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太古神墓 第一卷_第977章 亡者

时间:2018-04-05作者:小龙卷风

    千机阁阁主能开如此尊口,换成是谁都会觉得自己捡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忙不迭地答应。

    可朱清偏偏是那个例外,他脸上虽然也浮现出了几分渴望的神色,最后却摇摇头拒绝了:“多谢阁主的好意,不过还是算了。”

    森若雪没想到自己会遭到拒绝,一时之间很有些不忿,追问道:“为什么?”

    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吧!

    可是朱清显然并不把这当成什么“好事”,而是一脸真诚地回答:“阁主,恕我直言,这功法并不适合我。”

    朱清很清楚自己是个死而复生之人,五行诀不能帮助他将优势发挥到极致,所以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不做任何企图。虽然坦白来讲,朱清也有几分遗憾,但他不会选择去做那无用之事。

    森若雪见状,便知道自己处心积虑刺探朱清的本事的想法又失败了,但她也因此看清了朱清的人品——他是个不会去贪图额外之物的人。一般人就算明明知道这东西不适合自己,却还是会想方设法将其弄到手,只因为它足够珍贵。

    而朱清却能抵挡住诱惑,这种品行着实难得。

    森若雪想到这里,脸上神色便和缓许多。她说了一句“走吧”就直接走到了朱清前面,用手中明亮的火焰照亮了前路。

    朱清则默不作声,跟着森若雪继续往前。

    这条黑暗的路并没有多长,两人走了片刻,眼前便豁然开朗,一片面积不小的空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虽然大,却不能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这里空荡荡的,根本什么也没有。朱清和森若雪分头察看了一圈儿,也并没有发现任何除了泥土和碎石之外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确认这里空无一物的事实之后,朱清不由得皱起了眉。他的感觉不会出错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就来自于这里,一路指引他们找到了这个地方。

    森若雪的脸上也有几分奇怪:“也许是你感觉错了,毕竟人都会犯错。”

    “不……不对。”朱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绝对不会错的。”

    森若雪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略带讽刺意味地说:“那么,我们难道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吗?别忘了,我们还得去找黑翼蛛蝶卵,否则的话,千机阁根本撑不住……”

    “不用担心,孩子们。”就在这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两人的脑海中,让森若雪的话戛然而止:“这个小伙子没说错,我……就在这里,已经待了很多很多年了。”

    “谁?!”两人齐齐一惊。

    这一次,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并没有出现在两人的脑子里,而是直接回荡在这个山洞中:“雪啊,阿雪……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你齐叔啊……”

    “齐叔?!”

    朱清注意到,森若雪的表情在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就变了——她一向清冷的脸庞上,那一贯冷酷的表情终于彻底裂开,换成了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

    “齐叔,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森若雪失去了一向的冷静自持,对着空气高声问道,连语气都在发颤。

    那个苍老的声音沉默了很久,才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口回答:“是啊,我确实已经死了。”

    “可是机缘巧合,当年我不愿死在那群叛徒手中,奄奄一息之际躲入了这个山洞,死去之后身体湮灭,魂魄却未入轮回,故而一直在这里徘徊多年。”

    森若雪听得专注,朱清却已经完全糊涂了。

    现在看这架势,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的主人,竟然和森若雪认识?

    朱清仔细回忆了一下森若雪说过的话,猛然意识到了声音的主人是谁——森若雪曾经说过,当年她遭遇背叛,被人追杀,关键时刻正是她父亲的一位老友拼死相护,才让她逃入无人涧后活了下来,而她的救命恩人却惨死敌手。

    可是如今看来,那位亡者的魂魄并未归去重入轮回,而是留在了无人涧?!

    朱清不免有些为难。他一进这个山洞,引魂葬血珠就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光芒,告诉他这里有着一个极其强悍的魂魄。朱清本来是抱着走大运的想法,想要将这个强悍的生魂收为己用,可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森若雪的熟人。

    这下可好了,有森若雪在,就算他有那个胆子动手,也未必打得过对方。

    朱清无奈,默默地走到一边,准备等森若雪和那位故人叙完旧,再继续下一步。

    可谁知,他刚刚走出一段距离,就被那个声音叫住了:“这位小兄弟,可否留步?”

    朱清有些疑惑地回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叫我?”

    “没错。”那个声音里带上了几分笑意,慢条斯理地重复了一遍:“ 没错,就是你,来吧。”

    朱清不明所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森若雪,森若雪冲他点点头,往旁边挪了一点,命令道:“齐叔叫你,你就过去。”

    朱清无奈地耸耸肩,走到森若雪旁边站定,冲空气拱了拱手,认真道:“晚辈朱清,见过齐前辈。”

    “哈哈哈,朱清小兄弟,不必多礼!我齐中天是个粗人,不讲那些虚礼!”那人似乎很高兴,哈哈大笑起来:“好,果然是棵好苗子!”

    朱清尴尬地笑了两声。对着空气,和空气说话,这种感觉实在有点微妙。不过森若雪在一边虎视眈眈,他也不敢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

    “好了,好了,寒暄完了,也该说正事儿了!”笑完之后,齐中天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在此地徘徊多年,如今终于恢复神智,能够与人正常地交流……却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你们的气息,所以特意召唤你们来此处!”

    森若雪这时忍不住问了一句:“齐叔你……为什么能逃离天道轮回?”

    齐中天长叹了一声:“这也是机缘巧合,当年我意外得到了一样可以在死后护住魂魄的宝物,本以为无甚用处,谁知却在此派上了大用处!”

    “当年我死后,因为始终记挂着千机阁的事情,便久久不曾离去,却因为受伤太重,魂魄受损,因此多年来始终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不久前才彻底恢复神智。”

    “原来如此。”朱清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忙问:“那前辈,先前天刀门的四护法……是被你所杀的么?”

    一说到四护法,齐中天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不错,这也正是我唤你们前来的原因!”

    说罢,一道半透明的身影缓缓浮现在朱清和森若雪面前,森若雪一见,眼底立刻泛起激动的神色,甚至蒙上了一层水雾:“齐叔……”

    “哈哈,雪丫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似的。”齐中天一身长袍,面目和善,一看面相就知道是宅心仁厚之人。

    他脸上的笑容没有持续多久,就恢复了平静,皱起眉头问:“阿雪,我且问你,方才我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带着一股非常严重的杀伐之气,而且凶悍无比,若不是我以这多年积累的死气一举将其击杀,恐怕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且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森若雪想了想,也不掩饰什么,便把这一切的始末,全部告诉了齐中天。而她说的这些事情,也自然包括朱清在内,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

    “居然是这样。”齐中天听完这一切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这么说来,千机阁内是出现了叛徒?”

    “没错。”森若雪郑重地点点头,脸上浮现懊恼之色:“可是我……现在的情况又不能回去查验此事。”

    “我明白。”齐中天叹了口气:“当年你父亲他……唉,不提也罢。”

    “你放心,黑翼蛛蝶卵的事情,我被困在此处多年,虽然神志不清,却能感受到方圆十几里内的一切变化。”齐中天笑了笑,道:“自然也包括黑翼蛛蝶卵的下落,我会帮你找到它,助你恢复!”

    “谢谢齐叔。”森若雪真诚地说。当年齐中天为了不违背父亲的遗愿,为保护她而战死,她对这个信守承诺的长辈自然十分信任,对他的吩咐也一向言听计从。

    说完这些话,齐中天又把目光投向朱清:“不过,我还有有一件事情要拜托这位小兄弟。”

    听见自己被点名,朱清一愣,忙问:“敢问前辈有何吩咐?”

    “哈哈,说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对你来说是易如反掌的。”齐中天深深地看了朱清一眼,沉默了很久,直到朱清有些紧张后,才缓缓开口道:“我想要你用那引魂葬血珠之力,将我带出这个地方。”

    “什么?!”

    不等朱清回答,森若雪就失声叫了出来:“齐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齐中天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认真地看着朱清,道:“小兄弟,我齐中天自愿成为你的‘魂侍’,你可愿意?”
小说推荐