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四十三章 岛外风云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在场数十名天元剑派的长老都如临大敌的看着罗睺岛,罗睺岛可以说是天元剑派的根本所在,千万年来除了天元剑派的弟子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罗睺岛。

    “别动手,紫凝在他背上!”柳山瞳孔一缩,制止了长老的行动。

    果然,众位长老在看到朱清背上的上官紫凝之后都一愣,随机收敛了身上的血气,不敢妄动。

    朱清左手扛着金狂,右手扛着夜阳,背上还背着一个上官紫凝,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个移动的肉球。

    但是谁都笑不出来,一个不是天元剑派的人竟然出现在了罗睺岛上,甚至还擒住了上官紫凝,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曲凌风看到走出来的朱清的时候脸色也是大变,不仅仅是上官紫凝没有死,甚至连金狂都没有死。

    施展了乾坤指法的金狂已经是废人一个,又被他火母剑接连刺伤,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但是现在金狂依旧活着,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一个上官紫凝已经足够麻烦,如今又加上一个金狂,甚至还有一个不认识的杂鱼,要是他们齐齐指证的话,连他都会觉得很难办,三个人证恐怕连这些长老都会有所怀疑,很有可能会怀疑到他身上,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你是何人?”柳山看着一步步走出罗睺岛的朱清大声喝道。

    “天元剑派?”朱清微微一笑,手掌一挥,一枚令牌射向了空中。

    “放肆!”柳山大怒,以为朱清出手偷袭,一掌轰出。

    然而当柳山看清这一块令牌的样式的时候,脸色大变,强行手掌,竟然顾不得逆流的血气,双膝跪在云端,恭敬的将这一枚令牌接在手中。

    “不肖弟子柳山恭迎祖师!”柳山神情激动的说道。

    “祖师令牌!”天元剑派的长老脸色大变,纷纷跪下,恭迎祖师令牌的回归。

    “您是?”柳山看向了朱清。

    “我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个老爷爷说我资质还不错,让我加入你天元剑派。”朱清淡淡的一笑。

    “老爷爷......”柳山擦了擦 额头的冷汗,心想祖师的年纪做你太太太太太太爷爷都绰绰有余了。

    但是他却不敢将心底的话说出来,生怕会冲撞了创派祖师!

    天元剑派的创派祖师是一个传奇人物,起于微末,却能赤手空拳打下莫大的基业,传说之中这一位祖师已经度过九劫飞升而去。

    虽然已经过了那多年,但是在天元剑派之中依旧是流传着这个传说,甚至连当年祖师随身携带的令牌都有记载。

    柳山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如今他手中这一枚令牌就是传说之中的祖师令牌,在天元剑派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甚至连掌门见到都要下跪迎接。

    “祖师令牌,他身上怎么可能有这等宝物?”曲凌风也是大为震惊。

    传说之中祖师令牌之中有着祖师对武道的感悟,若是能够领会祖师遗留在其中的意境,对武道修为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在天元剑派之中祖师令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带着祖师令牌的人可以让天元剑派为他做任何事情,哪怕天元剑派会因此遭受到灭顶之灾也在所不惜。

    “传信给掌门!”柳山深吸了一口气。

    朱清的出现让人震惊,但是祖师令牌的出现更让人震惊,祖师令牌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天元剑派日后的走向。

    “老魔你这令牌真的管用,你确定他们不会宰了我?”朱清有些担忧的问道。

    见到天元剑派的长老之后朱清就明白两者之间的差距,对方要杀他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罢了。

    “如果他们想欺师灭祖的话,那也没有办法。”老魔耸了耸肩膀。

    “你这样说话很不负责任。”朱清很无奈。

    “人心难测,毕竟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老魔摇了摇头。

    当年他陨于天罚之下,仅存的一丝真灵落在了一个少年身上,教导他修炼武道,并且指引他进入罗睺岛,最终将他的一切都葬在了罗睺岛上,随后那一丝真灵也破碎了。

    只是老魔也没有想到,相隔千万年之后他竟然能重聚残魂,并且恢复那一丝真灵!

    当年那少年遗留在这罗睺岛上的令牌或许还有点用处,或许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品,但是现在的朱清却别无选择,他实在是太弱了,既然老魔做了朱清的护道之人,就不得不为朱清考虑,加入天元剑派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金狂......”看着昏迷不醒的金狂,几位长老脸上露出了丝丝杀气,或许他们的后辈就是死在了金狂的手下。

    “你们疯啦?”柳山瘦弱的身躯挡在了这几名长老面前,看似瘦弱的身躯却宛若一尊山岳一般,让人无法逾越。

    “他残杀同门,死有余辜!”几名长老哼了一声。

    “他服了逆天宝物,武道根基已经浑厚无比,体内隐隐有龙吟之声,你们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柳山板着脸看着这几名长老。

    “掌门犯法与弟子同罪,他不过是一个弟子,天资再好根基再厚,心术不正也是枉然。”刑狱冷冷的说道。

    柳山瞥了刑狱一眼:“裁决长老是准备按照宗门律法来处置金狂了?”

    “自然,若是视宗门律法为无物,那宗门岂不是要大乱。”刑狱哼了一声。

    “啪啪啪!好好好,没想到贫道刚刚赶到就看到了一出好戏。”一长髯道人拍起了手掌。

    “天机观的三痴道人,今天是什么日子,先是魔宗魔子又是三痴道人,你们一个个的出现在我天元剑派禁地究竟是准备干什么?”柳山哼了一声。

    “天元剑派执掌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三痴道人淡淡的说道。

    “够不够不是你说的,而是我天元剑派决定的。”柳山眼中寒光一闪。

    虽然这种事情每当罗睺岛开启之时就会发生一次,但是依旧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坟墓,这些宗门就像是一头头豺狼一般死死的盯着这一座罗睺岛,谁都想要在这上面咬上一口。

    “执迷不悟,看来依旧是要做过一场!”三痴道人哼了一声。

    “老规矩!”柳山手掌一挥,一枚果子腾空而起。

    “增寿十年的增寿果,好东西,看来这一次你天元剑派收获颇丰。”三痴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增寿果正是他天机观想要的。

    “那就要看你天机观有没有这个本事来拿了。”柳山冷笑了一声。

    “红尘,还不出来向天元剑派的弟子讨教一下高招?”三痴道人淡淡的一笑,从他身后走出了一名唇红齿白的男子,身背长剑神情倨傲。

    柳山和天元剑派的长老都微微一震,这少年说不出的怪异!

    “叶红尘,贫道游历山川之时在一座山村之中偶遇,未曾踏入武道就领悟出一丝剑意,贫道也觉得大为惊奇将他带在身边教导半月,如今是连体境八重的修为。”三痴道人似乎是在炫耀。

    无论是柳山还是刑狱脸色都很难看,尚未踏足武道就能领悟出一丝剑意,这已经不是用天才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这是真正的妖孽!

    “请赐教!”叶红尘一步跨出,整个人宛若一柄冲天而起的利剑。

    “好一道冲天剑意,若是让你修炼十年,恐怕连我们这些老不死都不是你的对手!”柳山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叶红尘虽然妖孽,但是仅仅是练体境八重的他身上的剑意还不足以威胁到长老级别的存在,但是若是十年之后这叶红尘的实力足以媲美长老。

    “认输?”看着这一枚飘过来的增寿果,三痴道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靠着这一道剑意,叶红尘在练体境之中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赌约已经结束,三痴道人还不退去?”柳山眉头紧锁。

    三痴道人看着朱清,看着他仿佛就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少年你可愿意跟随我修习武道?”

    柳山和刑狱脸色大变,身形一晃一左一右护在了朱清的身前:“三痴道人,你别太过分了!”

    “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收徒罢了,更何况他本人还没有发表意见呢?”三痴道人一步跨出,枯瘦的手掌竟然越过了柳山和刑狱的阻拦,抓在了朱清的手臂之上。

    “吼!”海底突然传来一声龙啸,一道水柱冲天而起!

    “八目海龙!”天元剑派的长老脸色大变,这一头荒古王者怎么又冒了出来!

    “噗!”八目海龙一只龙目之中射出一道寒光。

    “好一头荒古王者,但是也别太嚣张了!”三痴道人双手掐了一道印诀,一只猛虎呼啸而出!

    “天机观,伏虎印!”柳山深吸了一口气。

    然而寒光裂空,猛虎转瞬被斩杀,寒光威势不减直逼三痴道人!

    “铿锵!”一个金刚镯从三痴道人的袖口飞出,撞在这一抹寒光之上。

    “蹬蹬蹬!”三痴道人一连后退三步,强行压住胸口的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海面之下翻滚的黑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