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0章 往事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你……你说什么?”朱清难以置信地问。

    森若雪直接回答:“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的意思。朱清,这是短时间内最快的提升的方法。我们没有任何加工妖草的工具,只能用这种原始的做法——吃下去的话,你的身体就能很快积累起足够的灵力,这样就可以突破了。”

    朱清忙不迭打断了森若雪的话:“这样会出人命吧?!”

    他就是三岁孩童,也知道灵力不能一口气灌注太多到体内,否则会爆体而亡。森若雪这个方法,岂不是要引着他往火坑里跳?!

    “我可不是在害你。”森若雪淡淡地说:“要不要这么做,全看你自己……不过,除了这次机会,恐怕你再也没有这么容易的突破机会了,以后再想要遇上这种奇遇,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朱清十分无奈。森若雪的话确实让他有几分动心,然而他可不敢冒爆体而亡的险,且当初雷神也告诉过他,急功近利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哪能采用这种方法?

    万不得已,朱清只好向松鼠求助:“松爷,你觉得呢?”

    没想到,松鼠居然回答:“朱清小子,兴许这女人说的方法,你可以试试看!”

    朱清没想到松鼠会这样说,不由得愣了愣,待反应过来急忙追问:“为什么?不是不可以急功近利么?!”

    “这倒称不上是急功近利,只能说,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方法而已。”松鼠想了想后又回答:“就如同天刀门的人使用血祭这种极其阴毒的方法来修炼一样,这也是一种相对极端的修炼方式。”

    “只不过血祭的害人害己,而这种一次性服用大量充满灵气的妖草的方法,虽然看似凶残,又显得急躁,不是什么好主意,但实际上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朱清:“哪有什么好处?难道我一次性灌输那么多灵气,还能让我自己的承受能力提高不成?”

    “没错,没错!朱清小子很有悟性啊!”朱清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松鼠竟然十分满意地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现如今对你来说,你的实力已经不能单纯地用等级来衡量,必须考虑着其他的因素。大量灵力入体,会第一时间冲击你的丹田,这个过程必然痛苦无比。”

    松鼠顿了顿,又拍了拍胸膛,慢吞吞道:“想当年,松爷我逃避追杀时,也曾躲入无人涧,一口气吞食了大量妖草,痛得我险些把自己身上的毛全部一根一根地拔下来。甚至当时慌不择食,还误食了几株有毒的妖草,幸好松爷我福大命大,那都不是剧毒,这才千难万险捡回一条命来。”

    “虽然这方法让人痛苦无比,但确实是个安全的捷径,只要你能撑过那种痛苦,你的身体也会随之强化,以后自然能吸收一次性吸收大量灵力,实力会提升得更快。”

    “所以,从长远来看,这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松鼠最后总结道:“看来这女人总算愿意真心待你了。既然如此,就姑且看看,她会找什么样的妖草给你。”

    朱清无奈:“好吧。”

    森若雪一直站在不远处默默看着朱清,见他脸上一直十分纠结,现如今终于缓和下来,方才问道:“怎么样,决定了么?”

    “决定了。”朱清此刻也算下定了决心:“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虽然松鼠描述的过程,可想而知痛苦无比,但朱清还是打算冒险一试。毕竟他这次来就是抱着提升自己的目标,既然有一个如此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再因为自己的畏缩而错过,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听到朱清答应的话,森若雪嘴角一勾,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不错,算我没看错人。”

    “既然你都答应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森若雪又说了一句让朱清震惊的话:“妖草之间相生相克,是有一定的规律的,如果遵循这种规律服用,便可以使灌注到体内的灵力变得温和,容易控制,这样就可以减轻灵力冲击身体的痛苦。”

    “原来如此……不对,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朱清有些怀疑地问。

    “因为我当年也曾经用过这种方法,而且不止一次。”森若雪回答。

    仿佛为了消除朱清心中的疑惑一般,森若雪顿了顿,慢慢把自己过去的经历说了出来:“我之前说过了吧,我父亲曾是千机阁的上一任阁主,而在他生前,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发生意外离世的时候,我和现在的你差不多,不过是地仙一星的实力,而且空有级别,根本不擅长战斗。父亲生前得罪了不少人,在他死后,这些人见千机阁群龙无首,便伺机前来报复。”

    “而且当时,千机阁内部也出现了叛徒,试图彻底瓦解千机阁。关键时刻,我父亲生前最信任的人,也是他的多年好友,唯一一个知道我的身世的人将我救了出来,告诉了我他所知道的一切。”

    说到这里,森若雪停了下来,朱清感到几分揪心,想知道后续的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别人的伤心事情。

    好在森若雪只是停了停,就继续说:“我父亲的老朋友对我说,我应该继承千机阁,不能让父亲今生的心血毁于一旦,可我当时只是个地仙一星,根本不足以与那些人对抗。”

    “更可怕的是,那些背叛千机阁的人,将我们的行踪透露给了那些仇家,因此引来了他们的追杀。”森若雪语气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最后父亲的旧友将我送进了无人涧,告诉了我提升的方法,接着便一人抵挡了那些追兵。”

    朱清心里咯噔一下:“那他呢?”

    “我也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森若雪淡淡地回答:“也许,被那些人乱刀砍死了吧。”

    “我在无人涧待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各种各样的危险,我全部都熬了过来,历尽艰辛将这无人涧走了个遍,能吃的妖草全部往嘴里塞,没有毒的也好,有毒的也罢,当时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一股脑儿地吃。”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也是年轻气盛,憋了一口气,想要为父亲报仇雪恨。”说到这里,森若雪的表情放松了些许,脸上露出一个带着几分自嘲的微笑:“也许是因为我福大命大,也许是因为我一般的妖族血脉,所以我运气很好地活了下来。”

    “不仅如此,还一口气突破到了天仙级别。”

    朱清一惊:“一个月到天仙?”

    “是啊,很惊讶对吧,我也没想到我竟然进步如此之快。”森若雪脸上浮现出几分冷意:“也就是那之后,我离开了无人涧,杀掉了所有仇家,铲除了我千机阁的叛徒,成为了新一任的阁主。”

    朱清听完森若雪的话,只觉得心中各种滋味,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显然,每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尤其是森若雪,身居高位者并不是过得那么容易潇洒,事实上,他们往往要承受更多的苦难和杀孽。森若雪身世离奇,众叛亲离之际能走到千机阁阁主的位置上,着实不易。

    她的性格冷漠至此,恐怕一方面是母亲血脉的影响,一方面也有周围的环境的原因。

    尔虞我诈,暗流汹涌。青叶城一直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稍不留心就会被虎视眈眈的人撕成碎片。森若雪能够成为千机阁阁主绝对不不会是她所说的那么容易,一定经历了更多的困难。

    想到这里,朱清不由得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钦佩。能够在混乱中孤注一掷,豁出命去压榨自己,才能在夹缝中求得一线生机。

    森若雪能做到,他朱清也可以做到!

    “你现在不怀疑了?”森若雪察觉到朱清的表情,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可是把我所有的家底都掏了出来,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有什么故事?”

    朱清无语,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

    不过他的身世更加离奇,也不足为外人道。想了想,他还是摆手拒绝了:“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

    “我这也不是什么可以拿来夸耀的事情。”森若雪淡淡道:“你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罢了。我也不会强迫你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你问清楚。”森若雪眼睛一眯,目光突然变得十分锐利。

    朱清心里一阵不安:“什么?”

    森若雪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方才在那深坑中时,我分明感受到周围弥漫着强烈的怨气,但不知为何,很快那股怨气就消失了。枉死之人的怨气不可能无缘无故消散,而我肯定我并没有出手做什么。所以,这只可能是你造成的!”

    森若雪最后一句话骤然拔高了语调,语气里也透出几分严厉,让朱清心脏一跳。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那些亡魂做了什么?”森若雪皱着眉,逼问朱清:“我觉得很有必要问清楚,你修炼的,是什么样的功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