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3章 引魂葬血珠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被裘蓝尊郑重的语气吓了一跳,尴尬地一笑:“敢问前辈有何指教?”

    裘蓝尊面色凝重,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少侠也是个爽快人,既然如此,我也就直说了。 ”

    “我千机阁,乃这青叶城第一大势力,这一点不是老夫妄言。放眼整个青叶城,谁人不知我千机阁的名号?”说到这里,裘蓝尊面露骄傲之色,然而这份骄傲很快一闪而逝,他的眼泪就浮现出沉痛来:“可现如今,我千机阁内外交困,危机四伏啊!”

    朱清脸色稍微变了变,松鼠在他耳边低声说:“别着急,听他说说有什么麻烦?”

    朱清点点头,顺着裘蓝尊的话头接了过来:“那请问前辈的意思是……?”

    裘蓝尊深深地叹了口气,突然压低声音,对朱清道:“方才在楼下,那金刀客所说的话,少侠可是都听见了?”

    当然,朱清根本不知道那金刀客说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值得一人为其丢了半只手臂!而且还险些当场打起来,若不是自己被松鼠踹出来替迦诺解围,只怕不知要闹到什么地步。

    “事情的关键就在这里了。”

    “黑翼蛛蝶卵,此乃十年一出的神物,而此物本应在天地大寒、冰天雪地的时日出现,如今却过早孵化,只怕此事有人在背后故意操纵。”裘蓝尊忧心忡忡道:“黑翼蛛蝶卵事关我千机阁本源,意义重大,容不得半点差错。不瞒少侠说,此物本应是我阁囊中之物,可现在事出紧急,所以老夫也只得出此下策,寻求能人异士来帮忙。”

    朱清觉得怪怪的,在心底问松鼠:“松鼠,黑翼蛛蝶卵,不是妖族的东西么,这老家伙怎么说是他千机阁的囊中之物。”

    “不奇怪。”松鼠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回答:“我告诉过你吧,千机阁曾经与妖族有些许联系,据说他们的阁主非常神秘,从没有人见过其本来面目,但有人说这位阁主有妖族血统,也不知道是空穴来风还是另有道理。”

    “黑翼蛛蝶卵十年诞生一次,地点、时间都不是秘密,如果大家一起去抢,肯定是能者得之。所以这老头儿说黑翼蛛蝶卵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也差不离了。”松鼠继续解释道。

    朱清恍然大悟,脸上不动声色,继续听裘蓝尊讲。

    裘蓝尊说完这些话,便将殷切的目光投向朱清,问道:“不知朱少侠可愿助我千机阁一臂之力?”

    终于讲到重点上了,朱清默默地想。

    显然这位千机阁的裘蓝尊是相中了他的本事,想要借他的力量来拿到这黑翼蛛蝶卵,但他朱清本来的目的只是来妖族历练,顺便和松鼠一起找找他的老情人——可不是来给人当枪棒使的。

    如果这裘蓝尊拿不出足以让他满意的东西,或者是想强买强卖,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朱清微微一笑,接着面露为难之色:“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初来乍到此地,只为长长见识,并不想引人注目,前辈这个要求,是否有些……”

    裘蓝尊捋着白胡子笑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小子你也是有本事的,你若真能帮我千机阁办成此事,自然少不得你的好处。”

    说罢,他便从袖中取出一个简单古朴的木盒,置于桌上。

    “这是老夫毕生所得一物,却用不上,你若能完成此事,这里面的东西便是你的。”裘蓝尊眼里流露出些许不舍,微微叹气道。

    朱清正在好奇,就听松鼠兴奋地嚷嚷起来:“快打开,这里面有好东西!”

    能让松鼠称之为好东西的物品立刻勾起了朱清的兴趣,但裘蓝尊还在这里看着,他也不好造次,只问:“这是何物?”

    “引魂葬血珠。”

    名字一听便不是俗物。裘蓝尊接下来的话也印证了朱清的猜测,他道:“方才迦诺那丫头传信于我,我已经在这附近,便感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阴气。若老夫所料不错,这是小子你使用的手段吧?”

    朱清脸色微微一变,这老家伙倒确实有点本事,莫不是发现了他拥有亡魂钟?

    裘蓝尊仿佛看出朱清心中所想,摇摇头,笑道:“小子不必担忧,老夫这一生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早没了争强好胜的心思。只见你似乎有此天赋,倒不如与你个方便,将此物作为条件,也不算你白来这青叶城一趟。”

    说罢,他便伸出手,打开了盒子。

    朱清只觉得眼前一闪,便有幽幽红光浮现出来,那盒子中央躺着一枚圆润光滑的珠子,本身透明,其内却仿佛有鲜血缓缓流淌,使得它整个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来,而这枚珠子一出现,整个屋子的气氛仿佛一下子沉郁下来,甚至隐隐能听到亡灵凄厉的哭嚎声。

    “这是……”

    “这就是引魂葬血珠。”裘蓝尊慨叹一声,道:“此物乃是老夫年轻时一次奇遇所得,那番经历过于惨痛,也无需多言。只得了这一枚罕见的引魂葬血珠。此物能引渡生魂纳于其中,若滴血认主,此中生魂便可为其主所用。生魂虽不如活人强悍有力,但若能得到高级别亡者的生魂,无异于又多了强大的助力啊!”

    朱清立刻明白了这东西的作用——囚生魂于其中,可以随时召唤出来使用。

    如果能得到强悍的生魂,这枚引魂葬血珠自然会变成可怕的利器,如果得不到,就等同于一枚废珠,毫无用处可言。

    但对于拥有亡魂钟的朱清来说,却无异于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助力。

    “如何,小子可想好了?”裘蓝尊摸着胡须,不紧不慢道。

    “这……”朱清有些犹豫,松鼠说过,无人涧十分危险,虽然有松鼠这个原住民指点,但未必能一路顺畅,如果再接了这个任务,能不能全身而退便成了一个大问题。

    何况他还不知道这裘蓝尊的信用如何,贸贸然答应,会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裘蓝尊见朱清面露犹豫,突然道:“若你答应,便可将此物先行拿去,也为此行多了一份担保。”

    “直接拿去?”朱清没想到裘蓝尊竟然舍得下这么大筹码,不由得愣住了:“难道前辈就不怕我拿了此物后不遵守承诺?”

    “你若真是如此,也算老夫看走了眼。”裘蓝尊淡淡道:“只不过,我千机阁虽然没落,但要追回一样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后这句话掷地有声,自信十足。

    朱清叹了口气,这引魂葬血珠太过诱人,看来他这一趟妖族之行,是注定不能风平浪静了。

    “既然前辈如此抬爱,晚辈就却之不恭了。”朱清道。这就算是答应了。

    裘蓝尊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老夫总算没有看走眼!”

    “七日后,我安排的人手便会出发,到时你混入其中即可。”裘蓝尊说完,语气突然严肃道:“只是有一事少侠要记住——如今我千机阁内四分五裂,有人已经生了异心,今日你我所谈之事,切不可被第三个人知道。”

    “是,晚辈记住了。”

    朱清想,还没第三个人知道呢,他肩膀上这只松鼠已经把什么都听去了。

    不对,松鼠不算人,他是只妖。

    朱清出门时正遇上等在外面的迦诺,和先前那四个青衣少年少女,见朱清毫发无损地出来,皆是齐齐冷哼一声,好似十分不满。唯独迦诺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黑扇已经不见了,看来是在朱清这里吃了瘪,所以愤然离去。

    “朱少侠,裘蓝尊没有为难你吧?”迦诺压低声音,悄悄问道。

    朱清见她一脸担忧不似作假,不觉心中一暖,微笑道:“无妨,前辈只是指点了几句,并没有为难一说。”

    “那就好。”迦诺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些许,随即又紧张地问:“方才我看到黑扇大人气冲冲而去……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得罪?”

    朱清可没有主动得罪人的意思,只是这黑扇来者不善,倒也怨不得他出手还击。

    于是他回答:“还好。”

    迦诺忧心忡忡地看着朱清,摇摇头道:“黑扇大人脾气暴躁,而且与裘蓝尊向来不和……你可要小心。”

    迦诺这是真心实意的关心,朱清点点头:“放心吧, 我知道分寸。”

    这青叶城,以及千机阁,里面的水可真不怎么浅。

    裘蓝尊安排的时间是七日后出发,也就是说这七日内,朱清可以随意在青叶城中闲逛,裘蓝尊对待有实力的人的态度相当之好,不仅为他安排了更好的住处,甚至还为朱清准备好了七日的花费和进入千机阁的许可。

    不过朱清对这些都没多少兴趣,他现在急于琢磨引魂葬血珠的作用,只想着好生利用一番,好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回到客房,朱清拿出木盒放于桌上,松鼠从他肩膀上溜下来,伸爪子敲了敲。

    “好东西,便宜你小子了。”

    朱清听了嘿嘿一笑:“没办法,和松爷走一起,总是会遇上好运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