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3章 救人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而到了现在,他们已经在无人涧待了四五天的时间,森若雪却依然没有流露出去寻找黑翼蛛蝶卵的意思。这让朱清感到几分迷惑:“阁主,我们不去找黑翼蛛蝶卵么?”

    “我比你更急。”朱清说完这句话后,隔了片刻森若雪才回答他:“只是现在还不行。”

    “为何?”朱清奇怪地问。

    森若雪看了他一眼,道:“我能感受到黑翼蛛蝶卵的气息,但它现在尚不成熟,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那我们大可以去它附近守着啊。”朱清建议道:“到那个时候,一旦它成熟,我们就可以立刻将它拿到手,也省得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以为我没这么想过?”森若雪毫不客气地说:“你的想法很简单,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如今黑翼蛛蝶卵的位置只有我一个人清楚,而这无人涧里,有多少人为了完成悬赏而进来,我们冒冒失失地过去,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一旦黑翼蛛蝶卵的存在暴露,必然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森若雪似乎想起来什么不愉快的经历,脸上浮现出疲惫之色:“黑翼蛛蝶卵每十年成熟一次,每一次我都需要为得到它而殚精竭虑,早就习惯这种事情了,所以你没必要担心。”

    朱清有些无奈,只好点头,不再说什么。

    松鼠这时冒了个头,悄悄对朱清说:“你也别多管闲事了,这女人既然熟悉,你就听她的就好。”

    朱清问:“那她这种体质,到底是怎么回事?”

    “啧,人族和妖族结合的后裔可是很少的。毕竟我们妖族十分高傲,别说是人族了,连非其族类的其他妖都看不起。”说起自己的种族,松鼠还是有几分得意之色,继而又显出几分苦恼来:“所以说,我也不知道,这女人的亲娘,雪狐一族的母狐狸,是怎么看上一个人类的?难道这女人的爹长得特别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朱清:“……也许是缘分也说不定。”

    松鼠还在抱怨:“这母狐狸是不是瞎了?当年松爷我不过是想认识一下,结果那群母狐狸就把松爷打了出来!”

    朱清已经听松鼠念叨了好几次这些旧事,已经听得厌烦了:“松爷,能不能直接说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啊,就是这女人的体质问题。人族和妖族的后裔很罕见,但这毕竟是两个族类,结合在一起,诞下的孩子虽然强悍,但一定会存在某些方面的问题。比如你看这个叫森若雪的女人,虽然已经是天仙级别,又如此长寿,永葆青春,可每隔十年就要淬体孵化一次。”

    “这必然是她妖族和人族的血脉无法彻底相融的缘故,想要根除这种麻烦,就需要借助外力帮她将这两种血脉融合,才能化解。”松鼠说完废话后,竟然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说法。

    “而且根除之后,她一定会变得更强。”松鼠断言。

    朱清十分吃惊:“那这是什么方法?”

    松鼠不屑地挥了挥爪子:“朱清小子就别想着用这种方式讨好人家了,一来这种方法有是有,可松爷根本没听说过;二来这种方式肯定秘而不宣,很可能存于妖族,你是绝对够不着的!”

    朱清有些失望:“原来如此。”

    “所以你现在就好好安下心来,想办法渡过眼前的麻烦才是正经……”松鼠唠叨着,突然一顿,表情一凛:“什么声音?!”

    松鼠是妖,妖族的五感总比人类要强上许多,而朱清的五感虽然已经比常人敏锐不少,却仍然及不上松鼠。

    见松鼠脸色突变,朱清连忙凝神静听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忍不住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离这里一里远的地方。”松鼠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像有不少人。”

    “是些什么人?”朱清忙问。

    “我说不好,反正就是……”松鼠话还没说完,突然闭了嘴,而朱清下意识抬头一看,发现森若雪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森若雪表情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眼底再次又凝起寒冰:“似乎出事了,我们过去看看。”

    朱清一愣,连忙跟着站起来,两人一起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赶去。朱清也不知道森若雪是如何听到那里传来的动静的,只好忙不迭跟了上去。

    两人的速度都不慢,很快朱清也听到了那里传来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喝骂声和女人的哭泣声,因周围十分安静,所以如今听在朱清的耳朵里便感到十分明显。

    朱清皱起眉,两人一起跃上一棵高树茂密的枝叶,观察着不远处的一切。

    朱清目力极好,在树叶交错的遮挡下,他看到那里正站着两个黑衣的天刀门人,其中一个背影看起来十分眼熟。而他们身边几个人则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其中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正在嚎啕大哭。

    朱清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看见其中一个天刀门的人手里掐着一个人的脖子,那人被掐得双眼暴突,两腿拼命乱蹬,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朱清凝下心神,静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快就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空着手的天刀门人走上前,狠狠踹了一脚地上被绑着的、正在破口大骂的男人,嚣张地冷声斥道:“骂,你再骂啊!我告诉你们,得罪了我宋明,都是这个下场!告诉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家伙,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宋明?

    朱清眼睛一眯,这个熟悉的声音让他立刻想起了这人是谁——正是那天晚上在客栈,带着人来找麻烦的瘦高个!

    先前在无人涧外,朱清看到他跟着一群天刀门的人进了无人涧,没想到居然还没有离开。

    而宋明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身边那个天刀门的人始终一言不发,却让朱清皱起了眉:瘦高个宋明的实力一般,完全不足为惧;但这个沉默的男人身上,却流露出一股极其浓烈的杀伐之气!

    就在宋明说完威胁的话的同时,这个杀神般的男人背上的长刀突然飞起,狠狠扎进了被他掐住的人的头顶!

    “爹——!”

    地上的小女孩发生凄厉的恸哭声,让人为之动容。

    朱清下意识地闭了闭眼,这一幕实在太残忍了。让一个小孩子目睹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她的面前被杀死,恐怕这会成为她一生的阴影。

    朱清不忍再看,别过头去,却见森若雪满脸怒意,死死地盯着那个刚刚杀了人的天刀门人,手狠狠地攥成了拳头。朱清一惊,立刻想起森若雪也是年少时就没了父亲,对这样的刺激自然十分敏感。

    想到这里,朱清立刻按住她,道:“不要轻举妄动!”

    森若雪深深地看了朱清一眼:“难道你要看着他们死?”

    朱清摇摇头,道:“你不是一向冷酷无情,不愿意惹麻烦么?不是我不让你救人,而是现在你有把握一举将那两人杀死吗?万一这附近还有他们的同伙,我们岂不是会暴露?到时候又要如何脱身?!”

    森若雪咬了咬牙,漂亮的双目中浮现出丝丝恨意:“那我们就这样干看着?什么也不做?!”

    “当然不是。”朱清毫不犹豫地否认了森若雪的话,继续看向那里,发现之前小女孩的父亲已经变成了一张人皮,被对方像扔垃圾一般毫不留情地扔在地上。

    他的双眼赤红,也许是身体里仅剩的一点血迹,也许是父女连心,这双已经死去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小女孩的方向,完全无法瞑目。

    朱清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道:“你现在的实力能有多少?恢复了没有?”

    森若雪皱了皱眉,道:“和以前差不多。”

    “那就可以了。”朱清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严肃的表情来:“听着,我感觉那个黑衣人的实力大概在地仙七八星之间,甚至可能已经到了地仙九星的地步,所以这个人归你。”

    “那个叫宋明的瘦高个我来解决。”

    朱清的语气并不轻松,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杀掉宋明,这人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然而真正让朱清担忧的却是另外的黑衣人,以及不知是否在附近的天刀门的人。

    这些让朱清紧张不已,一旦对方召唤同伴,那他们可就麻烦大了!

    所以朱清格外提醒了一句:“趁现在我们在暗他们在明,先下手为强,速战速决!”

    森若雪自然也明白事情的紧迫性,难得没有反驳朱清的话,而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商议好就不再说话,而此刻,那个黑衣人已经把目光投向宋明,仿佛是问他下一个是谁一般。而宋明立刻走到那一群被绑着的人身边转悠,目光落在先前破口大骂的男人身上。

    男人见小女孩的父亲被杀,整个人犹如一头被困的斗兽般大吼:“宋明!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我倒要让你看看谁先死!”宋明冷笑一声,便要伸手去抓人,然而就在此时,一根冰箭直接穿透了他的手臂,将他钉在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