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4章 暗夜刺杀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松鼠哼了一声道:“算你识相。 ”

    “不过你可得小心点。千机阁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势力。”松鼠警告道:“你可别以为,裘蓝尊站在你这一边,就等于可以高枕无忧了——你没听他说吗,千机阁内部已经有人有了二心,裘蓝尊他们动不了,难保不会从你这里下手。”

    “我知道。”朱清点点头,别的人不说,单看那个黑扇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了。

    松鼠撇撇嘴,道:“总之你一切小心为好。还有,那个叫迦诺的丫头,你也提防着点,别看见美女就不知道往哪里看了,我可告诉你,妖族漂亮的美人儿比这多了去了,还会使用幻术和魅惑术,你要是连一个人类丫头都扛不住,那还是趁早别想着去妖族晃悠了。”

    朱清听得一阵无语:“难不成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好色之徒?”

    松鼠哼了一声:“你们人类都这样。”

    朱清默然,看来松鼠对人类成见还挺深的。于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你也说说你啊,小瓷是不是很漂亮。”

    “当然,小瓷是最美的!”

    一说到小瓷,松鼠简直两眼都在放光,溢美之词滔滔不绝:“小瓷是我见过的最美最善良最可爱的母松鼠……”

    朱清默然。

    他耐着性子听完了松鼠对小瓷的各式夸赞,在对方停下来喝水喘气的时候终于逮住机会问:“松鼠,那个什么黑翼蛛蝶卵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那么好吗?”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黑翼蛛蝶卵有灵性,是一种强大的妖兽,养好了你这辈子吃穿不愁。”松鼠不耐烦地挥挥爪子,继而又皱起眉头:“不过,也有另外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

    “我游荡在外的时候,曾经听说过不少匪夷所思的事情。关于黑翼蛛蝶卵也有不少,其中有一条比较靠谱。”松鼠道:“有人修炼一种奇异的术法,可以短时间达到平常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修为,但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力竭而亡,需要某个载体重获新生。”

    朱清听后吃了一惊:“有这种?”

    “这算得上是一种邪术,而且十分隐秘,很少有人知道,知道也学不会。”松鼠摇摇头:“不过这其中的载体,就有黑翼蛛蝶卵一说。”

    “黑翼蛛蝶卵本身就浸染了天地灵气,是极好的载体,但如果稍不小心,就会被里面的妖兽同化,所以十分危险。”松鼠一摊爪子,道:“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见得真会有人用,别那么吃惊。”

    朱清把张大的下巴按了回去,沉吟道:“这么说,黑翼蛛蝶卵果真十分珍贵。”

    松鼠点头:“竞争激烈,你可得小心。”

    朱清默默记住,心想这好东西果然不是白拿的。

    朱清回到房间后就再没出去过,他急于琢磨如何恰到好处地利用引魂葬血珠,以及从哪里得到足够强悍的生魂。

    松鼠无事可做,闲着没事就吃东西,吃完东西就提点朱清几句,倒也说到了点子上,傍晚时分,朱清终于摸索出了一点门路。

    只见他将引魂葬血珠置于面前,让珠子缓缓浮起,同时手中使力,手心顿时出现一道血痕,丝丝鲜血渗出,缓缓落到了珠子上。

    霎那间,珠子内里蕴含的液体突然开始狂暴地涌动起来,珠身发出强烈的璀璨红光,瞬间将整个房间照得透亮,仿佛被鲜血浸透了一般。

    朱清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狂躁的野兽疯狂地撕扯着一般,耳边响起了阵阵嘶吼声,仿佛要将他的理智彻底撕碎。

    朱清紧紧闭着眼睛,皱起眉,大颗大颗冷汗顺着额头滑下。

    松鼠厉声喝道:“静心!不要走火入魔!”

    这话让朱清顿时冷静下来。

    他努力清心凝神,让自己不要受引魂葬血珠的影响而失去心智,他双手飞快结印,很快,亡魂钟就渐渐浮现在了他的手中。

    亡魂钟出现的那一刻,一股强有力的亡魂之力飞速涌出,与引魂葬血珠开始交战起来。

    朱清小心驱动着亡魂力量与引魂葬血珠的血腥之气抗衡,两者互不相让,但引魂葬血珠毕竟是死物,即使力量凶残强悍,也经不住朱清一点一点消磨,最后一个不慎,便被亡魂钟内亡魂擒住,直接拖入钟内。

    珠子被纳入亡魂钟的一刻,朱清猛然睁开眼睛,眼前的血色和嘶吼声一下子消失了,他眼前的世界又是一片清明,甚至连五感都变得敏锐了许多。

    松鼠的声音传来:“恭喜哟,又突破了。”

    “突破了?”

    朱清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如此便突破了,未免有些容易?

    松鼠道:“正常,引魂葬血珠本身就带有强悍的力量,你如今滴血认主,自然也得到了其中蕴含的力量,这些力量助你突破一层,也不算多么夸张的事情了。如今你再与青莲大帝对上,会赢得更加轻松。”

    朱清点点头,一摸身上却全部都湿透了:“这里面的力量邪气得很。”

    “是啊,若非你的亡魂钟能与其克制,这珠子你也用不了。”松鼠一挥爪子:“感谢你的好运气吧!遇上一个有这种好东西的老头儿,而且人家还看得上你。”

    朱清默然,松鼠这脾气就这样,每次明明是想夸奖,却非要损他几句才心满意足。

    他摇摇头,自己现在一身汗,实在有点狼狈,今日已经折腾得不少了,还不如先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明日再去收拾也不迟。

    朱清飞快地洗了澡,趁松鼠不备把他抓进了水里,在对方的破口大骂中成功完成了这一项艰难的任务。

    等一人一松鼠打完架各自躺下,一轮圆月已经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中天。

    朱清躺下没多久就有人睡意,然而还没等他睡沉,房顶上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猛然惊醒。

    这声音在旁人听来很难发现,但朱清刚刚突破,五感正是敏锐之际,对这些极小的动静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飞快起身,迅速穿好衣服。而松鼠比他醒得更快,一见他立刻冷冷地笑了一下:“我说什么,这不就来了吗?”

    话音未落,朱清就感到周围突然冷了下来,桌上茶杯中的茶水开始渐渐结冰,地面上也飞快地结起了一层冰霜,仿佛一下子到了冬季一般。

    一股诡异的凉意缓慢地爬上朱清心头,简直像是有人破开了他的胸膛,将一块冰冷的坚冰硬生生塞了进去一般。他明白这是有人暗害,立刻凝起心神抵挡。

    他和松鼠都对这突如其来的寒气应对自如,只有可惜了屋内的摆设,全部结上了一层坚硬的冰壳,有的甚至被冻到表面出现了细腻的裂纹。

    朱清和松鼠对视一眼,皆明白来者不善。

    他屏气等待,等整个房间完全被冰霜笼罩后,门口突然响起一个人落地的声音,接着无数道冰箭就破门袭来!

    这些冰箭每根都有成年男人手指般粗细,上面布满了细碎的冰碴,还散发着森然的白色寒气,被这样一支冰箭刺中,只怕不知是先被冻死还是先失血过多而死!

    眼看冰箭已经近在眼前,朱清却毫不慌乱,他伸手一股,一股纯正的炽热内力便朝着冰箭汹涌而去,飞快地化解了冰箭的攻势。

    同时,他手指狠狠一握,亡魂钟立刻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朱清冷哼一声,正好他刚刚让引魂葬血珠认主,就有人送上门来!

    不管这人是不是个高手,既然敢冒犯他,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想到这里,朱清干脆也不再心软,同时松鼠也跃至门口,露出了锋利的爪子。

    亡魂钟内,引魂葬血珠发出炫目的红色光芒,妖异无比,同时发出阵阵轰鸣声,强烈的冲击甚至让房内的空气像水一样被震荡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连地面凝结的冰霜都被震碎了不少!

    说时迟那时快,朱清一声厉喝:“进来!”

    顿时无数道亡魂迫不及待地冲去亡魂钟,他们发出兴奋的嚎叫声,怨气疯狂涌动,眼珠在引魂葬血珠的作用全部变成了血红,像是蕴了两汪鲜血。

    “啊!”

    门外传来一声尖叫,与此同时,松鼠一把破开房门,锋利的爪子毫不留情地当面划下!不知是不是因为冰霜的缘故,地面顿时被激起了一阵白茫茫的雾气。

    “哎呀!”

    这一次的声音明显带上了一丝痛苦,然而却听得朱清愣了愣。

    松鼠一击击中,立刻退至朱清身边,眼里也带上了几分疑惑之色。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一个问题——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

    朱清不敢大意,虽然收了攻势,手中亡魂钟却依然在缓缓转动,时刻准备着发起下一击。

    谁知,下一刻,他却听到了一阵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呜呜呜……欺负人!我要回家!”

    朱清和松鼠同时默然。

    雾气缓缓散去,只见地上坐着个蓝衣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手臂上一条长长的血痕,鲜血已经完全打湿了她的衣袖,显出一片惊心动魄的暗紫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