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40章 琉璃草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什么东西?”朱清问。

    松鼠回答:“琉璃草。”

    朱清觉得松鼠见多识广,好像什么东西都知道一样。才刚遇到那蛇怪没多久,松鼠就给出了解决方法,果然是在大陆上游历多年,才有如此多的经验。

    松鼠知道朱清的想法后不屑地一笑:“当然,你松爷我除了不会生松鼠崽儿,还有什么不会的?”

    松鼠崽儿……朱清默默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琉璃草到底是什么?”

    “琉璃草是一种妖草,不是药,是我们妖族独有的一种植物,这种草的生存条件很严格,必须在潮湿、阴暗,且能照到月光的地方生存。”

    “这不是矛盾吗?”朱清不由得皱起了眉——又要阴暗,又要能照到月光,这样子的要求未免也太苛刻了。

    松鼠点点头,竖起爪子道:“要求是苛刻了些,不过不代表没有。在无人涧与青叶城的交界处有一处溶洞,那里就有适合琉璃草生长的环境。不过琉璃草这东西非同一般,自然也有不少人打破脑袋想要,所以未必现在还能有,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这东西到底有何用处?”

    “年轻人,不要心急。”松鼠慢悠悠地回答:“琉璃草对于我们妖族来说没什么用处,和普通的妖草别无二致,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差别可就大了,效果也很不一般。不少人都觉得它吸纳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所以经常拿它来炼丹制药,但实际上,琉璃草的用处远不止于此。”

    “琉璃草,可以让人的气息最大限度地与周围同化,从而实现隐身的效果。”

    朱清闻言不由得吃了一惊:“隐身?”

    即使是真正一等一的绝顶高手,也未必能做到在天地间完全隐没身形。毕竟这太难实现,试想,若两个高手交战,其中一人突然隐去身形,岂不是立刻胜券在握?那种级别的交战,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何况是这般逆天的能力。

    所以迄今为止,朱清从未听说过有类似的功法,估计即使有,也早已失传,不知流落到何处去了。

    松鼠说:“没错,琉璃草就是这般神奇的妖草,可它时效不长,一滴琉璃草汁液只能维持半个时辰的效果,而且琉璃草本身带有一种奇异的香气,如果遇上经验老道的对手,还是很容易就会被发现。但如果你对上的是千机阁那玩意儿,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

    朱清想起今日在千机阁的遭遇,不由得皱起眉,问:“那到底是什么?”

    “这个嘛……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松鼠话锋一转,没有告诉朱清答案,反而道:“这东西涉及到我们妖族,你就别管了,管得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总之你绝对打不过它就是。”

    朱清默然。他知道松鼠不愿意说的事情就绝对问不出答案,于是尽管十分好奇,也只得暂时压下,等到以后有机会再提起。不过被松鼠说成连一战之力都没有,却让他有几分不满。

    但是这也没办法,朱清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日后不要再轻易叫人小看了去。若他足够强悍,就不会一出现就引起别人的质疑,也不会平白无故遭受了这么多的麻烦。

    谁知松鼠却说:“但是那东西既然出现在千机阁,就表示它是有主人的。”

    “主人?”

    “那巨蛇灵智未开,只有兽性,显然不可能是自己来到千机阁,否则早就大开杀戒了。”松鼠表情有些严肃,伸爪子点了点朱清,道:“我猜,它很有可能是被人饲养,你没见它根本无法离开那深潭吗?说明主人给它下了禁制,让它无法逃离,也无法出来作乱。但是今天你一个外人突然出现在千机阁内,很可能是你身上亡魂钟或者引魂葬血珠的气息惹得了它的注意,所以才会克制不住向你出手。”

    “这一下,你算是把这件事情给揭了出来。”松鼠告诫:“小心咯,说不定对方已经盯上你了,对那妖物来说,你这种可是最好的饲料。”

    朱清忍不住抖了一下,现在在他眼里,千机阁几乎等同于龙潭虎穴,稍微靠近一点就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和事端。

    现在他只希望那黑翼蛛蝶卵不是什么难处理的东西,否则这么拖下去,还不知道何时能进入妖族,找到小瓷。

    松鼠仿佛看出了朱清的心思,嗤笑一声道:“你也不用着急,你那点心思松爷我还不知道?说是要来帮爷找人,实际上是想借此机会开开眼界吧?既然如此,就别怕事情多,一点一点儿地解决了,也算是一种历练!”

    “松爷我等小瓷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说到这里,松鼠似乎有些感慨,眼里也流露出些许怅然。

    朱清见状,也只能默然。他不曾经历过松鼠与小瓷那样的生离死别,只觉得这样子的感情神圣无比,让人歆羡。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快去找琉璃草!”松鼠情绪转换速度飞快,一脚踹在朱清身上,催促他赶紧去办正事。

    “等等,别急!”

    正当朱清即将出门,松鼠又拦住了他。朱清以为松鼠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连忙止住了脚步,问道:“怎么了?”

    “松爷我累了,要休息。晚上再出去找也不迟。”

    朱清:“……”敢情这位大爷又嫌弃累了开始。

    松鼠打了个呵欠,道:“没什么大不了,青叶城地下的交易多得是,你大白天跑出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收获,反倒是晚上去夜市看看,说不定能有意外的发现。”

    朱清无奈,只好退了回来。

    松鼠跑去睡觉,朱清就在原地默默打坐,静心研究亡魂钟和引魂葬血珠,让这两者更加磨合。上一次他以为自己突破了,但后来发现那只是一种力量的喷涌,现如今他还是停留在人仙与地仙的交汇处,想要真正突破,迈入更高境界的门槛,还需要一个真正合适的契机。

    但是,这个契机到底何时才会出现呢?

    朱清尽力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灵力流转,丹田充盈,随时都可以发出致命一击,然而想要领悟出独属于自己的功法,却是仍然远远不够。

    他仔细回忆了一番这几日遇见的人——裘蓝尊,在他看来这是唯一一个强悍的对手,这个白发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地仙的实力却是摆在那里的,从那日他轻轻松松接下了自己的茶水就能看出来。

    黑扇估计也是地仙级别的高手,但是朱清自有了与青莲大帝对阵的经验之后,就算与黑扇全力一战,他也无所畏惧。

    刨去这两人,这青叶城中,他所认识的高手几乎就没有了——千机阁那几位长老他尚不熟悉,也无法摸清对手的实力。而秦霄、云阑珊这种则更不入流,虽然在青叶城之外也算是青年一辈子中难得的强者,但在现如今的朱清面前,却是完全不够看。

    “奇怪……这样的实力,真的能够对抗妖族么?”

    朱清只觉得不对劲,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松鼠翻了个身,睡得正酣。

    朱清想,松鼠曾经说过,千机阁曾经有与妖族对抗的实力,但如今却是完全不够看。那么在这段时间里千机阁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发生了足以使其覆灭的大事,难道这青叶城中的人会不知道吗?

    还是说,是裘蓝尊靠一己之力,压下了这件事?

    朱清摇摇头,告诫自己不要再去多管闲事。他此行的目标是妖族,更是努力提升自己,好早日寻到通往天仙级别的通路——不是让自己陷入势力纠纷中,难以脱身。

    一旦静下心来,时间就变得飞快,等朱清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月亮也悄悄爬上了枝头。千机阁没有再派人来,估计也是有了分寸,知道自己已经触了朱清的底线。

    朱清只希望像云阑珊那种不讲道理的丫头不要再来烦他,他已经没心思应对这种骄纵的大小姐了。

    等松鼠差不多醒了,朱清就一把把它抓起来,直接往外面走。

    青叶城是个极其神秘的城市,因为与妖族仅仅隔了一个无人涧,所以连带着这里的居民都带有一种神秘的气息。但他们行事并不隐秘,反而十分高调。白天这里就十分豪华气派,而夜里更是万家灯火,宛如白昼一般。

    朱清所住的地方是青叶城的东北角,离无人涧算得上比较远的位置。而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却是位于城门附近。

    朱清在松鼠的指引下很快找到了他说的地下交易处,一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为他打开了有些残破的铁质大门,邀请他进去。

    “就是这里?”一路走来的景象实在有些令人失望,朱清忍不住问松鼠。

    松鼠哈哈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小子还是历练得少了啊,怎么就没听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呢?!”

    “ 你迄今为止瞧见的,只是青叶城的二分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