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38章 空架子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也就是这一阵波动,让朱清分了心神,秦霄一击过来之际只来得及躲避,却忘记了脚下踩着的是细细的冰线,结果一个不留心就落了下去!

    “哎呀!”云阑珊见状,惊呼起来。

    就是这短短一瞬,秦霄已经到达了对岸!

    而朱清的身影却消失在了冰线下的深潭中,连水花都不曾溅起一点半点。

    “怎么回事?朱清人呢?”云阑珊急急忙忙冲到水潭边查看,来来回回仔仔细细搜索了好几圈,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朱清的身影,他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秦霄得意洋洋,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出手偷袭有什么丢人。他顺着冰线飞身回来,还没到达就高声道:“迦诺!你看见了吗!是我赢了!”

    迦诺却完全没心思理他,跟着云阑珊一起寻找朱清的踪迹,哪有半点影子?

    不光是她们两个,其他的千机阁中人也在紧张地寻找着,他们虽然有些瞧不起半路杀出来的朱清,但身为千机阁的人,骨子里自然都是骄傲的,自然也看不上秦霄方才偷袭的举动。现在也有些担心起朱清来。

    这深潭虽然险峻,但掉下去也不至身死。可问题是,现在不是朱清有没有受伤,而是他根本整个人都消失了!

    秦霄得了手,一路都洋洋得意,却不料完全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反而全部在寻找朱清的踪影,顿时让他不忿起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还站着干什么,快回去练习!”

    没有人理他。

    秦霄见状更加气愤,谁知这时不远处却响起一声威严的怒喝:“这是在闹什么!”

    云阑珊一听到裘蓝尊的声音顿时吓了一大跳,手一抖,细长的冰线就迎风断裂,而秦霄还在站在上面,差点当场掉下去!

    所幸他离岸边已经不远,身形一抖,紧接着一个飞跃跳了过来,然而落地时一个没站稳,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身上顿时沾了不少泥土草叶,显得十分狼狈。

    “云阑珊,你干什么?”秦霄不满地骂道。

    云阑珊哪里顾得上理他,裘蓝尊正一脸怒意瞪视着她,让心虚的云阑珊低下了头。

    不仅是裘蓝尊,他身后还站着几个人,一女三男,包括黑扇在内,全部是千机阁颇有名望的几位长老!云阑珊从小到大,还从没见过这几人如此整齐划一地出现过,不由得冷汗涔涔。

    “你们这是在聚众闹事吗?!”裘蓝尊威严地斥道。

    云阑珊大气也不敢出,说起来虽然是秦霄挑衅朱清在先,但若她不缠着朱清,又不小心说漏了嘴,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朱清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要如何向裘蓝尊交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裘蓝尊脸黑了大半,他不过是处理了一件事儿的功夫,怎么就闹出了这么大动静?而他环视一周不见朱清的踪影,顿时意识到肯定是云阑珊这丫头心里不服气,又去找了别人的麻烦。

    秦霄见云阑珊低着头,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再想这一切都是为了朱清,不由得气上心头,上前一步道:“裘蓝尊上!此事与阑珊师妹毫无关系,是我见那姓朱的小子行事狂妄,故而出手教训而已!”

    “你给我住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裘蓝尊手杖狠狠一杵,怒道。

    秦霄顿时闭了嘴,脸上却仍然是不忿之色。

    黑扇见状后,“哗啦”一声抖开手中黑色扇子,慢条斯理道:“这有些人呐,就是看起来深藏不露,实际上外强中干,绣花枕头一包草!”

    谁都听得出来黑扇嘲讽的语气,裘蓝尊听了后脸色更黑。而他身后站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乐呵呵地站出来,笑眯眯道:“哎呀,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生什么气呢?”

    黑扇冷冷瞥了那男人一眼,道:“卜算子,你瞎掺和什么?!”

    被黑扇这么一说,被叫做卜算子的长老也不生气,而是继续微微笑道:“黑扇啊,你这脾气见长,可不是什么养生之道……我看那位朱少侠,未必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也不见得就没几分本事……哎?他人呢?”

    众人这才想起,朱清到现在还没上来呢!

    裘蓝尊已经快被气到说不出话来了,他见迦诺低头站在一边,马上道:“迦诺,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尊上,事情是这样的……”迦诺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条理清楚,没有半分隐瞒,也没有半点夸大事实。

    裘蓝尊早就知道秦霄对迦诺有意,可谁也没想到他会闹这么一出闹剧,现在更是折腾出了大麻烦。

    说朱清会掉到潭里摔死?那打死裘蓝尊都不信。朱清的实力他是了解的,天刀门的金刀客虽然脾气莽撞,有勇无谋,但实力却是实打实地摆在那里,就算云阑珊和秦霄是千机阁的得意弟子,也未必能在他们手下坚持多久。

    反观朱清,仅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让对方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当时迦诺一发来密信禀报此事,裘蓝尊就下定了拉拢朱清的决心。他为千机阁倾尽半生心血,又掌握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而如今正到了千机阁危机四伏之际,必须寻找足够强悍的高手来帮他撑过这个难关,才不至于让他这辈子的努力付诸东流。

    为此,裘蓝尊不惜拿出自己当年豁出半条命去才意外得到的宝物引魂葬血珠,来作为筹码拉拢朱清,甚至愿意提前将此物交给他。而他当时所说,就算朱清毁约也能将他追回一说,其实不过是虚张声势。

    若是全盛时期的千机阁,想要追杀一个人自然不成问题。可如今谁也不知道,只有裘蓝尊在苦苦隐瞒的事实却是——千机阁早已成了一个空架子,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高手来!

    只有拿到黑翼蛛蝶卵,才能化解这一切。

    所以朱清就成了裘蓝尊目前最大的希望,可偏偏朱清现在不知踪影,这让他如何不心急如焚?

    此时众人都不知道,朱清其实并没有凭空消失,他只是借此机会潜入了水潭中,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入水前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松鼠会游泳吗?

    事实证明,朱清只是想多了而已。松鼠虽然只是只松鼠,但毕竟也是一只实力强悍的妖族,区区避水,实在是小事一桩。

    一人一松鼠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深潭中,朱清一入水,就感到这潭水冰冷刺骨,而且一种难以言喻的阴邪气息弥漫其中,叫人不寒而栗。

    他将严寒的潭水隔开,周身出现一个小小的空间保证可以自由行动,又不至于打湿衣物,才对松鼠道:“这里面,果然不同寻常。”

    松鼠也感受到了威胁,表情难得严肃了些许:“确实。”

    “松爷我当年可没听说过千机阁有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儿,看来这千机阁果然出了问题。”松鼠摇摇脑袋道。

    “出了问题?”

    “当年千机阁叱咤风云的时候,几乎将整个青叶城纳入股掌之间,说是一城之主也不为过。你想想,他们甚至打通了无人涧,开辟出一条路,还险些和当时的妖族打起来,惊动了妖族几个高手。那个时候,走在青叶城大街上,都能感受到千机阁散出一种威压来。”松鼠话锋一转:“可是现在,不管是那个裘蓝尊,还是今天进来之后,我都感受不到半点真正高手的气息,你说是不是出了问题。”

    朱清疑惑:“那他们的高手去哪里了?”

    “谁知道呢。”松鼠撇撇嘴道:“我只知道,当初千机阁的阁主是个相当可怕的人物,连我们妖族都要让其三分,可这一次,我根本没有感受到那种气息,说不定是死了。”

    朱清听了,不由得感到惋惜,若是真有这样的高手,他倒是很想见识一番。现在看来,却实在是有缘无分了!

    “你别瞎折腾啊!我可告诉你,据说那阁主脾气怪异,根本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你遇上只有逃命的份儿!”松鼠警告说:“千机阁没高手是好事,到时候你进了珍宝库,卷了那些好东西一跑,估计也没人拦得住你。”

    朱清:“……”果然,这才是松爷的作风。

    两人又说了几句,这才开始静下心来,察看四周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在水底游了一圈,朱清没发现任何东西。虽然那股阴邪气息始终萦绕不散,但他却没有找到什么实物。

    难道这是这潭水本身所带有的?可千机阁怎么会有如此阴寒的潭水呢?外面的景象一切正常,只有这里让人感到奇怪。

    就在这时,朱清背后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那是一种奇异的“嘶嘶”声,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细微,但对于听力敏锐的朱清来说,在这寂静的深潭下,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听到这声音的那一刻,松鼠的脸色立刻变了,他突然跳起,狠狠一爪子拍向身后,接着对朱清吼道:“快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