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62章 山洞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砰”地一声闷响,朱清被森若雪毫不留情地扔进了这个山洞,而她则动作轻盈自如地飘了进来。烈焰豹在后面嘶吼着想要扑进来,却被森若雪一击赶了出去。

    朱清挣扎着抬起手,咬着牙暗暗用力,立刻让洞口的岩石哗啦啦落下不少,将洞口严严实实地遮挡了起来。

    烈焰豹在外面发出不甘心的怒吼声,然而它那爪子虽然锋利,却并不适合用来铲去这些石头,只能被拦在了外面,无法进来。

    于是,山洞里只剩下了朱清和森若雪两个人。

    朱清手臂被灼伤了一大片,上面已然泛起了半透明的水泡,而烈焰豹的火焰似乎还带着一种腐蚀性,朱清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上的皮肉正在一点一点地溃烂,痛得他咬牙切齿。

    朱清把身上不多的伤药全部洒在了上面,然而却无济于事。药粉很快被溶解在焦红的皮肤上,却没有起到半点该有的作用。

    而森若雪一直在冷冷地看着朱清的动作,即使遭遇刚刚这种惊心动魄的危险,她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情。

    “我不是告诉过你,紧紧跟着我么?”盯着朱清看了许久后,森若雪突然冷冷道。

    朱清拼命忍耐着手臂上的剧烈疼痛,只能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慢慢道:“……抱歉,是我没做好。”

    森若雪又不说话了。她默默看着朱清,片刻后突然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站在朱清面前。

    山洞因为被岩石遮挡的缘故,本来光线就变得极其昏暗,现在森若雪的身影更是隔绝了所有光源。朱清有几分无奈,若是森若雪现在想要出手教训他,恐怕他还真没有还手的本事和心思。

    他只能咬着牙道:“森姑娘……我承认是我的不小心,才导致现在的困境。可是事已至此,能不能等我们出去再算账?”

    说到这里,朱清又想起陈四拳说过,森若雪会挖人眼睛拔人舌头的做法,顿时后背一凉。

    然而森若雪始终沉默不语,等到朱清快失去耐心时,她才突然开口,冷声道:“把你的手伸出来。”

    朱清一惊——该不会森若雪要直接砍掉他一只手吧?

    想到这里,连一向镇定的朱清,心中都难以控制地生出了几分忐忑。虽然知道森若雪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但他还是想挣扎一下:“森姑娘,现在形势不明,我们还是不要闹内讧为好……”

    “把你的手伸出来。”森若雪似乎快要没了耐心,语气又冷了几分。

    朱清明白,现在是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他咬着牙,完好无损的那只手藏在背后暗暗蓄力,准备如果森若雪真的对他动手,他就先下手为强!

    即使对方是个天仙级别的强者,他也要为自己一搏!

    想到这里,朱清咬紧牙关,视死如归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谁知,朱清伸出手后,森若雪并没有要将其砍掉的意思,而是缓缓将手指按在了朱清被烈焰豹的火焰灼伤的皮肤上。

    她的手指很冷,甚至比墨白墨玄的身体还要冰冷,接触的那一刻朱清觉得似乎有丝丝寒气飞快地渗进了自己的骨血中,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他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皮肤上竟然飞快地结起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冰霜,然而这和之前在地下城遭遇的袭击并不一样。

    这一次的白色冰霜并不让朱清感到冰冷刺骨,反而有效地缓解了他手臂的灼痛感。

    朱清有些发愣,而森若雪则缓缓地收回了手,淡淡道:“先这样吧。烈焰豹的妖火很厉害,需要特殊的药草才能医好,不过这些都要等我们出去再说了。”

    到这一步,朱清就是再傻,也明白森若雪这是在帮他治疗了,这让他不禁为之前的小人心思感到几分汗颜,忙冲森若雪拱了拱手道:“多谢森姑娘!”

    “用不着。”森若雪仿佛看穿了朱清的心思一般,淡淡地回答道:“刚刚我确实是想砍掉你的手臂,但你说得没错,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朱清默然。现在看来,他不仅要感谢森若雪的出手相助之恩,还要感谢她的 不杀之恩?

    他无奈地摇摇头,站起来问森若雪:“现在怎么办?”

    “你惹出来的麻烦,问我怎么办?”森若雪平静地看了朱清一眼,随后道:“只能等它离去之后,再想办法从这里出去了。”

    朱清想了想,眼下也确实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却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于是又问:“四拳大哥他们……不会想办法救你出去?”

    “不会。”森若雪回答得毫不犹豫:“一来他们没法与烈焰豹正面抗衡,二来我已经吩咐了他们自行去找金盏银铃花,三来我也不需要他们来救。”

    最后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让朱清汗颜不已——果然是天仙级别的高手,如此自信。

    说完这句话后,朱清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森若雪很少会主动开口和他说话,往往都是朱清先开口提出问题,她才会回答。现在只有两个人待在这个封闭的山洞里,便觉得格外别扭。

    两人沉默了许久,朱清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只好再次开口问:“森姑娘,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孩子烈焰豹,似乎很不对劲?”

    森若雪抬起头,看了朱清一眼,缓缓道:“它受伤了。”

    “烈焰豹是一种性格极其高傲的妖兽,一旦发现猎物,便会毫不犹豫地攻击,将其撕咬致死才会罢休。但同时,烈焰豹又是十分聪明的,它们发现猎物也不会轻举妄动,而是会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森若雪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而这只烈焰豹却一上来就对我们展开攻势,而且行动十分暴躁,看起来毫无章法,是不是因为有人刺激了它才会导致如此结果?”朱清接过森若雪的话头,又接着问道。

    森若雪点点头:“没错。”

    “有能力像玩物一样将烈焰豹玩弄到这种程度的人,青叶城里可不多。”说到这里,森若雪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隐隐约约浮现出几分厌恶:“看来我们的行踪,已经被人泄露了。”

    “什么?”朱清大吃一惊,连忙表明清白:“森姑娘,我可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除了松鼠之外。朱清默默地想。虽然他和松鼠现如今因为意见不合而完全不做交流,但他相信松鼠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说的不是你。”森若雪看了朱清一眼,眼神里带上了几分嘲意:“若真是你,恐怕你早就横尸当场,哪还有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朱清十分无奈。

    “看来天刀门要有大动作了。”森若雪眼底浮现一抹狠厉的冷芒,慢慢道:“昨日被我们撞见使用血祭的那人,并不是没有发现我们,而是回去通风报信了。”

    朱清想了想当时那人的眼神,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极大。他皱了皱眉,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杀了他?”

    “杀他?”森若雪冷冷地笑了一下:“哪有那么容易。”

    “我很清楚,当时应该杀了他。可惜了。”森若雪摇摇头,语气竟然流露出一分无奈:“不是我不想杀他,而是……”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停了下来。朱清耐心地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下文,不由得有几分失望。然而经验告诉他,如果是别人的话他也许还能追问下去,但对于森若雪却绝对不行。

    她的性情,朱清到现在都捉摸不透。

    “别傻愣着了,想想办法。身手不行,难道脑袋也不行?”森若雪话锋一转,对朱清道,似乎在嫌弃他的无用。

    朱清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只好说:“我们这样站着也无济于事,现在出去虽然容易,但难免那只烈焰豹会不会再追来,还不如看看,这山洞有没有别的出口。”

    先前他被森若雪毫不客气地扔进来时,就发现这里似乎很深,也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反正眼下他们也无事可做,还不如找找出口,也许能有意外的发现。

    朱清觉得自己的感觉一向很准,先前他就觉得这山洞里的气息不同寻常,好似藏着什么非同小可的东西。

    森若雪听了朱清的话后,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道:“你走前面。”

    朱清依言走到了森若雪前方,因为光线极其昏暗,山洞又有些狭窄,所以两人走得并不顺畅,经常磕磕碰碰。

    也不知走了多远,前面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了些许光亮。

    这光亮并不十分耀眼,但在逐渐变得越发漆黑的山洞中却格外醒目。朱清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森若雪却在背后道:“不要停,继续走。”

    朱清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得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

    拐过一个小小的弯,两人眼前复又出现了一条路,而就在这条路的旁边出现了一条小小的岔路,光芒就是从岔路的尽头传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