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九十六章 巅峰之战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霸天魔功》就如名字一般,是一门无比霸道的功法,在魔宗之中修炼这一门功法的武者都极为罕见。

    说起来这《霸天魔功》和天元剑派的《九死玄功》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乾元大陆上绝大部分功法都是凝练体内的血气,然后再引导体内的血气淬炼肉身,但是这《霸天魔功》却是反其道行之,修炼之初就需要大量的灵药进行药浴,以强大的药效在短时间之内将肉身淬炼到相当强大的境界。

    这个过程相当痛苦和血腥,接近一半的武者连这一步都撑不过去,被强大的药力摧毁了丹田和经脉变成了一个废人,甚至有人因此丢掉的性命。

    强大的肉身能够容纳更多的血气,《霸天魔功》便是这么一门以练体为主的功法!

    和《九死玄功》一样,修炼的过程之中充满着不确定的危险,唯一和《九死玄功》不同的便是这一门功法不需要将自己弄的半死不活的。

    关兴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长剑一震,一道强大的剑芒斩出!

    公羊刀寸步不让,一刀斩下,刀剑相交,在方圆数十丈之内掀起了一道恐怖的劲风。

    “轰隆!”血气纵横,在这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两人一连斩出了数十下。

    “叮叮叮!”血气之中不断传来刀剑相交的声音。

    弥漫在两人周围的血气变得越来越狂暴,偶尔有一道剑芒从中冲出,差一点将一名武者斩成了两截。

    毫无疑问公羊刀和关兴是这一座千丈山之中的顶尖强者,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余武者甚至连从旁观战的资格都没有。

    佛宗七闻静静的看着那血气之中的战斗,哪怕偶有剑芒激射而出,他也不曾后退半步,那些剑芒斩在他身上直接崩碎,甚至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哪怕是一道伤痕。

    毫无疑问,佛宗七闻是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他自然有资格在这里观战。

    除了七闻之外,也只有道门的几名武者在远处观战,他们所在的位置足足是在七闻后面十余丈,他们不是七闻不曾修炼那金刚不坏,若是一个不小心被飞出的剑芒击中,死的不明不白那就真的是冤枉了。

    至于道门最强的叶红尘却消失了,他似乎对这一场巅峰之战毫无兴趣!

    精气神都达到了巅峰的关兴哪怕是平砍威力都不容小觑,全身都是伤口的他竟然没有丝毫的疲惫,反而是越战越勇!

    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这是《九死玄功》催动到极致的表现,外人都认为此时的关兴已经到了癫狂的境地,但是却只有关兴自己知道,他现在很平静,前所未有的平静,公羊刀的每一刀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噗!”刀锋入体,公羊刀的长刀刺穿了关兴的左肩,长刀一挑,竟然是要卸下关兴的整条手臂。

    关兴一声闷哼,长剑离手,右手按住了长刀,整个人猛的跨前一步!

    “噗!”鲜血飞溅,公羊刀手中的长刀整个都没入了关兴的肩膀之中。

    然而公羊刀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眉头一皱,竟然舍弃了长刀,一掌拍向了关兴的天灵盖。

    虽然修炼《九死玄功》的武者号称不会被杀死,但是这终究只是传说,只要打爆了他的脑袋,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公羊刀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关兴的速度更快,跨前一步的瞬间,他已经出手,一掌印在了公羊刀的胸膛之上!

    “嗡!”公羊刀一声闷哼,竟然半步不退,对着关兴的天灵盖直接拍了下去。

    修炼《霸天魔功》的公羊刀肉身比一般的武者要强大一些,虽然还达不到罗睺战纹淬体的那种效果,但是拼着受伤硬接下关兴这一掌还是能够做到的。

    接下关兴这一掌,公羊刀最多是修养半月,但是关兴却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最终还是他获胜!

    “看来还是我魔宗弟子技高一筹啊!”看着这一幕,铁手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在公羊刀手掌落下的一瞬间,关兴大喝一声,身体之上的血液竟然开始沸腾,关兴就像是一个熔炉一般,不断燃烧着体内的鲜血!

    “鲜血熔炉!”公羊刀怪叫一声,竟然不敢再战,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开始逃遁!

    只差一步,之差一步,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斩杀关兴,但是谁曾想到关兴竟然突破了,在体内重新凝练出一座鲜血熔炉!

    修为在再弱的造血境那也是造血境强者,搬血境武者在面对造血境武者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胜算。

    造血境和搬血境之间的区别便是体内那一座鲜血熔炉,一旦体内形成了这一座鲜血熔炉,血气源源不绝,就算是耗也能耗死搬血境武者。

    当然造血境武者体内的气血并不是真的无穷无尽,只是他们血气的再生速度要比搬血境武者强出了数倍,关键时候甚至能够直接燃烧体内的鲜血获得强大的力量。

    关兴本身便是造血境九重的武者,是他自己打碎了鲜血熔炉进入了千丈山之中与各门各派的弟子征战,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天元剑派之内有不少武者都在为他惋惜,认为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再凝聚出鲜血熔炉。

    但是不过是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关兴不仅仅是稳定了自己的修为,更是突破了壁垒,再一次凝聚出了一座鲜血熔炉。

    这一次凝聚出来的鲜血熔炉比原先的更加强大,纯粹,血气的恢复速度也提升了三成!

    “《九死玄功》,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铁手深吸了一口气,对这一门功法的强大也是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好在天元剑派之中修炼这一门功法的人不多,从古至今也就只有那一名老者罢了,纵使关兴有天赋,但是现在也仅仅是一个造血境的武者,不足为虑。

    这一场比斗毫无疑问是关兴胜了,魔宗公羊刀落荒而逃!

    关兴看向了七闻,看着这一名佛宗年轻一代之中的最强这,哪怕是现在的他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关兴依旧是没有把握能够破开七闻的金身,他不是他的师傅,随意一掌都能破开慧文的佛陀金身,七闻也足够强大,哪怕是面对造血境的关兴依旧是面不改色。

    “阿弥陀佛,恭喜施主!”七闻淡淡的一笑。

    关兴皱了皱眉头:“我老师不喜欢秃驴,我也不喜欢秃驴。”

    “施主着相了。”七闻低念佛号,神情庄严肃穆。

    眼中的猩红渐渐退去,身体之上传来的疼痛让关兴眉头紧锁,全力催动《九死玄功》固然让他在短时间之内获得了强大的战力,但是过后的后遗症让他有点吃不消。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关兴和公羊刀这一场巅峰之战上的时候,朱清和赵婧又在哪里,他们真的是死了吗?

    天元剑派的玉板只能看到地面之上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们都无法发现朱清他们的踪迹的话,那么只能说明朱清他们进入了地底!

    在地底的通道之中,朱清满身血污,小蛟舔着朱清的伤口,想为朱清减轻一点疼痛。

    连番大战,就算是铁人都吃不消,朱清每一次面对的都是比他强大数倍的对手,魔宗七剑每一人皆是搬血境一重的武者,修炼的功法武技都完全一致,甚至连他们的呼吸都保持在同一个频率。

    七人出手如同一人出手,几乎没有什么破绽,然而朱清却是拼着一死,逼的其中一人节奏大乱,一人乱七人也就乱了,这才杀出重围。

    但是魔宗七剑只是给朱清造成了一些皮外伤,真正致命的是七闻的一拳和公羊刀的一刀,一拳打碎了他半边的脏腑,折断的两根肋骨,断裂的肋骨刺入了肺叶,朱清每呼吸一口气,都会疼痛难忍。

    公羊刀那一刀破开了他的腹部,伤口流血不止,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内脏。

    遭受如此重创朱清本应该已经死去,但是他借着血石和顽强的求生意志,依旧是活着。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谁的求生意志会比朱清更强,他是最接近死亡的人,他是死过一次的人,没有谁会比他更讨厌死亡!

    如果没有顽强的求生意志,就算有血石吊着他最后一口气,他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赵婧疑惑的看着朱清,她不明白受了这种创伤的朱清为什么还能活着,明明活着是如此的痛苦,为什么不选择解脱?

    赵婧很希望给朱清最后一剑,但是守护在朱清身旁的小蛟却是让她这种想法无法实现。

    “我说过你是我的护身符,如果我这个人死了的话,你这一张护身符也没了用处!”朱清脸色惨白。

    “我也说过你杀不了我。”赵婧说道。

    “把你须弥袋之中的丹药都拿出来,我想你身上应该有不少的疗伤丹药吧。”朱清动了动手指,小蛟顿时有所感应,呲着牙靠近了赵婧。

    “你别过来,别过来!”赵婧大惊,她可是亲眼看到这一条金色巨蟒逼退公羊刀,让七闻都不敢追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