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三十七章 内心的恐惧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一个赤红色的掌印赫然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好恐怖的一掌!”朱清深吸了一口气,血气护膜甚至没有起到任何的用处,曲凌风随意一掌就彻底崩碎了他的血气护膜。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但是身躯之上的那一道罗睺战纹却是救了他一命,他的身体虽然不如右臂那般坚硬,但是却也比一般的灵兵要强上不少,才能让他在这一掌之下保住了性命。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强?”金狂吃力的看着朱清,半月前他随手都能斩杀的朱清竟然已经拥有了可以匹敌曲凌风的力量。

    那个屠杀了数十名宗门弟子的曲凌风,那个连他和上官紫凝都无法抵挡的曲凌风,竟然在一个连体境的武者手上吃了亏。

    要知道哪怕是金狂施展宗门禁术都没有伤到曲凌风,但是朱清却办到了。

    “这家伙好强,我不是他的对手!”一交手朱清就明白了他和曲凌风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已经大到难以弥补的程度了。

    不愧是能够把上官紫凝和金狂逼到这个程度的强者,曲凌风的实力果然是强的惊人!

    朱清凭借罗睺战纹的力量挡住了曲凌风的第一波攻击,但是曲凌风也不是傻子,他很快就意识到朱清只有右臂是坚不可摧,他的身体弱了不止一个档次,只要避开那一条右臂,他的火母剑足以将朱清大卸八块。

    “小蛟动手!”朱清右臂一抬,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曲凌风脸色一变,斩出的火母剑回防,一剑砍在了金光之上!

    “轰!”金光的速度快的出奇,已经撞在了曲凌风的胸膛之上!

    曲凌风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头奔跑起来的莽牛给顶到了一般,一股磅礴的力量贯穿了他的身体,他的胸口竟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身体更是被巨大的力量抛到了半空当中!

    被火母剑劈中的那一道金光也被震飞,撞到了几株古树之后就没有了声息!

    曲凌风看着自己胸膛的血洞,脸色铁青,强大的血气抑制住了自己的伤口。

    “没死?”朱清一愣,胸膛都被开出了一个血窟窿,连心脏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不死!

    曲凌风眼睛一撇,竟然看到一条手臂粗细的小蛇从废墟之中爬出,摇头晃脑的好没正经!

    “怎么可能!”曲凌风瞳孔一缩,甚至比看到朱清能接下他一剑还要震惊!

    黄级下品灵兵,再加上自己面对死亡之时爆发出来的强大血气,这已经是他极限的一击,但是他在这一条金色小蛇的身上却没有看到哪怕是一丝的伤痕!

    小蛟有些气恼的看着曲凌风,这个人类的反应速度被他想的要快的多,在这种情况下都能抽剑回防并且一剑砍中了他,否则他已经贯穿了这个人类的脑袋了。

    和朱清在罗睺岛上生存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小蛟和朱清之间的配合几乎是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这一招在面对荒古巨兽的时候也是屡试不爽。

    小蛟每一次都会将目标放在对方的头颅之上,因为对于小蛟来说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就品尝到那诱人的内丹。

    “搬血境,不对,是造血境,你竟然收服了一头造血境的荒古巨兽!”曲凌风看着朱清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天元剑派不知道有多少天赋惊人的弟子想要收服罗睺岛上的荒古巨兽,但是这些人要么是被荒古巨兽吞入腹中,要么是只能无奈杀死这些荒古巨兽,至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你......你......”曲凌风看了一眼小蛟,竟然顾不得斩杀上官紫凝和金狂扭头就走!

    怕了,那个为了一己私欲不惜残杀同门,敢于和宗门内最强大的弟子反目的曲凌风怕了,他的内心不可抑止的在颤抖着,一股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恐惧在他的身体之中蔓延。

    一个不属于天元剑派的人竟然出现在了罗睺岛上,一个人类竟然收服了荒古巨兽,而且这一头荒古巨兽竟然有真龙血脉!

    罗睺岛是一片不可知之地,这个传说一直在乾元大陆上流传,无论在这里发生何等稀奇的事情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纵使是天元剑派历代至强者对罗睺岛也是一知半解。

    与其说天元剑派是这罗睺岛的主人不如说他们是这罗睺岛的守门人,因为是他们在守门所以才有资格进入罗睺岛!

    曲凌风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恐惧从何而来,是因为朱清那个仅仅只有练体境七重的武者吗,显然不是,是因为那一头造血境界拥有真龙血脉的荒古巨兽吗,显然也不是。

    朱清的实力虽然比一般练体境的武者强,但是在曲凌风眼中斩杀朱清也不过是三招的事情,造血境的荒古巨兽虽然让人忌惮,但是以他的实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无论是朱清还是小蛟都不足以让他恐惧,更不可能落荒而逃,但是内心的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却让他失去了战斗的力量,他甚至都不敢面对朱清。

    ”他究竟是什么人?“逃窜之中的曲凌风内心依旧是有着这样的疑惑。

    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无论是朱清硬抗下曲凌风的一剑,还是小蛟的出现,甚至是曲凌风被贯穿心脏依旧不死,这些都震动着上官紫凝和金狂的心。

    上官紫凝看向朱清的时候神色复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以何种姿态来面对朱清。

    “那个家伙怎么回事?”朱清挣扎着将自己的身体从地底挣脱出来。

    “他被欲望遮蔽了双眼。”上官紫凝哀痛的摇了摇头。

    曲凌风本应该有着光明的未来,但是他却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竟然做出残杀同门的事情,这等人天地难容,当罗睺岛再次开启的时候便是他的死期。

    朱清看了上官紫凝一眼,那个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已经不见了,天之仙子被打落了凡尘,现在的上官紫凝就如同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虽然依旧美艳动人但是却少了那种孤冷的气质。

    “你在看什么?”感受到朱清的目光,上官紫凝不禁皱起了眉头。

    “看你,这几天你的变化很大。”朱清淡淡的一笑。

    上官紫凝瞪了朱清一眼:“在胡说什么?”

    “他快死了。”朱清看了一眼进气多出气少的金狂说道。

    施展宗门禁术已经是废人一个,又在和曲凌风的战斗之中遭受重创,乾坤指法的效力一过,金狂必死无疑。

    “他不能死!”上官紫凝摇了摇头。

    “你再这么过渡血气给他你也会死的。”朱清瞥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上官紫凝,若非是她用自己的血气吊住了金狂最后一口气的话,金狂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不想他死,没有他的话我早就死了。”上官紫凝倔强的摇了摇头。

    “啧啧啧,筋脉尽断,丹田都破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移位,这么严重的伤不死才是怪事。”朱清啧啧称奇。

    “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要是能帮忙的话就赶紧帮忙,不想帮忙的话也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上官紫凝脸上满是怒容。

    “你这可不是请人帮忙的态度哦。”朱清摇了摇头。

    上官紫凝被朱清气的身体都在发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难道忍心见死不救?”

    “浮屠,我不知道建那么多石塔有什么用,我和他非亲非故,甚至还有一点仇怨,我凭什么救他。”朱清脸上始终都保持着一股淡淡的笑意,但是这一股笑意在上官紫凝的眼中是如此的可恶可憎。

    “朱大哥,你救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站在一旁的夜阳突然插了一句话。

    朱清脸色一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夜阳竟然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你不说话没有人帮你当成哑巴。”朱清没好气的瞪了夜阳一眼,他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么被夜阳给搅黄了。

    按照朱清的剧本,上官紫凝应该是再三请求,然后朱清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最终上官紫凝感激不尽忍不住以身相许,这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呢。

    “别磨蹭了,快救人啊!”上官紫凝催促道。

    朱清翻了翻白眼,在须弥袋之中摸索着,这半月来他搜集到了不少灵药,但是却不知道这些灵药有什么用处。

    “龙血草,你有龙血草,太好了!”上官紫凝一声惊呼,指着那一株鲜红如雪的荒古灵药兴奋的叫了起来。

    龙血草传说之中的疗伤圣药,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也是时间少数几种能够治疗金狂伤势的灵药之一!

    夜阳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清,珍贵无比的龙血草在朱清的身上竟然会有这么多株,而且每一株都品相不凡,至少也有了万年的火候,一旦带出罗睺岛都是无价之宝。

    上官紫凝将龙血草凑到了金狂的嘴边:“金狂师兄你一定要吃下去,吃下去你的伤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