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59章 奇怪的她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黑瞎子皱着眉,看向森若雪道:“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有如此意外收获——天刀门的人居然在用这种方式修炼,显然居心叵测!”

    “就是啊!他们太可怕了!”墨白墨玄也跟着嚷道,稚嫩的脸上尽是愤愤不平。

    朱清只觉得他们的对话有些奇怪,好像天刀门使用这种阴毒的功法修炼,会给森若雪带来麻烦一样。反观森若雪一脸平静,眼里依然看不出任何情绪地回答:“不用担心。”

    她转身之际,目光似乎若有若无地落在了朱清身上,快得朱清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我们先把手边的事情解决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可是……”陈四拳似乎有些不甘心,他上前一步,一张脸上全是焦急:“老大,不能就这么算了啊!要是任凭天刀门这么发展下来,那后面吃亏的可是……”

    “好了,不要再说了!”森若雪突然开口,打断了陈四拳的话。

    朱清有些意外地发现,森若雪的眼里竟浮现出了些许怒意,这还是朱清第一次见到她出现正常人才会有的情绪。

    “这件事情暂且搁下,先把金盏银铃花拿到手!”森若雪冷冷道。

    陈四拳叹了口气,想要说什么,却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继续走在最后。五个人又开始了他们的跋涉,朱清有心找陈四拳问清楚,但在看清对方的脸色后,却把这话咽了回去。

    朱清很清楚,现在的他对于这些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半路加入的外人。即使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也不足以对他这个外人说道什么。

    朱清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这段不怎么愉快的经历过去之后,一路上五人队伍的气氛都有些压抑,就连一向活泼的双胞胎兄弟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而一旦静下心来走路,时间便过得飞快。朱清只觉得头顶上本来就不多的光线越来越少,微弱的日光渐渐变成了澄澈的月光。

    “已经这么晚了。”朱清抬头看了看天空,虽然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枝叶遮蔽,但他还是开口了:“我们要不要停下休息。”

    “我们快到了。”黑瞎子接过话头,而引路蜂也嗡嗡嗡飞了回来,乖乖落在他的手心里:“眼看前面就是烈焰豹的领地了,应该停下来稍作歇息,明日开始谋划。”

    “烈焰豹?”朱清猜测,这大概是一种妖兽。

    “不错。”果然黑瞎子点了点头,向朱清解释道:“烈焰豹是一种性格非常暴躁的妖兽,通体金黄,身有火焰妖纹,而且攻击起来非常凶狠,所以这次我们不和它对战,只求避开它。”

    “这么危险?”这烈焰豹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妖兽。

    松鼠这时悄悄对朱清说道:“确实很危险,这里还不算无人涧的腹地,烈焰豹算是最凶残的妖兽了……话说你们要找什么来着?”

    “金盏银铃花。”朱清想了想后,回答。

    “哦,那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用来制作丹药,灵气浩瀚,很容易制作出上品来。”松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问:“对了,事成之后,他们真的会给你一棵琉璃草?”

    朱清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是啊。这件事我们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

    松鼠叹气:“你就不想办法打听,这个……森若雪,这女人要琉璃草做什么用?一棵琉璃草就能做好多事情,这可是一口气十棵!十棵,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人了。”

    “什么?”朱清听了觉得哪里不对,连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她不是人?”

    “因为很少有人会一口气需要这么多琉璃草,除非她是拿来淬体。”松鼠回答:“淬体这个东西不好说,我也只在古籍上见过一次,而且没有任何详细的记载。只知道如果要用来淬体的话,十棵琉璃草也不算多了。”

    朱清想了想,摇摇头道:“也许只是为了多预备一些,以防万一呢?”

    松鼠也许是觉得朱清的说法也有道理,就没再对这个话题多说什么,而是话锋一转:“如果明日你们要对付那烈焰豹,可得小心点,被那种家伙的火焰喷一下,可够你受得了。”

    “我知道。”朱清回答。

    这一晚众人的兴致都不怎么高,也许是因为白天看到了天刀门杀人的惨烈一幕,也许是因为明日就要去取金盏银铃花有些紧张,总之气氛颇有几分沉闷。连最爱说话的两个小孩子都没怎么开口。

    朱清其实很好奇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为何连两个小孩都如此强悍的身手。也许是因为年龄尚小的缘故,墨白和墨玄并不是非常擅长掩饰自己的气息,所以朱清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实力大概在地仙四五星左右。

    虽然迄今为止,除了那神出鬼没、杀人无形的银线外,朱清还未曾见过他们使用其他招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过是他们所有本事中的九牛一毛。

    朱清一边思索,一边默默地叹了口气。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在修炼这条大道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正在朱清沉思之际,森若雪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道:“起来。”

    朱清不明所以,但一想到这女人不好招惹,便没有违抗她的吩咐,乖乖站了起来。

    “你,跟我来。”森若雪波澜不惊道。

    朱清微微有些吃惊。森若雪脸上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表情,所以朱清也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惹怒了她?也不像,除了他的好奇心有点旺盛之外,一路上他都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难道就是因为好奇心太大了?朱清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其他人,发现他们都在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对这边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也没有任何要插手的意思。

    朱清无奈,只好跟着森若雪走了一段距离,直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才停下。

    “明日去取金盏银铃花,你跟在我身边。”森若雪平静地说:“多余的事情不要做,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其他人各司其职,没有你插手的余地。我会信守承诺保证你的安全,但你也不要自寻死路。”森若雪加重了语气。

    朱清点点头。不知为何,他觉得森若雪绝对不是只来找他说这么几句话就结束,这些内容并没有什么值得保密的,反正他在这个队伍里看起来是最弱的,当然,只是看起来。

    森若雪是天仙级别,他自然打不过,但对上其他人,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还有别的事情吗?”见森若雪沉默许久都没有再开口,朱清忍不住,试探着问。

    森若雪静静地盯着朱清看了一会儿,看得朱清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时,才开口说:“这件事情完成以后,你自然会拿到你的琉璃草。”

    “我相信你。”朱清有点不明白,森若雪会又把这句话拿出来说,在他看来森若雪完全不是那种迂腐之人。

    谁知森若雪却道:“等你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我不管你来青叶城是何目的,要做何事,要见何人,你都要立刻离开这里,我说的离开不是到这附近的城镇,而是走得越远越好。”

    “什么?”朱清大吃一惊,几乎下意识地拒绝:“这不行!”

    情急之下,朱清忘了森若雪是个不能惹的高手的事实,等意识到后才发现对方的威压瞬间释放,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于是朱清连忙摇头,换了语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要逼我离开这里?我好像没有冒犯你吧?”

    “冒犯我的话,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森若雪淡淡地回答:“但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和事……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及早抽身为妙。”

    朱清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那我也总得知道我惹的是谁,或许会有一线生机呢?更何况,我已经与人有约在先,回去之后便要履行约定,若是立刻离开青叶城,岂不是背信弃义?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是承诺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森若雪语气冷然地质问。

    “命自然是重要的,但若为了保命就背弃承诺,那和小人有什么区别?而且不做尝试就逃命,无异于懦夫。”朱清毫不客气地回答道。

    森若雪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朱清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总之,你留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见朱清语气坚定,森若雪的语气软化了些许,复又变得平静:“你与千机阁的约定无非就是协助他们寻找黑翼蛛蝶卵,这件事情你不去做也罢。”

    “你好像对千机阁非常了解?”朱清有些怀疑地问。早先他就觉得,每次提起千机阁,森若雪的语气就变得有些奇怪,好像那完全不是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势力一般,这一点,着实有些奇怪。

    谁知森若雪只是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回答:“与你无关。”

    朱清不甘心,还想再追问几句,却被森若雪打断了:“好了,忠告我已经给你了,既然你不听,日后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