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50章 一波未平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我……我也不知道啊!”云阑珊眼圈红红的,忙忙地擦拭脸上的泪水,好不容易才止住哭,抽抽噎噎道:“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今晚练功回去之后,秦师兄房门口围了一圈人,说出事了……我进去一看,发现秦师兄已经死了。”

    “他死得很惨,他……”云阑珊说不下去了,表情看起来十分难过。

    “那你突然来这里是做什么?”朱清皱着眉头,问道:“你的师兄,与我有什么关系?你跑来这里告诉我做什么?”

    云阑珊顿时被这句话噎住了,好半天才断断续续道:“我……我是担心。”

    如果不是因为云阑珊是个女人,朱清真想给她一拳,把她打出去!

    秦霄死了与他有什么关系?他一死,云阑珊却匆匆忙忙跑来,告诉朱清这个消息——这意味着什么?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朱清杀了秦霄,云阑珊特意来给他通风报信一般。

    “你给我出去。”朱清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冷着脸对云阑珊道,同时一指房门。

    云阑珊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好意会换来这种结果,顿时急了:“朱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是好心在帮你!”

    “好心帮我?”朱清简直要被气笑了:“你来找我是为什么?为了告诉我你师兄被人杀害,而凶手不知所踪?你来告诉我要我尽快离开,而我根本没有杀他,为何要走?”

    “这么一走,岂不等同于所有的罪状都落在了我身上?云阑珊,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朱清气得不轻,怒吼道。

    云阑珊被朱清有些凶狠的表情吓住了,哆哆嗦嗦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只怕你也把我当成了凶手吧?”朱清冷笑一声,接着冷冷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云阑珊气得直跺脚,脸上还挂着泪珠的模样格外惹人心疼,然而朱清从不对毫无关系的人怜香惜玉,见此情景只觉得更加烦躁:“好了,给我出去!”

    他一抬手,手上立刻发力,一股暗劲直接将云阑珊推了出去!

    “朱清,你等等,你开门听我说啊!”云阑珊在外面急得不停拍门大喊。

    朱清懒得理这个没有脑子的丫头,反正她折腾一会儿就会自己离开。

    真正让他担忧的是,秦霄为什么会死?看云阑珊的反应,几乎已经是第一时间把他朱清当成了凶手。的确,白天里他和秦霄闹出了一些不愉快,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痛下杀手,何况丢面子的根本不是他。

    松鼠跳到桌子上,和朱清相对无言。一人一松鼠一起沉默了片刻后,朱清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松鼠一摊手:“反正今天晚上你一直都在地下城,也根本没去千机阁,不可能有杀人的机会。”

    朱清皱了皱眉:“话虽如此,但是……”

    但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就目前来看,他朱清确实是最有可能动手的人——时机,动机,全部都具备。白天他刚刚和秦霄产生龃龉,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故而一气之下杀了对方,也实在情有可原,况且他还有这个实力!

    也难怪云阑珊得知这个消息后,会第一时间跑来找他了。看来这丫头倒是实打实地担心他,可惜朱清实在没心思理会这份好意。而且云阑珊来的太不是时候,简直像是坐实了他是杀人凶手一样。

    “我看那小子心浮气躁,为人处世十分嚣张,估计早晚也难逃一死。”松鼠满不在乎地说道:“他那样子肯定要出事,只不过恰好出在了这个节骨眼上罢了。”

    朱清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十分无奈:话虽如此,可问题是他现在死了,这个责任等同于落到了朱清身上。

    裘蓝尊那里或许还好处理,可其他人就未必了。一想黑扇那副百般瞧不上他的态度,朱清就一阵头痛。

    “现在要怎么办?”朱清有些焦急地问松鼠。

    松鼠摇摇头,道:“你问我,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如今我们只能假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能拖多久是多久。毕竟你不在场,若不是那个叫云阑珊的丫头过来通知你,你根本不会知道这件事,所以不需要现在出面,否则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也好。”事到如今,朱清只能点头答应。

    这个爆炸般的消息来得突如其来,让朱清有些反应不及。如今睡觉也没心思睡了,只能坐在床上,焦虑地思考。

    秦霄怎么会突然死去呢?

    看云阑珊的反应,就知道秦霄的死相必然惨烈至极。显然杀他之人是下了狠手。

    秦霄的性格确实十分容易树敌,但问题偏偏出在这种关键时刻,让朱清不得不多考虑一步。到底是什么人对秦霄痛下杀手?这个时机太微妙了,朱清完全不相信对方会一点计划都没有,若是有,那么一定是针对他,或者千机阁的。

    他在床上反反复复地思考,将他来到青叶城后一路的经历都细细回想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任何线索,不免感到几分烦躁。因为云阑珊这个麻烦精的缘故,几乎千机阁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了朱清受裘蓝尊所托,将要参与进入无人涧的队伍,所以目标范围一下子扩大了不少,任何一个千机阁中人都有可能知道这件事。

    但是,秦霄又不是一般人。

    朱清眯了眯眼睛,突然有了思路——如果真的有人要杀秦霄,他不可能坐以待毙,肯定要奋起反抗。想要杀掉他这种级别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就是说,不是一般的千机阁弟子能做到的!

    想到这里,朱清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他几步走到门边,一把拉开门——果然,云阑珊还等在那里。只不过气鼓鼓地坐在地上。

    “你进来。”朱清居高临下,冷冷地对云阑珊说。

    云阑珊立刻站起身,忙忙道:“你是不是想通了?想通了就快走吧!要是明天我爹他们找来,你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那不用你操心。”朱清淡淡道:“进来说话。”

    云阑珊一咬牙,跺了跺脚,还是跟着朱清走了进来。

    “我问你,你师兄死的时候,是个什么光景?”朱清问。他需要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能判断杀死秦霄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对手。

    一说到这件事,云阑珊立刻开始发抖,似乎对此感到十分恐惧。

    “他……他……”云阑珊张开口,还没说几个字就泣不成声,道:“他死得很惨……特别惨,我去看的时候,发现他……他……”

    “他怎么了?”虽然有些不合时宜,朱清还是皱着眉,有些急切地追问道。

    云阑珊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秦师兄他……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去多时了,他的背后被人破开了一个洞……内脏已经全部被挖空了。”

    云阑珊断断续续,朱清一直强迫自己耐心听完,然而听到这里才感到十分震惊:“你说什么?”

    内脏都被人挖空了?

    这是什么杀人的手法?那人挖去别人的内脏,有什么用处吗?还是单纯觉得这种杀人手法比较残忍血腥,才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秦师兄死得太惨了。”云阑珊到底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平日里嚣张跋扈,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立刻没了分寸。

    朱清不喜欢听女人的哭声,但此刻云阑珊伤心至极,他就是再狠心也不好把对方就这么赶出去,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床边坐下。

    松鼠跳到他的肩膀上,问道:“怎么回事,被挖空了内脏?”

    “没错。”朱清一脸凝重地点点头,如果说杀人者是千机阁的人,可秦霄也是千机阁的弟子,没必要对其如此痛下杀手。但如果目标是冲着朱清,那么选择秦霄便情有可原。

    可问题是,实力达到这般地步,看来在千机阁也是身居高位者,想要栽赃陷害其实再简单不过,何必这么大张旗鼓,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做这么一出?

    朱清当初第一个想法是黑扇做的,可秦霄是他的徒弟,黑扇就是再狠心再瞧他不顺眼,也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徒弟来达成把他撵走的目的。

    想到这里,朱清顿时感到毫无头绪,毕竟除了裘蓝尊,千机阁的其他长老他都不熟悉,也不了解这其中的利益纠葛。于是问松鼠:“千机阁的人里面,有没有喜欢杀人时挖人内脏的长老?”

    松鼠一听,顿时一爪子拍过来:“想什么呢!这太过残忍,千机阁的长老大都实力非凡,不会有这种奇怪的癖好。”

    朱清听了,不免有些失望——难不成不是千机阁的人做的,而是外面的某个势力派人杀了秦霄?可这样的话又有些说不过去,还是说,秦霄死在这个时候,真的他仇家寻仇,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那样的话,未免也太巧了。朱清忍不住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