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68章 屠杀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朱清和森若雪走过的距离已经不算短,因此他们已经离开了烈焰豹的属地。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更让他们感到震惊无比。

    这是一个巨大的碎石坑,坑底长满了高高的野草,因此遮掩住了两人走出来的洞口。也正因为如此,这个隐秘的洞口才没有被人发现,兴许还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副极其惨烈的场景——十几个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或者说,是十几张干枯的人皮,他们无一例外被吸干了全身的血,瞪着眼睛死不瞑目。

    他们的伤大多数在头顶、背后,而且全部是一击致命,刀口极深。

    朱清好不容易才平复心情,忍着强烈的不适感对森若雪说:“是天刀门的人。”

    这些人身上所穿的衣服相差无几,显然是一个队伍里面的人,很可能就是进入无人涧完成悬赏的队伍。而他们没有死在无人涧各种危险之中,反而死在了一群丧心病狂、失去理智的恶鬼的刀下!

    森若雪的表情从一见到这一幕时就彻底冷了下来。她缓缓迈开步子,走到离她最近的人身边,悄无声息地弯下了身。

    “他们没死多久。”森若雪察看了片刻,突然开口说:“还是温热的。”

    朱清不是没见过杀人的场面,他也曾经杀过人,但如此血腥暴虐的场面却是第一次,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厌恶感。

    可想而知,如果他们早一些从这里出来,很可能会当场碰上天刀门屠戮这些无辜之人的场景,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毕竟森若雪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允许发生任何战斗。

    换句话说,如果朱清和森若雪没有发生那场险些让两人决裂的争吵,恐怕现在更加不可收场了。

    森若雪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看向朱清,低声道:“竟然被你误打误撞,避开了。”

    朱清苦笑一声,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却因为那些人的疯狂,而不明不白地成了对方的刀下亡魂,更可恶的是连鲜血都被尽数吸走,被对方用来修炼那种邪恶的功法,最后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落下!

    朱清越想越感到一阵阵愤怒,这种情绪显然也影响了他体内的灵力,朱清能感到身体里有一股灵力在飞快地沿着经脉流转,隐隐约约有失去控制的趋势。

    “朱清小子,快冷静点!”关键时刻,松鼠跳出来大喊:“快把你那亡魂钟祭出来,这里怨气太重,很容易侵蚀你的心智!”

    所幸朱清已经学会了控制亡魂钟带来的影响,然而当着森若雪的面,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手指微动,小心地释放出亡魂钟的力量,便足以吸纳这些刚逝去不久的亡魂争先恐后地涌入其中。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朱清感到一阵滞涩感,身体里面仿佛被强行塞进了什么,浑身上下都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感。朱清强忍着不适,将亡魂钟收了回来,尽其所能地安抚着里面亡魂的怨怒。

    因为这些人刚死去不久,故而怨气还不是十分强烈,所以朱清才能勉强承受。否则这么多亡魂带来的怨气一齐入体,必然会将他撕扯得四分五裂,爆体而亡!

    即使如此,朱清也觉得五脏六腑都传来胀痛感,让他瞬间惨白了脸色,豆大的汗珠沿着额头滚落下来,砸碎在地上溅起一个小小的水花。

    “你怎么了?”森若雪发现了朱清难看的脸色,忍不住皱眉问道。

    朱清好不容易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顺口说了一句谎话来掩饰自己的异状:“我没事……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有些反胃罢了。”

    幸运的是,朱清坚强的意志最终帮助他扛过了这一关。那种强烈的胀痛感也渐渐消失了。与此同时,朱清感到一股阴寒而强劲的灵力迅速注入了丹田,而引魂葬血珠里的红色液体也开始有规律地翻涌,源源不断地将凶狠猛烈的力量注入朱清的血脉中。

    朱清能感到,自己距离地仙的大门又进了,至少两只脚已经迈了进去,只差最后一点点了。

    他需要一个足够的契机,来帮助他彻底突破!

    森若雪虽然还有几分怀疑,毕竟朱清的反应实在太强烈,但随着实力渐渐恢复,她那种读心的能力也在渐渐衰退,虽然只是半天时间,但眼下她已经完全不能读出朱清心中所想了。

    所以,森若雪最终相信了朱清的话。她扭过头,环顾了周围一圈,最后慢慢地说:“那你可得尽快习惯这种场面——继续往前走的话,说不定还会看见更多。”

    “如果照这样下去,天刀门岂不是在整个青叶城都无敌了?”朱清皱起眉。这么多人死掉,难道就没有人发现,传消息会青叶城?或者说,除了他们侥幸逃脱,其他人都已经死在了这群疯子的刀下?

    森若雪面色凝重,回答:“先前天刀门行事十分隐秘,虽然崛起速度很快,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我在青叶城蛰居如此之久,也没听说过有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杀人。所以可以这么想,天刀门本来并不打算如此快就暴露,只是他们遇上了什么事情,所以不得不加快速度!”

    “或者也可以说,他们想要做某件大事。”朱清补充了一句。

    他认为,自己这个想法更接近事实——天刀门如今这么狂烈地杀人,以如此疯狂的速度修炼,说明他们需要足够强大的人手!

    被朱清这么一说,森若雪脸上的神情更加严肃,仿佛想到一件极为不好的事情。

    “他们会不会对千机阁动手?”这是朱清最担心的问题。

    森若雪沉默了片刻,才回答:“有这个可能……当年千机阁曾经出了一件大事,也许和这个有关系。”

    “什么大事?”

    “那个时候我的父亲还健在,还是千机阁的阁主。而我则是他名义上的弟子。当年,千机阁内有一名弟子被人揭发,说他豢养妖兽。”

    “什么?!”朱清大吃一惊:“那岂不是……”

    森若雪点点头,看了朱清一眼,复又一脸平静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觉得这和如今千机阁内的妖兽有关系?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仔细回忆,又觉得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朱清觉得整件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真没想到他居然被搅进了如此复杂的麻烦中。这其中的恩怨纠葛,恐怕并非他所能想象的。

    “因为当年那个人已经死了。”森若雪回答。

    “我记得很清楚,我父亲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立刻下令处决那个人。并将尚在幼年的妖兽处死。其实我当时觉得这种赶尽杀绝的做法未免有些残忍,便向父亲求情,谁知父亲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没有说理由,因此我们俩还大吵了一架。后来仔细回想,其实很可能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所以我父亲对妖兽的本性十分了解。不管幼年的时候多么温顺,成年之后都会变得极其嗜血凶残,更可怕的是,连带着豢养人的心智也会被侵蚀,变得六亲不认,冷血无情。”

    朱清想起那条巨蛇充满蛊惑意味的妖瞳,不禁心底一阵发冷。

    “因为这件事,我父亲当年彻底清扫了一遍千机阁,杀了不少人,说是屠杀也不为过。为此我很久都没和他说一句话。”森若雪最后叹了口气,道:“但我觉得不对劲的是,那人当年明明已经死了,不可能会卷土重来,难道说这只是巧合?”

    朱清突然问:“你亲眼看到那人死了吗?”

    森若雪一愣,朱清又接着问:“或者说,你有没有见过那妖兽的样子?”

    “这……”森若雪踟蹰道:“那个时候我名义上是阁主的徒弟,也并不知道他就是我的亲身父亲,因此我在阁中的地位和资历,是不允许我插手这些事务的。因为影响重大,所以一切都是父亲处置的。”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那妖兽的模样,也并不清楚那人到底有没有死。”朱清一针见血地指出。

    森若雪立刻不说话了。但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漏洞。

    “若当年那人真的没死,复又卷土重来的话……毕竟他曾经是千机阁的弟子,对千机阁自然是十二分的了解,想要混入其中也不是什么难事!”朱清眯了眯眼睛,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若真是如此,麻烦可大了。

    森若雪显然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皱起眉说:“我们得尽快找到黑翼蛛蝶卵。”现在只有她尽快恢复实力,否则仅凭他们这几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付天刀门和千机阁的危机。

    这时,天空中突然飘来一只小小的冰鹤,森若雪一见立刻伸出手,冰鹤便慢悠悠地落在了她的掌心。

    冰鹤只在森若雪手心中停留了片刻,便再次化成了片片碎雪。森若雪像是听到一般点点头,对朱清说:“陈四拳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消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