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1章 冰火双生花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森若雪的语气,分明是把朱清当成了与天刀门的人类似的家伙。

    毕竟,收集亡魂,吸纳怨气,可不是什么正经的修炼方式。

    朱清也是因为有了亡魂钟,才得到此种强悍的力量。他也必须承认,亡魂钟内的亡魂,以及他们带来的怨气,确实会对他的心智产生影响。

    但一来朱清身边还有松鼠的提点看护,二来朱清对自己的意志力也十分有信心。所以即使森若雪问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打算对森若雪坦白。

    “很抱歉,阁主,恕我不能直言。”朱清最后拒绝道。

    森若雪深深地看了朱清一眼,语带警告:“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若是像天刀门那样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别怪我不顾情面,对你不客气!”

    “你放心,若真有那种事情,我自己也不会原谅我自己。”朱清淡淡地回答:“人在做天在看,我朱清问心无愧,自然不怕。”

    “希望你说的和做的一样。”森若雪的语气仍然带着几分冷意,却已经和缓许多。

    显然,虽然对朱清有所怀疑,但森若雪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朱清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谁知森若雪只看了看他,才说:“不用往前走了,这附近就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黑翼蛛蝶卵?”朱清吃了一惊,难道这据说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黑翼蛛蝶卵可没那么容易找到!”森若雪勾了勾嘴角,慢条斯理道:“这东西,可是你需要的。”

    “那是什么?”朱清好奇地问。

    “冰火双生花。”

    话音未落,距离两人几丈远的地方,突然绽放出一抹极其强烈的光芒!

    朱清吃了一惊,因为他清楚地看到,那一株植物十分奇特——花瓣只有两片,却一片雪般纯白,一片血样殷红,而更为奇特的是,以这朵花的茎为界限,两边的土壤一边十分湿润,积着一层薄薄的白霜,另一边的土壤则十分干燥坚硬,仿佛久旱后龟裂的田地。

    “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看着朱清的表情,森若雪觉得十分有趣,继续说道:“这就是冰火双生花。”

    “一半为火,一半为冰。这可是无人涧最奇特的妖草,能够将两种绝对不相容的物质结合在一起。”森若雪感叹道:“而且冰火双生花十分有灵性,它擅长伪装,平日里常常幻化成一株普通妖草的模样,唯有真正识货的人才能辨别出来。”

    “我当年也是因为意外发现了它,因为觉得十分奇妙,出于好奇便将它吃了下去……这滋味,到现在都忘不了。”森若雪回忆道。

    朱清愣了愣:“很好吃?”

    森若雪反问他:“你为什么不自己去体验一下呢?”她的话语很有蛊惑性,让朱清下意识地咽了咽。

    “你可以先上去碰一碰它,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

    朱清闻言走过去,茂密的丛林中大多是深深浅浅的绿色,而这一朵红白融合的花朵在一群绿意中格外显眼。朱清试着伸出手去触碰冰火双生花的花瓣,刚一碰到就立刻缩了回来:“好烫!”

    他摸的恰好的红色那一片花瓣,碰到的一瞬间顿时感到如同被火焰灼烤一般,痛得他本能地缩回了手。

    森若雪很不厚道地发出了一声笑:“你再试试冰花?”

    朱清撇了撇嘴,继续伸出手去,这次他小心了些,碰到冰花的那一刻立刻缩回了手,然而即使他的速度如此之快,手指还是被冻得发麻,僵硬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如何?是不是很神奇?”森若雪走过来,手中利刃飞出,“咔嚓”一下将那朵花砍了下来。

    “拿去吧。”森若雪道。

    “这个……直接吃下去?”朱清难以置信地问。

    这和生吞寒冰和烈焰没有什么差别……朱清看着森若雪白皙的手中拿着的冰火双生花,下意识地感到一丝纠结。

    森若雪一挑眉,带着几分挑衅意味地开口:“我当初都一闭眼睛吞了下去,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朱清:“我……”

    松鼠也在这时候煽风点火:“吃吧!冰火双生花可是难得一见的妖草,整个无人涧都未必能翻出第二棵,看来这女人没说谎,没有足够的经验,根本找不到这种妖草!”

    朱清:“这种东西直接吃?那不是暴殄天物?”

    松鼠道:“朱清小子莫找借口啊!你要是怕这烈焰寒冰之苦就直说,别畏首畏尾的!”

    朱清摇摇头,无可奈何道:“罢了,我还是直接吃吧。”

    说罢他便不再犹豫,伸出手接过森若雪手中的冰火双生花,将那小巧玲珑的两色花瓣纳入口中,眼睛一闭,直接吞了下去!

    也许是红白两片花瓣在放入口中后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刚刚吃进去的时候,朱清还没觉得怎么样,只觉得忽冷忽热,有些别扭罢了。

    然而这种还算可以接受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情况就立刻变了。

    朱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劈成了两半,一边被塞进了千年寒冰铸成的冰窖中,寒气争先恐后地注入五脏六腑,拼了命地往骨头缝里钻;另一边则好像被扔进了地狱的业火中,只觉得皮肤灼痛难忍,比被烈焰豹灼伤时还要痛苦百倍,让朱清险些惨叫出声。

    然而他的身体表面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所有的一切简直像是朱清的幻想一般,唯有额头飞快冒出的豆大汗珠昭示了此刻的朱清,正在忍受着难以言喻的巨大痛苦。

    森若雪略带同情地看着在地上控制不住打滚的朱清:“祝你好运。”

    说罢,森若雪便走到不远处坐下,静静地闭上眼睛,等待朱清熬过这最艰难的一关。

    朱清痛得脸色如纸片般惨白,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生吞烈焰和寒冰的滋味,自然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能够长成如此奇特的妖草,将冰与火奇妙地结合在一起,自然蕴含了大量的天地灵气。这种纯粹的灵气直接进入了朱清的身体,因为没有经过一丁点的曲折和束缚,所以格外狂野地横冲直撞,几乎要将朱清从内到外整个撕碎。

    朱清只觉得自己仿佛要炸裂开来,而且无论如何,这种强烈的痛苦都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根本无法将其忽视。

    松鼠也能感受到朱清此刻的不适,但他也无能为力,这些只能靠朱清自己熬过去,别人就算是想帮忙,也有心无力。

    在这种极度的痛感中,朱清的意识渐渐模糊,然而他咬着牙逼自己清醒,试图去控制那些好似脱缰野马般的灵力。

    他的丹田处传来阵阵疼痛,似乎是在警告他一般。只不过现在的朱清已经分不清痛感到底来自于身体何处了,他只能感觉到仿佛有无数把钢刀在他身上割来割去,而且因为他五感极其敏锐的缘故,这种疼痛又被放大,可想而知是一种什么样的酷刑。

    朱清每次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时,就再次逼迫自己清醒过来,如此反反复复,体内暴走的灵气终于开始平息了。

    就在这时,朱清抓住机会,突然发力,将依然在体内流窜的灵气猛然向丹田处压去!

    冰火双生花确实是有灵性的,起初这股灵气拼了命地折磨朱清,见他反应渐渐变得微弱,便有种肆无忌惮、得意洋洋的感觉,然而却被早有察觉的朱清抓住机会,一举取得了这场拉锯战的胜利。

    事已至此,胜负已定。

    朱清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紧绷的心也渐渐放松了些许。朱清明白,他已经熬过了最开始的艰难,现在他能感受到,自己的丹田处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的漩涡,正在源源不断吸收那些四散奔逃的灵气。

    他赢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朱清,浑身上下一下子放松下来,这个时候他才感到难以言喻的疲惫,几乎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但同时他又觉得自己的神智无比清晰,对周围的一切也更为了解。

    ——他突破了!

    朱清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他特意跑这一趟,正是为了寻找突破的契机,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以这种方式迈入了地仙的大门。

    放松下来的朱清,虽然周身还在隐隐作痛,但比起之前粉身碎骨般的剧烈疼痛,已经好了许多。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一道惊雷劈过,没过多久便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起初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地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珠拼命般砸下来,在地上溅起一个个小小的水花。

    朱清依然躺在地上,任凭雨水将他彻底淋湿,也不想起来避雨。他现在只想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下。

    而森若雪在第一滴雨水落下来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她望向依然躺在地上的朱清皱了皱眉,还是没有过去惊动他,只是换了个能避雨的地方。

    然而随着雨势渐大,森若雪坐不住了——朱清一直都没起来,难不成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