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49章 秦霄之死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一回到客栈就匆匆忙忙奔上二楼,一推门,果然见到松鼠正躺在床上,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松鼠!”朱清忙不迭奔过去,皱眉问道:“你去哪里了?”

    松鼠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一见是朱清,又翻了身,似乎不想理他。

    朱清一见立刻急了,伸手毫不客气地把松鼠抓起来:“快说,你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没有松鼠的这一晚上,他过得可是惊心动魄,虽然最后并没有真正和人动手,但心理上却是受了不小的冲击。

    松鼠被朱清一抓,顿时气急败坏:“你小子要造反吗?!松手,快给松爷我松手!”

    好在松鼠还是原来那个松鼠,朱清松了口气,却依然死死盯着松鼠不放,大有松鼠不说实话,就再把他抓回来的意思:“你倒是说说,今晚上去哪里了,为什么一言不发就没影了?”

    松鼠没好气地理了理身上的毛,气冲冲道:“急什么急?!松爷我这不是在想该怎么说吗?你急有什么用?!”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松鼠才一甩尾巴,开口道:“你还记得今晚我们遇到的那两个黑衣人吗?”

    “记得,你不是说他们身上有妖族气息么?怎么,难不成你跟着他们去了?”朱清皱起眉问,松鼠这一次行动也太大胆了,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松鼠点点头,皱着眉道:“没错,松爷我确实跟着他们走了一遭。那两人确实并非人类,身上的妖族气息又十分浓烈,但我却不敢肯定那就是妖族。”

    朱清闻言,顿时一脸不屑:“这不就和没跟着去是一样的吗?”如果松鼠没跟去得到的无非也就是这个结果,哪里有半点区别?

    “区别可大了!”松鼠见朱清的表情就是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儿,忍不住又气又急道:“他们出现在此处是为了打听消息!”

    朱清问:“打听什么消息?”

    松鼠一听到这个问题立刻泄了气,慢吞吞地说:“这个……我不敢跟得太紧,生怕暴露,所以不是很清楚。”

    朱清:“那你走这一趟,到底收获了什么?”虽然这话有点不客气,但朱清实在想不出松鼠这么冲动,随随便便就去打探消息的举动有何收获。

    松鼠顿时急了:“你怎么能这么目光短浅?”说着他面露担忧之色:“松爷我是觉得,不管那两个人是不是妖族来客,但他们身上妖族气息那么浓烈,就绝对和妖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妖族多年来不问人间事,如今这么两个人突然出现在青叶城,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朱清理直气壮道,总得来说,今晚这一趟,还是他的收获比较大,这让他十分愉悦。

    松鼠气急败坏:“孺子不可教也!”

    朱清一脸得意。

    “既然如此,你不如说说你今晚的收获?”松鼠见朱清一脸笑容就想抽他一爪子,不由得气愤地问道。

    虽然中间经过了不少曲折,但至少琉璃草有了着落,这一点朱清还是很满意的。听完朱清的讲述后,松鼠同样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原来如此,说得好像你已经把琉璃草拿到手了一样!”

    “虽然没有拿到手,但至少已经有了保证!”朱清很不服气:“你也说过,琉璃草非常难得,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弄到手的吧!”

    松鼠摇头,盯着朱清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你就真的准备跟着那四个人去无人涧?”

    “不然呢?”朱清反问,他可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何况这还有他想要的报酬。

    “简直愚蠢!”松鼠摇头,恨铁不成钢道:“你就不好好想想这个道理——那人只是需要一个人帮忙,去帮他凑数拿到悬赏任务就行,也没说一定要跟着进去无人涧啊!你怎么就没想明白这个理呢?!”

    朱清一听,顿时愣住了。松鼠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陈四拳一路上的意思,都是要他跟着一起进去无人涧。

    “所以说你孺子不可教也!”松鼠气呼呼道:“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抱着什么心思?万一对方不怀好意呢?你就这么莽莽撞撞跟着去了,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再说了,你不是和千机阁约好了要去找黑翼蛛蝶卵吗?万一到时候回不来怎么办?裘蓝尊会不会以为你是个违背承诺的伪君子,接下来发出追杀令?这些问题,难道你都没有好好动脑子想一想吗?”

    松鼠连珠炮的问题把朱清炸得有些犯傻,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想这么多,只觉得意外撞上可以拿到琉璃草的机会,是他走了大运,却万万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关窍,现在一回想顿时觉得到处都不对劲,不禁有些发愣:“那可如何是好?”

    如今他已经接了两个需要进入无人涧的任务,要不然干脆一起做了?反正进去一趟也是进去,进去两趟也是进去,不如一起解决了这些麻烦。

    但朱清想是这么想,也真的只敢想想——裘蓝尊那边兴许还好说话,但那个白衣女子,朱清是绝对不敢冒这个心思的——一旦朱清提出这个要求,估计会被对方当场轰成渣滓。

    “哈哈,这么看来,你小子虽然有收获,却又惹上了一摊大麻烦啊!也不比我松爷强到哪里去!”松鼠嘲笑朱清道。

    朱清无可奈何,然而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被松鼠嘲笑下去,于是转移话题道:“我今晚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

    “你是不是警惕心太重了?”松鼠对朱清的话不以为然,道:“别想太多,你来青叶城这才多久?就惹出来这么多事情,被人盯上也是很正常的。放心吧,最多是些不入流的杂鱼罢了。”

    “不……不仅仅是这样。”朱清回忆了当时的场景,不觉皱起了眉,如果说他自己可能感觉出错,那么陈四拳也同样有被盯着的感觉,而陈四拳的实力不在他朱清之下,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出错。

    一个人还可能是错觉,两个人同时出现错觉的可能性,就实在有点小了。

    听到朱清如此斩钉截铁的说法,松鼠也不禁认真了起来,摸着下巴思索起来:“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说明对方来头也不小啊……可是你初来乍到,能惹上什么人?”

    “会不会天刀门?”朱清想起今晚被天刀门找上门来的事情,忍不住问。

    松鼠一听,顿时嗤笑出声,道:“天刀门?快别提了。没错,这几年这一股势力发展得十分迅速,但天刀门修炼的方式太过阴狠,急求速成,根本不是长久之计——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凶悍无比,但实际上和绣花枕头没什么。确实那里面或许有一两个高手级别的人物,但还不至于对你这个小虾米动手。你就瞧瞧今晚来的那些人,都是一群杂碎!”

    被形容成“小虾米”让朱清有几分不满,不过他并不十分在意,反而问道:“那与千机阁比较呢?”

    “千机阁虽然成了个空架子,但几百年的底蕴还在,岂是轻而易举就能撼动的?”松鼠摇摇头,感慨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千机阁就算已经成了现在这副光景,也未必将天刀门放在眼里!”

    “而且,千机阁那位阁主神秘非常,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重出江湖,到时候肯定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所以,无论如何,现如今的天刀门都不是千机阁的对手。”

    朱清点点头:“也是。”

    他还想问几句,结果这时,门口突然响起“砰砰”的砸门声,听声音就知道来人十分急切。

    朱清和松鼠对视一眼,朱清站起身,上前开了门,结果门一开,一个蓝色的身影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居然是云阑珊。

    朱清一见这个女人就没好气,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然而下一刻朱清就发现,云阑珊似乎有点不对劲,她的脸色惨白,手不住地打颤,仿佛遇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一般,连说起话来都断断续续:“朱清……你快跑,别留在这里了!”

    松鼠跳到朱清的肩膀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悄悄问朱清:“瞧这丫头,这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朱清也不知道云阑珊这么急匆匆地出现是为了什么,只看她的表情觉得事情似乎不简单,于是皱眉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

    “因为……”云阑珊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道:“因为……因为秦师兄他……他死了!”

    朱清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秦师兄”是秦霄,不由得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秦霄死了,怎么回事?

    他心中那股强烈的不详预感再次涌上心头,见云阑珊已经开始哭起来,不觉有些烦躁,便直接问:“不要哭了!你先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白天秦霄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一天的工夫就发生意外?这其中必然另有隐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