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5章 云阑珊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你是谁?”朱清不敢大意,冷声问道。

    少女没理他,继续哭得汹涌:“你打伤了我,都不管不问吗?!太过分了!呜呜呜……”

    她哭得伤心欲绝,反倒叫朱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本以为对方是个强悍的高手,出于某种目的来刺杀他,这样他便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对方杀死,再将其生魂拿来练手。可谁知,居然是这么一个小丫头。

    这下好,叫朱清杀也不是,放她走也不是。

    少女还呜呜咽咽哭得凄惨,朱清无可奈何,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松鼠,却见松鼠已经跳到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好整以暇地望着他,完全没有出手相帮的意思。

    朱清叹了口气。

    先不说这少女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不论她为什么一上来就对自己动手,只是见她手臂上伤得极重,想必刚才松鼠也没有手软,所以才造成了这么严重的伤势。

    朱清思考了一会儿,便走过去:“先起来,把伤处理一下……”

    谁知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少女突然止了哭,眼里精光一闪,一直藏于背后的手便猛地一挥,一根细长的冰箭便直接向朱清的双眼刺来!

    这一招可谓是让人防不胜防,若朱清不能避开这招,恐怕当场非死即残!

    但朱清早就看出这丫头不是等闲之辈,大半夜来势汹汹进行这么一场刺杀,又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故而他早有准备,在对方出手之际一个闪身,灵活地避开了这一记杀招,同时一道暴击出手,毫不留情地砸在了少女胸口。

    “砰”地一声,蓝衣少女被轰出了几丈远,跌坐在地上,紧接着便吐出一口鲜血,再也没了反抗的力气。

    “你到底是谁?”

    朱清站在原地,冷冷地问。

    少女这次不再伪装哭泣,反而愤愤然抬头,狠狠瞪了朱清一眼:“我云阑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云阑珊?”

    朱清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确认自己从未得罪过姓云的女子,不由得皱起眉来:“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云姑娘,值得你半夜前来,下如此重的狠手?!”

    “哼!”

    云阑珊冷哼一声,手扶地勉强站了起来,身形却依然摇摇晃晃,站不稳。

    她站起身的那一刻,朱清发现了她腰间挂着一枚玉佩,上面刻着一个“云”字,同时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标志,若非眼力极好或者仔细查看,绝对看不出来。

    这个标志,朱清白日才见过,自然不会忘记:“你是千机阁的人?!”

    白天迦诺请他去见裘蓝尊的时候,门口那四个青衣少年少女身上,同样挂着玉佩,不仅玉佩上正刻着这个标志,连他们的佩剑上也同样有这样的花纹。

    这少女是千机阁的人!

    朱清只觉得可笑——白天裘蓝尊才说要请他帮忙,结果晚上就有千机阁的人前来刺杀他了!果然这千机阁内明争暗斗十分激烈。这才多久,战火就已经烧到了他身上。

    云阑珊只是听说裘蓝尊今日找了一个高手前来,七日后便会出发前去无人涧取黑翼蛛蝶卵。黑翼蛛蝶卵多么重要,云阑珊自然是清楚的,而这件事她一直磨了裘蓝尊很久,裘蓝尊都不曾松口答应,问她的父亲黑扇,更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现在,凭什么让这个叫什么朱清的家伙加入?

    云阑珊憋着一口气,如果这家伙随随便便就被她杀掉,那么根本算不上什么高手!简直是个笑话!

    于是她贸贸然前来,却吃了个大亏。

    云阑珊盯着眼前清秀俊朗的青年,暗暗咬牙,她心底其实已经服气了,但碍于面子,又不愿意松口求饶。尽管身上的伤口痛得离开,失血过多让她头晕目眩,她却依然死撑着不肯低头。

    朱清冷冷地盯着她,说实话,他对这突然出现,随随便便就出手攻击他的少女全然没有半分好感,若不是看在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的份上,他早就将她一举杀掉,送入亡魂钟里了。

    如今白白打了一架,浪费了时间,破坏了心情,朱清自然十分不悦。

    “好了,你走吧。”

    云阑珊心中正忐忑,不知朱清会如何处置她。她今晚只是凭着一时冲动前来,根本什么都没准备,本想着打不过就跑,谁知朱清出手竟然如此狠辣,二话不说便将她打成重伤。

    她却不知,朱清其实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所以此刻听到朱清放她走的话,云阑珊立刻瞪大了眼睛:“你要放我走?”

    “不放你走,难不成还要留着你暖床不成?”朱清毫不客气,冷冷道:“回去告诉派你来的人,质疑我的实力,欢迎随时上门来挑战,少派些像你这种三脚猫功夫的来!”

    “谁要给你暖床了!无耻!”云阑珊气得狠狠跺脚,这次眼泪不需要伪装,就忍不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出身不凡,从小到大在千机阁娇生惯养,加上颇有天赋,自然备受人尊崇,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和轻视?

    倘若是迦诺那般有勇气同时又温顺的女子,朱清还能心存几丝怜香惜玉的意思,可是对云阑珊这种无理取闹的黄毛丫头,他是一点应付的心情都没有。

    云阑珊似是没话说了,只在那里气鼓鼓地瞪着朱清。

    松鼠摇摇头,跳上朱清的肩膀:“那小丫头盯着你瞧个不停,不是看上你了吧?”

    朱清翻了个白眼,这松鼠把他当什么了?难不成是个女人都要喜欢上他?那也太夸张了。

    “那可不一定。”松鼠故作老成,装腔作势道:“这女人的心思是最捉摸不透的,你今天打伤了她,看起来是要当仇人,可谁知她会不会因此看上你呢?难说哟!”

    朱清听得不耐烦,把松鼠一把抓下来,扔到地上。

    “你怎么还不走?”见云阑珊还站在原地,朱清转头,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云阑珊死死地咬住下唇,这一次是她准备不足,吃了大亏,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想被眼前这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青年看不起!

    于是云阑珊咬咬牙,在朱清转身之际高声道:“你小心一些,无人涧不是那么好进的!”

    见朱清停下脚步,她心中不由得暗喜,语气里顿时带上了几丝炫耀的意味:“我先提醒你,那里面的东西可不是像我这么容易就能被对付的!别以为你得了裘蓝爷爷的青睐,就能平安无事!那里面的东西只怕你这辈子都没见过!”

    朱清沉默了片刻,云阑珊以为他被吓到,更加得意,谁知朱清却对着她,面无表情地说:“你说完了吗?说完就请便吧。”

    “我能不能活着回来,与你无关,你只需要知道,自己确实很好对付就行了!”

    “你!”

    云阑珊这次是彻底被气到了。

    朱清只觉得有些烦躁,这么晚了,这丫头半夜打上门来,打输了还不走,还在这里叽叽咕咕,吵得他心烦。

    明日他还受了裘蓝尊邀请,到千机阁内一观,如今被云阑珊这丫头打扰,也不知明天能不能按时到场,若不能,可就失了面子了。

    于是他没好气道:“快滚!”

    云阑珊委屈极了,最后大声嚷道:“那又怎么样?!明天你最好小心点!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呢?!”

    “我告诉你!明天裘蓝爷爷肯定会让你进练武场!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

    云阑珊一急,把自己知道的那点消息一字不差地抖了出来。

    朱清却依然无动于衷。

    云阑珊气急败坏,正准备离开,却被朱清叫住了:“等一下。”

    她心中也不知怎么回事,下意识一喜,一转头却见眼前飞来一物,连忙伸手抓住,松开手一看,却是一枚小巧的药丸。

    “拿去,用水浸开,涂在伤口上,明日伤就能大好。”朱清漠然道:“今晚的事,最好别随随便便说出去,不过你应该比我更不想被人知道吧!”

    云阑珊本来还因为朱清的赠药心中喜悦,听了这句话后喜悦之情烟消云散,却无可奈何,只得狠狠瞪了他一眼,飞身跃出,很快就在夜色下消失不见。

    人终于走了,朱清躺在床上,绷紧的心情也放松了些许。

    松鼠溜上来,似乎还对刚刚朱清出手扔他的事情耿耿于怀,见朱清这副表情却嗤笑一声:“怎么了,嫌烦了?”

    说实话,朱清心中也有些后悔,他当时只是一时好奇,想要看看松鼠所说的,连青莲大帝那种高手都只能做奴隶的妖族是什么样子的地方,所以才让松鼠带他前来。

    结果,连无人涧都还没进去,就遇上了一桩接一桩的麻烦。起初他还能无事一身轻地走人,但现在却拿了裘蓝尊的东西,就得替他办事,毕竟言而无信,不是他朱清的作风。

    可如今……单看这云阑珊,就知道千机阁绝对不是他想象得那么简单。

    只怕日后几天,还会有更多人来找他的麻烦。朱清只希望能平安无事地度过这几天,不要再出现任何波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