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5章 死气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怎么回事?”朱清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把森若雪放了下来,低声问道。

    森若雪被他无礼的举动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眼下是关键时刻,她又不能现在和朱清置气,只好愤愤地回答:“我不知道!”

    朱清却不在意森若雪的态度,却能感觉到亡魂钟和引魂葬血珠都开始兴奋地躁动起来。

    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随着这股气息的散开,地面上的震颤越来越强烈,连一些细小的石子都被震得跳了起来。

    朱清只觉得这股阴冷的气息在不断刺激着他,尤其是引魂葬血珠,里面殷红的液体飞速流转,发出强烈的红色光芒,仿佛附近发现了什么能让它如此兴奋的东西。

    朱清因为各种妖草的缘故,周身灵力十足,已经可以自如地压制这股躁动,然而引魂葬血珠的表现却让他有几分兴奋——难不成这附近有足够强大的生魂?

    然而还不等朱清想清楚,四护法就一脸阴沉地逼近,冷冷道:“小子,不要浪费时间了!无论如何,今天你们都要……”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身体突然爆出了一道血口!

    朱清没想到眼前会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对四护法出手,而森若雪也一脸惊诧之色。然而四护法却发出一声痛呼,就见他身上的那道血口以可以察觉的速度飞快扩大,黑色的血液不断涌出,低落在地上,顿时让地面出现了几个深深浅浅的坑。

    “谁?!到底是谁?给我出来!”四护法没料到自己会如此突然地受伤,而连伤他的是谁都不知道这一点,让他更加愤怒,状似癫狂。

    朱清更加奇怪,这到底是谁做的?

    就在他疑惑之际,松鼠突然传音给他,声音里带着一丝激动:“朱清小子,你的好运来了!这附近有一股非常强烈的死气!”

    “如此强大的死气,必然伴随着本身非常强大的生魂!虽然松爷我不知道无人涧为何会有如此强悍的生魂,但这个机会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抓住,一举把它弄到手!”

    朱清微微吃了一惊,却不知道该如何做。关键时刻,松鼠又提醒他:“不过我看这生魂现如今正处在非常狂暴的状态,你一定要小心!”

    “那他会不会攻击我们?”

    这是朱清最担心的问题。这生魂看起来十分强悍,他和森若雪两人一齐动手,也只在四护法身上造成了几道浅浅的伤口,根本不足以致命,然而这个生魂连出现都不曾出现,就已经给对方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

    一旦他将自己和森若雪当成敌人,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想到这个可能,朱清不由得紧张起来,然而对方显然并没有这个意思,一击过后,那股阴冷的气息便减弱了不少,而此刻的四护法已经陷入了暴怒的状态,空洞洞的眼眶直接盯上了朱清和森若雪,他的只剩下骨头的脑袋咯吱咯吱的摇晃着,发出阴狠的笑声:“居然敢伤本护法……我要你们拿命来偿!”

    说罢,他见拔出那把沾染了无数献血的砍刀,向着两人迎面冲来!

    这把刀显然也受到了主人情绪的感染,刀身发出十分强烈的红光,仿佛对接下来的战斗十分兴奋——毕竟朱清和森若雪都是两个非同一般的强者,一旦吸收了他们的血,必然足以让实力突飞猛进一层!

    四护法自然也明白这个事实,因此他的心中除了疯狂的杀意外,还有更加强烈的兴奋感——这次既然遇到了这么两条大鱼,就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只要能将其杀掉,到时候门主也会对他高看一眼!

    想到这里,四护法顿时挥动手中的嗜血魔刀,向朱清和森若雪冲了过去!

    朱清吃了一惊,森若雪的手臂上的伤越发严重,半条手臂都在淌血,自然不可能再次迎战。朱清一皱眉,便不再犹豫,迎着四护法冲去!

    无数亡魂汹涌着向四护法张牙舞爪地扑来,他却毫不在乎,嗤笑一声:“雕虫小技!”

    说罢,手中的魔刀便狠狠一挥!

    朱清只觉得像是有人对着他的丹田狠狠砸了一拳一般,强烈的冲击,让他控制不住,一口血便吐了出来!

    亡魂哭嚎着在四护法手下消散,朱清这一击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彻底激怒了他。恰好朱清承受不住而吐血,四护法便找准机会,一跃而起,准备将魔刀插入朱清的天灵盖!

    “朱清!”

    森若雪隔开了一段距离,将这里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富有经验的她一眼看出了四护法的企图,顿时大惊失色:“朱清,快闪开!

    朱清自然也知道眼前已经千钧一发,十分危险,可不知为何,此刻他脚下竟如同生了根一般,半点动弹不得!

    他一抬起头,见四护法正冲着他冷笑,便知这是对方搞得鬼。

    “小子,去死吧!”

    四护法大喝一声,魔刀便要对着朱清的天灵盖直插而下,然而就在这九死一生的时刻,地面突然开始剧烈地颤动,几把半透明的的长刀突然冲天而起,将四护法直接刺穿!

    朱清只觉得眼前一黑,大量漆黑的血液便洒了下来,他赶忙闪身躲避,却还是被几滴黑血洒在了身上,顿时将他的衣服侵蚀出好几个大洞。

    朱清将那一片衣袍斩下,抬头看见四护法还依然被刺穿在空中,手脚不断地抽搐,受此重伤的他再也无力握住手中的嗜血魔刀,手一松,那把刀便掉了下来。

    朱清依然站在原地,一贯的谨慎和小心让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观察着有没有下一步的变化。

    反倒是森若雪焦急地奔来,上来就直冲冲地问:“朱清,你怎么回事,要不要紧?”

    朱清难得见到森若雪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一时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然而他很快平静下来,只摇了摇头道:“没事。”

    森若雪皱眉看了他一会儿,确认朱清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仰起头来,看向还在空中的四护法:“他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刀还没有消失。”朱清回答:“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死……”

    但森若雪立刻打断了朱清的话:“什么刀?”

    朱清这次意识到不对劲,他有些吃惊地问:“怎么,你看不见么?”

    “你在胡说些什么?”森若雪的表情显然不像是开玩笑,而朱清抬头看了一眼,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出问题之后,才明白:森若雪看不见这些利刃!

    这是怎么回事?

    朱清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不顾森若雪的阻拦,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那些看起来锋利无比的刀刃。

    然而奇特的一幕出现了,朱清的手并没有触摸到任何冰冷坚硬的物体,而是直接穿了过去!

    朱清心中立刻了然:这果然不是实物!

    森若雪看不见这些利刃,而朱清虽然能看到,却根本无法触摸到他们,那么说来,只有一个解释——这根本不是什么利刃,而是死气凝结成的武器!

    如此强烈的死气,正是朱清刚刚感受到的那股极其强烈的阴冷气息。而朱清之所以能够看到他们,自然是因为亡魂钟和引魂葬血珠的影响。而无法触碰到它们,则是因为朱清是活人,死气对他只会有所影响,却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为什么这个家伙被……”朱清看着终于不动了的四护法,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个问题松鼠帮他解答了:“因为这家伙已经不算活人了。”

    “他修炼的是血祭之法,被亡魂和心魔侵蚀,日久天长,已经不算是完完整整的活人了。你没看见他那张骷髅脸吗?那就是最好的证明。”松鼠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厌恶,慢吞吞道:“被这么杀掉,也算是罪有应得!”

    朱清摇摇头,最后看了一眼四护法的尸体,只觉得十分感慨:到最后,既然修炼如此阴邪、丧尽天良的功法,最后落得如此下场,果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朱清沉下心,重新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发现那股阴寒的死气在杀死四护法之后见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位少侠!”先前抱着小女孩的男人匆匆忙忙跑来,急急忙忙地问:“少侠,您没事儿吧?!”

    刚刚朱清突然跑去救森若雪,动作快得他根本看不清,本想要来帮忙,然而跑来一看才发现朱清已经解决了所有事情。

    “无事。”朱清冲男人点了点头,接着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闷响。

    四护法的尸体落在地上,飞快地化成了一缕黑烟,接着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

    男人将小女孩紧紧抱在怀里,眼里有悲戚之色:“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不用。”朱清冲男人摆摆手:“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男人点点头,抱着小女孩匆匆离开了。

    朱清叹了口气,他们也是一群可怜人。而现如今,他手里已经得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必须从他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