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203章 一封战书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先前的那一场大战并没有在乾元大陆上引起太大的动荡,大家的生活是该怎么过怎么过。

    损失最大的道门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一名涅槃境强者陨落的无声无息,甚至连道门之中的弟子都不知道道门损失了一名涅槃境的强者。

    有人不知道,但是有人却记得刻骨铭心,瀑布底下,一名少年正朝着瀑布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铁剑,这是最普通的铁剑,在世俗之中随意一个铁匠铺之中就能买到。

    铁剑是最普通的铁剑,但是少年却不是普通的少年,再平凡的铁剑出现在这个不平凡的少年手中,这一柄铁剑也变得不平凡。

    在血气的淬炼之下这一柄铁剑散发着惊人的光芒,一剑一剑又一剑,瀑布的水流并没有因为铁剑的挥舞出现丝毫的停滞。

    但是这少年却依旧是在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不知疲倦也不知痛苦!

    他的虎口已经磨出了鲜血,他的发簪也被流水冲走,他的身体在瀑布的冲击之下摇摇欲坠,但是他依旧是站在瀑布底下。

    “师弟收的这个弟子心性天赋都是上上之选,我看今天之内他就能掌握这一招断瀑!”三傻道人说道。

    “不,是现在!”三疯道人摇了摇头,眼中爆发出一阵阵精光。

    “轰!”百丈瀑布的水流被隔断,小小的铁剑如同一道幕帘挡住了下流的瀑布!

    少年手中的长剑一挑,落下的水流竟然回溯,和下落的水流撞击在了一起!

    “轰!”水花四溅,这百丈高的瀑布轰然倒塌,相冲的水流所产生的力量直接震碎了这一座瀑布。

    “引流,断瀑,逆龙,三招皆已掌握!”三疯道人眼中露出了赞赏的神色。

    年纪不过十六,却已经是识藏境一重的武者,并且掌握了道门秘传的《天瀑》剑法,再加上生来就掌握的一缕剑意,这少年的未来简直是不可限量。

    哪怕三疯道人和三傻道人已经是这乾元大陆上最强大的一批人之一,但是他们依旧是看不到这少年未来的成就会高到何种程度,或许这样的少年已经是不乾元大陆所能承受的了,他的舞台应该是外面更广阔的天地。

    三疯道人甚至有一种要召唤远在乾元大陆之外的道门前辈,要让他们将这个少年带离乾元大陆。

    三疯道人的师弟自然是三痴道人,这个少年自然也就是三痴到人从某个小山村之中带出来的那个少年,那个天生剑意的少年——叶红尘!

    天生剑意的叶红尘是武道的天才,真正的天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识藏境九重,修炼速度之快甚至已经超越了朱清。

    纵使朱清一直在刻意压制自己的修炼速度,但是他的修炼速度已经比一般的武者要快出数倍乃至是数十倍了,但是叶红尘的修炼速度更快,而且并没有快速突破出现根基不稳的情况。

    《天瀑》是道门秘传,对武者的天赋和根基有着极高的要求,二者缺一不可,放眼整个道门历史,能够炼成《天瀑》的也是屈指可数,哪怕是如今道门最强的三疯道人也不曾将这《天瀑》完全连城,仅仅是炼成了三招之中引流和断瀑,第三招逆龙怎么也无法掌握。

    三疯道人自认为自己天赋和根基不弱,但是始终无法了修炼这第三招,只能说明《天瀑》并不适合他。

    “我要报仇!”叶红尘走出了瀑布,眼神无比的坚定!

    “报仇,杀你师傅我师弟的人已经死了,临死之前也给我天机观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你的仇要怎么报?”三傻道人摇了摇头。

    莫说九死已经死了,就算没有死,涅槃境的九死就算是三疯道人都觉得很棘手,都没有把握战胜他,叶红尘虽然很强,但是却也没有强到可以和九死相提并论的地步。

    如果说仇人是天元剑派的话,那么这个敌人也实在是太强大了,连道门和魔宗都对他无比的忌惮。

    “朱清,我要杀了朱清!”叶红尘说道。

    “朱清......”三疯道人和三傻道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忌惮,这个和叶红尘差不多大的少年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吃惊,连魔宗铁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下,他的未来也是不可限量。

    “我有信心击败他。”叶红尘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铁剑,只要他手中有剑,他就无惧任何人,就算是天他有胆子去捅上一捅!

    天生剑意的人这一生就注定不凡,莫说是在乾元大陆,就算是放在太玄界都能算得上是百年不出的奇才。

    但是朱清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妖孽,连魔宗铁手都死在朱清的手里,纵使是叶红尘对上胜算也是极低。

    “请师伯对天元剑派下战书,一个月之后我便要挑战朱清!”叶红尘的眼神依旧坚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你的天赋十年之后谁也不知道你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何不再等上一等。”三疯道人摇了摇头说道。

    “师傅的仇我一定要报,十年太长!”叶红尘说道。

    两天之后,天元剑派上空一声炸雷,所有人都忍不住抬头。

    “轰!”随着一声巨响,天元剑派上空出现了一个虫洞,一名御空境的武者御空而来。

    “天机观的人。”骤然间,天元剑派上空剑光林立,宗门长老御剑而来。

    “朱清何在?”天机观的武者一声大喝,声音传遍了整个天元剑派。

    在藏书阁之中灵纹典籍的朱清不禁皱了皱眉头,大清早的谁来找他?

    “天机观的人来我天元剑派有什么事?”石重长老御空而来,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一旦这天机观的武者有什么异动他会在第一时间就将其斩杀,以石重的实力完全能够做到。

    “下战书!”天机观的武者手掌一甩,一封战书飘在了天元剑派的上空。

    “天机阁,生死台!”石重脸色大变。

    “生死对战!”天元剑派的武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生死战是擂台之中最血腥的一种,双反只有一人能够走下擂台!

    石重也是诧异的看着这一封战书,也不知道这天机观是搞些什么鬼,无缘无故的弄出这生死战来。

    “朱清!”当石重看到天机观要挑战的对象是朱清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

    “叶红尘,竟然是叶红尘!”石重大惊。

    这些年叶红尘也是声名鹊起,天生剑意百年难得一见,甚至被认为是乾元大陆这一代之中最杰出的天才,甚至将曲凌风和金狂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唯有佛宗菩提寺七闻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天生剑意这种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至少石重都没有见过,谁也不知道天生剑意的武者实力是多么的恐怖。

    朱清的身份实在是太过于敏感,就算是石重都不敢决定他的去留。

    “这一封战书我天元剑派不接!”上官雄的身影出现在了天元剑派上空,九霄剑斩向了那一封战书。

    “不接也要接!”三疯道人的身体从虫洞之中钻了出来,诛神剑一斩挡下了九霄剑。

    上官雄眼中凶光一闪:“我天元剑派不接,你能奈我何?”

    “那么恐怕你这弟子这一辈子都没有进步的机会了!”三疯道人微微一笑。

    “什么意思?”上官雄眉头一皱。

    “道门的言灵咒你应该听说过吧。”三疯道人看着上官雄。

    “什么,你敢下言灵咒!”上官雄脸色大变,言灵咒是道门禁术,施展一次言灵咒至少也以一名御空境武者的性命为代价!

    三疯道人淡淡的一笑:“现在是接还是不接?”

    “我接了!”朱清手掌一招,这一封战书仿佛是认出了朱清径直的落入了朱清的手中。

    战书之上朱清二字突然爆发出一阵血光,这两个字和朱清仿佛产生了某种联系。

    虽说这两个字本身就代表着他,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怪了,朱清并不清楚这种联系意味着什么。

    在朱清二字的旁边还有一个名字——叶红尘!

    这两个血红色的名字被一道道血色的纹路连接在了一起,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又建立了一种联系!

    “怎么会!”上官雄脸色大变,言灵咒,这一封战书上被设下了言灵咒,朱清的命已经和叶红尘连接在了一起。

    决斗的时间和地点已经在战书上,由于言灵咒的作用,谁也无法违背这战书上所写的内容,一个月后就是一个月后,在天机阁之中就是在天机阁之中,生死战就是生死战,战书之上的两个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就算天元剑派的强者出手干预,朱清没有死在擂台上,但是言灵咒依会剥夺掉朱清的武道天赋,这一辈子他再也别想再武道上有什么进步。

    朱清接下了战书,只要他接下了战书,那么一切就成了定局!

    三疯道人离开了,虫洞也消失了,只留下天元剑派的强者面面相觑!

    “你怎么接了这一封战书!”上官雄紧张的看着朱清,要是朱清在这里出了问题,那他如何对得起天元剑派的列祖列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