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三十五章 异变突生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重生之后朱清接触到的人很少,上官紫凝算一个,骄狂的金狂算一个,还有一个便是眼前的夜阳了。

    朱清看着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显然是剑造成的,但是在这罗睺岛上除了自己之外都是天元剑派的弟子,难道是天元剑派的弟子下的手?

    朱清想不出夜阳究竟是遇到了什么,竟然会遭受到这种重创,如果不是他求生意志惊人的化,遭受如此重创他恐怕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终究是相识一场,也不能看你丢了性命!”朱清微微叹了口气,从须弥袋之中取出了一株草药,嚼碎了将汁液涂抹在了夜阳背部的伤口之上。

    “哼哼!”草药刺激着伤口,昏迷之中的夜阳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尚未入世的朱清根本就不清楚这一株荒古灵药的真正价值,对于现在的朱清来说这一株灵药的价值就是治伤,仅此而已。

    但如果这一株荒古灵药落在天元剑派弟子手中必然会欣喜若狂,这一株荒古灵药足以让他们一辈子生活无忧,进献宗门甚至能够让他们在武道一路上跨出终身都未必能够跨出的那一步。

    如果不是朱清,以夜阳这种层次的武者莫说享用甚至都无法接触到这个级别的荒古灵药。

    罗睺岛上无凡物,在这里看似普通的一株草药放在外界都有可能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这一株荒古灵药的药效当真是惊人,夜阳背部那一道足以致命的剑痕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夜阳苍白的脸颊正迅速恢复血色。

    这是一株生死人肉白骨的荒古灵药,莫说仅仅是一些外伤,就算是经脉断绝五脏粉碎,只要一息尚存都能够救回来。

    这样的荒古灵药在乾元大陆上都极为罕见,哪怕是那些震动一方甚至是无敌一个时代的老怪物都未必能拥有这等天地至宝,有这一株荒古灵药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你......”夜阳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朱清正笑吟吟的看着他,身体竟然一跃而起。

    当夜阳发现自己竟然没死,身体的状况甚至比受伤还要好,体内的血气充盈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练体境六重!”夜阳惊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竟然突破了!

    这一次他非但没有死去,反而是因祸得福,突破到了练体境六重。

    “是你,你对我干了什么!”夜阳激动的揪着朱清的领口,双目通红。

    朱清手掌微微一震,便震开了夜阳:“一株草药罢了,在罗睺岛上遍地都是。”

    “草药!”夜阳看到那一株草药的根须眼睛顿时挪不开了,他的呼吸变得无比的沉重,身体更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你竟然拿这么珍贵的荒古灵药来救我,浪费了,太浪费了!”夜阳似乎陷入了魔障之中,捧着那一段根须不停的念叨着。

    在夜阳看来他的性命甚至都不如这一株草药值钱,哪怕这一株草药救了夜阳的性命也依旧无法让他改变这种想法。

    “龙血草,龙血草啊,传说之中的疗伤至宝啊,竟然浪费在了我这个废人身上啊。”夜阳竟然抱头痛哭起来。

    朱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夜阳已经疯了,已经不把自己性命当回事的人不是疯子是什么?

    “啪啪啪!”朱清接连扇了夜阳三个巴掌。

    “醒了没?”朱清哼了一声。

    “你......!”夜阳一愣,看着朱清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你不知道这龙血草有多么珍贵,一株龙血草甚至能换一整座城池。”夜阳激动的说道。

    “那又如何?”朱清神色如常。

    “你不知道一株龙血草能够易经伐髓,让人拥有深厚的武道根基?”夜阳又问道。

    “既然如此,剩下的那一点你就吃掉吧。”朱清淡淡的一笑。

    夜阳脸上满是惊愕之色,他实在是难以理解,为什么朱清能够将这一株珍惜无比的龙血草视为粪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朱清看着还在惊愕之中的夜阳忍不住问道。

    夜阳神色大变,身体更是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显然是回想起了极为可怕的事情。

    “疯了,疯了,师兄疯了!”夜阳的声音在颤抖。

    “怎么回事?”朱清眉头紧锁。

    “曲师兄疯了,为了九天雷鸟的尸体他竟然残杀同门!”夜阳几乎失声痛哭。

    曲凌风在天元剑派年轻一辈之中极有威望,平日里对同门也是照顾有加,这一次罗睺岛大变更是主动挑起大梁,以自身强悍的实力聚拢失散在罗睺岛上的弟子,为他们提供庇护。

    对于曲凌风,夜阳也是从心底里尊敬他,在和朱清分别之后他就和曲凌风他们会和,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的在林莽之中穿行。

    罗睺岛上危险重重,他们接连遇到了数头强大的荒古巨兽,不少弟子都陨落了,但是却靠着上官紫凝身上的数件宝物强行杀出,当到达九天雷鸟陨落之地的时候他们仅仅剩下了数十人。

    但是面对一头近乎完整的九天雷鸟的尸体,一切的牺牲都变得值得了,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欢呼雀跃的时候,曲凌风骤然发难,一柄火红色的长剑疯狂的收割着同门的性命,转瞬之间就有十几人死于剑下。

    “曲凌风,你干什么!”金狂恰动剑诀挡下了这一剑,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干什么,你们都要死!”曲凌风嘴角一翘,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曲凌风你不得好死!”上官紫凝也是惊怒交加,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润如玉的男子心肠竟然会如此歹毒,竟然大肆屠杀同门。

    “不得好死?我看是你们先死还是我先死?”曲凌风不屑的哼了一声。

    一头完整的九天雷鸟的尸体,价值实在是难以估量,就算天元剑派是乾元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宗派,但是猎杀九天雷鸟这一级别的存在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九天雷鸟浑身是宝,对于武者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只要他得到了这一头九天雷鸟的尸体,他哪里还要在天元剑派之中摸爬滚打,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修炼成为一个强大的武者。

    曲凌风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强大,作为天元剑派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曲凌风的一手《浩然剑法》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再加上手中的一柄怪剑,一时间竟然压制了在场所有人,强如上官紫凝和金狂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上官紫凝,我知道你是宗门贵女,身份贵不可言,身上有不少护体宝物,但是之前的战斗你用的七七八八了吧,我看你身上还有什么宝物能够救下你的性命!”曲凌风冷冷一笑。

    “卑鄙!”上官紫凝脸色铁青,曲凌风一路上都在算计她!

    “卑鄙?你仗着出身好什么好东西都是你的,你可曾想过我们这些普通弟子走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用步步为营来形容都不为过。”曲凌风笑了起来。

    “嗖!”那一柄火红色的长剑竟然御空而来,直逼上官紫凝的面门!

    “离体十丈,怎么可能,你修为被压制在搬血境,怎么可能施展出这等剑招!”金狂大惊。

    “不自量力!”看到金狂企图为上官紫凝抵挡这一剑,曲凌风不屑的哼了一声。

    “快走,我替你们挡下他!”金狂接连在自己胸口连点了几下,顿时体内一股气血喷涌而出!

    “乾坤指法,你还真的要拼命了啊。”曲凌风眼皮一挑,有些惊愕的看着金狂。

    金狂这个人他也了解,心高气傲并不合群,看不起宗门之中的普通弟子,在天元剑派之中人缘极差。

    但是没想到骄狂的金狂竟然会为了这些弟子施展乾坤指法,强行催动体内的血气,在短时间之内血气暴涨!

    “金狂师兄!”天元剑派的弟子一声惊呼,他们万万没想到金狂竟然是施展宗门禁术!

    所谓禁术都是一些一旦施展就会对身体造成难以挽回的创伤的招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不会施展。

    乾坤指法是天元剑派之中的禁术之一,一旦施展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血气会提升一倍,但是一炷香过后武道根基就会破碎,变为一个普通的凡人!

    “快走!”金狂强提一口血气,一口喷在了手中的长剑之上,长剑顿时金光大盛!

    “你我修为都被压制在了搬血境,纵使你使用宗门禁术强行提升修为,也不过是搬血境巅峰,你以为你手中的分金剑能够胜过我的火母剑?”曲凌风冷笑了一声。

    若是在外界,面对一个施展乾坤指法的金狂他或许要退避三舍,但是在这罗睺岛之上,他不见得会怕了谁!

    乾坤指法禁术的威力也无法超越罗睺岛上的禁制,修为依旧是被压制在搬血境,同样是搬血境巅峰的强者,曲凌风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金狂。

    “走,别犹豫,出了罗睺岛一定要杀了曲凌风!”金狂大吼一声,挥动着手中的分金剑杀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