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1章 千机阁的邀请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你说什么?”金刀老大一瞪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模样,看着就吓人。

    迦诺却毫不畏惧,柳眉一挑,嘴角一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你们这三个金刀客,别以为有天刀门在背后给你们撑腰,你们就敢来这青叶城张狂!小心今天出去,明日就被人砍成几截肉块!”

    “啧啧啧,好一个厉害的女人。”松鼠在一边看戏看得乐呵,而朱清则默默擦了一把冷汗。

    朱清摇了摇头,低声道:“万一他们真的对她动手怎么办?”不是他想多管闲事,而是这三个大汉完全不讲道理,出手又不留情面,这姑娘却敢站出来,虽然勇气可嘉,但朱清生怕这个叫迦诺的姑娘在他们手里吃了亏去。

    松鼠听了朱清的话呵呵笑开了:“怎么,你倒还挺会怜香惜玉的啊!你又忘了那个姓孙的小丫头片子啦?”

    朱清默然,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好心好意,却总能被松鼠说成见色眼开。

    “既然如此,不如你就去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吧!”

    “等一下,我不……哎哟!”

    朱清也不知道松鼠暗地里用了什么招数,猝不及防中了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松鼠一脚踹了出来,正好落在迦诺和那金刀老大之间,登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整个大堂瞬间寂静无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身上,朱清默默地爬起来,朝松鼠投去一个恨不得将其当场掐死的目光,却只见松鼠朝他呲牙一笑。

    朱清心里有苦说不出,只得对上金刀客足以杀人的视线,道:“这位……兄弟,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呢?”

    “你是哪里来得野小子?”金刀客冷冷地盯着朱清,金色大刀上还沾着丝丝血迹,厉声道:“怎么,想出风头?”

    说罢,他的目光落到迦诺身上,在两人之间扫视一圈,立刻发出一声狂妄的笑声:“哈哈哈,老子知道了,定是你看上了迦诺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想在她面前博个风头?还是说你根本就是这贱人的姘头?”

    他这话说得委实粗鄙不堪,迦诺的脸色瞬间铁青,冷哼一声道:“金刀客,你要打就打,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朱清的表情也瞬间阴沉下来,这人未免太过嚣张,说话实在难听!

    他本来还想着初来乍到青叶城,还是尽量低调做人,少惹麻烦为好。如今看来却不是他想少惹就能少惹,而是麻烦早就不知不觉找上门来了!

    既然如此,就莫怪他不客气。

    朱清收回脸上的笑容,冷眼扫视了三个金刀客一眼,淡淡道:“你们三个人?不用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

    这句话一出,周围围着的人齐刷刷吃了一惊,看向朱清的眼神里顿时多了几分惊诧和怀疑。而金刀客闻言更是放声大笑起来:“好狂妄的小子,今日你爷爷我要是不叫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就枉叫这一声金刀客!”

    朱清毫不在意,身后却突然闻到一股细腻悠长的暗香,一只柔软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轻灵的女声在他背后响起,道:“这位小兄弟,你的好意,迦诺心领了。不过这金刀客虽然狂妄,却着实有几分本事,你还是不要出手了,我已经发了信号,再过一会儿,我千机阁的人就会赶到了!”

    朱清转身,果然对上一张美艳的脸,上面满是担忧关切之色,不似作假。朱清有一瞬间的晃神,却很快恢复正常,礼貌地一笑道:“你放心吧,我只拦一下他,见好就收。”

    迦诺仍然一脸担心,之前试图用这种方式吸引她注意力的人不少,但不顾自己的本事,随意逞英雄的后果直接就是非死即残。

    这个年轻人俊朗清秀,看起来气质不凡,但他衣着朴素,身上也并没有任何组织的标志,显然不属于这青叶城中任何一方势力,甚至可能只是一个刚刚来到此处,连规矩都不知道的外乡人。

    想到这里,迦诺更加担忧了,万一这年轻人属于青叶城之外的某一家族,若是今日不小心折在这里,她岂不是又给千机阁惹上了麻烦?

    迦诺心中所忧,朱清一点也不清楚,此刻他正专心看着眼前的金刀客,随时准备出手。

    金刀客冷笑一声,抽出长刀,对着朱清道:“好小子!既然敢站出来,就做好心理准备!”

    “当然。”朱清淡淡道。

    金刀客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提起金刀,手上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连带着刀身都开始变得流光溢彩,似乎在里面蕴藏着无穷尽的力量。

    “小子,拿命来!”

    金刀客大吼一声,金刀狠狠在空中一劈,顿时好像炸开了一朵金色烟花一般,剑尖爆出个令人炫目的金色光芒,无数道锋利的剑影带着肃杀之气向朱清扑来。

    有识货的人惊叫了一声:“千金飞花斩!”

    朱清完全不在意金刀客使出的是什么什么花斩,他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在旁人眼里看来快若闪电的剑影,在他眼里却好似鬼爬一般缓慢。

    朱清很清楚这是他实力增强,连带着自己反应速度也变快的缘故,心下顿时更加有把握——正好与青莲大帝一战,又击破万鬼御钟,在那之后,他还不曾试过亡魂钟的力量!

    整个大堂内的人只来得及听到一声奇异的轰鸣,像是寺庙里传来的撞钟声,深远而悠长。然而钟声刚刚落下,周围的景象瞬间变得一片灰暗,仿佛天气突然阴沉下来一般。

    但并不仅仅只是如此,朱清手中缓缓浮现出一个小巧玲珑的古钟,与此同时,无数道半透明的影子从亡魂钟里争先恐后地涌出,冲着向朱清飞来的剑影扑去,像恶鬼一样吸附在金色的剑影上,很快将其一一吞噬!

    这一切只在瞬息之间发生,鬼影吞噬了金刀客飞出的剑影后,又齐刷刷发出凄厉的长啸,纷纷向金刀三兄弟扑去!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视野就恢复了正常,然而等他们看清眼前的景象后才大吃一惊——金刀三兄弟倒在地上,七窍流血人事不省,连他们那从不离身的金刀都落在了地上,原本金光闪闪的刀身已经变成了一片死灰,最后化成了三堆齑粉。

    大堂中的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这招数,太诡异了!

    朱清手心一握,顿时感到一股汹涌的力量涌入丹田。这金刀客的实力果然不俗,虽然与他相差甚远,但吸收来的这些功力却十分可观。

    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心神又清爽不少。接着转头对迦诺微微一笑,道:“可以了。”

    “我下手重了些,不知会不会惹来麻烦。”朱清忍不住对松鼠道。

    松鼠说:“不妨事,你帮这丫头解决了麻烦,她感谢你还来不及。只不过,恐怕你已经被她相中了,想走就不太容易了!”

    朱清正在消化松鼠这句“相中了”是什么意思,就见迦诺步态轻盈地走过来,冲朱清嫣然一笑,又行了个礼,道:“多谢少侠出手相助!”

    说罢,她看了一眼地上的金刀客,眼里露出一丝嫌恶之意,挥了挥手,命令道:“把这些家伙都给我清理出去!”

    话音未落,就有几个跑堂的匆匆跑来,将那三个金刀客拖走。

    迦诺清清嗓子,对大堂里的人高声说:“各位今日受惊了,酒钱都算在我迦诺身上,不过有关今日一事,还请各位担待着些,莫要说出去。我迦诺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只求各位保守秘密。若日后我在哪里听到有关的风声,被我查到,可就不是一条舌头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她最后这句话掷地有声,竟然也透出几分狠意来。众人闻言都缩了缩脖子,不敢多言。迦诺自己倒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但她背后的势力却是无论如何也惹不得的。

    迦诺示威之后,又命人去将那被砍去半截手臂的人送去救治,这才转头对朱清一笑,语气温柔地问道:“不知这位少侠尊姓大名?”

    “朱清。”

    朱清还在传音问松鼠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松鼠被他磨得不耐烦,只好回答:“这丫头背后的势力只怕不小,你没她说么?千机阁的人随后就到。千机阁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我还在妖族时就听说过千机阁的名号,据说他们的人甚至曾经通过无人涧,到达了妖族的腹地,还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松鼠顿了顿,又补充道:“你刚才用了亡魂钟,招数奇特,已经引起了这丫头的注意,她肯定是要报告给千机阁的人,等着瞧吧,估计很快就有人来拉拢你了!”

    仿佛是印证松鼠的话一般,只见二楼匆匆跑下来一个十几岁模样,还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附在迦诺耳边低语了几句。

    迦诺点点头,再看向朱清的眼神里已经多了几分恭敬之色,语气也变得郑重起来:“这位朱清少侠,我们阁老已经到了,就在二楼雅座,可否请您上去一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