

    阑珊看着不远处的静水园,看了一眼旁边的路牌,报了个路口的名称。

    “好的,马上到。”

    言白说:“阑珊美人儿,你再坚持一下,来,跟着我做深呼吸。吸气~呼气……放慢节奏……”

    言白一本正经卖萌的样子,一般人真的抵挡不住。

    “行了,我等着你。”

    阑珊说。

    她慢悠悠的走着,已经下班时间,就算是静水园这边,也比平时车流量大很多。

    路口还有一段距离。

    阑珊走到的时候,路灯已经亮了,光影笼罩在她身上。

    看着有些孤独。

    “阑珊阑珊!”

    没不多久,言白趴在车窗上卖力朝她挥手。

    讲真,前后百米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过去了。

    阑珊想不看见都很难。

    “先上车,这里不让停。”

    汪格说。

    车流在暮色里穿梭。

    言白上上下下把阑珊看了好几遍,“还好疤已经好得差不得了,不然非得气裂开不可。”

    阑珊可不是个大方的人。

    在陆先生的问题上,她能炸出花来。

    “你再说几句,我伤口能笑裂开。”

    阑珊忍不住说。

    “还有哪里有伤口?”

    言白紧张的问,“你今年是不是冲太岁啊?怎么老是受伤?”

    “没没没。”

    阑珊被她紧张的样子逗笑了。

    “那行,我请你吃饭啊。”言白琢磨了一下这旁边好吃又不太会被打扰的环境。

    话扯来扯去。

    愣是没好意思提,陆先生和秦媛在一块吃饭这事儿。

    满网留言乱飞。

    阑珊还得面不改色。

    陆太太当得不容易。

    最后,定了家四川火锅店。

    阑珊吃。

    但是容易上火冒痘,简直是上镜杀手。

    已经很久没沾过了。

    今天连汪格都没说什么。

    言白欢呼一声,拉着阑珊就进了包厢。

    汤底和菜品倒是上的很快。

    言白一边给她捞菜,一边说:“好不容易休息,你想出去玩么?我一直想去维罗纳斯,可惜一直到年底都没假了。”

    “这好办,我待会儿买两束薰衣草送你,闻着味儿,你晚上估计就能梦到了。”

    阑珊咬了一口撒尿肉丸。

    汤汁烫的舌尖都有点发麻。

    汪格跟着说:“想休假,还想去维罗纳斯,你新剧本的台词背完了吗?”

    “还剩最后两页。”

    言白吃的挺欢快,说话都有点含糊。

    汪格说:“吃完这顿,明天可以不用吃了。”

    言白苦着脸:“可以明天再告诉我吗?”

    阑珊默默给她捞了片羊肉卷,“你脸圆点更有辨识度。”

    言白挺开心的,火锅刷的倍儿香。

    汪格已经放弃和吃货交谈着。

    加入刷羊肉卷的大军。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言白含糊不清的说:“阑珊,你的。”

    是个陌生号码。

    阑珊一看到这种电话,就隐隐的头疼。

    放下筷子,接了。

    “顾美人。”

    沈慕之字正腔圆的音调从那边传来。

    阑珊差点没忍住,直接挂掉。

    好半天才回了一句,“沈先生找我有事?”

    沈慕之:“你对我的提议,考虑的时间似乎有点长。”

    “沈先生好像误解了我的意思。”

    阑珊觉得自己挺冷静的。

    冷静的想砸火锅盘子。

    “我并没有要考虑的打算。”

    旁边两个忙着刷火锅的,意识她情绪的变化,也跟着停了下来。

    包厢里,顿时只剩下汤底沸腾的声音。

    阑珊说:“如果沈先生没别的事……”

    沈慕之在电话那头,低低一笑:“顾美人,我有黄金屋,用来藏你如何?”

    这话……

    似乎很耳熟。

    阑珊愣了一下。

    语气微变:“沈先生刚才说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

    “我请沈先生吃晚饭怎么样?”

    阑珊说。

    这些个男人看起来衣冠楚楚,其实最是记仇。

    睚眦必报。

    那边笑而不语。

    “沈先生。”

    阑珊提高了音量,“上次是我失礼了,希望沈先生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现在就过来找您,可以吗?”

    “不巧,我今天不想出去吃。”

    沈慕之的语气听不出有什么变化。

    阑珊调整了一下呼吸,“那请沈先生给我发下地址,我过来……给你做。”

    男人笑音闲散。

    挂了电话。

    阑珊拿电话的手都有点颤抖……

    汪格很是吃惊的看着她:“你怎么、忽然就开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