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四十五章 杂役外门和内门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有不少天元剑派的弟子在山门之中进出,他们或挑水,或担拆,健步如飞,上百斤的东西在他们手中轻若无物!

    这是一条通向天边的阶梯,看着那仿佛深入云间的天元剑派,朱清看向这些弟子的时候眼中不禁露出了一丝震惊,这些普通的弟子每天都要往返于这一条山路,不知道要付出何等的努力和汗水。

    柳山和刑狱进入了那云间的大殿之中,两个时辰之后他们走了出来,没有谁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听了什么。

    朱清被安排在了山门之外,这里是天元剑派的外门,这里是杂役弟子的居所,从这一刻开始他便是天元剑派之中最普通也是最卑贱的杂役弟子。

    没有愤怒,也没有不甘,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朱清只是淡淡的一笑,默默的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一名童子来见他,并且拿走了那一枚令牌,天元剑派完成了他的要求,让他进入了天元剑派,这一块令牌理所应当的应该还给天元剑派。

    杂役弟子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很重,甚至可以说很辛苦,但是这就是杂役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因为他们是杂役弟子,他们的身份已经决定了他们做的事情。

    “新来的,看你的样子这么瘦弱,就做最简单的事情吧,十担水,挑到半山腰就算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一个身材壮硕皮肤黝黑的大汉对着朱清说道。

    这个大汉姓李名狗蛋,是这一片杂役弟子的管事,所有的任务都由他来分配。

    十担水,挑到半山腰,这已经是最轻松的任务了,但是想要做完至少也要半天的时间。

    由于在坟墓之中埋了这么多年,朱清的身体一向要比同年人瘦弱几分,就算是在罗睺岛上服用了不少荒古灵药,这一点依旧是没有什么改变。

    “没问题!”朱清淡淡的一笑。

    “有点气势,不过别硬来,完不成任务最多是扣点月俸,但是弄坏了身体可就得不偿失了。”李狗蛋提醒了一句。

    “我觉得我能做到!”朱清说道。

    “好,做完这些之后剩下的时间你是自由的,随你想要干什么。”李狗蛋说道。

    山道很长,台阶很多,或许没有人会无聊到去数自己究竟跨了多少台阶,但是朱清却真的数了,到半山腰一共有一万三千层台阶,每一层台阶之上都刻有灵纹法阵,无论有多少人践踏而过都不会伤到台阶分毫。

    “半个时辰!”朱清抬头望天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自己所花费的时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武者最重要的便是这一具肉身,天元剑派能够想到用这种办法来锤炼弟子的肉身倒也不是太过愚蠢。”老魔评价道。

    “愚蠢?明明是很高明,我觉得就算是我挑上一天都会大有裨益。”朱清翻了翻白眼。

    朱清的身体经过了罗睺战纹的强化,比之普通练体境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但是哪怕是如此也能感受到这种修行对身体的好处。

    挑着重担在山道之上来回穿梭,朱清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仅仅是三个时辰,朱清就将十担水挑到了半山腰。

    “好强的肉身,好雄浑的血气。”处于云端之中的柳山看着朱清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柳山口中的强自然是在练体境之中的强,朱清的表现让人惊叹,同时也让他警惕,这个让人显然不简单,为何会出现在罗睺岛,又为何要进入天元剑派。

    临近正午,上百名杂役弟子聚集在一起,开始一天之中最美好的时光——吃饭!

    杂役弟子干的活很辛苦,但是天元剑派也从来不曾亏待过这些杂役弟子,吃的饭食也是极佳,甚至能够在里面感受到淡淡的元气。

    “吃啊,别客气,我狗蛋别的不敢保证,在这里吃还是管够的。”李铁蛋端着一只和脸盆差不多大小的饭碗,里面装满了香喷喷的米饭,每一粒米饭都有珍珠大小,蕴含元气。

    在米饭之上浇上一勺香喷喷的肉汁再盖上一块三分肥七分瘦的烧肉,这些杂役弟子吃的很香。

    修炼武道对身体的消耗极大,杂役弟子不可能服用灵丹妙药来增加体内的血气,他们血气的来源便是这些饭食。

    米是宗门种植出来的珍珠米,肉是宗门饲养的家畜,无论是珍珠米还是家畜都蕴含着少量的元气,不是世俗所能比拟。

    朱清笑着添了一碗饭,吃完这一碗饭就没有再动,他虽然只是练体境七重的武者,但是由于修炼《罗睺战天诀》的缘故,他的身体所消耗的血气是寻常武者的数倍,乃至是数十倍。

    不仅仅是他的身体需要血气的支撑,连这三道罗睺战纹都需要血气来不断祭炼,这些饭食所能提供的血气对他的作用是微乎其微,莫说是一碗饭,就算是将所有饭食之中的元气都炼化都无法满足他。

    朱清最后一个上桌,第一个离开,李狗蛋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太瘦弱啊,只吃了一碗饭就饱了。”

    一起吃饭的杂役弟子或讥笑或不屑或惋惜,但是他们表达的意思都是一致的,他们不认为朱清能够在这里撑下去。

    “你们说这个新来的挑了几担水了,我赌他最多挑了两担。”一个杂役弟子笑着说道。

    “两担太少了吧,我赌三担。”另一个杂役弟子嘿嘿一笑。

    李狗蛋瞪了这两个杂役弟子一眼:“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吃饱了就继续干活!”

    两名杂役弟子顿时没有了声音,开始专心对付自己盆中的饭食!

    “咿咿呀呀!”一直盘在朱清右臂之上的小蛟终于是忍不住了。

    朱清手指弹了一下小蛟的头颅:“吃吃吃,就知道吃,你就不想想我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怎么养得起你?”

    小蛟翻了翻白眼:“我还不了解你,你离开遗迹之后就在罗睺岛上大肆搜刮,你现在身上的宝物可不在少数。”

    “你什么眼神,你知不知道是谁把你养这么大的?”朱清看到小蛟那鄙视的眼神,勃然大怒,恨不得一拳将这家伙打成肉酱。

    “省着点吃,这里是天元剑派,财不露白。”朱清把一株荒古灵药塞进了小蛟的嘴里。

    小蛟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是万年黄精的味道,很合他的胃口!

    朱清也盘坐在地上吞服了一滴荒古巨兽的血精,一股精纯的血气在他的体内流传,运转《罗睺战天诀》将这一股血气彻底炼化。

    没有谁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练体境武者,就算是在云端之中的柳山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狮子不会在乎蝼蚁在做什么,纵使明知道蝼蚁有别的目的,狮子也不会纡尊降贵来对付一只蝼蚁。

    与朱清可能带回来的师祖令牌相比,朱清可能造成的破坏几乎是微乎其微,师祖令牌对天元剑派的意义非凡,天元剑派也愿意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名小童看着朱清,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

    “这里不能来吗?”朱清一愣。

    “你仅仅是一个杂役弟子,怎么能进入外门弟子的别院,快快离去,要是让师兄发现了肯定会打断你的双腿。”小童发现周围并没有别人微微送了一口气,催促着朱清赶快离开。

    朱清有些好笑:“你那些师兄就那么不讲道理,仅仅是我出现在外门的区域就要打断我的腿?”

    “这是宗门的规矩,杂役弟子不得随意进入外门区域,一旦发现轻则打断双腿重者直接处死!”小童说道。

    “好血腥,宗门怎么会定下这等规矩?”朱清皱了皱眉头。

    “区区外门弟子也敢评断宗门?不知死活!”一人冷笑了一声,直接打出一拳,竟然打出阵阵拳风!

    朱清眉头一挑,右手仅仅是抬起了一根手指,一根纤细的手指点在了这一只拳头之上!

    “嗡!”拳指碰撞传来了一阵嗡鸣声,那一根手指竟然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这一名外门弟子大惊失色。

    “师兄的《滚石拳》怎么一点力量都没有?”小童也是一震,他曾经亲眼看过师兄的《滚石拳》将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打成粉末,这一拳要是打在人的身上还不打成肉酱了啊。

    但是这个杂役弟子竟然纹丝不动,甚至仅仅是用了一根手指就接下了师兄的《滚石拳》。

    “有点弱!”朱清淡淡的一笑,手指一弹,一道身影腾空而起,足足飞出去十几丈!

    “轰!”这一名外门弟子重重的落在地上!

    朱清拍了拍手掌,心想这外门弟子也不过如此。

    外门弟子在宗门的地位并不会比杂役弟子高多少,但是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外门弟子对宗门的忠诚是不用怀疑的,所以外门弟子已经有资格修炼天元剑派的功法,武技,哪怕是最低级的功法武技那也是武道绝学,在外面很难接触到。

    杂役弟子做杂役的过程同时也是宗门考验他们的过程,天赋不错对宗门忠诚的杂役弟子便会被接引至外门,初步修炼宗门的功法武技,若是出色的话便有机会进入内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