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路尽阑珊处 第97章 顾阑珊,你真是……贱。

时间:2018-04-05作者:相思尽

    以前让顾阑珊参加个饭局,都跟要了她的命一样。

    做人呢,原则性太强,有时候也会成为成功的绊脚石。

    但这前后差别,也实在太大了吧。

    而且,阑珊脸色很不好看。

    她长了一张笑脸。

    多半的时候,总带着三分笑意。

    汪格鲜从未看见过她这个样子。

    他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趁着大料还没被爆出来,管它是名是利,能占一头都成。”

    “汪哥。”

    阑珊哭笑不得。

    “跟你想的没什么关系。”

    汪格怒:“那你上赶着要去给别人做饭?”

    阑珊缓了缓,问他:“你知道沈慕之吗?”

    干他这行的。

    几乎把安城的阔少名流都摸了个透。

    汪格有些摸不准,试探性的问道:“北沈家那个沈慕之?”

    “应该是。”

    阑珊说。

    光凭沈慕之周身的气度,也不是寻常身家的。

    “你撞大运了!”

    汪格忍不住站起来,“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去啊。”

    言白连忙扑过来,“这大晚上的……是不是……”

    “你别瞎参和了。”

    汪格也是心挺累,手下两个长相最好的艺人,都是三观超正的五好代表。

    “沈慕之那样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女人近身。”

    这话倒是真的。

    阑珊思绪有些复杂,走出了门,就收到了那人发来的地址。

    竟然是静水园的。

    她买了两袋食材按着号码牌找过去,站在小花圃前。

    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这一片住的人,都是高端人士,和陆先生差不多,忙的不见人影。

    但是阑珊怎么也没想到,沈慕之在安城落脚点,居然和她家只隔了两幢房子。

    按了门铃。

    阑珊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

    没多久。

    门开了,沈慕之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衬衫站在她面前。

    “进来吧。”

    他只说了这么三个字。

    唇角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

    和阑珊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在这个男人眼睛里,她看不出半点其他的什么东西。

    可是,从来没有行为是无缘无故的。

    “沈先生一个人住?”

    阑珊微顿。

    沈慕之说:“顾美人觉得我这里还应该有谁吗?”

    阑珊尽力的想要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只是几秒都完全无效了。

    她听见自己有些发哑的声音,问他:“告诉你那句话的人,现在在哪?”

    阿颜被宠的有些骄纵,明艳朗朗的。

    平时却喜欢念些酸的倒牙的诗词句子。

    沈慕之说的那一句。

    几年前,阿颜曾经和她打趣过,一字不差。

    “顾美人就这么确定我认识你要找的那个人?”

    沈慕之依旧不动声色。

    眼角微挑,看着她笑意淡淡的。

    阑珊眸色微顿。

    她是没有办法确定这两者之间的关联。

    但是除了沈慕之突如其来的那一句旧话。

    阑珊已经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她也要试一试,不是吗?

    早就知道这种男人要敬而远之,但是运气这种东西就见了鬼一样。

    想要的得不到,想避开的,也躲不掉。

    “你很喜欢站在门口?”

    沈慕之再次开口,唤了阑珊的思绪。

    她扯着嘴角笑了笑,“我在想弄脏沈先生的地板,会不会被扔出去。”

    玄关处并没有多余的家居鞋可以换,擦得蹭亮的地板上,没有一点尘埃。

    那什么。

    长得好看的男人,基本上都会有那么一点怪癖。

    沈慕之回头,眼神玩味:“你是打算赤着脚进来?”

    阑珊把食材都拎进厨房。

    比陆先生的厨房还像摆饰品,还好她来的时候,把基本上要用的调料都买齐了。

    把东西在料理台上分门别类的放在料理台上。

    屋里太过安静。

    她的脚步声显得有些突兀。

    没多久,客厅里的电视开了。

    是档综艺节目,挺热闹的,刚好是齐慕白参加的那一期,其他几个常住的嘉宾,正在调侃他是绯闻最多的单身狗。

    阑珊走出厨房两步,隔着一段距离,问他:“沈先生喜欢吃什么?”

    那人起身,大步走过来。

    看着料理台上各种各样的食材,挑高了眉头,“顾美人,你确定你还会做饭?”

    确实是有点夸张了。

    这一大片的食材,足够四口之家吃上一个星期的。

    阑珊点头。

    “你会什么就做什么吧。”

    沈慕之倒是挺好说话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不过我希望能在半小时之内,看到顾美人的成品。”

    “好的,没问题。”

    阑珊公式化的回答。

    她每次看到这个男人笑,都有点毛毛的。

    那种被别人当做猎物看着的压迫感。

    尤为强烈。

    齐慕白说他有金屋藏娇的嗜好……

    阑珊无法相信,要是消失了那么久的阿颜成为他金屋之中的一员,会是什么样的。

    心有点乱。

    切西红柿的时候,差点切到了手。

    阑珊长到长这么大,还真没怎么给不熟的人做过饭,那一年的陆随然是个例外。

    今天的沈慕之……

    她忙碌着,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

    半个小时的时间,米刚好蒸熟了,五个菜,两荤三素,还有一个汤在锅里。

    阑珊还是相信吃人嘴短这种老话的。

    不管怎么样。

    先把沈慕之哄高兴了。

    后面的话,要怎么问,都会稍微容易一些。

    最后一个汤要出锅的时候,阑珊站在厨房里问,“吃香菜吗?”

    电视机里吵闹的声音和她重叠在一起。

    阑珊以为男人没听到,把头探出厨房又问了一声。

    沈慕之刚才玄关处走过来,身后似乎还有两个人,这会儿正说着什么。

    “吃的。”

    沈慕之含笑应了她一声。

    他身后的两人同时看了过来,男人目光寒凉,像是瞬间就能把她当场冰冻。

    而女人惊诧至极。

    阑珊手里的汤勺差点摔了。

    她紧紧的握住,才没让自己表现的太过慌乱。

    沈慕之说:“牛肉汤快好了吧?我都闻到香了。”

    “好、好了。”

    阑珊的声音难以抑制的有些发颤。

    她几乎是立马就转头进了厨房。

    陆先生和沈慕之早就认识,阑珊是知道的。

    可她以为也不过就是生意场的来往而已,一个星期都没见到面的陆先生。

    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遇见了。

    “顾阑珊。怎么会在沈先生这里?”

    阑珊面对着滚烫的牛肉汤,电视声音响亮的客厅里。

    她竟然准确无误的,就听到了秦媛提到自己的声音。

    阑珊手有点轻颤。

    生怕下一秒。

    听到陆随然的声音。

    然而。

    听见的只是沈慕之微微含笑的嗓音,“听说顾美人厨艺不错,你们一起尝尝?”

    “是吗,我一直以为她不会做饭呢。”

    秦媛说。

    “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像花瓶的女人未必就是花瓶。”

    沈慕之请两人坐下,对陆随然说:“你要的资料,我助理已经在送来的路上了,干坐着等,不如一起再吃点?”

    “随然哥。”

    秦媛有些紧张的拉了拉陆随然的衣袖。

    生怕周身气场寒凉却一言不发的陆随然会忽然做出点难以控制的举动。

    放柔了声音说:“我好像还从来没有尝过顾阑珊做的东西,你要不要试不试?”

    这一个个的,全然都当看客。

    “顾美人?”

    沈慕之喊了她一声。

    阑珊已经在厨房躲了很久了。

    她硬着头皮,把一大碗牛头汤端上了桌。

    “听说你身体不舒服,看样子这段时间养的还不错。”

    秦媛微笑着对阑珊说。

    她坐在陆随然身边,穿着就是照片上那件裙子,外面披着纯白色的披肩。

    “嗯。”

    阑珊不敢抬头。

    心虚是必然的。

    陆先生没回家的时候,陆太太上别的男人家给人做饭。

    即便这里头有她急需求证的事。

    却无从解释。

    可就算她不去陆随然的面色,也可以感受的到,此刻的平静,已经是暴风雨的前兆。

    只希望稍微能晚一点。

    阑珊不想今天的努力全部白费。

    也愿意在外人面前,把矛盾剧烈化。

    “顾美人,再添两双碗筷。”

    沈慕之使唤起她来。

    真的是相当顺手。

    阑珊有点走神,没动,微红的手指放在桌沿上,无意识的攀着着桌子。

    犹如溺水之中的浮木。

    脑子在急速运转。

    又乱又快,几乎要超负荷而罢工了。

    终于,只剩下一片混沌。

    “烫到手了吗?”

    沈慕之靠近她,伸手,抬起她微屈的手指,看了看,把阑珊按着坐到椅子上,“还真是,我去给你拿烫伤膏,坐着别动。”

    阑珊脑子全是浆糊。

    但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挽救一下这场乌龙的。

    刚站起来。

    就被男人强而有力的手,按得重新坐了下去。

    陆随然的声音淡到有些生冷,“不是让你别动?”

    “我有事……”

    阑珊轻声解释。

    “当然,你没事的事的话,来找沈先生干什么?”

    秦媛柔声说道。

    “随然哥碰巧和我遇到,就在一起吃了顿晚饭。你这……直接跑到沈先生家里,给人做这么一桌子菜,还真是……够热心的。”

    阑珊抬眸,桃花眼有些发红。

    手很疼。

    都说十指连心。

    估计钻心之痛,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陆随然面沉如霜。

    他说:“顾阑珊,你真是……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