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51章 一波又起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不过……”松鼠话锋一转,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朱清察觉到松鼠话中有话,急忙追问。

    “如果这人杀了秦霄,又将其内脏拿去,是别有所图呢?”松鼠提醒道:“否则无法解释这种诡异的行为……我们可以假设,他之所以要拿走秦霄的内脏,是有用处的。”

    “用处?难不成晒干了拿去吃吗?”朱清说这话时,连自己都觉得有几分恶心。

    谁知松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道:“那可未必。”

    “你说什么?”朱清险些惊叫出声,若不是顾忌着云阑珊还在,不能被她听去,否则此刻他早就抓着松鼠让他一开始说完了,这样挤一点说一点,简直要吊死人的胃口。

    “哎呀,你别急啊!”松鼠皱起眉,似乎在极力思考:“难怪我那天就觉得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朱清快被松鼠逼疯了,为什么他每次都喜欢把话说一半,然后故弄玄虚。

    松鼠无奈:“好好好,你别催我了,成吗?我问你,你还记得昨日在千机阁,那条巨蛇吗?”

    自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若不是当时松鼠提醒及时,恐怕现在他早已葬身蛇腹中。朱清现在一想起来还觉得心有余悸,也正是为了避免日后再遇上那条巨蛇,朱清才会听从松鼠的建议去寻找琉璃草,因此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松鼠一摊爪子,道:“你还记得吧,我说过,那条巨蛇兽性十足,很可能是被人特意豢养在那里的。”

    “千机阁有世间万景,灵气十足,豢养那种凶兽再好不过。可灵力过多,血气不足,就会使那凶兽的脾性渐渐被磨去,日久天长就会变得性情温和,不会主动出手伤人。如果饲养者养它是为了杀人,自然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血气来刺激这只凶兽,好让它保持凶残的本性。”

    “昨日你和秦霄比试,经过那丫头弄出来的冰线时,很可能你身上的亡灵气息刺激了那畜生,让它过早地开始躁动,表现就是你落入潭中之前它对你虎视眈眈,随后在你落入深潭后迫不及待地攻击你。”

    “所以,我的想法是,你的出现激起了那畜生对鲜血的渴望,让它想要进食。”

    朱清听了松鼠的话,顿时有了一个极其可怖的想法,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你的意思是……”难不成,秦霄的死就是因为这个?

    “没错。”松鼠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朱清的想法:“那只凶兽……很可能是把你当成了它的猎物,在深潭时却没能杀死你,故而心存不满,烦躁不安。它的主人为了安抚它,不得不另杀一人来代替你,才能满足那畜生的贪婪欲望。”

    朱清的手控制不住,猛然一抖。

    若松鼠所说是真,那岂不是……等同于秦霄是替他而死?这个想法让朱清的心脏猛然缩紧,甚至有股强烈的自责感涌上心头。而随着他的情绪波动,丹田中的灵力似乎也有所感应,缓缓开始起伏。

    松鼠猜出了朱清心中所想,连忙道:“我可没说你是替他死的!只能说这一切皆有定数——如果不是秦霄事先挑衅你,那么你们也不会上冰线比试,你的气息自然也不会被发现。不会被发现,那条巨蛇也不会把你当成猎物。”

    “而且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测,也不能确定事实就是如此。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说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命运就是这般安排的,毕竟若不是秦霄,你也不会成为那巨蛇的目标。”

    松鼠的话让朱清觉得好受了一些,然而心中那种凄凉感却依然挥之不去。

    秦霄虽然为人狂傲,但看得出本性并不坏。他大概也是气不过裘蓝尊对朱清如此看重,加上想在迦诺面前出出风头,才如此挑衅,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因此送命。

    只能说,世间不可预估之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朱清心里还是一阵不适,这时云阑珊也难过完了,擦擦眼睛,走过来道:“朱清,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我不是说你是凶手,我知道人不是你杀的……可是,你知不知道现在千机阁上下已经乱套了,尤其是我父亲,你是没看到他当时的表情!他一定会冲过来杀掉你的!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吧!不管你和裘蓝爷爷有什么约定,都快走!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云阑珊这句话说得真情实意,没有半点作假的意思,朱清的心不是石头做的,自然也有几分感动。

    然而感动归感动,说要走,他却是万万不能的。

    且不说他已经答应了裘蓝尊,还有如今陈四拳的事情他也一口应了下来,两边都需要他,朱清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断不能背信弃义。

    “哎哟,小子还挺讲信用。”松鼠得知朱清的想法后,哈哈笑了起来:“要是松爷我,就借此机会,直接打包袱跑路!相信我,这小丫头绝对是看上你了,你信不信就算要她为你保守秘密,替你遮掩行踪她也做得出来?”

    朱清扶额,看情况,估计云阑珊是真的做的出来,这个女孩子思想还不够成熟,太容易被人利用。

    虽然朱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了她的好感,不过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他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好了,你先回去吧。”朱清站起身,对着云阑珊淡淡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朱清做事遵循本心,既然没杀人就不怕人怀疑,放心吧,千机阁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不会这么快就动手。”

    “可是……”云阑珊咬了咬嘴唇,似乎还有话想说。

    朱清举起手,道:“没事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不要被人盯上。”如果那人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难免可能会关注自己周围的一切,云阑珊大晚上跑来给他通风报信,万一被对方发现,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想起云阑珊描述的秦霄的死状,不用看见实景,朱清就可以想象那是一副多么可怕的景象。

    居然真的有人能够残忍至此!

    云阑珊还有几分不舍,但朱清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再留下来就实在有些厚颜无耻了——云阑珊骨子里到底是骄傲的,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就算朱清不领情她也没有办法,只得黯然离去。

    送走云阑珊,朱清回到床边坐下,深吸了一口气。松鼠看着他,好整以暇地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可先提醒你,留在这里只怕麻烦会越来越多。”

    “不是你告诉我的,要把这些当成历练,保持耐心吗?”朱清拿之前松鼠的话来回敬道。

    “好好好,算你小子有骨气!”松鼠哈哈大笑起来:“松爷我没看错人!”

    朱清微微一笑,一人一松鼠算是达成了难得的默契。然而严酷的现实让朱清很快收敛了笑容,沉下心来问道:“那么,千机阁内,可有人能做到豢养巨蛇这件事的?”

    “这我可说不准。”松鼠看起来也有些苦恼,道:“我只知道那巨蛇很难得……首先,能将其悄无声息地养在千机阁的深潭中,说明此人必然在千机阁内有一定地位,而且能轻而易举杀死秦霄不被发现,说明实力又非同一般,这么看来……说实话,我反倒觉得云阑珊那丫头的爹很有可能。”

    朱清默然道:“是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裘蓝尊也很有可能。”

    松鼠:“……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想歪了啊!”

    朱清无奈地摇了摇头,总感觉他们已经陷入了僵局。

    如果凶手真的来自千机阁,那么是个长老的可能性很大,那么会是谁呢?迄今为止,朱清所熟悉的长老也不过裘蓝尊和黑扇两人,而裘蓝尊有求于他,自然不会将目标放在他身上。黑扇虽一直瞧他不顺眼,但秦霄是他的徒弟,不会为了朱清一个外人就将其牺牲掉。

    朱清明白,想要弄清真相,还得等着千机阁找上门来,深入了解后,才能弄清这一切的始末。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一个变幻莫测的夜晚即将过去,外面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修炼到朱清这种地步,几顿饭不吃,几晚上不睡觉是不会有多少影响的。所以即使经过了一夜风波,朱清现在依然精神头十足,没有半点疲态。

    朱清站起身来,他与陈四拳约定的时间要到了。不管千机阁事情有多复杂,他都得先把琉璃草的问题给解决了。

    毕竟,对方已经动手杀了秦霄,谁知道下一回会不会将目标变成他?

    一个豢养凶兽,随意杀人并将人内脏作为饲料,只为激发凶兽凶残本性的人,势必不会对自己既定的目标手下留情。

    朱清不需要收拾什么东西,本来他来青叶城就是一身轻地来,现在出发去无人涧,自然也不需要多余的东西。

    他刚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喊:“朱清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