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63章 异变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走过去。 ”森若雪突然在朱清背后道:“是金盏银铃花。”

    朱清愣了愣:“你确定?”

    “这股感觉错不了。”森若雪回答:“金盏银铃花是无人涧最能汇聚天地灵气的妖草,生长在水火交融之地。烈焰豹本性属火,却喜欢居住在有水的地方,所以它的领地也被称为水火交融之地。”

    “你过去,不会有危险。”森若雪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得到森若雪的保证,朱清咬了咬牙,还是继续往前走。

    这条岔路并不长,没有多远,两人就走到了尽头,而尽头果然生长着一株极其小巧精致的植物,金色花瓣银色萼片,散出极其柔美的光芒,美不胜收。虽然山洞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这株花却仿佛有灵性一般缓缓摆动着,发出极难察觉、却十分动听的铃音。

    就连朱清也看得有些发愣:“这就是金盏银铃花?”

    想不到天地间竟然有如此美丽的植物。朱清忍不住感慨造物的神奇之处。

    “你过去,把它摘下来吧。”不知为何,森若雪始终站在朱清背后没有上前,甚至在看到金盏银铃花后也没有表现出半点喜色,语气一如既往地冷然。

    “等一下,拿上这个。”森若雪扔来一个锦囊,看起来像是一个乾坤袋:“直接把它放进去。

    朱清无奈,上前一步俯下身,把那株美丽的妖草小心翼翼地拔下来,接着用电光火石般的速度将其放进了森若雪给他的乾坤袋中。金盏银铃花被放进去的那一刻,袋子突然发出强烈的光芒,接着很快恢复了正常。

    “这就拿到手了吗?”朱清还有几分意外,他本来觉得这次的任务十分艰难,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完成。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就将这件宝物纳入了手中。

    不过,一想到外面那只还在虎视眈眈的烈焰豹,朱清就把庆幸的心思收了起来。如何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才是他们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

    其实朱清一直在怀疑一件事——那就是以森若雪的实力,为什么不能将那只烈焰豹直接杀死,反而要想方设法避免与其发生正面冲突。

    松鼠说过,森若雪身上的气息分明是天仙。朱清知道松鼠已经流浪了那么多年,见多识广,火眼金睛,自然不会判断出错。但令朱清感到奇怪的是,迄今为止的一路上,森若雪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强悍的实力,就算那次她帮助朱清解围,顺利逃脱千机阁的围攻,也没有真正出手与对方相斗。

    朱清想起墨白墨玄兄弟,不由得心中一紧:这一队伍的人都神秘莫测,既然墨白墨玄有那样离奇的身世,那么会不会森若雪也和他们一样,其实她本身的实力并没有那么强悍,而只是用了某种方法,才使得别人误以为她是个真正的绝世高手呢?

    这个想法让朱清背后一阵发冷:若真是这样,那他毫无疑问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对于森若雪来说,显然是致命的。若被她的属下知道自己的老大并非高手而只是伪装出来的,会不会反水还不好说。而如果这是真的,到时候他朱清在这青叶城,可就毫无庇佑可言了!

    虽然一开始朱清就没打算依赖森若雪,但认识这么一个强大的人,自然也是一种依仗,不管对方是否会出手相助,只要她在这里,朱清心中就是有底的。

    可现在,这个可怕的想法却让一切都混乱了。

    朱清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波澜,正要开口询问,背后却突然传来森若雪的怒斥声:“别回头!”

    这一次森若雪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寻常,比起以往的冷淡,似乎又增添了几分痛苦。与此同时,朱清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抵上了自己的后腰,让他打消了回头看一眼的心思。

    “不准回头,否则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森若雪威胁道。

    而这一次,朱清听得十分清楚——森若雪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像是正在极力忍受痛苦一般。

    “发生什么事情了?”感到背后的刀刃似乎又往前进了些许,几乎要刺破他的衣服,朱清不由得更加紧张,连忙问道:“森姑娘?你确定你没事吗?”

    “我没事……”森若雪艰难地回答。

    然而朱清能感受到,她的手已经开始发抖了。朱清真担心森若雪会一个不小心,把刀直接刺进去。那他可真就冤枉死了。

    在此情景下,朱清只能屏息等待。关键时刻,他感受到亡魂钟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和他冷战了半天的松鼠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偷偷溜了出来。

    然而一向敏锐的森若雪,此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居然完全没有发现松鼠的出现,这让朱清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森若雪身上一定有问题!

    情急之下,朱清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忙忙在心中问道:“松鼠,她现在怎么样了?”

    森若雪已经许久没有出声,朱清感到背后的压迫松了些许,然而他一贯的小心谨慎让他不敢乱动。

    “她好像没力气了,快失去知觉的样子。”松鼠也难得没有耍大爷脾气,冷静地回答:“我数三下,你就回头制住她!”

    “好。”朱清点头,然后在松鼠数数的时候暗暗蓄力,猛然一转身!

    森若雪大概也没想到朱清会突然发难,一个不慎,手中锋利的冰刃便被击落在地,而朱清眼疾手快,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摔在了地上,轻轻松松便扼住了森若雪的喉咙。

    直到这一连串的动作完成,朱清还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如此轻松就制服了一个天仙高手?

    不,是森若雪有问题!

    朱清很快就冷静下来,而森若雪极力挣扎,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开朱清的手,任凭她拳打脚踢也没有任何效果。事实上,朱清全然不觉得森若雪的攻击有何杀伤力,简直像小孩子玩闹一般。

    他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先前的那个强势的女人去哪里了?就算她不是天仙等级,但森若雪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绝不会只是个普通的修炼者。

    然而眼前这一切,却又让人无法解释。

    森若雪挣扎了片刻,突然停下动作不动了。朱清以为她要开口解释,谁知她只是冷冷地盯着朱清,冷笑一声道:“朱清,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想不到我森若雪居然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朱清皱了皱眉,还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森若雪面无表情地回答。

    朱清憋了一肚子火气,冷哼道:“是吗?那我就看看,你的真面目到底为何!”

    说罢他就伸出手,毫不犹豫地一把扯下了森若雪的面纱。

    森若雪大概也没想到朱清竟会有如此举动,一时之间整个人完全愣住了。而朱清,也在看清森若雪的长相后完全愣住了。

    森若雪的真容,很美,非常美丽,她不仅气质上清冷如谪仙,连容颜都如同仙子一般倾城倾国。

    然而朱清清楚地看到,一道道紫色的诡异花纹正缓缓沿着她的皮肤攀爬,从脖子一路缓慢向上,如今已经爬到了她的下巴处,却没有任何停下的预兆。

    美如画的脸,加上这紫色的纹路,看起来十分诡异。

    “你……这是怎么回事?”朱清震惊无比,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急忙问道:“你中毒了?”

    然而森若雪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继续盯着朱清。朱清下意识松开了手,本以为森若雪会立刻站起来攻击他,谁知对方却毫无动静,只有森若雪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那些紫色纹路越发肆无忌惮,很快就爬满了森若雪的脸。

    朱清意识到,这东西正在吞噬森若雪的生命。

    但森若雪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半分慌张,她只是微微一笑,这笑容让她的容颜更加增色几分,继而慢吞吞道:“朱清,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我给你个机会,眼下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要杀要剐随你便。”

    “你在胡说什么?”朱清皱了皱眉,哪有让别人杀自己的?

    森若雪的目光冷了几分:“如果你不杀我,可别后悔!就凭你今日如此冒犯我的举动,我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你死一百次!”

    朱清无力说些什么,他想了想,低声说了一句:“得罪了。”

    森若雪皱眉:“你要做什么?”

    朱清以实际行动告诉了森若雪答案——他上前一步,极其小心地把森若雪扶了起来,靠在一边的岩壁上,继而退后了几步,和对方隔开一点距离后坐了下来。

    “我不会杀你的。”朱清慢慢道。

    接着他呼唤松鼠:“松爷,你来看看,她是不是中毒了?”

    “你急什么急……”松鼠溜到朱清肩头,待看清森若雪的境况后,猛然大吃一惊:“我的天啊……”

    “这……怎么会这样?”

    朱清忙问:“她到底怎么了?”

    “她……她……”松鼠难得说话都说不利索:“她难道就是黑翼蛛蝶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