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八十六章 悲催的形意宗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一些了解形意宗事情的武道强者看向形意宗宗主的时候苦笑着摇了摇头,形意宗宗主前些年与人交战之时伤到了肾脏,失去了生养的能力,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儿子了,对这个儿子他也是万般宠爱。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这个儿子也的确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武道上展现出了极强的天赋,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练体境九重的武者形意宗宗主更是远赴海外斩杀了一头识藏境的鳄鱼,取其内丹并且花费了大代价请乾元大陆上顶尖的灵纹师徐大师出手,让他的儿子成功炼化了那一枚内丹,成为了一名兽魂武者。

    识藏境的鳄鱼内丹潜力无限,在修炼的路途上几乎是遇不到什么瓶颈,恐怕要不了二三十年他的儿子就能接过他的衣钵成为形意宗的宗主。

    对于他儿子这一次参加宗门大比他起初也是不赞成的,但是在他儿子的再三坚持之下他还是同意了,在进入千丈山之前他特意派了一名搬血境九重的弟子保护他儿子。

    但是哪怕是有了这样的准备,他儿子依旧是死在了千丈山之中,竟然是死在了一个修为境界远远不如自己儿子的练体境武者手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个练体境五重的弟子怎么可能杀得了我的儿子!”形意宗宗主大怒,这件事如果不是天元剑派在里面搞鬼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下更新。

    这些站在武道巅峰的强者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朱清的表现的确是让他们惊叹,哪怕是换做他们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朱清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名兽魂武者,同时还有一名兵魂武者。

    会被形意宗宗主派去保护他儿子的又岂是等闲之辈,是与兽魂武者齐名的兵魂武者。

    朱清胸口的那一条狰狞的伤口就是那一名兵魂武者所为,最后关头这一柄兵魂武者竟然化身为一柄长剑,以压倒性的力量刺破了朱清的血气护膜,切开了他的皮肤,斩断的他的骨头,刺穿了他的胸膛!

    若非朱清反应的快,以右臂震偏了这一柄长剑,这一柄长剑就会贯穿他的心脏,到时候就算朱清的生命力再强也难逃一死。

    朱清摸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胸口脸色有些发白,那一名兵魂武者化身的灵兵有些古怪,刺中他之后伤口久久都不能愈合。

    “这家伙炼化的灵兵恐怕有些古怪,不过你有血石护身,坚持几个时辰应该就没事了。”老魔说道。

    “几个时辰,流血都流死了。”朱清翻了翻白眼。

    老魔嘿嘿一笑:“死不了的,不过这一战你也该自豪了,以一敌二,并且对方的修为都远胜于你,最终你都能将他们二人击杀,外面那些蠢货惊讶的恐怕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兽魂武者和兵魂武者,可以说是这乾元大陆上最为强大的一类武者了,同等境界的武者之中他们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更不用说是越级挑战了。

    朱清的武道境界落后了整整一个大境界,面对二人依旧能够取胜,这等战例在乾元大陆上恐怕都极为罕见。

    “是真龙血气太过于霸道,这两人完全是被我的真龙血气给压制了。”朱清微微一笑。

    明面上朱清虽然只是一名练体境五重的武者,但是经过破而后立的朱清,体内凝聚出五滴真龙血滴的他已经是足以媲美搬血境武者了。

    朱清所修炼的《罗睺战天诀》又是一等一的武道功法,凝聚出五道罗睺战纹的朱清实力足以提升数倍,就算是在面对搬血境武者的时候也能从容应对。

    将这两个人身上的须弥袋拿走之后,朱清捂着依旧在流血的胸口离开了这一块地方!

    在他离开仅仅是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两名武者看着地上的尸体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敢杀我形意宗少主,好大的胆子!”一剑眉星目的男子哼了一声。

    “大师兄,少主和吕梁师弟都是被巨力震碎了体内的五脏六腑,出手的至少也是搬血境九重的武者,而且还是个中强者,否则绝对不可能击杀吕梁师弟。”那一人说道。

    “以拳伤人,乾元大陆之中擅长拳法的也就那么几家,能有这么大力量的恐怕也就佛宗那些秃驴了!”大师兄眉头紧锁。

    “佛宗,难道是修炼了《大力金刚拳》?”那名弟子一惊。

    “不太像,但是应该也差不多!”大师兄微微叹了口气,大手一挥将这两具尸体收进了自己的须弥袋之中。

    “这里有血迹,还是没有凝固,这个人应该还没有走远!”那一名弟子用手指碰了一下地上的血迹。

    “追,我倒是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大师兄冷哼了一声。

    两人速度惊人,顺着朱清一路上留下的血迹,仅仅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看到了前面步履蹒跚的朱清!

    “杀了他,杀了他!”形意宗宗主在外面嘶吼着。

    朱清已经是身受重伤,此时就算是一个初入武道的人都能够轻易的杀死他,在形意宗两名弟子面前,朱清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小子,你后面有人盯上你了,看他们体内的血气应该和之前被你斩杀的那两个是同门,来报仇了!”老魔说道。

    朱清没有回头,他已经感受到那两人强大的血气,绝对是搬血境巅峰的强者!

    胸口的那一道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鲜红的血液渗透了朱清的五指,一滴、两滴、三滴,鲜红的血液不断滴落在地上。

    “我现在的身体还能撑过一招!”朱清深吸了一口气,一根金色的翎羽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不好!”感受到这一根金色翎羽之上强大的气息,两名形意宗的弟子脸色大变!

    但是朱清压根就没有给他们准备的时间,金色的翎羽一闪,竟然飞了出来!

    “小看我们,找死啊!”形意宗那一名弟子大怒,这种软绵绵的飞剑也想伤到他们?

    “小心,快退!”大师兄瞳孔一缩,说话的同时身体已经后退了百丈。

    那一名弟子虽然得到了大师兄的提醒,但是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那一根金色的翎羽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中!

    “轰!”整座千丈山都为之一震,山石飞溅!

    无尽的雷霆倾泻在这一座山脉之上,那一名形意宗的弟子瞬息之间就化为了飞灰!

    九天雷鸟的翎羽之中所蕴含的雷霆之力是何等的惊人,就算是柳山那一境界的强者都要小心应对,更何况是这个只有搬血境的武者?

    扔出那一根金色翎羽的瞬间,翎羽之上的灵纹就已经摧毁,强横的真龙血气在翎羽之中冲撞!

    “好恐怖的威力,这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宝物?”在外观战的人看到那一方被雷霆包裹的地方也是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形意宗宗主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到嘴的肉都能飞掉?

    形意宗的大师兄惊恐的看着那一座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小山坡,若是他刚刚慢上一步的话,恐怕也会被波及到。

    “该死!”大师兄脸色铁青,一个必死的人竟然还能反杀他一个师弟!

    不过他也就到此为止了,当雷霆散尽,朱清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强行运转真龙血气的结果就是胸口的那一道伤口崩裂!

    形意宗大师兄甚至不敢靠近朱清,生怕朱清突然起来再弄出刚刚的大动静。

    “嗖!”一道剑光斩出!

    “叮!”突然间朱清的袖口飞出了一道金光,硬生生的撞碎了这一道剑光,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大师兄的面前。

    “一条小蛇也敢嚣张!”形意宗大师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笑容,挥剑斩下。

    然而形意宗大师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惊恐,在这一条金色小蛇的头颅上竟然有一根螺旋刑的长角!

    蛇什么时候头上会长角了,哪怕是最为强大的荒古巨蟒也不曾长出过角,头上张角的蛇类已经不能称之为蛇了,而是蛟!

    一条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对上一条蛟!

    这一条金色的蛟龙自然就是小蛟,在最为危险的关头他出手了,并且一击即中!

    形意宗大师兄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一个小洞,那一条金色的蛟的速度竟然比他的剑还要快,瞬息之间就洞穿了他的胸膛!

    形意宗的宗主更是捂着自己的胸口,今天对于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就是噩耗连连!

    “形意宗就这一群废物?”铁手不屑的哼了一声。

    堂堂形意宗年轻一代的领袖竟然会被一条小蛇给吓破胆,被一条小蛇给一击洞穿了胸膛,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那一条小蛇恐怕不简单吧,那弟子再差也是搬血境九重,竟然连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有人问道。

    “弱就是弱,毕竟只是二流的宗派,能出来什么像样的弟子。”有些人不屑的笑了起来。

    小蛟头颅上那一根螺旋形的长角只有形意宗大师兄一人看到了,至于在外观战的各大宗派的强者就只是看到了一条金色的小蛇。

    武者饲养灵兽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小蛟能如此干净利落的斩杀这形意宗大师兄,完全就是靠的突然袭击,其本身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