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四十二章 出岛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迷迷糊糊之间朱清似乎看到了一个老人,那个老人对自己很好,很慈祥,甚至会用他那长长的胡须蹭自己的脸蛋。

    朱清看到了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那个婴儿就是自己,老人欢喜的抱着襁褓之中的婴儿,爽朗的笑声怎么都止不住。

    在老人的身旁有不少青年男女,在他们之中或许有朱清的父亲,母亲,叔叔,阿姨,这是一幅多么温馨幸福的画面!

    然而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被血光代替,朱清看不到在血光之中发生了什么,但是血光之中传来的哀嚎声,呼救声,厮杀声却不断的在朱清的脑海之中回荡。

    “不要......”朱清猛的惊醒,惊恐的看着前方。

    “梦吗?还是我以前的记忆?”朱清晃了晃脑袋。

    他感觉到脸上有点湿润,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竟然流下两行泪水。

    “都是真的吗?”朱清深吸了一口气,回想着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他想要记住那一张张脸,这些都是他的亲人,但是无论他如何拼命回想,却记不起哪怕是一丁点,有一股力量遮住了这一切。

    大殿之中一道血光落下,正好落在了那玉座之上,在血光的淬炼之下这玉座一点点的缩小。

    朱清惊奇的看着这一幕,玉座在血光的淬炼之下变成了一块玉牌,落在了朱清的掌间!

    “嗡!”一道无形的力量从遗迹之中冲出,整个罗睺岛都被这一股力量覆盖!

    海域之中,八目海龙的八目猛的睁开,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罗睺岛,八目之中有欢喜有震惊!

    “噗通!”八目海龙身躯一震,沉入了茫茫海域之中,天空之中的乌云消散了,太阳的光芒穿透了罗睺岛周围的灰雾,时隔半个月,罗睺岛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天元剑派的长老都送了一口气,他们和八目海龙对峙了足足半个月,深知这一头荒古王者的恐怖,宗门强者尽出竟然有奈何不了这一头荒古王者。

    “轰!”罗睺岛周围的禁制大开,天元剑派的长老都紧张的看着罗睺岛,这一次罗睺岛发生的异变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不知道这一次有多少弟子能够走出罗睺岛。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罗睺岛开启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但是却没有一人走出罗睺岛,天元剑派长老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这一次进入罗睺岛的人员名单之中有一个连他们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若是连她都陨落在了罗睺岛之中,他们实在是不敢想象天元剑派之中会出现何等惊人的动荡,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遭殃。

    “嗖!”一道身影飞驰着冲了出来,在他的背后数头强大的荒古巨兽紧追不舍!

    “救人!”天元剑派长老柳山御剑而出,手中掐了一道剑诀,一柄长剑凌空斩下,浩瀚的剑芒仿佛要将这一方天地都劈开!

    “吼!”几头荒古巨兽大骇,惊吼着逃入了罗睺岛深处。

    “柳长老,救我!”那人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出了罗睺岛,但是体内血气已经近乎枯竭,再也没有力量支撑一头栽倒,眼看就要坠入那茫茫海域之中。

    一道青色的身影一把抓住了这人的衣衫,接连几个闪烁就出现在了空中!

    “血气枯竭,身上有几处外伤,并不严重修养半月便能复原。”柳山淡淡的说道。

    “是凌风!”一名长相威严的长老大步跨来,一枚丹药直接塞入了这人的嘴中。

    “血精丹,你倒是舍得。”柳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就这么一个弟子,自然舍得!”那长老冷冷的说道。

    那长相威严的长老是天元剑派的裁决长老刑狱,主管宗内刑罚,一身实力在诸多长老之中也在前列,同时也是曲凌风的师尊!

    吃下血精丹之后,曲凌风才渐渐醒来,看到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魔鬼之地,曲凌风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师尊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刚醒过来的曲凌风立马跪倒在刑狱的面前,嚎哭不止!

    “怎么回事?”刑狱脸色铁青,他就这么一个弟子,曲凌风天资聪颖,深得他心,他本来准备在这一次罗睺岛之行过后就正式让曲凌风接他的衣钵,成为宗门的亲传弟子。

    “金狂,金狂他灭绝人性,为了一己私利残杀同门,幸存的师弟师妹几乎全都死在了他的剑下!”曲凌风声泪俱下的控诉着金狂的罪行。

    “说清楚!”刑狱脸上满是寒霜,他身为裁决长老掌管宗内刑罚,残害同门可是宗门之中的大罪,一旦证实凌迟处死。

    曲凌风将他们在罗睺岛上所遇到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尤其是在说到遇到了一头完整的九天雷鸟的尸体之后,饶是在场的都是在乾元大陆上叱咤风云的宗门长老,也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头完整的九天雷鸟的尸体价值难以估量,一旦得到,整个宗门的实力都会得到一个提升,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长老级别的强者来说,所能获得的好处就更大了,甚至能够因此突破多年的瓶颈!

    “但是金狂却因为一己私欲,突然偷袭同门,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金狂会如此疯狂,猝不及防之下,有数十师弟师妹都死在了金狂的剑下,连我都身受重伤,只能和紫凝师妹逃窜!”曲凌风说道。

    “狼子野心,这金狂简直是畜生不如!”几名长老脸色铁青,五指紧扣,恨不得将金狂碎尸万段。

    曲凌风很聪明,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唯一有出入的仅仅是把自己的名字换成金狂罢了。

    曲凌风相信自己的这一番话绝对能骗过在场的诸位长老,他平日在宗门就极具威望,而金狂独来独往,骄狂自大,无论是宗门弟子还是长老对他的印象都不怎么好。

    有此先入为主的观念,就算金狂活着出来,他有嘴也说不清。

    至于上官紫凝他并不担心,一个女人罢了,就算背景深厚也不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到时候所有长老都相信自己的话,就算是上官紫凝背后的那一位也不可能顶着众怒办了自己。

    “那一头九天雷鸟的尸体呢?”有的长老更关心那一头九天雷鸟的尸体!

    “被金狂抢走了。”曲凌风无奈的说道。

    “该死,该死,这金狂该死!”顿时又有长老破口大骂。

    曲凌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他成功了,他已经成功点起了诸位长老心中的怒火,就算金狂活着出来,他也无力回天了。

    至于还会不会有别的弟子活着出来,这一点曲凌风可以保证,和他一起去寻找九天雷鸟尸体的同门弟子已经全部死绝了。

    在和朱清的对决仓惶而逃之后,半个月的时间曲凌风将当日在场的宗门弟子尽数斩杀,一个都没有放过,已经没有谁能指征他了。

    “又有人出来了!”看着罗睺岛上出现的人影,顿时有一名长老惊呼起来。

    “还好,还好,他没有出事。”柳山微微松了口气,若是连这一位都死在了罗睺岛上的话,那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宗门交代了。

    这少年并没有言语,走到船只之上便开始闭目打坐,恢复血气。

    虽然身上没有什么致命伤,但是在罗睺岛上厮杀一个多月,对他的身体和心神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还有一个,千万不要出事啊。”柳山看着罗睺岛,他只希望那个人没事,不然他真的要迎接上面的责难和怒火了。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但是罗睺岛上再也没有人走出来,天元剑派所有长老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哈哈哈,看来这一次你们天元剑派是损失惨重啊。”天边传来了一声戏谑的笑容,一身穿黑袍的男子信步走来。

    “魔宗魔子?”柳山眉头一皱!

    “损失了近千名弟子的感觉如何,看来你们天元剑派从这一代开始要没落了。”魔子冷冷一笑。

    “放屁,这点损失我天元剑派还承受的起。”刑狱冷笑了一声。

    天元剑派是乾元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宗派,损失了近千名弟子对天元剑派来说不过是伤了一点皮毛,更何况体这一代弟子之中有不少天才都没有进入罗睺岛,天元剑派根基尚在,还远远没有到没落的地步。

    而且只要罗睺岛还在,天元剑派就永远拥有着特殊的地位!

    “是吗?”魔子嘿嘿一笑,看着那一座罗睺岛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除了天元剑派的人之外,其他宗派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进入罗睺岛,甚至连靠近都做不到,明明罗睺岛就在这里,但是他们就是进不去。

    “没什么希望了。”天元剑派一名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已经等了足够长的时间了,但是依旧没有人走出来,恐怕剩下的人是凶多吉少了。

    “罗睺岛还没有关闭,还有机会。”柳山说道。

    “恩?”魔子脸色一变,看着罗睺岛上出现的人影扬长而去。

    “他是谁?”柳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竟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进入了罗睺岛。

    “他不是我天元剑派的弟子!”刑狱哼了一声,手中的长剑血气崩腾,他随时都会出手斩杀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