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0章 一来就有麻烦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和松鼠的效率极高,没几天的时间就走了上千里,两人一路赶到了无人涧。

    无人涧就是松鼠地图上所说的通往妖族的最近通路,据说这条路上险象环生,一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即使是高手想要进入也得打起十二分的谨慎,却仍然有人因为大意而丢掉性命,真正进去之后还能活着回来的人寥寥无几。即使是妖族中的妖们也不敢擅自通过这条路离开妖族,因此这条危险重重的路便被命名为无人涧。

    无人涧之前最后的城市为青叶城,离开这座城镇再走上几十里,就是进入无人涧的路口了。

    朱清一进入青叶城就感到了些许与众不同,和一路上走过的其他城镇截然相反,这里完全没有安静平和的气氛,城镇里大多数人身上都带着武器。朱清试探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人仙级别,地仙高手也不在少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打仗吗?”进入一间客栈住下后,朱清悄悄地问松鼠。

    松鼠悄无声息地打量了周围的环境,确保没有吸引多少人的注意,也没有人盯着他们之后,才关紧门窗,解答了朱清的问题:“不是打仗,不过比打仗竞争更激烈。”

    “青叶城很有钱,可以说是富得流油,你知道为什么吗?”松鼠坐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你不尝尝?这可是极品的大红袍,估计也只有这青叶城有本事拿这么好的茶叶来待客了!”

    朱清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果然茶香清冽,入口醇绵,回味无穷,是不可多得的好茶。但一想到自己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连忙追问松鼠:“你还没告诉我,青叶城为什么这么有钱?”

    他一路上也感受到这里确实不同于一般城镇,入眼之物都十分精致华贵,就连这一间小小的客栈,连茶碗都是昂贵的百花瓷。

    松鼠屈起爪子敲了敲桌面,慢条斯理道:“当然是因为无人涧。”

    “无人涧盛产各种天地至宝,青叶城有天时地利,自然能大发一笔。不过说起来容易,挣起来可不容易。”松鼠眯了眯眼睛,道:“你知道赏金任务吗?”

    “给钱做事?”

    朱清曾经听说过这种任务,一般来说这种任务都有相对应的组织,需要资源或者想要杀人的雇主发布任务,然后交给中间的组织估价,最后再发布出去,请能人异士来完成。

    赏金任务是一项来钱非常快的事情,但危险度也相当高,不是有点本事的高手都轻易不敢尝试。青叶城离无人涧距离很近,自然有不少人垂涎那里面的天地至宝,自己没有本事去取,便会靠发布赏金任务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松鼠点点头,说:“没错。我们只有两个人,想要靠单打独斗穿过无人涧太危险了。不如找一支要完成任务的队伍,想方设法混进去。”

    朱清同意松鼠的看法,想不到这只松鼠看起来不太靠谱,在做事上却很有分寸和条理。

    两人在房间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便下楼去吃饭,等饭菜上桌时,邻座突然有人吵嚷起来。

    一个中年大汉身边杵着一把金色的宽阔长刀,红着一张粗犷的脸,一看就是喝多了的模样,大着舌头道:“老子……老子马上就要有钱了,哈哈!”

    旁边有人起哄道:“金刀老三,你们兄弟三儿又搞到什么便宜消息啦?说出来大家听听啊!”

    “你们……你们都给老子闪一边儿去!”金刀老三不满地一挥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告诉你们啊!这黑翼蛛蝶卵……可是我们兄弟三个的!”

    “黑翼蛛蝶卵?”

    朱清正觉得这东西的名字很特别,就见松鼠的脸色变了变,眼里透出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黑翼蛛蝶卵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世?”松鼠挥着爪子算了算日子,脸上的古怪之色更加浓郁:“不应该啊,黑翼蛛蝶卵最早也应该在秋末冬初,天地大寒之际破土而出,为何会现在就被人发现?”

    被松鼠这么一说,朱清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忍不住用极低的声音问:“这是什么东西?”

    松鼠娓娓道来:“黑翼蛛蝶卵是妖族一种特殊的虫卵,是黑翼蛛和冥蝶结合生下的虫卵,每三年*一次,产卵到无人涧深处的土壤中,七年一孵化,也就是说要十年才能诞生出一只真正的黑翼蛛蝶。黑翼蛛蝶刚刚诞生之际没有灵智,很容易把近在眼前的人认为主人,而黑翼蛛蝶长成后会变成相当可怕而且听话的杀人利器,且进步速度非常快,想要培养出一个地仙级别的不是问题,养好了甚至还能更高级!所以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妖兽。”

    “这么厉害?”朱清忍不住咋舌。

    松鼠慎重地摇摇头,道:“不对,黑翼蛛蝶卵只会在严冬之际出现,因为那种天气才适合幼体的生存,现如今的季节肯定不对劲。”松鼠想了想,才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无人涧发生了什么异变;二就是这个消息根本就是假的,是有人故意散布出来扰乱人心的!”

    朱清点点头,这时客栈大门突然被人“砰”地一脚踹开,两个大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他们长相有五六分相似,两人手里都握着一柄金色的长刀。一进来就眼神凌厉,十分威严地扫视了一圈儿。有人忍不住惊叫出声:“金刀兄弟!”

    为首的大汉一眯眼睛,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挥手中长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金色光影飞速掠过,直接刺向对方,那人就发出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朱清虽然看清了那人出手的招式,却没来得及阻止他的痛下杀手——只见刚刚说话的那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想要捂住自己的伤口又痛得不断抽搐——他的半条手臂已经被砍了下来!

    血溅了一地,周围的人纷纷拉开凳子跳出几米远,只留那个可怜的家伙在地上不断挣扎。

    不远处正在喝酒的金刀老三似乎也被这一幕吓醒了,他愣愣地看着自家兄弟大步走来,毫不留情地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喝酒,我叫你整日里只知道喝酒!”金刀老大一脸怒意,恨铁不成钢地唾骂道:“还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出来,每次都要我和你二哥帮你收拾!”

    金刀老三不敢多话,只得硬生生受了这一拳,捂着脸站起来。金刀老大教训完了弟弟,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扫视了店里一圈,大刀狠狠往地上一杵:“今儿个在这家店里,凡是听了刚刚那句话的人,都得给我留下条舌头!”

    在场的人齐齐一惊,有人已经抽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还有人想趁其不备冲出去,却被挡在门口的人直接踹了回去。

    朱清默默擦了一把冷汗,本想着悄无声息地来妖族走一趟长长见识,结果还没进无人涧,就遇上了这种麻烦事情。

    松鼠冷冷一笑,随手在梨花木桌子上磨了磨爪子,不屑道:“哪里来的不入流的家伙,也敢在这里叫嚣!”

    朱清和松鼠的桌子在角落里,一时之间无人注意,松鼠这句话一出,朱清赶忙捂住了他的嘴,无奈道:“松爷,你就不能消停些?不说话没人帮你当哑巴。”

    “怎么,你害怕了?”松鼠睁开朱清的手,一脸嫌弃道:“这家伙和万鬼御钟里面的万千亡魂比起来可差得远了,别告诉我你打完那一仗之后,连这等杂碎都畏惧!”

    朱清觉得自己跳进哪条河都洗不清,只得解释:“我这不是害怕,只是怕惹来麻烦而已!”

    他们走这一趟路危机四伏,万一惹到什么不该惹的大人物,那可就难以脱身了。天大地大,高手无处不在,凡事还是小心为好。

    松鼠一撇嘴,道:“那你大可不必担心。这金刀兄弟一瞧就不是什么入流的人,青叶城真正的高手都深藏不露,哪里会像他们这样在外面招摇?等那些家伙出现之后,你再怂也不迟!”

    朱清也不知道松鼠口中的“那些家伙”指的是谁,这时金刀兄弟已经准备动手,店里的人纷纷敢怒不敢言,可这是要割舌头的事儿!谁心里能甘愿!

    “闹什么闹?!”正当店里气氛紧张到千钧一发之际,二楼突然走下来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

    她长发松松挽了一个髻垂在脑后,皮肤白皙如玉,柳眉细长,一双桃花眼漾着莹莹水光,饱满的嘴唇上抹着鲜艳的大红色,纤长的十指涂着艳丽的蔻丹。淡紫色的长裙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孙月儿不同,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身上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成熟魅力。

    “哼,迦诺,你这是要拦我们兄弟三个?”金刀老大手中刀锋一转,直接对准了突然出现的紫衣美女。

    迦诺随手撩起一缕乌发,冷笑一声道:“天刀门来的走狗,也敢来在我的地盘撒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