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48章 松鼠归来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一旦打定主意,便不再刻意压制自己的气息,而亡魂钟的力量一释放,在场的人立刻感受到一股极其阴寒冷冽的气息,如同站上了奈何桥头,对岸是大片大片的白骨原和一望无垠的殷红彼岸花,亡魂的哭嚎声愈演愈烈,并没有变成真正的声音,却仿佛有形一般回荡在每个人心头。

    陈四拳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用复杂的目光看向朱清,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最后叹了口气,道:“朱清兄弟,我就知道,我陈四拳没有找错人!”

    朱清只是笑了笑,并不多言,而墨白墨玄两个小孩纷纷用崇拜的目光望向朱清,嘻嘻笑着拍手道:“朱清哥哥,你好厉害啊!干脆一口气杀了他们!”

    这两个小孩子也不是一般人,居然也能感受到这种阴寒的气息,说明他们同样具备了高手的潜质——毕竟只有具备一定实力的人,才能察觉到朱清散发出来的这种无形威压。

    与朱清远远对峙的瘦高个也感受到了这股亡灵的气息,脸色变得更为阴沉,嗜血魔刀的刀尖直直对准了朱清。

    就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朱清突然感到丹田处一震,体内的灵力开始疯狂流转起来,体内的嗜血因子蠢蠢欲动,似乎对眼前一战十分期待。

    朱清很快就找到了原因——竟然是引魂葬血珠在亡魂钟内发出幽幽红光,内里鲜血般殷红的液体飞快地流淌着,几乎化成了一朵深红色的旋风。

    “这是……”朱清低声喃喃,他很快就发现了症结所在——竟然是瘦高个手中刀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吸引了引魂葬血珠的爆发,连带着让他也兴奋起来!

    朱清忍不住激动不已,看来眼前这个天刀门的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材料!

    这一刻,朱清心中也隐隐约约泛起了一丝渴望——他想要杀掉眼前这个家伙,将他的魂魄擒来,作为第一个任他驱使的生魂!

    这个念头一出,朱清心中的想法顿时发生了变化,起初他只是想解决眼前的麻烦,然而现在却渐渐泛起了一种想要屠戮一切的渴望,连带着他的眼珠都泛起了淡淡的鲜红色。

    最先发现他不对劲的还是墨白墨玄两兄弟,他们盯着朱清看了一会儿,突然叫起来:“朱清哥哥,你的眼睛怎么了?”

    被他这么一说,陈四拳也跟着看过来,顿时大惊失色:“朱清兄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快稳住心神,莫要走火入魔!”

    朱清并没有失去理智,比先前第一次试图控制引魂葬血珠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如今遇到这种强悍的影响,也只是感觉到微微的一丝不对劲,在陈四拳的声音下很快回过神来,道:“四拳大哥,我没事。”

    此话一出,朱清立刻感到原本激动的心神渐渐平复下来,也更加吃惊引魂葬血珠对人心性的影响。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瘦高个,这家伙身上到底有多少杀孽,竟能引得引魂葬血珠如此兴奋?

    瘦高个见朱清看向他,冷哼一声,道:“看什么看?!小子,出招吧!”

    话已至此,朱清也不打算再与他客气,虽然刚刚他的心神波动是因为引魂葬血珠的影响,但此刻,他已经确确实实对眼前之人动了杀心!

    朱清手下缓缓蓄力,随时准备出手,而瘦高个见朱清如此,立刻冷笑一声,手中大刀发出幽幽红光。

    然而就在此时,瘦高个身边的天刀门人,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一声惨烈无比,众人的注意力纷纷被其吸引了过去,这一下不由得大惊失色:只见那人手腕处一道深深的血痕,手无力地垂着,裂口处已经冒出了森森白骨,可想而知刚刚出手伤他的人下手多么狠辣!

    “怎么回事?!”瘦高个一见此情景就瞪大了眼睛,继而恶狠狠地盯向朱清等人:“你居然暗中偷袭!”

    朱清真的很想说一句,他是无辜的。然而此刻瘦高个已然失去了理智,提起长刀就向朱清冲来:“敢动我天刀门的人,找死!”

    然而他还没到朱清身前,就听到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瘦高个回头一看,不禁目呲欲裂——只见那一群天刀门的人纷纷倒在地上,捂着手腕惨叫,而他们的手上,都出现了与刚刚那人别无二致的惨重伤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饶是瘦高个见多识广,杀人无数,也不由得为眼前一幕感到惊惧。

    他将惊诧的目光投到朱清身上,不由得变成了审视——这小子,究竟做了什么?若是一个人的伤是他偷袭所致,可如今这么多人,又当着他的面,怎么可能造成如此多的伤?

    被瘦高个这么一看,连带着陈四拳和墨白墨玄都一起看过来,眼里纷纷流露出“你小子可以”的神色来。

    朱清很想扶额叹气,说一句他什么都不知道,然而这句话就算说出来,估计也没有人肯相信。

    不过,这到底是谁在出手?

    朱清皱着眉头,看向不远处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那一群人,眼睛突然落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上——那身影再熟悉不过,不正是消失了许久的松鼠吗?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般,黑影跳到先前找事的那人身上,狠狠一划,在他的惨叫声中,朱清清楚地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寒光,正是松鼠那锋利无比的爪子。

    松鼠真的回来了!

    这个想法让朱清心中雀跃不已,然而如今陈四拳他们都在身边看着,他也不好表现出过多的喜悦,被人发现,只得故作镇定,假装眼前一切是他所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来。内心却在叫苦不迭:松鼠这一次,不是给他惹了更大的麻烦吗?

    这一下,只怕和天刀门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不到片刻工夫,瘦高个带来的人就全部倒下,先前的嚣张气焰全部消失殆尽,只剩下痛苦的哀嚎声。

    “你到底干了什么?!”瘦高个眼珠气得通红,恨恨地盯着朱清,恨不得将他当场生吞活剥。

    朱清摇摇头,一脸无辜,仿佛自己什么也没做一般。事实上,他确实是什么也没做。这一切都是松鼠的功劳,只不过这话他当然不能说出来,只得假装这一切是他所为。

    仗还没开始打,人就已经倒下了。瘦高个大概从来没经历过如此不堪的场面,惊惧之下只得狠狠瞪了朱清一眼,怒气冲冲道:“走!”

    说罢便不顾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一群人,率先飞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中。

    “怎么,你们是想自己走呢?还是让我陈四拳的拳头送你们一程?”陈四拳的拳头咔吧作响,不怀好意地盯着地上的一群人。

    对方哪敢再计较,领头的人都走了,他们不过是一群来瞧热闹的,本以为又是一场教训人的好戏,谁知道会遭此大劫?他们都是使刀的人,而对方断的偏偏是他们的右手,只怕日后就算接上去养好了,也难以再正常地用刀了!

    眼瞧着天刀门的人连滚带爬地逃走,陈四拳不由得心情大好,哈哈大笑道:“所以啊,做人不能太嚣张,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笑完后,陈四拳心情大好,走过来重重拍了拍朱清的后背,道:“走,朱清兄弟,大哥请你喝酒去!”

    “我们也要喝!”墨白墨玄一起叫嚷起来。

    “去去去,喝什么喝,你们两个小孩,别瞎跟着凑热闹!”陈四拳不耐烦地挥手驱赶墨白墨玄,收到了两个大大的鬼脸和白眼。

    陈四拳心情不错,朱清看得出来,但他现在没有心思留在这里。刚刚他清楚地看到松鼠已经回来,现如今他攒了无数的问题,需要找松鼠问清楚。

    想到这里,他立刻冲陈四拳拱了拱手,真诚道:“大哥的好意,朱清心领了。只不过朱清等下还有急事要去处理,不如改日再同大哥把酒言欢,大哥觉得如何?”

    “好好好,你去吧!”陈四拳也是懂得察言观色之人,听了这话后立刻挥手:“快去吧,别耽误了正经事儿!”

    “不过兄弟你可别忘了,明日我们就要出发了!”陈四拳叮嘱道:“可别忘了这事儿,起得晚是坚决要不得的,我们老大可是最讨厌等人了!”

    说起老大,朱清不由得想起之前与白衣女子的约定,连忙抬头向二楼望去,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逝,他便放下心来,知道对方已经将刚刚发现的一切尽收眼底。

    现在他只希望对方能够遵守承诺,事成之后,分一株琉璃草给他。

    而现如今,他需要尽快赶回自己所住的客栈,与松鼠汇合,同时与之分享这一天的收获!

    “朱清兄弟,路上小心啊!”陈四拳远远地挥手,墨白墨玄也跟着一起喊:“朱清哥哥明天见!”似乎十分喜欢朱清。

    朱清点点头,脚下加速,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他没注意到是,有一道阴测测的目光一直盯着他,见他离去才隐匿在黑暗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