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47章 天刀门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好了,滚出去。 ”白衣女子说完,也不管朱清有没有答应,直接一抬手,将他掀翻了出去。

    朱清好不容易才站稳,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出了客房,大门“砰”地一声毫不留情地关上。

    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黑瞎子,只不过和朱清的狼狈不同,黑瞎子是闲庭信步地走了出来,拍了拍朱清的肩膀,慢慢道:“放心吧,她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就说明对你印象还不错。你只要下去一趟,做个样子,她自然会松口留下你的。”

    朱清暗中咬牙,即使对那白衣女子有些许不满,也只得暗暗压下,毕竟他技不如人,不得不服气:“多谢前辈指点。”

    “哈哈,眼看咱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小子也不用前辈前辈的叫我,直接叫黑瞎子就成。我最烦那些繁文缛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表的缘故,黑瞎子笑起来的模样有些阴沉,但听得出是真心实意:“小子你和那些眼高手低的家伙不一样,我也瞧得出来,你这个年龄,能有这般造化实属不易,偏偏还没有骄纵之气,实属难得。陈四拳也算长了次眼,挑个了好人回来。”

    朱清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面上却依然恭敬,道:“多谢……黑瞎子指点。”

    这话说起来委实有些别扭,但黑瞎子说是这样说,该有的礼节,朱清是一点都不会少的。

    “哈哈,好好,下去看看吧。”黑瞎子道:“你放心,有墨白墨玄那两个混小子在,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朱清点了点头,黑瞎子便转身走进了另一间客房,似乎对外面混乱的场面丝毫不放在心上。

    待黑瞎子回房间后,朱清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他这一晚上实在过得精彩不断,也不知道等到松鼠回来,看到自己又惹出这么多事端,会作何反应。

    他出来这么久,如今已是深夜时分,然而这间客栈门口却是吵嚷声不断,吸引了附近不少人的注意力。

    先前被墨白墨玄扔出去的那人叫了不少人回来,大有不教训回来就罢休的架势。

    “你们自己先惹的麻烦,难道怪我们吗?!”墨白墨玄两个小孩子面对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也毫不畏惧,伶牙俐齿地道。

    为首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背了一柄细长的砍刀,听了这句话后冷冷道:“天刀门出行在外,是人都得给三分面子,你是哪家出来的毛头小子,也敢这般嚣张?!”

    “是人都得给三分面子?难不成不给面子就不是人?”一听这句话,陈四拳立马沉下脸,原本总是嘻嘻哈哈的他此刻竟然也显出几分压迫感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先前被墨白墨玄教训那人脸上还带着血迹,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讨好地对那瘦高个谄笑,道:“鹫大哥,就是这个家伙!您是没看见他刚刚那副嘴脸!一口一个天刀门算不上什么,那话说得小弟我都听不下去了!这才想着提醒他几句,不要损我天刀门的颜面,可谁知……唉,这人二话不说就上来动手!”

    他这番话颠倒黑白,说得好像陈四拳他们有错在先一般,别说这三个当事人,就是朱清听了,都为这人的行为感到不齿。

    陈四拳气得脸色铁青,而墨白墨玄更是不用说。两个小孩子的表情同时变得阴狠,冷厉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口出妄言的家伙:“二话不说就上来动手?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找死,想要对我们老大动手动脚,现在过来颠倒是非的本事倒是厉害!”

    “和他浪费什么时间,直接动手算了!”

    也不知道兄弟二人谁先说了这么一句,就见两个小孩齐齐伸出手,隔空狠狠一捏。

    诡异的一幕立刻出现了——先前厚着脸皮大言不惭的那人突然闭了嘴,像是有人往他的喉咙里塞了一团棉花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接着他一脸痛苦地按上自己的脖子,仿佛有人掐着他一样不断挣扎,而他的双脚缓慢离地,就好像有人捏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一般!

    朱清见此情景立刻一愣,看向墨白墨玄两兄弟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好奇,这两个孩子使用的是什么奇怪的招数?隔空就能将人制住,他竟然从来不曾见过!

    那瘦高个儿见自己的人被制住,细长的眼睛一眯,背上砍刀立刻脱鞘而出,凌空狠狠一劈!

    “哎呀!”这一下下去,被钳住那人立刻脱离了控制,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立刻惊恐地往瘦高个儿身后缩:“鹫大哥,鹫大哥……这两个小子会妖术!”

    “哼,什么妖术?!我看你也就这点本事,只会往人屁股后面躲!”墨白和墨玄不屑地嘲讽起来,朱清注意到,他们些许动作之间,似乎有一根极细的银丝在起起伏伏,若非视觉敏锐又观察仔细,绝对难以察觉。

    难不成那根丝线,就是他们使用这种诡异招数的关键?

    朱清正在暗暗观察,就见那瘦高个儿脸色一沉,一挥手,顿时他身后十几个人立刻抽出了自己身上所携的长刀,动作飞快地将几人围了起来。

    陈四拳见状,表情更加冷漠了:“这位兄台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真要同我们动手?”

    “折了天刀门面子的人,留你们到现在已经是难得了!”瘦高个冷笑一声,面带不屑道:“我不管你们是何来历,懂些什么古怪的招数……总之你们既然敢冒犯我天刀门,就得做好被千刀万剐的准备!”

    “呵!难不成这青叶城是你们家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陈四拳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嗤笑出声:“你们天刀门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刚刚兴起的势力,就敢嚣张到如此地步?难不成你们忘了,这青叶城,千机阁才是真正的老大!”

    陈四拳不提千机阁还罢,一提起来,瘦高个的脸色顿时大变,狠狠一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道:“千机阁?!谁不知道千机阁现在早就撑不住了!难不成你还想着千机阁来给你做主,简直笑话!给我杀了他们!”

    朱清起初还只默默听着,见此情景顿时听不住了,白衣女子的条件,他可是没忘。如果想拿到琉璃草,他必须先解决眼前这一群天刀门的人。

    然而刚刚瘦高个说的话却让他心神不宁——千机阁已经成为空架子的事情,估计除了裘蓝尊之外也只有那几个长老能知晓一二分,为何这天刀门随随便便就说出口?难道这已经不是秘密了么?

    这个猜测让朱清十分担忧,然而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就在瘦高个喊出“杀了他们”之际,朱清一个飞身跃到两路人之间,高声道:“且慢!”

    “朱清哥哥!”墨白墨玄两个小孩见朱清出现,立刻高兴地喊了一声。

    “朱清?”瘦高个听到朱清的名字,冷冷地盯着他:“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朱清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道:“天刀门何必如此欺人太甚,大家各让一步,不是很好么?”

    他这句话本想是缓和一下气氛,当然朱清自己也很清楚,今晚这一架是必打无疑,然而他刚刚说完,不久前被收拾了的那人又冒出来,指着朱清气急败坏道:“鹫大哥,就是他!前几天金刀三兄弟出了事,就是这小子做的!”

    朱清一听,顿时恨不得一掌拍出去,将那多嘴的人拍死。

    反倒是陈四拳听了这句话,立刻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朱清的肩膀道:“好小子!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果然好胆量!”

    朱清只能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而反观天刀门的人皆是一脸怒意,瘦高个更是冷笑一声:“原来金刀客说的家伙就是他?很好,既然如此,不如今日新仇旧恨一起算上,把这几个爷看不顺眼的家伙统统收拾了!”

    说罢,瘦高个手中那把砍刀立刻发出嗡嗡的轰鸣声,刀身居然缓缓发亮,似乎有一道红线缓缓浮现了出来。

    “朱清兄弟,你要小心!”见此情景,陈四拳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道:“他那刀与众不同……刀刃血性十足,出鞘后肃杀之气迎面而来,估计是一把魔刀!”

    “魔刀?”

    朱清一愣,想起以前关于法器的说法,不由得警惕起来——法器本身与主人的性格也有一定联系,若主人本身嗜杀成性,也会对法器产生影响,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法器会变得嗜血暴躁,一旦出现必须靠杀人才能缓解。

    如果天刀门真的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积累起了足够的声望,那么很可能就是用了这种方法——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最能震慑人的方法,而单看他们今天嚣张狂傲的行为,便能看出一二了!

    朱清面色一沉,看来,他今天是遇上对手了,只是不知道他所拥有的亡魂钟,和这嗜血魔刀比起来,哪一个更强势一些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