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路尽阑珊处 第119章 忽然想撒个娇

时间:2018-04-05作者:相思尽

    顾阑珊从来没想过有一天。

    会和陆随然抢男人。

    陆翩安说:“二哥难得和我们聚聚,那些胸大腰细的你碰都不碰,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个干净的小子,就是顾大美人好像……”

    陆翩安意味深长,“要和二哥杠一杠。”

    陆随然冷然道:“就这种货色也敢往我床上送?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顾阑珊懒洋洋的附和:“就是,咱们陆总有钱有貌的,睡谁都嫌吃亏啊!”

    一群人憋着笑,偷偷点赞。

    他目光微倾,看着眼角绯红的女人半倚在门上,整个人都柔弱无骨似得。

    “反正你不喜欢女人这么多年了,也没必要顾及着奶奶就委屈自己。”陆翩安摇摇晃晃的走来,完全没有意识到周遭气压骤降,“看上哪个尽管去玩,我们都是自家兄弟谁还能不帮你藏着掖着呢?”

    陆随然噙着薄笑,“你还真是知道为我着想。”

    气氛有些凝固。

    “四少喝多了,陆总别和他计较。”

    “出去醒醒酒……”

    “先走了。”

    一群人很快自动消失。

    江宁婉赶紧扶住那男生,小声提醒:“珊珊,我们也快点走吧。”

    顾阑珊脑子有些混沌,扶着墙走。

    那些人费尽心思巴结陆翩安,却更惧怕陆家掌权的陆随然。

    陆翩安懒散的坐回沙发上,轻涰着酒,“没劲。”

    “既然这么闲,先去南非待两年。”

    陆随然风轻云淡的发落。

    不等人反应,转身就走。

    一出门就看见顾阑珊扶着墙慢慢走着,不经皱眉,“站住。”

    顾阑珊有些迟钝的回头,笑了笑“不好意思啊陆总,原先不知道那是你的人……”

    陆随然鬼使神差般走向她,“现在知道了,想怎么样?”

    顾阑珊酒意上头,脚步都不太稳,转身的急了,整个人都往陆随然怀里栽。

    这回,她没等人说出那句“投怀送抱”来,自己勉强站稳。

    眨了眨眼睛,“能用我自己换吗?”

    虚浮的灯光里。

    她好像看见陆随然勾了勾唇,墨眸里浮现几点零星笑意。

    “太吃亏。”

    他大步离去。

    顾阑珊愣了愣。

    “好热、难受……”

    狼狈不堪的男生摇摇晃晃的缠上她,满是酒气的呼吸扑面而来,她想也没想,反手就甩了他一个巴掌。

    力道大到男生整个人都撞到墙上,闷哼一声,往地上倒。

    来往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顾阑珊醉了以后,异常敏感。

    武力值飙升。

    这都是这么些年混饭局练出来的。

    江宁婉吓到脸发白,“珊珊!”

    “送他去医院。”

    顾阑珊说完这话,趴在墙上,“我自己缓一缓。”

    男生撞到墙上陷入昏迷,江宁婉惊慌失措的扶人赶去医院,“珊珊……珊珊,我晚点再来找你啊!”

    醉笙梦色这种地方,就没个消停的人。

    顾阑珊就趴着缓一下,也能被路过的男人搭讪,“小姐需要帮忙吗?”

    那个人却伸手来拉她,还没碰到顾阑珊就被人重重的拂开,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

    男人吓得脸白,“陆、陆总……”

    “滚。”

    她听到陆随然冰冷含怒的声音,忽然埋头蹲在了地上,肩膀轻轻颤动着。

    走廊的灯影在两人身上掠过。

    陆随然居高临下,“起来!”

    顾阑珊完全没听到似得,埋着头,整个人都在轻颤。

    陆随然伸手,把她拎起来,“不是挺厉害的吗?喝多了就哭?”

    “唉。”顾阑珊放下手,眼睛红红的,脸上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演技退步了,哭不出来。”

    陆随然脸色微僵,慢斯条理的拧开矿泉水瓶盖。

    顾阑珊觉得他下一步很有可能就是,把水浇她脸上。

    赶紧往墙上贴了贴,“我喜欢的男人也喜欢男人,这难道不应该大哭一场吗?”

    男人一米八七的身高。

    顾阑珊仰视着他,酒精在腹部燃烧的感觉难受的不得了,“不管我长得多么好看,多么善解人意温婉贤淑,他都不会爱上我,难道……”

    她低低抽泣了一下。

    陆随然眸色微变。

    莫名想起那年,躲在楼梯口连哭泣都不敢大声的少女。

    陆随然冷嘲道:“你是在跟我哭诉爱上一只鸭的心酸历程吗?”  她顿时噎住。

    没见过这么骂自己的男人。

    想伸手撩一把头发,举到一半忽然被男人扣住,冰凉的矿泉水从手肘处浇下。

    顺着指尖滴落地。

    陆随然冷着脸:“少碰那些不干不净的人。”

    她被冻得一个哆嗦,桃花眼迷离朦胧,只剩下眼前这个男人的微微张合的薄唇。

    然后,就鬼迷心窍一般环住了他的腰……

    陆随然猛的被她抱住,头上青筋暴起。

    推她。

    她却抱的更紧。

    像是溺水之人抱住的最后一根浮木。

    “是啊。”

    顾阑珊趴在他胸前,声音压得很低:“看上个弯的,有什么办法?”

    陆随然被她气笑,扒开人往外走。

    她倒是不疯了,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身后。

    ……

    停车场。

    让李想提早回去了。

    陆随然一坐上驾驶位,顾阑珊就跟着上了副驾驶,还是十分自觉的系上了安全带。

    他的目光幽深像是让人沉溺的深海。

    被酒精影响得脑子糊的顾阑珊毫无察觉,报地址,“静水园。”

    安城最高档的住宅区,顾家人还没有大方到在那给她买房子。

    不过刚好,他也住在那里。

    车外醉气熏天的阔少不断走过,陆随然才强忍没把她丢下去,面无表情的发动了车。

    一路开回静水园。

    他偶尔用余光瞥一眼身边的女人。

    她喝醉之后,异常乖巧。

    在副驾驶窝成小小的一只,既不多话也不好动,只是不时睁眼看一看前方,有点迟钝。

    急转弯的时候,对面那车开着远光灯大刺刺就转过来了。

    异常刺眼的白光。

    陆随然微皱眉,身边的女人忽然跳起来,一头撞在车顶上,她的手捂着他的眼睛,慌张失措的问:“疼不疼?”

    “你说什么?”

    轮胎因为急刹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剧烈的翻覆感让顾阑珊有一瞬间的清醒,她收回手死死捂着自己想要呕吐的唇。

    好像刚才的举动只是醉后的无心之举。

    她一定是疯了。

    才会问陆随然眼睛疼不疼。

    陆随然多年前出过车祸,失明过一段时间,不过这个消息早已经被封死,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而她恰恰知情。

    到静水园还有一段路。

    她强忍着。

    陆随然也没有半路停车的意思。

    这个女人肆意、放ng、尖酸刻薄,到哪都是一副踩不死你也恶心死你的嘚瑟样,他却喜欢看她隐忍憋屈的样子。

    骄傲折于世俗,高贵落入淤泥。

    车停在静水园前。

    顾阑珊几乎是第一时间跑下去,抱着垃圾桶吐的昏天黑地。

    男人站在几步开外,西装裤的腿笔直修长。

    没有走近,也没有离开。

    她吐得脑子都不好使了。

    从包里取出一张毛爷爷,摆摆手说:“我等人来接我,你走吧。”

    陆随然,“……”

    敢情这是拿他当出租车司机了?

    顾阑珊把钱塞他手里,坐在花坛边上,仰头看着夜空。

    等人?

    就她这么招蜂引蝶的德行,坐在这里三分钟就该被人带上床了。

    陆随然黑着脸,把她从地上捞进来,抱进了静水园。

    “你来接我啦。”

    顾阑珊很仔细的看着他,伸手摩挲着他的脸,“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你说会回来找我,可是……你现在怎么那么讨厌我?”

    委屈的快要哭出来,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却带着笑。

    不像让人厌恶的假笑。

    反而,莫名心疼。

    陆随然一言不发。

    她窝在他怀里,也安安静静的。

    路灯把人影拉得很长,顾阑珊伸手揽着他的肩膀。

    走到别墅旁。

    阴影处忽然冒出来一个人,声音都在颤,“随然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