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四十四章 天元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荒古王者就是荒古王者,纵使三痴道人已经是道门之中顶尖的强者,但是在和八目海龙的对撞之中已经是落于下风。

    他强忍着口中的鲜血没有喷出来,因为他如今代表的是天机观,代表的是天下道门,他绝对不能输。

    “徒儿,我们走!”三痴道人收起那一枚增寿果,大袖一卷带着叶红尘消失在了这一片海域。

    朱清很不解,为什么这个道人会出现在这一片海域,天元剑派的长老竟然会将在罗睺岛之中所得的宝物分给这个道人一份。

    “终究是要妥协的。”趴在他的背上的上官紫凝微微叹了口气。

    天元剑派执掌罗睺岛,这一块乾元大陆上最后的荒古之地,天元剑派所要面对的压力是惊人的,没有哪个宗派能够抵御全大陆的围攻,哪怕强如天元剑派也做不到。

    双方争执不下,谁都不愿意退让一步,但是当创派祖师离开天元剑派之后,天元剑派失去了他们最强的依仗,纵使再不想退让也只能退让。

    三痴道人的前来便是这退让的产物,作为天下道门领袖,作为道门之中数一数二的强者,三痴道人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罗睺岛,并且索取了自己所需的东西。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三痴道人寿元不多,增寿果这种天地奇物在乾元大陆上早就灭绝,唯一的获得途径便是罗睺岛,所以他不惜打破规矩,在天元剑派刚出罗睺岛的时候就已经前来挑战,并且索取增寿果。

    虽然天元剑派后退了一步,但是以天元剑派的强势也逼的大陆上的宗派也后退了一步,双方达成了某种平衡。

    “还有一个月,不知道这一次会是何种结果?”上官紫凝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往年都是天元剑派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天元剑派在罗睺岛上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进入罗睺岛的弟子几乎死绝,仅仅剩下寥寥数人,面对一个月之后所要发生的事情,这些长老都有些担忧。

    “走吧!”柳山微微叹了口气,他已经清楚再也没有人能够从这一座罗睺岛走出来了,这一次天元剑派就只剩下这几个人了。

    登上大船,黑铁的船体之上灵纹震颤,一艘艘黑铁大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海面之上驰骋着。

    “师兄,真的相信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刑狱眉头紧锁。

    “他手上有祖师令牌,由不得我们不相信。”柳山摇了摇头。

    刑狱长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话,天元剑派的人都很清楚一块祖师令牌有多么大的分量,见令牌如见祖师亲临,哪怕他们是天元剑派的长老,但是对这一名创派祖师依旧是有着敬畏之心。

    “我看过,这个小子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身上的血气也很纯净,还没有修炼过功法。”柳山看着极速掠过的海面。

    “不曾修炼过功法就能修炼到练体境七重,师兄你认为这可能吗?”刑狱眉一皱。

    “在罗睺岛这一片不可知之地,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柳山说道。

    “如果他是别的宗派派来的奸细呢?”刑狱脸上满是寒霜,若是真的证明朱清是奸细,他会毫不犹豫的将朱清斩杀,纵使他身上有祖师令牌。

    “是奸细又如何?我天元剑派难道还会怕区区一个练体境的武者?”柳山冷冷一笑,在这一刻他爆发出了强大的自信,作为天元剑派的长老,他有这个自信。

    “那就按照这小子说的来?”刑狱问道。

    “一个练体境武者罢了,我天元剑派何惧?”柳山笑了起来。

    “那金狂的事情又该如何解决,残杀同门罪不可赦,但是他的背后有着那一位在撑腰,想要办了他恐怕会引起那一位的震怒。”刑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身为裁决长老主管宗内刑罚,但是一想到那位存在护短的个性,饶是铁面无私的他也觉得很麻烦。

    “有些时候听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你那个弟子所说的也未必都是真的。”柳山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你怀疑凌风?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凌风的为人你应该清楚。”刑狱脸色一变。

    “我在他身上嗅到了鲜血的味道。”柳山叹了口气。

    “鲜血的味道,身为武者哪里能不沾血的,更何况这是罗睺岛,凌风斩杀的荒古巨兽必然是不在少数。”刑狱想要解释。

    “那是人血的味道,我不相信你没有感觉到,凌风身上沾了很多人的鲜血,难道因为他是你的弟子你就刻意回避这一点。”柳山身上血气翻腾,强大的威压让刑狱都有点透不过气来。

    刑狱神色复杂的看着柳山,不愧是天元剑派之中最强大的长老之一,他追赶了这么多年依旧是不如。

    “我们都没有证据。”刑狱说道。

    “正因为没有证据,我才没有对凌风出手,但是一个沾染了同门鲜血的人他的话究竟能信多少也值得商榷。”柳山看着刑狱说道。

    “那你要我如何?”刑狱问道。

    “静观其变,这件事情我会上报宗门,同时也会下封口令,知情的长老也不得外传,就当这一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柳山哼了一声。

    在铁船上的另一个房间之中,几名天元剑派的长老正守在门外,是监视还是保护?

    “他们并不相信我。”朱清无奈的说道。

    “信与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上有他们的祖师令牌,你的要求他们无法拒绝。”老魔小道。

    “一块令牌有这么大的能量?他们可以不承认。”朱清说道。

    “他们不敢不承认。”老魔信心满满的说道。

    朱清苦笑了一声:“本以为离开了罗睺岛就可以安心了,没想到依旧是要提心吊胆。”

    “武道之路本就不平充满坎坷。”老魔说道。

    两个时辰过后,船身一震,巨大的黑铁船竟然腾空而起冲向云端。

    “这船竟然能飞?”朱清震惊的看着从掌间掠过的白云。

    “船体之上有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道灵纹,以数十名武道强者血气的催动,不能够飞行才是奇怪的事情。”上官紫凝推开了房门。

    “你身体无碍了?”朱清问道。

    “还行,脱离了罗睺岛的压制,修为又有所精进,回到宗门闭关一段时间就能踏足化血境了。”上官紫凝微微一笑,绝美的容颜仿佛点亮了整个房间。

    “看来我的日子不好过了,你实力越强我就越痛苦。”朱清哭丧着脸说道。

    “就算我不入化血境,对付你这个小淫贼还是绰绰有余的。”上官紫凝给了朱清一个白眼。

    “你来找我不会就是来威胁我的吧。”朱清撇了撇嘴。

    “我想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官紫凝问道。

    “你不知道?”朱清看着上官紫凝。

    “如果知道何必要问你?”上官紫凝没好气的说道。

    朱清嘿嘿一笑:“既然不知道的话那就不需知道,纵使我告诉你,你依旧是不知道,更何况我自己也不知道。”

    上官紫凝眉头紧锁:”你说的都是废话。”

    “既然是废话,那么不听也罢。”朱清耸了耸肩膀。

    那一座遗迹之中的力量彻底抹去了上官紫凝他们的记忆,那一道力量太过强大,只要那一道力量依旧存在,上官紫凝他们的脑海之中就不会有任何关于这一座遗迹的记忆,纵使朱清和他们说了,他们也会立刻忘记。

    除非上官紫凝他们的实力强大到已经能够超越在这遗迹之中留下那道力量的人,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守在房门外的长老听到朱清竟然敢调戏上官紫凝,不知道是应该说他胆子大好呢还是说他不怕死好,就算是宗门之中的长老也不敢对上官紫凝有丝毫的不敬,她的身份实在是太尊贵了,尊贵到连他们都不敢有任何的轻视。

    铁船在云间飞行,以前不曾见过的景象都出现在了朱清的眼前,他好奇,他茫然,他兴奋,他畏惧。

    死而复生的他对人间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同时他又在害怕自己是否能够活下去,在人间活下去。

    “轰!”朱清感觉到铁船在下降,船身突然传来了一丝震荡,随后就停了下来,这是到目的地了!

    i两名天元剑派的长老“护送”着朱清下了铁船,看着眼前这一座高达百丈的山门,朱清甚至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天元!”这一座巨大的山门之上两个大字格外的醒目,这里便是天元剑派,眼前的便是天元剑派的山门。

    当他看向那两个字的时候,一股凌冽的剑意扑面而来,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斩成两半,朱清急忙移开自己的目光不敢再看这两个字。

    护送朱清的两名长老看到朱清竟然敢直视山门,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天元剑派的山门又岂是那么简单的,这两个字乃是创派祖师亲手书写,蕴含无上剑意,就算是他们也不敢直视太久,区区练体境武者竟然也敢如此,没被这剑意斩去武道根基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