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65章 雪狐一族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这……”朱清乍一听到森若雪的身世,只觉得受了无比巨大的冲击,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

    反倒是松鼠,十分好奇地问:“朱清小子,想办法问问这女人,她母亲是什么东西?”

    朱清默然,松鼠这样也太不礼貌,这种时刻问这种问题,估计也只有松鼠这种个性的妖才能开得了口。而他朱清可是人类,这种时刻绝对不会去揭人伤疤的。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母亲是什么样的妖?”谁知,森若雪仿佛看透了朱清的心思一般,下一刻就波澜不惊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朱清:“……”

    他发誓他真的没有想开口询问的意思,但又不得不承认心底确实是好奇的。

    “黑翼蛛蝶卵可以帮助任何一个妖族或者半妖族恢复,不一定她就是蝴蝶。”松鼠好心地提醒。

    朱清无奈:“好吧,那你的母亲是……”

    “狐狸。”森若雪淡淡地回答:“白色的雪狐。”

    朱清万万没想到森若雪的母亲竟然是一只雪狐,那么她也是一只小狐狸?不对,她的父亲仍然是人类,所以只能算一半的狐狸。朱清刚刚消化了这个事实,就听松鼠大惊小怪地嚷嚷了一句:“哟,居然还是个小狐狸精!”

    朱清:“……你能不能别这么说。”

    “不过没想到她母亲竟然是雪狐……等等,雪狐?”松鼠突然大惊小怪地嚷嚷起来。

    “雪狐又怎么了?”朱清十分无奈,实在不明白别人的身世怎么会惹得他如此激动。

    松鼠道:“朱清小子记性还是太差!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的实力在妖族也只能排到个中下水平而已?既然有我这种不怎么入流的,自然就有真正的身居高位者。”

    “这女人说的雪狐就是其中之一。雪狐在妖族十分稀少,而且大多为雌性。她们的性格和一般的狐狸不同,十分高傲冷漠,难以亲近,如果这个叫……叫什么来着?森若雪是吧?”

    “没错,如果这个叫森若雪的丫头真的是雪狐的后裔,那么她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也就好理解了。”松鼠拿爪子搓了搓脸,遗憾道:“想当年,松爷我还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之际,也想着一睹雪狐一脉的芳容,可惜还没走到那里就被赶了出来。”

    “那你还真是色胆包天。”朱清微微嘲讽道:“难道小瓷就没找机会收拾你?”

    松鼠切了一声,道:“那时候松爷我还年轻,根本没认识小瓷那只母松鼠。不过经过这件事后我认识到,没有足够的本事和胆量,最好别去勾搭这群狐狸,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朱清哂笑:“这么说来,森若雪和她的母亲倒有几分相似,也是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虽然从来落到实处罢了。

    松鼠点点头,复又露出凝重的神情:“只是当年妖族曾经出了件大事,从那以后,雪狐一族就日益衰落,至少在我出走妖族的时候,雪狐已经销声匿迹很久了。”

    “那是怎么回事?”朱清忍不住问道:“难道是族内发生了纷争?”

    松鼠摇摇头:“那倒不至于。同一脉的妖族,往往要比其他妖亲厚许多。尤其是雪狐一族,虽然这群家伙无一例外地对其他妖冷酷无情,但对自己的同伴却是情意深重。尤其是雪狐一脉,她们本来就数量少,再加上不讨好的性格,若不团结,就算再强也会有防不胜防的一天。”

    松鼠停了片刻,似乎陷入了回忆中:“至于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时候的我人微言轻,还属于四处游玩,不专心修炼的年纪,因此根本不了解这其中的内幕,只是听说雪狐一脉和另一强大的一脉发生了争执,最后演变成了一场厮杀,雪狐一族伤亡惨重,后来就很少有妖族再见到她们了。”

    “唉,真是可惜了那些美丽的狐狸啊!”松鼠最后感慨道。

    朱清沉思了片刻,问:“如果我们带着她去妖族,有没有可能找到她的亲生母亲?”

    他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料松鼠忙不迭摆爪:“哎呀,朱清小子,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松爷是答应帮你引路,到妖族看一看来满足你的好奇心,可没说让你去惹麻烦瞎折腾!”

    “先别说妖族你能不能对付得了,雪狐一脉到底还有没有活口。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找到这女人的母亲,你有什么方法让对方相信这就是她的女儿?何况当年她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必然有苦衷,否则哪个亲娘会狠心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身边?”松鼠反问道。

    朱清一想,确实如此。世上最疼爱子女的莫过于生身父母,无论森若雪的母亲当年是出于什么目的送走了自己的女儿,她应该都不希望森若雪再回去找她。

    而且,看森若雪如今的表现,也不像十分渴望亲情的人。

    朱清叹了口气,见森若雪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便上前一步,低声问道:“要我扶你起来吗?”

    “不用,我自己来。”森若雪直接拒绝了朱清,自己扶着墙壁,虽然动作缓慢,但至少安安稳稳地站了起来。

    尽管如此,朱清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久前森若雪表现出来的实力深不可测,如今却变成这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实在让人猝不及防。

    “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很弱?”森若雪再一次猜透了朱清的心思,语带嘲讽地问。

    “你……”

    森若雪冷冷一笑:“我劝你别抱什么侥幸的心思——你已经错过了杀我的最佳时机。别看我现在如此,就算是这副模样,我要杀你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我……”朱清不知道说什么为好,总觉得自己似乎又背了黑锅,然而他此刻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所以森若雪说的话他完全不在意,只是怀疑地问:“为什么我想什么,你都能猜出来?”

    森若雪嗤笑一声,道:“一种天分罢了。平日里这种天赋不会显现出来,只有在这种时候,它才会变得格外明显。虽然我不能完全知道你心中所想,却总能猜个大半。”

    哪里是大半……分明是全部。朱清无可奈何,而松鼠则再次嚷起来:“这就是雪狐一脉天生的本事!读心之术!”

    “想当初松爷我可没少吃这种亏!”松鼠气哼哼道:“每次想投机取巧,根本不是那群母狐狸的对手……不管我想什么,她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朱清也对这种天赋十分歆羡,若能先一步知道别人的想法,岂不是很多事情都变得易如反掌?但这里他又想到一个问题,不由得皱了皱眉:“既然如此,雪狐一脉为何会日益凋零?”不管有什么危险她们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那样不管什么麻烦都可以避过。

    松鼠摇摇头:“她们也不是万能的。这世间总是一物降一物,能对付雪狐的妖族虽然少,却也不是没有……而且她们性格高傲,不屑使用心机手段,自然很容易中阴招。”

    “中阴招?”朱清觉得松鼠一定知道些什么,然而他不愿意多说,朱清也没办法问出来。

    “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找黑翼蛛蝶卵?”朱清也不再逼迫松鼠或者追问个不停,而是转头问森若雪。

    森若雪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才说:“不用着急。我需要一点时间恢复体力。”她慢慢走开了一段距离,重新坐在了地上。似乎并不在在意地上有些潮湿的泥土弄脏她洁白的衣裙。

    朱清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面纱,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捡了起来,递给森若雪。而森若雪看了看,道:“已经脏了,扔了吧。”

    朱清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是我的错。”

    “与你无关。”森若雪微微闭起眼睛,复又睁开:“看在你没有对我动手的份上,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朱清问。

    森若雪淡淡地回答:“琉璃草当初是我应允了你的,本应该兑现承诺。而我自己当初也确实十分需要,但现在把金盏银铃花送回去,再拿回琉璃草,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马上就要动身去寻找黑翼蛛蝶卵。”

    “所以?”朱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你要继续跟着我的话,接下来可能拿不到琉璃草。”森若雪面露一个带着讽刺的微笑,慢慢地说:“因为一旦完成孵化,我就不再需要琉璃草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朱清皱了皱眉,没说话。他也没想到森若雪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反倒是松鼠急了:“这女人怎么言而无信?!朱清小子,别理她了,果然女人就是靠不住!”

    “你要是陪她继续往前走,指不准会遇上什么!而且她也说了,根本不会帮你弄到琉璃草!”松鼠越说越急,连语气里都带上了一股愤怒劲儿:“我告诉你,若真是这样,你还要和她继续一起,我绝对不会饶过你!”

    朱清一直皱着眉,没说话。森若雪自始至终都看着他,最后漫不经心地问:“所以,你的选择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